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相信科學



    雲州城。

    陸川劃分的三十六州州城之一,一座繁華的城池。

    時間可以淡化一切,經過了一年以後在這座城里曾經兵禍戰亂所留下的影響也在一點點的消失。

    街上吆喝聲、叫賣聲不絕于耳,並且在陸川的‘啟發’下,奇士府在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取得了不小的成果,街道上商鋪鱗次櫛比,貨物、食物、水果多種多樣。

    甚至不久之前就連紙這個東西也造了出來由丁策拿去獻給了武庚。

    諸多大臣看到紙後更是無比震驚。

    比干看到後激動的語無倫次,直呼某位大人有神人之才,接著比干主動負責在全國推廣造紙技術。

    陸川記憶中的四大發明,實際上在他之前就已出現了指南針,不,現在應該叫指南車,乃是蚩尤和黃帝大戰時他的部下做出來的。

    陸大人對此進行了改進,使得更簡小便捷,然後和紙出來後兩者一起被奇士府傳到了人間。

    當然了,四大發明弄出兩種陸大人肯定對剩下兩種有意思,那就是火藥和印刷術。

    不過印刷術還是等造紙在全國普及以後再說不遲,最後就是火藥了,核彈的威力那簡直和真仙、甚至上仙的力量有一拼啊!

    要是真做出來他一炮轟一個神佛。

    這是陸川自己一個人秘密進行的一項研究和科學。

    是的,陸大人不僅在修仙,同時他也相信科學的力量。

    說起來火藥這東西還和道士們有關,道士夢想煉出仙丹吃下長生不老得道成仙,所以一代又一代嘗試用各種材料來搭配煉制。

    不過從來沒有人成功過,反而他們在此過程中逐漸發現硫黃、硝石和木炭的混合物有燃燒和爆炸能力。

    火藥由此而生。

    陸川甚至記得課本上硝、硫、炭三者比例是一比二比三,但是沒用,不僅手下的工匠們配不出來,甚至連他試驗了上千次也配不出來。

    似乎冥冥中有股力量不允許這種東西出現一樣。

    最後陸大人放棄了。

    本來這個世界和前世有很大聯系,比如一樣的朝代名號以及很多歷史著名的人物這里也有,但是這次陸川頭一回覺得這個世界和原來是雖然有相似,可真的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了。

    原來煉不出仙丹,所以才有了火藥那種東西,但是這里有仙丹,有神仙,所以火藥這種東西無法出現。

    雲州城的南門邊來了個道士,手持拂塵身形有些消瘦,他城內形形色色的人身旁經過。

    “滾開,快滾開!”

    一個衣衫帶血臉上帶疤的大漢提著把刀在大街上橫沖直撞,在他身後是兩隊負責治安的衙門公職人員捕快。

    一路沖來,這個大漢在街上引發了很大的混亂,人們驚慌失措四散而逃,唯有道人視若不見不疾不徐的向前走去。

    見到前方有道人攔路,那大漢眼中凶光一閃後二話不說,抬刀就朝道人的身上劈落。

    長刀呼嘯劈落,灰衣道人眼皮都不眨一眼只是輕嘆一聲,長刀落下後大漢身軀狂震,手中的刀 嚓聲中斷成兩截。

    眾人驚呆,再去看時灰衣道人已經走遠從北門踏出了雲州城。

    出城不久故意忽然灰衣腳步一頓,皺了皺眉道︰“何方道友,一路跟著貧道已有月余,請現身吧!”

    話語落下,在他身旁不遠處一道神光閃過變成一個又高又瘦如一株老松的道人,笑道︰“多寶道友,好久不見了。”

    灰衣道人正是截教的多寶道人。

    多寶眼楮一眯︰“燃燈,原來是你這中土的叛徒,沒想到還敢來東方。”

    “四教都已解散,貧道有什麼不敢?”

    燃燈眼底冷光一閃笑道︰“多寶道友,剛一見面話何必說的那麼難听呢,我在闡教是什麼待遇難道你不清楚麼?”

    多寶道人輕哼一聲負手而立道︰“閑話少敘,你就說吧,今日來找我什麼事,沒事的話你再跟著我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貧道從西土遠道而來找道友,那自然是有要事。”

    燃燈目光閃動道︰“听說道友想繼承教主之志給眾生一線仙機,渡眾生成仙脫卻煩惱紅塵之苦,不知雲游四方可有收獲?”

    多寶神情一冷︰“你到底要說什麼?”

    燃燈舉目看向遠方說道︰“東方神州人杰地靈不假,但世間眾生都有七情六欲,有欲望就有爭端,所以貪淫樂禍多殺多爭也是真,道友,你說是不是?”

