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找死

    第六百一十七章找死

    這句話一說出口,整個酒店一樓大廳都如黑夜一般死寂。

    林劍辰的臉色不改,嘴角甚至還噙著一絲微笑。

    倒是他身後的那些富二代們站不住了,紛紛喝道——

    “哪里來的小赤佬,敢這麼跟辰少說話?”

    “小鬼,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里可不是你那什麼西南巴蜀的窮鄉僻壤。”

    “沒錯,在這里,是條龍你盤著,是條虎你得臥著!”

    “小子,感激道歉,否則今天你就別想走出去了。”

    這些富二代們雖然天天沾著酒色之氣,不過也不全是廢物,倒還有一兩個從小就練習跆拳道空手道等等的高手。

    他們見秦飛只有一米七幾不算高,身材也不算壯,心中更不害怕,紛紛捏得拳頭  作響。

    “你們都淡定點。”

    林劍辰見到氣氛這麼緊張,擺了擺手,又轉臉看向秦飛,微微一笑道︰“這位朋友,我今天並沒有請你過來,你不請自來,還出口挑釁我?”

    他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威脅的味道,笑容卻依舊燦爛,但是個人都能听出來,他根本就是不懷好意。

    這可是在中海,他林劍辰的地盤,今天如果不是尹初晴在這里,他早就讓人把秦飛毒打一頓扔出去了。

    “鈺姐,他們是什麼意思?”

    尹初晴有點生氣地看向旁邊的沈良和沈鈺,之前可是他們說,林劍辰請自己吃飯,順便把秦飛也帶上的。

    現在林劍辰剛見面就這樣和秦飛鬧起來,後果不堪設想,她深知秦飛另一個身份,萬一發起火來,這里的所有人恐怕都沒有好下場。

    其中當然包括沈良和沈鈺,他們到底是自己的表親,真的被秦飛給收拾了,到時候一傳回沈家,不管是自己還是尹劍和沈玉茹,夾在中間都是難受。

    然而,沈良和沈鈺顯然沒有想到尹初晴是在為他們兩個考慮,嘴角掀起一抹淡淡地嘲諷笑容。

    沈良故作恍然大悟的模樣,一拍腦門︰“哎喲對不起晴兒,我之前沒听清楚辰少的話,把這個兄弟也叫來了,是我的錯,我道歉好吧?”

    沈鈺掩嘴輕笑︰“晴兒,既然你良哥都解釋過了,你還是趕緊讓你這個保鏢趕緊走吧,否則我們也不敢保證他今天的人身安全。”

    “你們——”

    尹初晴聞言,氣得雙肩發抖,緊咬著唇瓣。

    秦飛拍了拍晴兒的背,示意她放心,他現在看出來了,沈良說的什麼沒听清楚都是鬼話。

    他們就是故意讓自己過來,然後在林劍辰面前受辱出丑,好讓尹初晴看清楚應該選擇誰。

    可惜他們太不了解尹初晴,也太不了解秦飛了。

    面對這些富二代們咄咄逼人的語氣,秦飛只是淡淡地回道︰“林劍辰,你以為你今天贏了嗎?”

    “你什麼意思?”林劍辰同樣面不改色地盯著秦飛。

    秦飛呵呵一笑,道︰“你知道上一個跟我爭晴兒的人是誰嗎?”

    “嗯?”

    林劍辰根本不知道秦飛說的是誰,他從小和沈家沒什麼接觸,如果不是為了家族,他也不會來認識尹初晴。

    所以尹初晴和秦飛以前的事情,他完全不了解,或者說,他有這個自信不去了解。

    尹初晴頂多就是西南一個小地方縣城小官的女兒,秦飛也不過是個不知名富豪的兒子,這些身份,完全跟他林劍辰這個天之驕子無法相比。

    “上一個追晴兒的人?”

    听到秦飛的話,沈鈺的眉頭突然一皺,她平時和沈良這種只知道吃喝玩樂的沈家公子哥不同,偶爾會參與家族的會議。

    尹初晴的容貌俏麗可愛,是不可多得的美女,是美女自然就有人追,這個人似乎就是前西南首富況清河的兒子,況天君。

    “況家?況天君?”

    其他人听到這個名字都有些不熟,畢竟是相隔千里的西南蓉城圈子,不知道很正常。

    只有林劍辰的眉頭一皺,他倒是听說過況天君,在西南圈子應該是老大,不過在中海嘛,最多就是二線,頂多跟旁邊的沈良差不多。

    “原來況天君還追過尹初晴?”

    “听說況家不是被滅了嗎?一夜之間從西南消失了。”

    “怎麼可能?是誰這麼手眼通天?連西南首富都能滅掉?”

    “難道是從京都過去的人?”

    眾人突然開始交頭接耳議論起來,他們都不知道秦飛把況天君拿出來說話做什麼。

    林劍辰雖然不清楚秦飛話里的意思,但只憑一個況天君想嚇到他,簡直是痴人說夢。

    他林劍辰如今不過二十三歲,就已經跟著林家管理君合集團,甚至自己在外面的投資已經翻了十幾番,不論是手段還是地位,都是中海富少圈子中的翹楚。

    這種身份地位,哪怕是況天君來了,也得恭恭敬敬地叫聲辰哥,否則今天他就會斷手斷腳從這里爬出去。

    有人喊道︰“小赤佬,你以為認識個況天君就能給你撐腰了?告訴你,別說況天君現在不知死活,就算他今天在這里,照樣被我們打斷雙腿送醫院信不信?”

    秦飛目光玩味,嗤笑一聲︰“林劍辰啊林劍辰,你和沈家那些蠢貨一樣,都覺得自己在中海就是地頭蛇,誰都不敢招惹你們。”

    “你們連我的身份都不仔細調查一下,就來挑釁我,找死麼?”

    他的話說到最後,已經帶著淡淡的寒意,讓整個酒店大廳的溫度仿佛驟降。

    眾人齊齊一驚,沒想到眼前這個窮小子竟然有這麼厚的臉皮,還完全不怕死,對沈家和林劍辰出口不遜,他是瘋了嗎?

    林劍辰沉默了片刻,扭頭看向一旁的沈良和沈鈺二人,嘴角有一絲莫名的笑意︰“良少,鈺姐,這個人嘴巴好像有點管不住,要不然我先替你們沈家收拾一下?”

    “沒問題,按辰少的意思來就好了。”沈良滿口答應道︰“反正他說這話,放在沈家也要挨打。”

    尹初晴瞪著沈良︰“良哥,你說什麼,秦飛是我未婚夫,我是你親表妹,你竟然幫著外人?”

    秦飛搖頭道︰“晴兒,恐怕在這些人眼里,就從來沒把你和你爸爸這個外姓人看做自己人。”

    林劍辰拍了拍手,身後那幾個看起來像是練過的富二代們便是摩拳擦掌地走了出來,目光盯著秦飛,滿是挑釁和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