第0282章 罪責難逃


    錢智非常喜歡,把扇子伸到包紅的頭上……“唧”一聲,縮小鑽進去,拿起來,扇一扇臉;洋洋得意飛走……

    我的心很失落,本來對包紅就有那種意思,沒想到,真的被錢智這個不要臉的家伙拐走了。

    牡丹仙子很開心,還說︰“有情人終成眷屬,讓他們去吧?”

    我大腦里留下諸多問號︰比如;包紅還……錢智真的能在這里娶她為妻嗎?

    牡丹仙子忽略;慌慌張張到處看,好像等不及了……一揮手,什麼也沒有?不得不奇怪問︰“嘴里能噴出火來,為何仙法還沒恢復呢?”

    我考慮半天,也沒有答案,只好說︰“沒了就沒了,你沒師傅嗎?請他來幫幫忙,問題不就解決了?”

    牡丹仙子不回答,心里總惦著……瞎飛一氣,到處看……

    遠遠傳來一陣大聲吵吵,像打架似的,不知一大堆人聚在哪兒干什麼?

    牡丹仙子牽著我的手,閃一下就到了;在眼前看得更清楚;一大排沒穿衣服的女人,高高站在台上,有的故意擺弄姿勢喊︰“誰要?低價賣了!”

    我被喊聲弄糊涂了;到底怎麼回事?對叫賣的人問︰“誰買誰呀?”

    這些女人身材一般,零件也不怎麼特別,反正叫得很厲害︰“只要你出錢,我就跟你走。”

    牡丹仙子拽拽我哼哼︰“別亂說話,看看人家;心里不就明白了嗎?”

    錢智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聲音很大,對著喊︰“所有的女人,我都要了。”

    叫賣的很多,目的也不一樣,反正只要有錢就行。

    其中一個小老頭,身高一米,再縮下去,就沒人了,反正比大青蛙難看;用手牽著比他高兩個腦袋的女人喊︰“你出多少錢?”

    錢智扇著扇子;里面的包紅很火,大聲嚷嚷︰“官人,別要這麼多,有我一個就夠了。”

    我听見了她的聲音;不知牡丹仙子听見沒有,反正不吱聲。

    錢智的海口一出,所有的女人都圍著跟他要錢……

    他誰也不要;就看中老頭手中牽著的女人,過去捏著人家的下頜,把臉高高抬起,對著自己,看了又看,問︰“要多少?”

    老頭伸出兩個巴掌,比一比,說︰“少了這個數不賣。”

    我很奇怪;這里公然有人賣女人,怎麼就沒人管呢?這些賣女人的都是些什麼人?

    牡丹仙子對著我的耳朵悄悄說︰“不要管閑事,要用眼楮看。”

    我憤憤不平,始終找不到理由鬧事;吵吵的人很多,錢智走到哪,就圍到哪?仿佛看見一大塊肥肉,能從他的身上擠出油水來。

    錢智大聲咋呼︰“別急,一個個的來。”

    老頭把手伸得長長的,喊︰“掏錢呀?”

    錢智把女人牽到身邊,左看右看,想半天問︰“到底多少?”

    老頭終于喊出聲來︰“五百萬。”

    錢智號稱很有錢的人,也被嚇了一大跳,問︰“一個女人五百萬嗎?”

    老頭笑一笑說︰“五百萬不多呀?還有一千萬的;本來想要那麼多,減了一半,拿不出錢來,就別買。”

    遠遠傳來喊聲︰“不許賣女人!這里有規定;販賣人口,把牢底坐穿,永遠也出不來!”

    尚未看見來人;賣女人的驚慌失措,飛的飛,閃的閃,一會全溜了。

    傻乎乎的老頭不會跑,還用手緊緊拽著女人……

    閃一下,人全部圍過來,都是騎馬的;身穿官差衣,手拿皮鞭,“啪”一下,狠狠抽在老頭身上,痛得他蜷縮身體,把女人扔到一邊……

    女人傻楞楞的也不會跑,站在那兒尖叫,聲音很慘……

    官差十幾個人,手里拿著皮鞭;有的還拿大刀,嚷嚷一陣,從馬背上跳下來,把老頭扣住,問︰“為何買女人?”

    老頭用手指指錢智說︰“女人是他買給我的,你們既然來了;我不要了行不行?”

    兩個扣住老頭的官差,緊緊擰住他的胳膊,高高抬起,像殺豬一樣嚎叫︰“你死定了!”

