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收起手中的長劍,炎鳳昕運起技能,作為術士,還是用技能更好些,雖然這樣就沒法擋那一刀,不過,隨便了,砍就砍一下吧,萬一運氣好沒掛,或許還能借此機會拉開距離遠程打呢。

    想象和現實好像有點差距,預想中的刀沒能砍下來。

    峰的匕首劃過刀背,那刀便轉了個方向,一下便與炎鳳昕離得老遠。

    場外的蕭韻松了口氣,還好有他救場,炎鳳昕現在的等級真是禁不起折騰了,再往下掉,她還真怕自己忍不住又把他帶到哪個地方升級去。

    小滿喊“加油”的聲音停頓一下,轉過頭說道︰“萱兒姐姐別緊張,就算被砍一刀也死不了的。”

    蕭韻瞬間被堵了一下,還沒辦法反駁,砍一刀確實死不了,但是小滿,你也太心寬了。

    “不過,阿昕哥哥那把劍,好像還不錯。”

    蕭韻默默點頭,小滿丫頭你眼光還可以,驚鴻劍啊,當然不錯。不過話說回來,這把劍能出現在炎鳳昕手里,說明龍忻和他混的挺熟,至少交情肯定不錯了,這樣也好,四舍五入,便相當于龍忻與輕海苑又相熟一分。

    幾番相交之後,魔刀再加了幾分力道握緊刀柄,上次個人競賽時沒與他對上,難道確實是自己小看了他,競賽冠軍的實力,三個人還頂不了他一個?

    環顧四周,雖然一時間看不全整場情形,但明顯的,是紫星閣處在了下風,魔刀一時間分辨不出心頭是後悔還是氣憤,明明整體實力是自己這邊更強的,事先也有考慮過峰和垣|在競技賽時的表現,分析多次,輕海苑除了這兩人,其他真沒誰值得特別關注,這兩天不停搶怪也驗證過了,這理論沒錯,可怎麼今天這一試之下,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輸贏還是其次,魔刀現在更多想到的,是那一萬兩銀子,沉甸甸的,壓得他有點兒喘不過氣來。

    被解救下來的炎鳳昕騰出了手,技能施放之下,冰刃、冰球、水劍一溜煙的往紫星閣幫眾身上招呼,至于魔刀,留給峰就行了,省得自己上去還礙手礙腳。

    比賽還未結束,場外不少擅長分析數據的玩家已經列出了各項指標,只等完事兒找地方一貼,大家共同探討。

    “咦,這一通分析下來,好像和以往差距有點大,之前的數據,是不是不太準?”

    “好像是,但是不可能啊……”

    蕭韻默默听著這些亂七八糟的竊竊私語,眼角所見,是小滿瘋狂揮舞且自帶加油鼓氣效果的兩個小拳頭。

    場上似乎已進入尾聲,最後一道白光亮起,峰站直身子的同時,手中匕首一滑便不見了蹤影,再抬頭已經恢復了閑散慵懶的模樣。

    此時場上只剩了十余人,站在原地,與輕海苑其他百余觀眾遙遙相望。

    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中,峰眼神堅毅,嘴角緩緩上揚,閑適的表情中逐漸帶上了一絲溫暖,贏了比賽的時候,有愛人守候在側,忽然就有種心被填滿的感覺。

    仿佛被他的情緒所吸引,遠在場外的蕭韻不自覺也開始嘴角上揚,四目相對,耳畔的呼聲全都化作虛無,天地廣闊,卻只剩了這一人一笑。

    附近一陣騷亂,蕭韻猛然驚醒,斂起笑容低頭瞟了一眼小滿,再往騷亂的那邊看。

    原來是剛才pk中掛掉的那些人從復活點回來了,紫星閣二十人,輕海苑九人,前後分作兩堆,浩浩蕩蕩的擠進人群,圍觀的人自動讓開一條路,讓他們直直走入中間戰場。

    等人員都到位,作為裁判的漠霄才提高聲音宣布︰“本場pk,輕海苑勝。”

    現場又是一陣歡呼,漸漸就演變成嘈雜無章的喧嘩和聊天,討論剛才這場戰斗的,相互打招呼的,約任務的,聊八卦的,亂七八糟,根本听不清楚。

    大家慢慢離場,只剩了輕海苑和紫星閣,以及幾個較大的幫會,圍攏在中間,像是給本次pk做離場告別。

    峰與魔刀兩人相對而立,抱了抱拳道︰“一萬兩銀子,希望魔刀幫主不要忘了。”

    周遭各大幫會的幫主都互相認識,自然不好發表意見,可一同前來的幫眾們就沒那麼多限制了,小小的竊竊私語聲,雖然听不全,但依然讓魔刀越發心塞起來。

    可心塞歸心塞,眼前的事情還沒完呢,一萬兩銀子,好像,確實有那麼點難度。

    尷尬的笑聲中,魔刀的聲音夾雜著隱約的顫抖,“峰兄弟,那個,銀子數量吧,有些大,咱們能不能分期?”

    峰和善的笑著,像是贊同的點點頭,“魔刀幫主想要分幾期?”

    魔刀尷尬的笑容維持太久,嘴角已經開始有些發酸了,但這笑容卻不能撤下,“分十期,每個月一千兩,剛好算個整數,如何?”

    峰似乎是仔細的考慮了一番,認真道︰“這就拖得有點久了,你也知道,我們是新幫會,非常缺錢,這幾天又正好有一堆裝備要買,實在是經費緊張。不如這樣,就分個兩期吧,三天之內五千兩,下個月同一時間,再五千兩,剛好也是個整數。”

    弱弱的“噗嗤”幾聲笑隱約響起,這“整數”二字都快要被玩壞了。

    魔刀微微側頭看了一圈,入眼的每一張臉都很嚴肅,詭異的氣氛中竟隱約透露出一種默哀的感覺。

    越發心塞的他真是沒臉再討價還價了,當即應下,與大家一一打招呼後,便帶著自家幫眾先離場。

    直到再也看不見那些雜亂的身影,田樺低沉著聲音道︰“若是那靈芝還在,這種級別的pk,完全就是小事一樁。”

    魔刀臉色越發不好看了,若是那靈芝還在……可那靈芝它就是不在了啊!

    田樺依舊在發表著見解︰“假若他剛才所說是真的,裝備確實是從那些蒙面人手中所買,那這線索豈不是又斷了,那些蒙面人,根本沒留下任何信息。”

    魔刀沉吟片刻,“但也不是全無收獲,起碼知道了那些人與輕海苑有所接觸,按當日的情況,可能他們只是恰巧遇到輕海苑的人,便將裝備賣了,但也有可能,那些人與輕海苑,還有其他接觸。”

    像是抓到了根救命稻草,魔刀一聲令下︰“長期關注輕海苑,有任何異常馬上匯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