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去晦氣,不能去

    盧瓊在打听到爺爺離開家後,果斷去了盧金花的院子里。

    盧金花正在房間里小憩,昨晚徹夜未眠,她精神不濟,作息按照往常,發現累得慌,于是在志成出門後,就直接回房休息了。

    反正志成不在,這里她獨大,也不用防備著誰,準備養精蓄銳好好休息下。

    盧瓊的不請自來,讓她詫異。

    昨天,她還把這個孫女批了一頓呢,她看似誠心懺悔了,沒想到她心里還沒有平衡呢,這麼快就卷土重來了。

    她不太想理會,直接吩咐道,“讓她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就說我覺得她反省的時間還不夠。”

    她在盧家,是除了志成之外,最具權威的。

    然而,下人很快又回來了,小心翼翼地匯報,“老夫人,大小姐說您不見她,以後會後悔的。”

    “盧瓊她膽大包天,居然連親奶奶都膽敢威脅起來了,好啊,她----”

    盧金花氣得可不輕。

    她本是要罵回去的,可右眼皮沒由來重重跳了兩下,她心頭涌現了一個不好的預感。

    盧家最近是要太太平平的,為了讓她少作怪,就見一見好了。

    “讓她進來。”

    她口氣還沒緩過來,自然是有些沖的。

    因為生氣,所以當盧瓊進來,盧金花的臉還是黑的。

    “找我干什麼?”

    盧金花沉聲問,想給盧瓊來個下馬威。

    要是在不知道那個秘密之前,盧瓊肯定沒這個膽子上門來的,說到底,奶奶在盧家說的話,連她爸都要听從的,她一個當孫女的,哪里能夠有忤逆的資本。

    她過去也是佩服奶奶的,覺得奶奶也是厲害,連爺爺這樣厲害的人也能拿下來,肯定身上有爺爺所喜歡的人格魅力。

    可是,經過昨晚那場偷听,這一切臆測都幻滅了。

    她奶奶,高高在上的豐滿形象,立刻轉換成了一個偷換概念的無恥之徒。

    她搶了別人的功勞,冒領了二十多年,而且還心安理得地享受了那麼多年,一點也沒暴露出她的心虛來。

    “奶奶,我昨晚夢到了一個,他跟我說他叫阿羅,還跟我說他死得好慘,死了母親都沒有人照顧,他很後悔,不應該為了救人就去采藥把自己的性命丟掉的。”

    盧瓊抿了一會兒唇,臉上有些糾結的小神色,欲言又止之後,還是把自己的困惑給說了出來。

    她擰著眉,狀若苦惱得很,“奶奶,你說我為何無緣無故夢到這個阿羅啊,我本來是想去跟我媽說的,可這種迷信的事情,我媽很反感抵觸,我怕被她罵,就過來找奶奶給我解惑了。這到底是為什麼啊?那個阿羅在夢最後還跟我說,他今晚還會入我的夢來。”

    盧瓊的臉上糾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惶恐以及不安,“奶奶,我該怎麼辦啊?我好怕。”

    她雙手環胸,把自己抱得緊緊的,“那個阿羅,已經是個死人了,他干嘛找上我啊,他就是有冤屈,也應該去找害過他的人報仇吧?我跟他沒仇沒恨的,毫無關聯,沒道理找上我啊?我昨晚做到這個夢後,驚醒過來,導致再也睡不著了,這臉上的黑眼圈都明顯得很。要是他一再找上我,我接下來的日子可怎麼辦啊?”

    “我一點也不像被他惦記上啊,他就不能去騷擾別人嗎?要不----要不,我晚上他再入我夢來,我就叫他去找那個害了他的人吧?對哦,我怎麼沒想到呢,我之前大概是驚嚇過度導致腦子不好使了,奶奶,那我先走了,等晚上這法子不行,我明天再過來請教你。”

    “站住!”

    盧金花嗓音尖銳地吼道。

    盧瓊詫異地回頭,盧金花逼迫自己擠出個笑容來,只是這個笑容,比哭還難看,而她本人尤不自知。

    盧金花的心房,這會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給掐住,越收越緊,她都有些透不過氣來了。

    當盧瓊嘴里吐出“阿羅”兩個字的時候,對盧金花而言,堪稱石破天驚也不為過了。

    而讓她極度忐忑不安的還在後頭,盧瓊說的內容越來越讓她驚恐。

    她做的那個夢,到底是不是事實,還是歪打正著?

    亦或者,她是知道了什麼呢?

    盧金花在盧瓊面前的定力還差強人意,要是盧瓊換成志成的話,盧金花覺得自己肯定精神已經步入崩潰狀態了。

    盧金花觀察了半天盧瓊的神色,可看她的神色卻不似作假。

    難道是真的?

    阿羅真的入了盧瓊的夢嗎?

    盧金花被這個可能,攪和得心亂如麻。

    “奶奶,你喊我站住干什麼?難道你真的知道什麼嗎?”

    盧瓊好奇地問。

    盧金花臉色驀然一白,咳了兩聲,呵斥道,“我能知道什麼,小孩子家家的,不知情就不好胡說八道。還有你這話,可不能拿到外頭胡說,這種不好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她叮囑了半天,一副都是為了盧瓊好的態度,讓她千萬不能跟別人提,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奶奶,可是我怕做惡夢啊,而且不跟別人說,我也想去廟里拜拜啊,廟里的師傅總可以說吧,爺爺跟圓寂師父關系好,圓寂大師過世了,他的弟子,我想讓他給我解解夢。不然,我怕老夢到這些不好的,會留下後遺癥,我最近事事不如願,倒霉透頂。大概我是太倒霉了,連死人都找我入夢了,這晦氣不除,日子也沒法過得安生了。”

    盧瓊口口聲聲、不厭其煩強調她的倒霉。

    盧金花幾乎攔不住,甚至找不出好的托詞不讓她去找圓寂的弟子。

    不行,盧瓊是定然不能去的,志成跟圓寂關系好,連他的弟子關系也不錯。

    要是志成過去,那圓寂的弟子無意中說出來,那麼……那麼志成會怎麼想?

    志成已經在做夢了,志成的夢,就已經夠讓自己手忙腳亂,心緒不寧了,沒想到家里不止志成一個人開始在做夢,連盧瓊也遭受了波及。

    她應該怎麼辦呢?

    盧金花腦子高度運轉了起來,咬了咬牙,她眼前豁然一亮,忙開口,“去晦氣,也不只有這個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