    多寶道人沉默了起來。

    這話不假,其實不僅是凡間眾生,便是有很多仙人也都無法擺脫這些情感,有情感自然就有煩惱、憂愁、憤怒、仇恨……

    他師父通天主張有教無類,認為世間萬物不論種族高低品行優劣他們都有成仙的權利並廣開教化之門,凡有來拜師者一應來者不拒。

    他是通天的首徒,深受通天的教誨以及‘有教無類’影響,所以想盡心幫通天達成心中所願,並在心中將此為一生奮斗的事業。

    只是後來陸川來金鰲島了。

    陸川說服通天改變了初衷,認為有教無類可以不分種族,但一定要分品行,品行不佳者不收。

    說真的,他和陸川之間並沒有什麼仇怨,有也是關于教化的分歧。

    一旦有了排除一部分生靈的限制以後那有教無類,還是真正的有教無類嗎?

    這些年他一直思考這個問題。

    截教散了,但他依舊想把當初他們師徒的事業繼續下去,所以來渡化眾生。

    可是來到人間後他看到了人性中不好的一面,所以現在他有些明白陸川的想法了。

    不過他依舊覺得真正的渡化不該有排除,像陸川那種排除法不是大義,屬于有問題逃避而不是解決。

    真正的教化應該是想辦法怎麼讓不好的人變好,惡人變善,回頭是岸……

    燃燈看到多寶皺眉,微微一笑︰“道友現在還在為怎麼讓眾生棄惡從善苦惱吧?”

    “那又如何?”

    多寶抬頭冷冷道︰“燃燈,你要再不說明來意而廢話個沒完沒了,今日我就討教你西方高明的神通了。”

    “別急別急,我說,我說!”

    燃燈目光閃動道︰“東方不太好,但是西方教化的眾生卻是不貪不殺,養氣潛靈,人人安樂。”

    “不可能!”

    多寶一听就目光一縮,斷然否定道︰“世人難度,貪痴難消,執迷不悟,連貧道也……西方怎麼可能做到?”

    燃燈呵呵笑道︰“道友你束手無策不代表我們西方沒有高人和渡化的妙法,道友若是不信不妨與貧道去西方一行自然知道貧道所言真假。”

    多寶道人對此心中自然不信,他雲游四方自然看到了人間百態和世人丑惡,欲望不消嗔怒不除怎麼超脫?

    可不得不承認燃燈的話還是在他的心中起了用。

    不久後,兩道長虹沖天而起。

    ……

    東海。

    “陸道友遠道而來,本王有失遠迎,望請勿怪,望請勿怪。”

    龍宮大殿敖廣帶著龍子龍孫,蝦兵蟹將相迎,這次也絕對是敖廣最客氣的一次。

    不過沒辦法,誰叫陸川的身份一次比一次高呢!

    第一次還是一個小道士,雖救了他兒子但還不放在他的眼中。

    第二次來時,陸川搖身一變混成了人族大臣,人王的面子他必須要給的,所以他比較客氣了。

    可是誰知道這次更離譜……

    不說了,他要去接待這個天庭駙馬了。

    盡管這重身份對外界公開,但他知道了就不能裝什麼都不知道了。

    “龍王客氣了。”陸川微笑說道。

    兩人寒暄兩句後進入水晶宮入座後奉茶。

    寒暄之余,敖廣道︰“敢問道友,敖丙自三月初三去殷商參加你的婚禮至今尚未回來,不知你可知道他的下落?”

    陸川笑道︰“龍王不必擔心,我是見三太子難得來人間一趟,所以留他在府上做客盡盡地主之誼,等過一陣他就會回來了。”

    “原來如此,那本王就放心了。”

    敖廣點點頭後又試探道︰“那道友來我東海這次可是有什麼要事?”

    第一次來東海,陸川在他們龍族藏書庫待了七日,第二次來東海帶走冶鐵術不說還順走了一件神兵。

    這次來東海他不得不打起戒心,不過他都送上龍血寶樹了這家伙也該知足了吧?

    敖廣心中泛起了嘀咕。

    陸川笑道︰“要事沒有,這次我是有事途經東海,記得龍王在我大婚之日送上龍血寶樹這樣的重禮,所以特來感謝一番。”

    一听這話敖廣不由松了口氣,于是設宴在水晶宮招待陸川。

    此時籠罩在黑袍下的御魔使來到一座山中,山中響起一道詫異聲。

    “御魔使,你來做什麼,暴露了我們魔界的這個據點怎麼辦?”

    “事急從權,我有魔君秘令在身,這次要殺一個人,有些棘手所以需要你出山幫忙。”

    不久後,御魔使從山中出來時身邊多了一個人。

    兩人聯袂而行,不久後分別又進了湖泊、火山等地方之中,最後御魔使的身邊聚集了五人。

    “走吧!”

    御魔使看向東方冷聲道︰“有消息說那個人出東海了,至今未歸,我們就在他回來的半路伏殺他。”

    ps︰有點感冒,先一更,不敢說下午了睡醒了就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