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重生之甜蜜小軍嫂 番外



    從大學到參加工作,清九每天沉迷學習,難以自拔。

    在她原來的世界,受了傷可服用療傷丹藥,也可以閉關養傷。

    今時不同往日,為了活命她必須做任務,誰也說不準下一個世界是什麼樣的,學好醫術,也許以後任務的時候就用得上呢,哪怕不救人,要下毒也害人也容易啊!

    就像外公給李桃花下了毒,讓她截肢就得截肢。

    想要殺人于無形之中,真是太容易了。

    當然了,也能多個保命的手段。

    天使日常念叨︰九兒你快振作起來,雙倍積分還等去拿,你不能再墮落下去了!你每天除了學習就是嗑瓜子,你和雙倍積分認識三年了,還一點進展都沒有!

    清九不屑道︰“怎麼沒有進展?他連我哪天休假都知道!”

    天使一臉冷漠︰哦,這就是你們三年來的進展!

    第二天清九休假,一大早就起來陪爺爺去散步。

    在公園里遇到許爺爺還有余爺爺,余生跟在爺爺身後。

    林爺爺還沒走近,就听到許爺爺得意的笑聲︰“老余啊,你今後別再吹你孫子了!我都抱上重孫了,你家孫媳婦還沒影呢。穩重成熟分明是老男人的優點,難怪找不到媳婦!”

    余生冷漠臉,呵呵,當著和尚罵禿驢!

    他抬起頭,看了眼迎面走來的清九。

    余爺爺受刺激了,轉過頭,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余生一眼,這子太老成,性子又悶,八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難怪九看不上他,再不靈活點,活該一輩子沒媳婦!

    “你們家太不講究了。我們家看重質量,娶最好的孫媳婦,生最好的孩子。再過二十年看看,你家重孫保證比不上我家重孫!”余爺爺冷著臉,毫不客氣地怒懟回去。

    看孫子不順眼是一回事,被人家秀了一臉是另一回事。

    許爺爺被氣得吹胡子瞪眼,“老不要臉的東西!”

    說話間,已經和林爺爺二人踫面了。

    許爺爺馬上又得瑟起來了,“老林,听說你孫子下半年上學?等他長大結婚,就算有了重孫你也老得抱不動了!”媽的,家里的孫子終于給他長了一回臉!

    林爺爺臉一黑,“老余,咱們孤立他!”

    余爺爺終于找到伴了,“咱倆到處轉轉!”

    許爺爺不樂意了,“你們兩個老東西什麼意思?”

    林爺爺道︰“滾回你家抱重孫,少來老子面前得瑟!”

    撇開了得意忘形的老許,另四人一起散步。

    “九還沒對象吧?”余爺爺受了刺激,忍不住問。

    “我就這一個孫女,舍不得她嫁出去受苦,準備找個上門女婿!”林爺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這賊心不死的老東西,都三年了還惦記他家孫女?!

    “這有個上門女婿,你帶回家去!”余爺爺連臉都豁出去了,他指著余生。

    為了這糟心的孫子,他都快操碎了心了,娶個媳婦還得靠爺爺出馬,只要能讓他抱上重孫,上門女婿就上門女婿吧,反正兩家住同一個大院,走幾步路就到了。

    林爺爺被他搞懵了,拉著清九回家了。

    一上午他都坐立不安,在家里走來走去。

    中午,他拉著清九談心,“九啊,你看余家子怎麼樣?”

    清九面無表情的說︰“爺爺不喜歡的人,我是堅決不會喜歡的!”

    開玩笑,她要是說余生半個好字,他馬上就成為爺爺的階級敵人。

    林爺爺先是內心滿足,緊接著就變成惆悵了。

    自家孫女太乖巧了,平時除了醫院就是家里。

    從來不跟別的年輕人一起出去玩,這樣是找不到對象的。

    林爺爺一拍大腿,猛然想起自家孫女二十三歲了。

    再不找對象,好伙都被人家挑走了!

    他認真的分析給清九听︰“你好好考慮一下余家子。悶是悶了點,但他沒什麼花花腸子,有空就來陪老余,是個孝順的。兩家又近,不但知根知底,還門當戶對!”

