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牛頓的發現——精神之外的物質

    “你覺得火曜石傳遞的信息是什麼?”在琉璃城一家叫做“安娜”的旅館里,約薩克正向海因提出問題。

    “是聲音。”海因回答道,此時的他被約薩克的話題勾引得猶如好奇心旺盛的初生稚童,臉上露出急切的神情,拉著約薩克就來到了旅館,非要他展示到底是如何看到“信息”的。

    “沒錯,”當談到自己關心的事情時,約薩克也是異常興奮,“火曜石能把聲音從一塊曜石傳遞到另外一塊。人們將彼此之間會傳遞信息的火曜石放在一起,寫上編號,然後當做商品按組銷售。”

    這些海因都曾了解過,輕輕點頭表示理解。

    “那你有沒有想過聲音到底是什麼?”約薩克接著問出了關鍵問題。

    “這”海因頓時語塞了,這個問題不是沒有人研究過,但都遇到了瓶頸,人用嘴巴發出聲音,又用耳朵听到,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聲音到底是什麼呢?

    “我覺得那可能是一種波。”約薩克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波?波是什麼?”海因瞪大了眼楮,滿臉不解。

    “你見過水面上的漣漪嗎?只要你投入一塊石子,水面上就會產生波紋徐徐散開,聲音就是那樣一種波紋,靠那樣的方式傳播出去。當然,它是無形無質。”約薩克闡述著自己的觀點。

    海因的內心掀起波瀾,聲音是一種類似水波的東西,而且無形無質?這真是個充滿瘋狂的設想,光是提出來就足以引發人們無窮的想象。

    但設想歸設想,科研必須要有足夠的證據,才能讓人信服。

    當然如果你是個著名的大學者,提出個假想出來也是可行,還有人會樂意相信,但像約薩克這種目前連學者都不算的家伙,是沒有人會听他“胡言亂語”的。

    “既然無形無質,那要如何‘看到’它呢?”海因提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沒錯,現在證明才是最重要的。

    “我有辦法!”約薩克的眼神中充斥了光亮,仿佛自己已經掌握了這個世界的真理。

    “你快告訴我!”海因的話語中也充滿了急切。

    約薩克從自己的那個超大號背包中取出了一個巨型的魂導器。

    海因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那正是最新型的名為象探儀的大型“風車系統”!

    這種“風車系統”一般不會淪為民用,因為普通人家里根本用不著這種東西。

    通常是政府的災害監察部門,或是魂術等級測試工會、宮廷能力測試、軍方魂術考核等等這些地方才會用到。

    而且海因發現,象探儀的魂力接受裝置入口還被加持了曜石,觀其模樣應該是日曜石,他知道這種曜石的特性,它可以增幅對魂力感應的敏感性,像“骨魂鏈”這種頗受好評的增幅魂術威力的魂導器,其核心就是日曜石。

    明明象探儀這種大型“風車系統”對于周圍魂力的敏感性已是極大,甚至可以說是最大,瑪雅石的提煉純度簡直達到了苛刻的地步,為什麼還要用日曜石增幅?這樣極端的魂力感應到底想要感應什麼?

    “先把窗戶和門都關上,不然等下會有雜波出現。”約薩克小心謹慎地將門窗關閉,這才走到象探儀身邊,扳下了啟動的開關。

    “風車系統”並不會時刻開啟,因為其內的瑪雅石接受魂力並在石英燈上顯現時,會損耗其自身,雖說損耗極小,但長久以往很容易毀壞。

    所以“風車系統”只會在人們需要的時候使用。

    而現在,約薩克就要展示“奇跡”給海因觀看。

    “這是我在一次研究空氣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約薩克將自己的發現過程徐徐道來,“我們都知道空氣是游蕩在空間中的無形氣體,但是其具體的成分呢?每次我們吸入的空氣和呼出的空氣的成分是一樣的嗎?如果是一樣那呼吸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如果不一樣那又有什麼不同?我一直以來都在研究這個問題。”

    海因發現這家伙只要說到自己感興趣的問題就會滔滔不絕,一點緊張感都沒有,這真是有趣。

    “于是我就想‘風車系統’既然能感應天地魂力,那麼空氣作為魂力存在的介質,能不能也被‘風車系統’感應到,這樣或許能夠解開空氣的秘密也說不定。于是我花了很多錢,才得到了一台‘風車系統’,畢竟我只是個教會老師”約薩克尷尬地笑了笑。

