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3章︰周泰


    林清柔已經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了,她之前還感覺暈乎乎的,可是最後居然那個藥效也沒有發揮出來,這讓她有些驚訝。難道是那個藥有問題,還是因為她喝的量較少,而且她是抱著必死的心態去堅持的,所以才成功克服了那個藥效。

    不過這些問題林清柔也不想繼續想下去了,她感覺渾身疲憊,身還有之前被劉安霏打的傷口沒有處理,肚子還是隱約泛疼。隨之而來的還有饑餓的感覺,劉安霏這麼討厭她,自然是不會給她吃的,肯定是能折磨折磨的,林清柔此刻無論是身心都非常脆弱,她非常想念杜澤明。

    “澤明,你哪里,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保護好霖霖的,你快來救我,我在這里等你。”淚水這麼不自覺的流淌下來,隨後她感覺很累,漸漸的便睡了過去……

    而這邊的杜澤明整個人如同一只被惹怒的獅子處于發狂的邊緣,“定位到了吧?”由于童話的時間太短了,所以定位太過于微弱,杜澤明找到林清的具體位置花費了不少時間,而警察那邊也在積極的調查監控找找尋著可疑的地方,企圖尋找林清的蛛絲馬跡。

    “杜總,定位精準了,是這里。”技術人員指了指電腦屏幕的一個閃爍定位,杜澤明一听直接將電腦屏幕給掰過來,看著那個位置。

    一個破舊的咖啡廳,地理位置也不算太荒涼,但是哪里也屬于郊區的邊緣,人應該很少的,清柔在哪里的可能很大。

    “好,通知警方,給他們具體位置!”杜澤明便直接離開了,了車子之後火速趕完咖啡廳地點,警方出動了,杜澤明和保鏢也出動了,雖然出動了很多人員,但是可怕的是沒有任何大排場動靜,他們悄無聲息的靠近了咖啡廳。

    而甦苗也很擔心林清柔,只不過她還要照顧杜霖,所以帶著杜霖在茶室里待著,杜霖很久都沒有見到林清柔也開始要找媽媽了。

    軟聲細語的問著甦苗︰“甦苗阿姨,我媽媽去哪里了,怎麼這麼還沒有回來?”甦苗听到小孩子這麼問不由得更加擔心林清柔了,但是在杜霖這個小孩子面前還是不要和他說林清柔出事了,免得他哭鬧。

    甦苗壓住內心的情緒︰“霖霖乖,甦阿姨再陪你玩一會兒,等晚一些的時候你爸爸會待著你媽媽來接你回家啦!好不好啊?你要听話噢。”哄騙著杜霖,小孩子終究還是小孩子,甦苗又拿出了杜霖最愛玩的樂高積木,杜霖一見到喜歡的玩具便眼前一亮,開心的玩了起來。

    甦苗松了一口氣,如果杜霖哭鬧那麻煩了,不過好在杜霖很乖,這麼想著的時候甦苗嘴角帶著溫柔的笑,輕輕撫摸著杜霖的小腦袋,只不過甦苗的心里無論如何也無法釋懷對林清柔的擔心還有一些內疚。

    要是她提前一些告訴杜澤明還有報警,清柔可能不會出事了,可是一切都總是事與願違。甦苗正在和杜霖玩積木,門口傳來敲

    門聲,甦苗听了一會兒,不是已經掛了打烊的字樣了嗎?怎麼有人會來?

    “已經打烊了,不好意思,請您改天再來!”甦苗提高聲音對著門口喊到,可是門口的敲門聲卻沒有停下來,甦苗本來因為擔心林清柔心情不是很好,現在居然還有人直接撞了槍口。

    “怎麼回事兒,都說了打烊樂,還在這里瞎敲一通什麼啊?”邊說著邊氣呼呼的往門口走去。

    甦苗將門給打開,可是在這麼一瞬間她話還沒有說出來,整個人被打暈了。暈倒之前看到了是一個全身黑戴口罩的男人,看來是有備而來的,甦苗徹底失去了意識。

    男人直接過去在杜霖的身邊蹲下,隨後將口罩給拉開,杜霖不知道甦苗已經被打暈了,只是看著眼前的男人有些小小的驚訝卻沒有害怕的意思。

    似乎兩個人認識,男人溫和的笑了一下,“次我帶你去找爸爸,這次我帶你去找媽媽,好不好啊?”杜霖听到媽媽,這個時候想起來,對噢,林清柔還沒有回來呢。

    想著想著小孩子有些委屈了,不過杜霖還是疑惑的問著︰“你是次那個大哥哥,可是次你帶我去找爸爸,媽媽和爸爸好像都特別不開心。”男人也沒什麼耐心,直接將杜霖給弄暈抱車,離開了。

    而這一切在茶室的監控里記錄得一清二楚,甦苗暈倒在地,感覺有人在搖晃著她,“甦苗,醒醒!甦苗,發生什麼事情了,甦苗!”她被搖晃得不行,隨後意識居然漸漸恢復過來。

    甦苗意識還有一些渙散,她看著眼前的人是周泰,他怎麼在這里?