    觀察了三年,林爺爺還是很相信自己的眼光。

    頓了下,他又說︰“前途也一片光明,年紀輕輕已經是副團職了。據爺爺觀察,這子對你有點意思,只是性子太悶又不會表現。他要是追求你,你好好考慮一下!”

    和老余不對盤是一回事,自家孫女的幸福更重要。

    天使驚呼道︰臥槽,原來你在等爺爺開口?

    直播間里的觀眾們表示不滿。

    不吃營養液︰▔ ▔呵,女人!

    九億歲再上天︰佛系什麼的都不存在的~

    落無情︰°°〃真心機~還幫他搞定了爺爺~

    一舞傾城︰主播和雙倍積分是一樣的人,都很沉得住氣。主播在爺爺面前佛系了六年,雙倍積分在幾個老爺子面前裝得跟什麼一樣。要不是主播每次休假都能遇到他,我都要信了!

    ……

    清九說︰“我要做什麼,當然要掃清一切障礙!”

    余生回到家里,被余爺爺訓了一遍又一遍︰“老子為了你連臉都豁出去了!趁著老林剛松口,下午就約九看電影去,上門女婿就上門女婿吧,就那麼幾步路!”

    等有了重孫,還可以和林老頭一起逗孩子。

    當天下午,余生來到林家,想約清九去看電影。

    清九沉默了十幾秒還沒開口答應。

    老爺子使勁對她打眼色,讓她答應!

    清九沒有接收到信號,還是沒吭聲。

    老爺子看不下去了,“回來的時候給十帶幾顆糖!”

    在林爺爺默許的態度下,清九和余生慢慢的熟悉起來,他也沒有表面上那麼悶,至少在清九面前是願意說話的。

    半年後,在一個雪夜,有人敲了兩聲玻璃,清九立刻打開窗。

    余生站在窗外,正對著她笑,“九,方便出來一下嗎?”

    清九剛走出家門,就見窗台下多了兩個雪人,她驚奇道︰“你堆的?”

    看不出來啊,他還會有這麼童心的時候。

    “左邊那個高一點的是我,右邊那個是你。”

    見她沒戴手套,他拉著她的手揣進軍大衣口袋里。

    再從另一個口袋里掏出一個盒子,一打開,就看見幾個亮閃閃的軍功章,他眼神專注地望著她,“九,我願將我此生的榮譽分一半給你,你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嗎?”

    第二天林爺爺才得知此事,也沒有什麼不滿。

    他轉頭去找余爺爺商量兩個年輕人的婚事。

    之後,兩位老爺子又去許爺爺那里刷了一次存在感,許爺爺整個人都驚呆了,“為了打擊我,你們兩個老東西給孩子安排包辦婚姻?你們還是人嗎?”

    林爺爺和余爺爺終于樂了!

    吊死在樓梯上,李桃花的靈魂被拘在身體中。

    她看著一個個人被嚇癱,听他們說她喪心病狂不是人,李桃花並沒有什麼感覺,被逼到絕境,她沒有別的路可走了,就只能那些賤人們拼個魚死破了。

    然後她被人放了下來。

    她死不瞑目,有人想為她拂上眼楮。

    結果可想而知,根本合不上,那人就說她是怨氣太重。

    沒多久,強子來了。

    他看向她的眼中沒有恐懼害怕,也沒有嫌棄厭惡,只有愧疚與惋惜。

    他聲說︰“在你殺雞那天我就該發現了,你那時的狀態不是看開了,是什麼都不在乎了。如果我當時能明白過來,你可能就不會出事了。你才十九歲,還那麼年輕……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下輩子投個好胎,腦瓜子放聰明點,別再被人哄騙了……”

    強子為她拂上眼楮。

    只是輕輕一踫,李桃花的眼楮就閉上了。

    李桃花陷入一片黑暗中,當她再次睜眼,一抬頭就望見了藍天白雲,她本人還在田里上工,遠處是春芳嬸喊她兒媳婦的聲音,這熟悉的場景,正是她上次重生的時間。

    她忽然笑了,只是笑著笑著就哭了。

    “我又回來了,感謝老天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