    “只有你這樣的人才是這個世界的希望,那些蠻橫無知的貴族也好,玩弄資本的富商也好,全都是酒囊飯袋!”海因的話語十分囂張,語氣之中充滿了對上流社會的鄙視之情,因為他曾經和這些人打過太多交道,“你繼續說。”

    約薩克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繼續道︰“但是無論我怎麼研究,‘風車系統’對于空氣中的任何物質都沒有產生反應,那段時間我感到十分絕望。可是有一天,我的火曜石通訊魂導器接到了母親的通訊,那時候‘風車系統’的石英燈突然亮起了熹微的紅芒!雖然很是微弱,卻有警報聲響起!我本以為是不遠處有人再進行高階魂術爭斗,但轉念一想又不對,因為我為了隔絕人為的干擾,實驗室設立在一個人跡罕至的山洞,而且那種紅光極為規律,不像是人為調動的天地魂力。然後我又覺得可能是因為即將有災禍發生,當時把我嚇得半死,雖然說從未見過這種頻率的閃動,可我還是半旬都不敢再踏入那片地域。後來我才發現,什麼事都沒發生,可那種紅光頻率是如何產生的呢?我開始對這個現象產生了濃厚興趣,想要重現當天的場景。”

    海因目瞪口呆,‘風車系統’發生警報時,上面石英燈除了會有紅光持續亮起,還會發出刺耳的警報聲,這是當初自己和小雅設置的特殊警報裝置,可從未听說紅光會極為規律地不斷閃爍!因為會對天地魂力產生感應,所以當有大規模魂力流經‘風車系統’時,就會發出警報,但那種警報都是持續而穩定的。

    或許極為精確地控制天地魂力能夠達到這種不斷閃爍的效果,但能做到這種事的肯定已經達到了聖域。整個滄瀾大陸只有四大魂聖,誰吃飽了沒事干來干擾一個教會老師做實驗

    “經過研究我才發現,要實現這個現象必須要有兩個條件,一是必須要有日曜石加持的‘風車系統’,我當初這麼做只是為了加強對于魂力的敏感度二是必須要用火曜石通訊魂導器說話!”約薩克遞給了海因一塊火曜石,輸入魂力後,他叫了一聲“喂”。

    然後象探儀的石英燈居然真的亮起了紅芒,然後發出警報聲!

    海因無比震驚地望著這一幕,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因為這里處于鬧市區,象探儀的魂力敏感性又極高,所以有不少的干擾,但是約薩克已經把門窗關閉,其他火曜石通訊魂導器難以傳播到這種密閉空間,所以那種極有規律的警報聲只有可能是由約薩克的火曜石發出來的。

    “等等!”海因一時之間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了,提出自己的疑惑,“為什麼要是火曜石發出的聲音,普通的說話不可以嗎?”

    “不可以!”約薩克的回答斬釘截鐵,顯然是早已做過無數次實驗,“只有通過火曜石轉化成的聲波才能被‘風車系統’接受到。”

    “那火曜石到底是什麼!”海因簡直無法表達自己心中的震驚之情,大喊道,“為什麼這種石頭會有這種特性!它為什麼能把聲音轉化為一種不同的東西!!!”

    “這我就不知道了,”約薩克搖頭表示不知,“我只是發現了這種現象,你听听這個規律的警報聲,我覺得它只有是波形才會出現這種規律。”

    海因愣愣出神地盯著手中的石頭,那其中潛藏的秘密根本讓人目眩頭昏,他也曾對這些東西做過很多研究,甚至“風車系統”的研發成功有他一大半的功勞,可從未如此時此刻感受到自己竟是這般無知!

    “這一切都感謝雅扎絲聖女!如果沒有聖女大人發明的‘風車系統’,我不可能發現火曜石根本沒有特殊的空間通道,是它將聲音轉化為波形,然後就在空氣中傳播!”約薩克做了一個雙手合十的動作,那是在向雅扎絲聖女感恩。

    海因看了一眼象探儀,他第一次覺得,他和小雅究竟發明了一個多麼了不起的東西,而瑪雅石又是怎樣一種石頭!不只是天地魂力,現在甚至連七曜石都與它產生了聯系。

    他開始有些理解為什麼瑪雅原石深處會出現梅里烏斯原石,通過幽冥聖羽之口,梅里烏斯石是構成梅里烏斯城外形的物質。

    這一切都在此刻產生了聯系。

    “你不明白你究竟發現了什麼!”海因向約薩克道,“你在這里等著我,我幫你引薦給亞特蘭蒂斯的女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