    甦苗醒了之後回憶起暈倒前的畫面,那個口罩男人,隨後她也顧不得去追問周泰為什麼會在這里了,直接掙扎著從他的懷起來。

    甦苗奔向杜霖待的辦公室,可是哪里還有他的小小身影,甦苗徹底著急了,“霖霖!霖霖,你在哪里?不要和甦阿姨玩躲貓貓了,快點出來,不要嚇阿姨!”邊叫著邊著急的在茶室各個角落尋找杜霖的身影。

    周泰看著甦苗著急的樣子,隨後便也直接過去了,“苗苗,怎麼了?你先別著急!”甦苗徹底慌了,那個男人一定是將杜霖給帶走了!都怪她,甦苗陷入了自責。

    周泰見甦苗沒有理會他,依舊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甦苗!”他直接掰過甦苗,叫著他的名字,大聲說著,想讓她清醒。

    甦苗被周泰說著,也確實被他給弄冷靜了一些,“杜霖,不見了……”甦苗喃喃說著,淚水開始涌出眼眶。

    其實周泰是她的高同學,他們之間還是較了解的,之前和周泰偶遇,周泰之後也來茶室光顧幾次生意。

    他們之間的關系還是很好的,周泰見甦苗哭了,有些不知所措,他和甦苗接觸過幾次也知道她的一些近況,自然也知道杜霖了。

    “你別著急,我們先報警之後再找找看,還有你怎麼暈倒在地?”周泰像個主心骨一樣處理著事情,說完之後直接報警告訴警察。

    甦苗是真的慌了,不知道應該怎麼辦,還好走周泰在,隨後周泰拉著甦苗坐在沙發,還貼心的給甦苗遞一杯水,耐心的等待著甦苗描述事情的經過。

    周泰听完之後知道事情絕對不簡單,他心也有著後怕,還好今天晚來茶室看看,不然甦苗現在該怎麼辦?

    警察很快到了……

    林清柔在睡夢,夢到杜澤明出現了,直接將她從潮濕的暗室里將她給公主抱起來,澤明,你來了嗎?你終于來了……”嘴呢喃著,可是在夢,場景轉換成了海邊,突然劉安霏出現了,她懷抱著杜霖,杜霖哭著喊她媽媽,但是劉安霏卻狠心的將杜霖給丟下大海。

    林清柔大聲的叫著︰“不要!求求你,不要!”尖叫著林清柔從夢醒來了。

    她一睜開眼楮,暗室依舊是暗室,光線還是黑暗,不過好在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在這里,如果告白劉安霏也在听到她在夢的囈語,估計一些計劃都泡湯了。

    還沒有等林清柔緩和下來,暗室的門被從外面推開了,“林清柔!給我滾出來!你真是厲害啊!居然讓澤明還是找了過來?你騙了我!”劉安霏在杜澤明出現的那一刻知道她被耍了,林清柔做得這一切只不過是在拖延時間,什麼要離開都是狗屎。

    林清柔也被劉安霏給弄得受夠,也不想再裝下去了,現在的她情緒也非常崩潰,直接破罐子破摔。“呵,對,我們是相愛的,你永遠也分不開我們!”林清柔也有著失去理智了,腦袋不知道為什麼又些暈乎乎,而且渾身的體溫又些燙得不正常。

    林清柔心有不好的預感,感覺應該是剛才睡著,在地著涼的緣故,發燒了。劉安霏惱羞成怒直接揪著林清柔的頭發將她給拖出去了。

    林清柔終于又可以離開暗室,可是這次來到咖啡廳這里,雖然都被窗簾給遮住了外面的情況可是林清柔卻敏銳的听到了警察警車的聲音,還有一些紅藍相間的顏色在閃爍著。

    而正好有一陣風吹過來,將一處小窗簾給吹開,而林清柔正好看見一臉黑沉神色的杜澤明站在哪里,而他的身後都是警察還有黑壓的保鏢,似乎已經將咖啡廳給包圍了。

    林清柔臉一喜,“澤明!”條件反射的呼喊著想讓他注意到自己,可是動很快被打斷,劉安霏直接將她給扯開,杜澤明似乎也有心電感應般眼神看向剛才林清柔的位置,可是哪里已經沒有了她的身影。

    只不過杜澤明卻很確定林清柔剛才應該在哪里待過,莫名的肯定,隨後他臉色更加黑沉,警察還在拿著喇叭喊話。

    杜澤明感覺劉安霏已經將林清柔給轉移了,隨後他一招手,讓保鏢去查看咖啡廳是不是還有地下出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