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他麼什麼情況?

    事實上,當一個人陷入快樂之中的時候,時間會過得很快。

    趙明軼現在陷入裝逼的快樂,教書育人的快樂,也就瞬間感覺到時間的不夠用。

    在老師宣布放假的時候,在同學們歡呼的時候,趙明軼瞬間就是感覺到一陣空虛。

    要是沒有這群可愛的同學們在自己這里幫襯以提高自己的逼格,趙明軼這幾天哪里能夠這麼快樂啊!

    可惜趙明軼的快樂源泉,要去找他們自己的快樂了。

    不過這個時候趙明軼的幾個快樂源泉倒是找上了趙明軼,“走!”

    說這話的時候這人還四處看了看,確定班主任沒有看向這里的時候,這人才繼續說道︰“跟我來,不要聲張,小心被官面上的人盯上了。”

    趙明軼也是一下子表現得無比肅然,隨後點頭道︰“知道。”

    只不過班主任倒是沒有注意趙明軼,但是即將離開校門的時候,看在向門口送同學們回家的年級主任倒是主動和趙明軼搭話道︰“趙明軼回家去啦,路上小心一點,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趙明軼倒是禮貌的回復幾句謝謝老師,但是趙明軼旁邊的同學倒是已經陷入驚嚇之中。

    雖然少高三的很多同學已經年滿十八歲,但是就算年滿十八歲也是高中生。去網吧這種事情,不怕警察,不怕領導,就怕老師。

    走得稍微遠一點的時候,趙明軼為了穩妥起見建議道︰“要不我們去旁邊鎮子上的網吧吧,我感覺這里有一點不安全。去旁邊的鎮子也不貴,就五塊錢。”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誰願意多出這五塊錢,快走快走,先跟我到大路上繞一圈,跟緊嘍!”

    沒辦法,趙明軼也就只能冒著自己被老師抓住,到時候在老師面前好學生形象受到極大沖突的風險,跟著這混蛋向著網吧的方向前進。

    不過這一路倒是有驚無險,當趙明軼到了地方的時候,旁邊的同學倒是熟門熟路,拿著兩人的身份者對著老板說道︰“兩台機子,預定好了的,動快點,今天指不定老師會出來檢查。”

    網吧老板一通操之後,趙明軼的同學就帶著趙明軼九路十八彎到了一個很偏僻的角落,這個時候已經有很多人打開電腦,只不過他們正在玩一些棋牌游戲解解悶。

    只不過趙明軼注意到陸奇志這人倒是一臉壞笑著配置符文。

    趙明軼仿佛一樣就微微看透了陸奇志的心思︰“趙明軼是吧?當初跟我比力氣是吧?行!行!你小子有種,你小子有種!現在看大爺在技巧上怎麼玩死你!

    你趙明軼力氣大又能怎麼樣?

    你趙明軼學習好又能怎麼樣?

    在召喚師峽谷里邊,趙明軼你這混蛋就活該被我們虐殺!

    哈哈哈!我陸奇志天下第一!”

    而陸奇志這個時候也仿佛被趙明軼看透了心思一樣,微微惱羞成怒道︰“看什麼看!就差你了!快坐在那邊兩個位置上!快點,再不快點就天黑了!”

    什麼叫做隨機?

    這就叫做隨機,先來後到,誰先來誰選位置,誰後來,有什麼位置,做什麼位置。

    陸奇志他們商量幾天,就用這個看似公平的做法,決定趙明軼的隊伍。

    至于之前什麼要躲老師繞路的?

    借口!都是借口!做這種事情還需要躲老師?按照國家的法律規定,網吧必須距離學校有一定距離,就這個距離老師看見個屁!

    現在陸奇志就一臉癲狂地看著面前的符文天賦,恨不得一會完虐趙明軼。

    而趙明軼現在倒是一臉面目表情一樣的無所謂。

    一開始的時候趙明軼發現居然沒有人禁蓋倫,而蓋倫是趙明軼已經說出來擅長的。

    現在要麼是這些人不想針對自己,要麼是這些人小看自己。

    不過趙明軼這麼想的時候四處看了看,大家到時比較和藹的對著趙明軼說道︰“有什麼事情嗎?渴了?我這就給你買水。”

    “怎麼?是擔心嗎?兄弟們都把最外邊的位置留給你了,到時候你肯定第一個跑!”

    趙明軼也就趨向于相信第一個猜測。

    甚至等趙明軼看著對面傾向于控制以及風箏的陣型,自己自己家幾乎毫無配合的陣容,趙明軼也只是感覺,可能是自己家這邊不會玩的緣故。

    畢竟……

    等趙明軼對線的時候,發現小同學們真的可愛,趙明軼還沒有發揮什麼樣的勢實力,和趙明軼對線的小同學就直接被趙明軼送回家了。

    頓時,趙明軼對面的同學進行了眼神的交流︰“都怎麼怎麼回事啊?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要求吊打趙明軼嗎?怎麼還給他單殺了?”

    陸奇志听到這樣的話連忙解釋道︰“意外,絕對是意外!他剛剛是絲血逃生,要不是旁邊的小兵就是這混蛋死了,信我!”

    隨後就在陸奇志在隊伍內部語音說出這樣話沒有多上時間,陸奇志又被單殺了。

    “上路什麼情況?”有人明面上這麼問,實際上是想說︰“上路玩尼瑪呢?不玩滾!”

    陸奇志這個時候擦了擦臉上的冷汗,小聲說道︰“這趙明軼實在是鬼的狠,現在我已經壓不住趙明軼,打野快過來幫我啊!”

    而趙明軼這邊拿了兩個人頭,非常快樂地補兵賺錢,可是就突然冒出來一個東西從從牆壁的另一邊飛過來,隨後就見一個大漢往趙明軼之類,仿佛是想要上演哲學的一幕。

    而這個時候陸奇志操縱他手上武器也開始對著趙明軼追擊。

    只不過這個時候趙明軼手上的大蓋倫金光一閃,到六了。

    隨後只見趙明軼仿佛是砍瓜切菜一樣,先是切掉了過來的盲僧,隨後又是一邊風箏一邊浪,就在陸奇志意識到一切已經不妙的時候,一個大保健讓陸奇志看了看黑白電視,雙目無光的看著屏幕上的倒計時。

    這個時候打野用鍵盤敲擊了很久,最後發出的卻是很簡短︰“上路什麼情況?怎麼這麼肥?”

    實際上的他心里想表達的是︰“陸奇志你玩尼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