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話不投機半句多

    “好,有時間再見”

    林默然同樣沖舒離擺了擺手,然後啟動了車子。

    舒離目送車子走遠,這才轉(身sh n)走進了歌舞廳。

    “舒姐,這一天你去哪兒了英姨到處找你。”有人看到舒離出現,連忙說道。

    “怎麼了,英姨”

    舒離沖著她背後說道。

    “英姨”

    那人回頭,正好看到英姨從樓梯上下來,連忙低頭問好。

    “舒離回來了,你今天去哪兒了,可把我擔心壞了。”

    “對不起英姨,以後出門的話,一定先告訴你”舒離笑著賠禮。

    雖然英姨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好人,但是舒離依然很感激她。

    如果不是她,她現在可能不知道在哪兒漂泊呢

    當然,最開始販賣她的那個人販子,她並不感激,雖然沒有人販子,她們姐妹可能依然擺脫不了被賣的命運。

    被賣的人里,大多數並不是像她和大丫一樣,因為家里窮,才被家里人賣的,很多都是人販子與拍花子的勾結,拐走了落單的孩子,使得很多家庭支離破碎。

    而且,並不是所有人都向他們姐妹一樣幸運,能到一個衣食無憂的地方,那些孩子不知道被賣到了什麼地方。

    說到底,歌舞廳也並不是什麼好地方,舒離也沒有打算一直待在這里。

    “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今天有個小伙子找你,給了我不少大洋,到處找不到你,所以我才”

    “小伙子是不是叫方浩天”

    舒離眉頭微皺。

    “對對,就是這個名字,怎麼,你認識”

    英姨像是看搖錢樹一樣,看向舒離。

    話說,今天那人真大方,沒有找到人,也給了她不少大洋呢

    “認識,怎麼會不認識呢林少帥的朋友”

    “這”

    英姨臉上的笑容漸漸垮了下來。

    林少帥與舒離的關系,她是知道的,這再加上林少帥的朋友,這算是怎麼事兒啊

    “英姨,沒有什麼事(情qg)的話,我先去休息了,另外,如果再見到方浩天,就說我不在。”

    “好好好,舒離啊,你要好好伺候林少帥,將林少帥伺候好了,有你的好(日ri)子”英姨不放心的囑咐。

    “我知道的”

    舒離轉(身sh n)走進自己的房間,微微嘆了一口氣。

    看來,那個方浩天還是不死心。

    將頭蒙在被子里,舒離有些煩躁。

    “白澤,我真怕方浩天是那個人”

    “我也怕”白澤有些略慫。

    “啊啊啊,下個世界,你一定要幫我擺脫他,要不然的話,我就罷工,不干了”

    “舒離啊,你可不能這樣,任務做了一半,撂挑子是怎麼回事”

    “我不管,有那個人沒我,有我沒他”舒離耍起了小孩子脾氣。

    “行行行,下個世界,我一定幫你擺脫他,應該能甩掉吧大不了進入那個世界,我甩不掉的話,你自己甩掉他”

    白澤自說自話。

    不過舒離並沒有听到最後一句話,就已經睡著了,今天忙著應付那個狗(屁i)皇子,真是要累死了。

    如果她听到的話,估計就算是睡著了,也能從夢里醒過來,然後掐死白澤

    舒離在歌舞廳的人氣依然火爆,每天都要應付不同的人,這天,來了一個女扮男裝的人。

    “美子,你怎麼這(身sh n)打扮”舒離頗為驚訝。

    美子換掉了和服,穿了一(身sh n)帥氣的小西裝,雖然是男人裝扮,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個女人。

    歌舞廳這地方,又不是((妓ji)ji)院,其實並不限制女人過來的,只不過來的大多人是男人而已。

    “出門在外,這樣比較方便”

    幾天不見,舒離發現美子的國語似乎進步了很多,听起來沒有那麼拗口了。不仔細听的話,根本發現不了她在r國長大。

    看來,這幾天,她下了不少功夫。

    “嗯,這(身sh n)(挺tg)好的”至少比和服看著順眼。

    “你的表演結束了嗎有時間單獨聊聊嗎”

    “你跟我來”

    舒離將美子帶進了她的小院。

    歌舞廳的後院,雖然依稀能听到前院的喧鬧,但是已經很安靜了。

    “你這個地方不錯”

    美子打量著小院的布置,贊嘆道。

    “我以為你會不喜歡這里”

    舒離自嘲的笑笑。

    “那天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放在心上,來到這里不是你的錯,你”

    “沒事的,我沒有放在心上嘗嘗我親自曬的桂花茶”

    舒離用精致的青花瓷茶盅招待大丫。

    “我來,茶道還是r國比較正宗,我學了好多年。”

    “是嗎我怎麼听說,茶道是從我們國家傳到r國的呢”

    “這個可能是吧我記不清了”

    美子不願意與舒離有沖突,但是大概兩個人氣場不和,說不了幾句,就會有所爭執。

    舒離喝著美子泡的功夫茶,並沒有嘗出有什麼不同。

    其實她並不會品茶,每年曬桂花泡茶的目的,一是為了裝((逼bi)bi),二是因為桂花茶香。

    那種香味,就算是她這個不懂茶的人,都能聞的出來。

    這些功夫茶什麼的,恕她愚昧,根本分不出來。

    美子看到舒離一整杯喝了下去,嘴角抽了抽。

    “怎麼樣”

    美子眼巴巴的看向舒離。

    “呃喝不出來”

    舒離實話實說道。

    “牛嚼牡丹”

    美子嘀咕了一句,一般人的听力,肯定听不到,但是舒離的各個感官都是被白澤強化過的,自然不會錯過她的話。

    舒離悠悠的嘆了一口氣,有些事(情qg),還真是不能勉強。

    “不知道美子小姐今天來,有什麼事(情qg)嗎”

    “是這樣的,山本先生打算開一場舞會,屆時,還請舒小姐賞臉。”

    山本一郎竟然敢公開露面了舒離有些驚訝。

    隨後她想到,那天林默然煩心之事,很有可能會山本一郎有關。

    “一定一定,到時候,我一定會過去的”

    舒離笑眯眯解下請帖,隨手放在桌子上。

    美子看到了,但是並沒有說什麼,只要舒離答應過來,她今天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那到時,我就恭候舒小姐的大駕了我還有點事(情qg),先告辭了”

    “我送送你”

    舒離站起(身sh n),將美子送到門外。

    回來之後,才再次拿起了請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