    女人也不跑,站在官差面前求︰“放掉我爹吧!我跟你們走,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十幾個官差也有不要臉的,見女人就垂涎三尺,一個跟一個商量;領頭的不同意,這事始終定不下來,令︰“都給我抓起來!”

    全部一塊上,抓的抓,捆的捆,弄得亂七八糟……

    錢智被人冤枉,本來就窩火,把扇子變大幾倍,扇一下,風“呼呼”刮,把所有的連人帶馬吹走……

    我和牡丹仙子紋絲不動;待風刮過後,又听見官差遠遠的吵吵……

    牡丹仙子用仙眼看︰來的是另一支人馬,個個高昂著頭;穿著也不一樣,氣勢沒變……

    錢智看出來了,連扇十幾下,風刮得“呼呼”響,吵吵聲停不下來,只好喊︰“咱們走!”

    我很奇怪,這麼大的風;這些人怎麼吹不走呢?難道是……

    牡丹仙子緊緊拽著我的手,跟著錢智拼命飛,直到听不見官差的聲音,才停下來。

    我得問問︰“賣兒賣女的究竟是什麼人?”

    錢智不打算回答,還對我瞪眼喊︰“各走各的路,跟著我干什麼?”

    牡丹仙子很生氣,罵出一句話︰“讓官差抓你去坐牢;等我來看你,早死在牢里,樣子比尸體還丑。”

    錢智心里很煩!拉下酸溜溜的臉對著牡丹仙子喊︰“快滾!一邊呆著去!”

    看來他不想活了!見女人連命都不要;誰惹他了?居然敢對我妻子哼哼……不得不緊握拳頭在他眼前晃一晃說︰“再敢放屁!看我打不打爛你的狗頭!”

    錢智快要氣瘋!用扇子對著我猛扇一氣,這點風;只能把那些官差吹走;對我一點感覺也沒有——真奇怪呀?

    我一拳打出去,他的風根本擋不住火球,眼看就要落到他的狗頭上,人一閃,用扇子擋一下……

    “轟”一聲爆炸,把扇子炸飛……

    遠遠傳來男女的尖叫聲,半天也落不了地……

    而錢智沒了,不知死了沒有?

    我用火眼看︰叫聲中有包紅,老頭和一個女人……

    听那女人說過,老頭是她爹;難道她是老頭的女兒?剛才這麼大的風,為何沒把他們吹走呢?

    牡丹仙子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官差連人帶馬……究竟怎麼回事?

    我心里惦著包紅;總想,一個女獵人,肯定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尤其是處女,最好別讓錢智玷污了。

    牡丹仙子緊緊拽著我,死活不讓離開……

    我用力把她推開,狠狠說︰“他們被火球炸傷,不知會不會死?”一彈腿飛走……

    牡丹仙子一點辦法沒有,只好緊緊跟著,一會就到了……

    映入眼簾的一幕驚呆了!包紅滿臉是鮮血,癱倒在地;小老頭血淋淋的,在地下撐撐手,就斷了氣。

    女人趴在他的身上痛哭︰“爹呀爹!殺千刀的炸死了你,我要跟他拼命!”

    哼哼完,抬起頭來,惡狠狠的盯著我看半天說︰“血債要用血來還,是自殺呢?還是讓別人砍下你的狗頭!”

    我“  ”半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心里迷迷糊糊的有許多疑問︰“你們怎麼會在扇子里?”

    牡丹仙子要替我說好話︰“公主妃不想害你們,打的是錢智;不知把他炸死沒有?”

    包紅號啕大哭︰“可憐的錢智呀!娶了我,還沒享受夫妻生活,就這樣沒了!就怪狼心狗肺的公主妃,打死自己,也不該打死你;我要報仇!”

    牡丹仙子說了許多好話,人家听不進去,只好回頭,對我哼哼︰“活該,喊你別過來,就是不听,這下賴上了,看你怎麼辦?”

    我急得團團轉,看看她倆解釋︰“不是這樣的,我不想傷害你們,這是一種巧合,人力不可抗拒!”

    包紅哭喊半天,終于從地下爬起來,邁著顫抖的腳步問︰“怎麼辦?把人家打傷了,你要賠!”

    另一位女人也不甘心,趁機站起來咋呼︰“我們都是受害人,一切責任都在于你,今天說不清楚沒完!”

    牡丹仙子快要氣死,看看包紅,又瞅瞅那個女人,問︰“要多少錢?”

    包紅正在思考;半天也沒想好。

    女人搶著說︰“最低兩千萬!”

    我驚呆了;她們也太狠了!就算傷得比這麼嚴重,也不值這麼多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