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4章︰杜霖失蹤


    “清柔,你一定不能有事,等我來!”杜澤明眼神死死的盯著咖啡廳,英俊的臉龐僵硬線條分明。林清柔被拉扯著,最後終于還是妥協了,順從的跟著劉安霏,因為此刻他們已經在一輛車上了,而她眼楮被一塊黑布給蒙上。

    林清柔可以很清楚的發現劉安霏的緊張,其實她也是害怕的吧,畢竟也只是一個女人,因為在用布粗魯蒙上她眼楮的時候,劉安霏的手顫抖得不行。

    林清柔感覺車已經瘋狂的在路上行駛起來,而她憑著敏銳的感覺,剛才被推上車的時候,她是在後座的位置,而且車上只有她林清柔和劉安霏兩個人而已。

    林清柔雙手被綁得很死,而剛才也許是為了好讓她轉移,劉安霏松開了她雙腳的禁錮,可是上車之後雙腿也被重新綁起來。

    林清柔微微的往後座車門的方向靠過去一點,劉安霏要開車,而且車速這麼快,一定不能夠經常從後視鏡盯著她。林清柔的眼楮雖然看不見了,但是她耳朵還是特別靈敏的,林清柔安靜的待著,其實她已經在默默的企圖松開自己手中的繩子了。

    突然劉安霏踩了一個急剎車,林清的嗓子眼都要掉出來了,隨後就听見劉安霏的咒罵聲︰“有病啊!看見車子來,不會滾一邊去嗎?”明明是她自己違法了交通規則,卻還是理直氣壯,邊繼續加速邊罵到。

    隨後劉安霏也順便從後視鏡哪里看了林清柔一眼,見她過分乖巧有些奇怪,卻看不出有什麼異樣,也有可能是林清柔認清楚事實,不再座無謂的反抗了。

    隨後還是劉安霏出聲威脅︰“林清柔,你給我安份一點,不然有得你好受的,最好別給我耍什麼花招。”林清柔听到沒有什麼回應,只是默默停止下手中的動,將臉別向車窗。

    劉安霏見她沒有什麼反應,也將視線從後視鏡移開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林清柔感覺手都要磨酸了,終于繩索的紐扣松了,但是整個繩索卻沒有從她手中掉下來,呈現一種假綁的樣子。

    林清柔心下一喜,但是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雲淡風輕的很,這個效果最好了,起碼沒有打草驚蛇。

    就在林清柔想要做下一步動時,劉安霏卻猛踩了剎車,車子停了下來,林清柔由于慣性的緣故身子忍不的往前撞過去,額頭正好撞在駕駛座的椅背上,疼得她呲牙咧嘴。

    但是這不算什麼,很快她就听見車門被打開,劉安霏一把揪住她的肩膀將她給扯下車,林清柔沒有反抗,她害怕劉安霏發現手中的繩索已經松開了,林清柔還暗自松了一口氣,還好劉安霏是揪她的肩膀而不是扯她的手,不然一切都前功盡棄暴露了。

    林清柔聞到一股子腥味,還有風力也大了很多,她的心咯 一下有不好的預感,難道劉安霏帶她來到碼頭?之前劉安霏說送她去乘黑船的事情還歷歷在目呢。

    “劉安霏,你帶我來到了什麼地方?你冷靜一點!”林清柔說著的時候,突然感覺眼前一亮,劉安霏已經用力的將她遮住眼楮的布條給扯開了。

    “哼,既然事情已經鬧成這樣,林清柔你就去死吧!”劉安霏惡毒的說著,“不過我怎麼會讓你好死呢?我要讓你受盡折磨和苦難,之後在絕望中死去!”所以這就是劉安霏要送她帶上黑船的原因?

    林清柔輕蔑的扯了一下嘴角笑了一聲︰“劉安霏,你看看你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醒醒吧,其實還有很多人愛你的,何必呢?”

    劉安霏直覺得林清柔虛偽︰“夠了,別說了,給我上來!”之後便扯著林清柔上了黑船……

    杜澤明的手下和警察找到了茶室的暗口之後也急忙追上去,一路調查監控不停追蹤,杜澤明的臉色越發陰沉,如果遲一步,林清柔可能就被離開大洋彼岸了。

    “清柔!一定要等我!”杜澤明的內心不停的祈禱,這時手機鈴聲響起來,他看了一下,甦苗。

    杜澤明接听起來,電話那頭立刻就傳來女人的哭聲,杜澤明瞬間不安,杜霖出事了?“杜澤明,對不起,是我沒有看好霖霖……我……”甦苗無與倫比,杜澤明有些不耐煩了,想要听重點。

    正在這個時候,那頭的電話似乎被拿走,甦苗哭聲小了很多,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來,“杜先生,你好,我是甦苗的同學,事情是這個樣子的,甦苗在茶室暈倒了,在她暈倒之前見到一個渾身黑子帶口罩的男人,之後她醒來的時候杜霖就不見了……”

    杜澤明听得驚心動魄,手中緊握,先是傷害他的妻子,現在對他的兒子下手,他最愛的人,居然都被別人給傷害?

