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完成

    左徒夫人,可不就是寧姒的目標——穿紫色錦衣的那個貴婦人?

    季三說,在原本的歷史中,左徒大人程毅的夫人趙氏,是群臣中毒的關鍵一環。

    有人給她送了一碟芋香糕,誘其到膳房觀看芋香糕的制作之法。趙氏不知,自己今日出席御宴的華服被人動過手腳,經膳房高溫蒸騰,身上會有毒物溢散,混進熱氣融于飲食,以達到毒害百官的目的。

    謀劃縝密,從頭到尾沒有留下絲毫證據,就連趙氏本人也並不知情。而趙氏是出了名的老饕,對美食有著超出常人的執著,更對芋香糕垂涎已久。

    有機會一觀制作流程,說不定能學到個一招半式,趙氏當然不會拒絕。

    在已經發生過的歷史中,若不是有神醫岳青,這口大黑鍋睿王是背定了。就算毒不是他下的,出了這麼大的紕漏,他也難辭其咎。

    如今事態發展已經出現變數,季三不確定諶王還會不會沿用這個計劃。以防萬一,他在其他關鍵的地方做好部署後,還是針對這個曾經發生過的事特意做了一番安排。

    寧姒就是他的殺手 。

    她的出現,對于這個世界來說,本身也是一個變數。

    寧姒的任務是在對方動手之前,先給趙氏送去芋香糕,並且想辦法阻止她去膳房。如果可以,能讓她換下那身攜毒的衣裳就更好了。

    之前趙氏所站的位置在芙蓉池邊,寧姒便打算借送芋香糕的契機想辦法讓她落水。卻沒想到這芋香糕還沒找著呢,就傳來了趙氏落水的消息。

    當然是要趕緊去看看。

    寧姒混在一隊宮娥里往芙蓉池去,遇到一個小太監迎面而來。

    小太監捂著肚子,走一路放一路的濁氣。宮娥們與之擦身而過時,各個掩面加快腳步,寧姒也不例外。

    只不過,別人掩面是因為嫌臭,她掩面卻完全是因為心虛。

    ……

    這個小太監,她是認識的。

    昨晚領了任務之後,寧姒問季三討了點瀉藥。她尋思著,要想阻止某人去某個地方,可以想辦法將其困在另一個地方。

    如果采取強硬手段把趙氏關起來,極有可能驚動諶王打草驚蛇。所以,寧姒想了個高招——給趙氏下瀉藥。

    她就不信,拉得腿軟之後,這位左徒夫人還有力氣去膳房旁觀芋香糕的制作。

    不過,人是捉摸不定的復雜生物,天知道拉肚子的左徒夫人會不會為了芋香糕,即使拉到腿軟也要去膳房看一看。所以,瀉藥只能作為備用方案。

    至于這個小太監,則是‘榮幸’的充當了寧姒的頭號試驗品。

    歸根究底,還是怪季三給她的瀉藥分量太少,她不相信那麼一丁點兒粉末就能讓人拉得出不了茅廁。

    在她看來至少要一大包,把芋香糕放進去沾糖霜似的裹一層,這樣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

    可季三非說這是強效加強版,效果顯著。寧姒不信,就隨便找了個試驗品,連哄帶騙的讓小太監吃下沾著瀉藥的甜點。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檢驗結束,季三說的沒錯,這瀉藥的效力果然很強悍。

    小太監的注意力全在全力作妖的肚子上,完全沒有注意到寧姒。

    夾緊臀部,小太監小跑進食房。找了個空碟子,再從袖子里拿出幾塊淺紫色的芋香糕擺上。

    一切準備就緒,卻遲遲不見人來。好不容易等來了兩個宮娥,卻也是直接端了東西就走,沒對暗號也沒問及芋香糕。

    怎麼回事,難道是那邊臨時更改了計劃?

    小太監沒時間深究,把芋香糕找個不起眼的角落放好,一路噴著濁氣往恭房跑去。

    ……

    寧姒來到芙蓉池,趙氏已經被人從水里撈起來了。錦衣華服濕噠噠的貼在身上,這回恐怕得放進蒸籠里,才能把她衣服上的毒蒸出來。

    芙蓉池被圍得水泄不通,眾多夫人小姐聚攏過來看熱鬧,待趙氏在宮娥的簇擁下離開,眾人方才散去。

    寧姒站在數丈外的美人松下,發現有一人並未離開,而是站在不遠處的涼亭下望著趙氏落水的地方出神。

    諶王季閔。

    距離雖遠,寧姒看不太清,卻完全能想象得出諶王此刻吃了蒼蠅還不敢吐的表情。精心謀劃了那麼多,就因為趙氏的落水而付之一炬,他現在肯定掐死趙氏的心都有。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大抵就是這個意思。

    有人憂愁有人喜。諶王在這邊恨得牙癢癢,那邊寧姒心里卻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樂得就差去給趙氏頒布最佳輔助獎了。

    想不到會進展得如此順利,她還什麼都沒做呢,就已經達到了目的,簡直有如神助。

    激動之余,寧姒還是忍不住犯起嘀咕︰這趙氏究竟是因何落水?難不成是看芙蓉池的水太清,臨時生出下去游一圈的念頭?

    剛鬧過熱鬧,芙蓉池的人雖然散了些,但還是有些人留在這里閑談觀景。無意間,寧姒听到不遠處有一對母女正在討論趙氏落水的事。

    “……听說是安夫人推她下去的。”年輕小姐把自己打听來的消息分享給母親。

    “怎會?我剛才分明看見安夫人隨左徒夫人一起走的,很擔心的樣子呢!”

    “興許不是擔心而是驚恐呢?若真是她把人推下去的,就算她是中丞夫人,也會怕程大人秋後算賬吧!此時獻點殷勤,到時候掰扯起來,還能替自己辯解兩句。”

    中丞夫人安夫人?

    寧姒回想起宮娥們簇擁趙氏離開時的場景,確實有個錦衣夫人隨行在後。想必,那就是安夫人了。

    巧了,這個安夫人她有印象,不就是給趙氏送鐲子的那個嗎?

    前一刻還好得跟親姐妹似的互送禮物,扭臉就把人推進水里?雖說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但也不至于快得這麼離譜吧!

    這兩個女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寧姒百思不得其解,最後索性不想了。管他發生了什麼,能讓她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任務,除了謝謝趙氏,她還順帶謝了一下這位安夫人。

    下一步,寧姒要考慮的是該如何避開耳目去向季三匯報。任務完成,她可不想再湊這個壽宴的熱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