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五章 可憐的小寶

    第一更

    “你們不是有營地嗎?”蔡關喝了一聲,好好的能走車的大石板路,現在倒好,被他們弄得自己的馬都出不來。

    “反正這條街都是辛家的。”郭鵬隨意的說道。

    “這條街上還住著別人!”蔡關喝道,自己過幾天就要搬來了,這些人能不能安靜一下。

    “你反正過幾天才過來啊,等你過來了,我們就回營地去玩。”郭鵬表示一點也不可怕。

    “讓開,我的馬出不來了。”蔡關扒開了郭鵬。

    “蔡大人,以後您來了我們就不能在巷子里玩了嗎?”小寶糾結的看著蔡關。

    “不是讓你叫舅舅嗎?”

    “不敢!”小寶很認真的搖搖頭。

    “行了,以後找點有用的玩。”蔡關輕輕的拍了他的小臉一下,老魏他們已經讓出了路,蔡關的僕役牽出了兩人的馬。

    “什麼叫有用的玩?”不問問題叫小寶嗎?他立刻反問道。

    “等蔡舅舅來了,你就知道什麼叫有用的了!”蔡關淡淡的答道。

    “那……”

    “再說,蔡舅舅會罰你。”蔡關上了馬指著他的鼻子。

    小寶很會看臉色,立刻閉上嘴,十分狗腿的沖著他艷艷的笑著。看得郭鵬都覺得這小子真不像自己,若是自己,定不會這樣。

    蔡關終于走了,小寶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鵬鵬,蔡大人好可怕。”

    “那你還對他笑?”郭鵬白了他一眼。

    “我得小心點,我娘說了,蔡大人要尊敬,不能隨意。”小寶表示自己很乖,很听話。

    “是!還玩嗎?”老魏過來了,他現在有點苦逼了,辛家搬進了新宅,老魏想見小安比以前困難多了。所以,每天,他們也就只有跟小寶玩的時候能見見小安了。

    “不玩了,回家。”小寶覺得沒意思了。

    “那你要玩什麼?”老魏糾結了,覺得有點郁悶了。

    “不知道,你們說,我們以後還玩什麼?”小寶把小胳膊放在郭鵬的頭上,伸著腦袋。看著大家伙,一臉的糾結。

    “對哦,過幾天蔡大人就搬來了,咱們還能玩什麼?”一個侍衛點頭。

    “是啊、是啊,萬一被他抓住,會罰我的。”小寶很傷感啊。

    “你覺得會罰你什麼?你這麼小!”郭鵬糾結了一下,他也想不出蔡關會怎麼對小寶。

    “唉,誰知道呢!”小寶長嘆了一聲,覺得人生好艱難啊。

    郭鵬大笑了起來,扛著小寶回去了。

    辛鯤沒回去,就在堂屋里寫字典的設計之法。拼音的分類,部首的分類。她的手機里沒有字典,她那時,用字典已經不多了。網絡的普及,想找什麼字,直接問度娘了。若不是她是專業的,要查古語,只能找康熙字典看。但是想想看,她是會看,但是實在記不起了。只能自己先慢慢的用現代漢語詞典的規則來試著排列。

    “舅舅,你在干嘛?”小寶還伸著腦袋,看辛鯤在書桌前奮筆疾書。

    “在寫一本書,寫完了,送給小寶一套好不好?”辛鯤抬頭看著高高的小寶,郭鵬已經很高了,而小寶還坐在郭鵬的肩膀上,也就更高了,“你怎麼還坐那麼高?”

    “我娘說我可能長不了那麼高,所以我只能坐高一點。”小寶想了一下,認真的說道。

    “也對,玩去吧!”辛鯤笑了,動動手,準備跟他們玩。

    “玩什麼,對了,舅舅,我能玩什麼?”小寶決定跟自己聰明的舅舅談談玩什麼的問題。

    “你喜歡玩什麼就玩什麼啊!找不到東西玩了嗎?”辛鯤有點奇怪。

    “嗯,過幾天蔡大人就要來了,我怕他罰我。”小寶忙趁機告狀。

    “是啊,舅舅小時候也不會玩,只會看書。”辛鯤認真的想了一下自己的小時候玩過什麼?好像真的沒啥好玩的。

    “可我也不認字啊!”小寶糾結了,他現在其實也不是不喜歡看書,只不過,看看舅舅這樣,他覺得不是好事啊!

    “無所謂,是啊,你這麼大能玩什麼?”辛鯤怔了一下,想了一下,既然已經知道問題在哪了,她也覺得應該給小寶一點小寶該有的童年,“等小姨回來問問她好了,家里這麼大,讓她給你弄個小孩子該玩的東西。”

    “可是娘能答應嗎?”小寶一喜,但小聲的說道。

    “還不錯,你還知道你有娘啊!?”背後一個聲音陰森森的響起了。

    小寶呆了,伸著頭看著辛鯤,擠眉弄眼的。

    “好了,小安姐,小寶這樣的孩子就是要玩的。”辛鯤笑了側頭對小安笑了笑。

    “走了,別耽誤了舅舅做學問。”小安仰頭喝了小寶一下。

    “哦,舅舅,我走了。”小寶拍拍郭鵬。

    郭鵬抱著小寶下來,遞給了小安。

    小安抱著小寶對辛鯤笑了一下,退了出去。

    “小安姐怎麼回事,對老魏到底給個章程啊?”郭鵬坐到了辛鯤書桌外側的椅子上。

    “我不想再管了,這回蔡大人的婚事,我都覺得不妥當。還有瑤兒和朱龍,蠢笨如豬!讓瑤兒跟他一塊,也不知道以後的日子怎麼過。”辛鯤邊寫邊苦笑起來。

    “朱龍再蠢能比小王爺蠢,這位蠢得我都不想說?”辛瑤正好進來,正好听見,憤憤的說道。

    “我只是跟鯤弟一塊,懶得動腦子,你家朱龍,說是朱蟲差不多,動了腦子還不如我這不動腦子的。”郭鵬笑了,渾不在意。

    辛鯤笑了,看看郭鵬再看了一下辛瑤,“明天你找人來給小寶做些玩具,我也不知道,這樣的孩子該玩什麼。”

    “玩具?他的玩具還不夠嗎?”辛瑤覺得小寶的玩具已經好多了,不太明白辛鯤在說啥。

    “你上過幼兒園嗎?就是在幼兒園里能給孩子玩的那些。”

    “你沒上過?”辛瑤瞪著她。

    “沒,我上的是爹媽單位的托兒所,單位托兒所吃得不錯,有點書,里面的阿姨也不是什麼專業的,就教我們識字,讓我看書。”辛鯤聳了一下肩膀。

    “那讓小寶識字吧,玩什麼,跟你一樣多好。”

    “不好,我要他玩。他將來要當辛家的繼承人,做鐵匠。”

    “為什麼?”辛瑤還不知道這個,瞪著他。

    “你的孩子也不可能姓辛,朱龍是士子,將來要成名臣的。那能繼承的只有小寶了。”辛鯤知道她的意思,辛家惟一的子嗣就是辛瑤了,辛家只能由辛瑤來繼承。只不過,現在已經沒有可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