    杜澤明的眼楮可以噴出火,之後澤沒有回應,直接就將電話給掛斷了,他交代下去,一定要將杜霖和林清柔平安無事的帶回來。

    其實也是他疏忽了,為了著急找林清柔也沒有讓人保護好杜霖,不知道他的清柔知道之後會不會怪他。

    杜澤明已經來到了碼頭,海邊的腥味確實讓人不太舒服,但是他現在已經顧不了這個多了,鼻翼微微皺起來,便快步下車走去……

    林清柔被帶到了黑船的船倉內,這里依舊是潮濕無比,還有一些海鮮用箱子堆積在哪里,燻得她頭暈目眩,本來身體就已經非常虛弱了,還滴水不進,現在更加想吐了。

    林清柔強忍住胃里的翻涌,門外兩個人在把手她,林清柔開始打量著這個環境,依舊是想找能夠出去的地方,她必須要在船開之前逃跑,不然在大洋深處一切都會成為定局。

    林清柔豎起耳朵,听著門外的聲音,隱約她可以听見劉安霏和黑船老大的對話︰“錢我會給你,但是事情你必須給我辦妥當了,不然出事,我們誰也跑不掉!還有我要再等一個人來,應該快了

    ,一會兒再開船。”之後聲音越來越小,林清柔只是听到黑船老大粗曠的猥瑣笑聲,不停的答應著,看來他們應該是走遠了。

    黑船老大這種人這麼復雜,可以說是亡命之徒,都可以對劉安霏這麼好語氣,看來她給的錢足夠多。

    听了有一段時間,發現確實沒有了動靜之後,林清柔急忙將手中的繩索一把掙脫開,隨即將腳上的繩索也打開,根據她的猜測,門口應該是有兩個人在守著,所以就沒有直接從門出。

    林清柔有些頭疼,並沒有發現這里的有什麼特別好的出口,有一些出口根本就不可能讓她這麼大一個人鑽出去,她著急的不斷仔細看著每一個角落,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腳步聲深深淺淺的傳來,似乎來人還不少,而且步伐急促而慌亂。

    林清柔一慌,急忙將地上的繩索重新做回原來捆綁住自己的模樣,才剛弄好這些動,門就開了。林清柔率先看到船老大和劉安霏,隨後再次見到之前的口罩男,他還是那個樣子,只不過他懷中還有一個小身子。

    雖然看不清臉,但是林清柔的心一驚,那個是杜霖?他們居然真的將他弄來了!之前還沒有被拆穿的時候,口罩男就被劉安霏安排去將杜霖帶來,那個時候林清柔只是拖延時間,並想讓他們去找杜霖的時候杜澤明一定會抓住他們,不然就跟隨過來救她。

    現在林清柔後悔了,就不應該提杜霖,但是她沒有怪杜澤明,她很默契的覺得杜澤明在知道她出事之後一定很著急讓所有人的都去找她。同時讓杜霖跟在甦苗身邊照顧,卻忘記了保護她們。

    林清柔很著急,劉安霏卻將杜霖給接過懷中,只不過臉色不太好,她一步一步向角落的林清柔走去,看著地上的她就像看一個小丑一樣輕蔑。

    “霖霖!”劉安霏還沒有到來的時候,林清柔就迫不及待的出聲了,她實在控制不住。劉安霏看著林清柔這個樣子感覺非常爽。

    “來,你們母子兩個一起去死吧……哈哈。”劉安霏惡毒的說著,之後居然在林清柔的面前直接松開了抱著杜霖的懷抱。林清柔直接過去接住杜霖,讓他沒有摔在地上。

    “霖霖!”林清柔看著暈倒的杜霖,緊緊擁抱在懷中,有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而劉安霏看著林清柔居然已經自己解開了繩索!

    “你挺厲害的吧,林清柔!來,拿繩索來,給我死死的綁住她!”劉安霏大聲說著,林清柔也大聲對她吼道︰“你們到底把霖霖怎麼樣了?如果霖霖出事,你們我一個都不會放過!”駭人的氣息,眾人有些被她震懾住,劉安霏臉色不太好看,估計是想到杜澤明了。

    “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點去將她綁住!”

    劉安霏大聲叫喝讓船老大的手下過去,之後繼續說著︰“林清柔我不會讓你有那個機會報復我的,放心吧!開船!”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