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不一般啊,不一般


    按照趙明軼的性格,要是往常是絕對不會干涉這檔子破事的。

    可是趙明軼的眼楮看見這領頭的那個少爺的時候,趙明軼就先是一陣不安,隨後細細觀察,趙明軼發現這個少爺身上也會有著什麼神奇地法寶,使得天下四周各地的力量向這個少爺匯聚。

    如果趙明軼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所謂少爺一定是一個大官。

    趙明軼就曾經在宗門首領以及和自己對敵的將領身上曾經感受過這種力量,而與這個力量最為相近的似乎就是當年送趙明軼過來的那個老人。

    如果當年那個老人是欽差大臣,而他的力量屬于“假節”,也就是借用帝皇的權力,見到欽差如見天帝。

    那麼這個所謂少爺,要麼是太子,要麼是王爺,要麼也是一個欽差。

    而普通欽差去青樓哪里會這麼寒酸,到時候必然會是地方官僚三五成群地陪同。

    所以趙明軼估計這個少爺很可能是皇室中人,即使不是身份也不一般。

    既然如此,那不如好好結交一番。好好玩弄一下這所謂的高干子弟。

    另一邊,听到趙明軼這話,另一邊的幾人先是惱羞成怒,倒是那個少爺模樣的人陷入沉思,這樣不等那幾個下人對趙明軼發難,那幾個下人就非常恐慌地下跪道︰“少爺,小的,小的對少爺絕對是忠誠的啊!”

    “只怕這忠誠的對象不是你家少爺,而是你家夫人吧!”趙明軼繼續補刀!

    而對面就陷入更大的恐慌和尷尬。趙明軼如果沒有看錯,在哪年輕人的眼楮里看到一抹殺機,不過那殺機也僅僅是一瞬即逝,隨後那年輕人就笑道︰“都給我起來,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嗎?如果不知道你們是自己人本少爺還會帶你們出來?還會留你們到現在!都給我退下吧!”

    說完這些,這年輕人就一臉笑意地對趙明義道︰“不知兄台如何稱呼?刁奴頑劣,還請這位兄台見諒!”

    這人脾氣倒是不錯。

    “在下張恆。旁邊這位是我的兄弟,張瞬。”趙明軼簡短得介紹了一下自己與李岩現在的化名。

    “在下黃期,在家排行老三,諸位也可以叫在下黃三。”那個少爺這麼介紹。

    不過趙明軼看見這人似乎還有說話的意思,于是笑著打斷道︰“此地不宜多言,不如進入!”

    于是黃三點了點頭,也跟著趙明軼進去,而黃三的僕人似乎還想繼續組織,只是看著黃三那冰冷地眼神與語調︰“不想去就給我好好帶在外邊。”就是一個激靈,跟著黃三進入了。

    等趙明軼進入這個地方的時候,入目之處倒是沒有什麼輕佻以及色情,男女之間倒像是後世男女一樣平等交流,這里倒是有點文會的意思。

    而有人見趙明軼進來,自然也就有人打招呼︰“幾位爺,可是第一次來我們天香閣?咱們天香閣對于初次過來的客人,如果沒有經過測試,只能直接點下三品的姑娘……”

    “有你這麼做生意的嗎?又不是沒有錢,憑什麼就給我們那些垃圾貨色?”黃三的屬下立刻跳出來批評。

    “幾位爺倒是有所不知,這下三品的姑娘姿色也是一流,畢竟對于咱們修士來說想要有一副絕世的容顏還是輕而易舉的。所以幾位爺如果僅僅是只有錢財那些穢物,這下三品的姑娘也足夠滿足幾位爺了。”這老鴇不卑不亢,看來背後背景不簡單。

    “那怎麼樣才能和其他品級的姑娘一起尋歡作樂?”趙明軼微微笑道。

    “自然,一般修士只能接觸中三品的姑娘,但是也要看人家姑娘樂不樂意。如果是頂級的修士才能接觸上三品的姑娘。只是小的看諸位的修為估計也只能和中三品的姑娘接觸接觸。但是,當然,如果兩位的某些方面受到上三品姑娘的青睞,也可能與上三品的姑娘尋歡作樂!而能夠得到姑娘青睞的最正大的方式,就是在文會上揚名!”說到這類,老鴇就笑盈盈地對著趙明軼他們說道︰“幾位大人,可是想要一張文會的門票?”

    “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真是惡心犯賤,少爺我們還是回去吧!”剛剛那個急躁的小廝開口罵道。

    趙明軼下意識地後退兩步,少爺也是面色一黑,沒想到平時很機靈的小德子今日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愚蠢,不等店家做出什麼表示,那黃三直接一個巴掌過去︰“狗奴才,什麼話當講不當講還不知道嗎?這現在是人家的地界,你以為還在天都嗎?”

    而剛剛準備發飆的老鴇看見這個少爺的態度自然不好意思發作,而且更不用說,這個少爺似乎是天都過來的,估計有點背景。所以老鴇依舊擠出笑臉道︰“不知兩位要幾張文會門票?一張門票可以帶兩個旁觀,只是不能參賽就是。”

    听見那老鴇的話,李岩先是搖了搖頭︰“我可不會那些虛的。”

    這個時候黃三就說道︰“那就來兩張,張大哥的算我請!”

    而趙明軼自然也沒有反對,隨後老鴇帶著趙明軼他們駕馭一個法器,騰空飛起,帶趙明軼他們到一個類似結界的地方,結界之中有小一千人在里邊熱烈的爭論。

    這也讓趙明軼感嘆,有錢人還真是多,因為趙明軼他們參加的是,他們可以付錢參加的最高檔文會,那價格似乎是趙明軼在宗門的時候,一百年的零花。

    還好趙明軼之前劫掠宗門,現在也不算是個窮人。

    不過等坐下來的時候,趙明軼舉目四股,發現自己這里還是非常寬敞,同時這里配給的零嘴都是極為美味,雖然性價比可能不高,但是這樣的享受,倒也是高級。

    隨後趙明軼就仿佛有人在自己耳邊開口說道︰“請把桌面上的基礎常識題完成!”

    可是趙明軼四處望了望,發現四周卻沒有人在說話。

    趙明軼這下也明白,這怕是一種傳音入耳的秘術,看來這家店不簡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