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沈若蘭“示好”

    第581章 沈若蘭“示好”

    沈若蘭一听“警察”兩個字,心里咯 一下。

    急忙抓住程耀陽的手臂,“耀陽,怎麼辦?”

    程耀陽目光追逐著沈安安看過去。

    沈安安已經提起裙擺,找了一張椅子坐下,抿了一口紅酒,很是閑適。

    程耀陽目不轉楮,語氣平淡,“放心,這里是西城區管轄!”

    沈若蘭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心頭一刺。

    不過,經他一說,倒是不那麼慌了。

    行政總區屬于西城管轄,出警也一定是從西城總署出發。

    別人並不知道,西城署長劉鳴啟是程遠達的人。

    不然,沈若蘭這麼大的事,也不可能就這樣走個過場就算了。

    “耀陽,那我爸的事……”沈若蘭試探。

    沈長坤現在就關在西城警署,雖然她幫助程耀陽去拿爸爸的股份,去也不想他坐牢。

    程耀陽瞟過來一眼,“他並不是你的親爸,而我,是你的丈夫!”

    ……

    程遠達授意,宴會的音樂聲起。

    剛剛的僵局在音樂中緩和了很多。

    這里來的個個都是人精,誰都不會多說什麼,甘願當吃瓜群眾。

    他們更關心的是自身的利益。

    程耀陽叫來周毅,“周叔,劉伯伯還沒到?”

    這“劉伯伯”說的正是西城署長劉鳴啟。

    周毅搖頭,“已經打了電話過去了,說是上面來了審查組,檢查警容風貌,估計要晚一點兒。”

    程耀陽思忖,“那你快去打個電話說一聲,不能出警,讓劉伯伯和下面的支隊都通通氣,務必保證今晚宴會的順利,不能再出差錯了。”

    “是,少爺!”

    這宴會,已經夠不順了。

    先有岳子川鬧事,後有沈安安直接報警。

    還有多少人虎視眈眈的盯著程家,恐怕都等著看戲呢。

    沈若蘭心中惶恐。

    雖然有劉鳴啟,可這麼幾次的事情下來,她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沈安安真的很不好對付。

    她好像什麼都知道,什麼都能預料到,總會快人一步。

    “耀陽,能不能直接把沈安安趕走?她留在這里就是一顆定時炸彈!”

    沈若蘭這話說的倒是沒錯,這也絕對是程耀陽眼里的沙子。

    程耀陽略一思忖。

    隨即搖頭,“沈安安確實比岳子川要難對付的多,如果極端情況下我可以和岳子川撕破臉,而對沈安安不行!”

    沈若蘭忍不住問,“難道……你對她還喜歡是嗎?”

    程耀陽目光充滿涼意,語氣冷淡,“不該問的不要問。”

    沈若蘭冷呵了一聲。

    沒有正面回答,那就代表默認了吧。

    心中忍不住憤恨的詛咒,憑什麼兩個人分手了,沈安安反而贏得了程耀陽的喜歡?

    果然,男人都是賤的。

    在一起的時候不覺得,分開了反倒覺得好了?

    沈若蘭心有不甘,可卻不得不忍。

    程耀陽怕這個幼稚的女人再壞事,只能多解釋幾句。

    “沈安安身份特殊,她是你的堂姐,又曾經和我有過婚約,

    更何況,她現在是沈氏的大股東,明天一早一定會成為財經報上的風雲人物,

    而且……她的背後好像是T&L。”

    沈若蘭不禁吃驚。

    即便她這種不怎麼關心時事政治的人,也知道T&L可謂是媒體界的“混不吝”。

    不管多大影響,不管多麼黑暗,沒有T&L不敢報的。

    “所以……”沈若蘭嘴唇有點兒發顫,心中卻不願意相信。

    程耀陽目光閃過一絲謹慎,“所以,現在父親剛剛上任,不能有任何負面新聞出來,一定要謹慎處理。”

    一番推心置腹的話,讓剛剛心涼的沈若蘭又高興了。

    溫柔的挽住丈夫的手臂,乖巧溫柔。

    “我明白了耀陽,其實,你心里還有堂姐,我也很理解的,

    哪怕是養一條狗時間長了也會有感情的,更何況是一個大活人呢?

    這才能證明你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男人,

    耀陽,我只要能呆在你身邊就已經知足了,我沒有別的意思!”

    程耀陽沉了口氣,“程家少奶奶已經是你了,不會改變。”

    沈若蘭忽的一陣心甜。

    誰還沒有過去?

    正如媽媽說的,只要她現在是程耀陽的妻子不就行了?

    現在的身份,可比沈家的“女兒”這個身份體面得多了。

    程耀陽以後一定也會走仕途,那麼她就是未來行政長官的夫人。

    那麼,她現在做好這個位置就好了。

    思及此處,沈若蘭豁然開朗。

    “那現在怎麼辦?她在這兒實在礙眼。”

    礙眼嗎?

    一點兒都不!

    程耀陽目光再一次落在沈安安的身上。

    從未見過她穿這樣艷麗顏色的衣服,卻美的令人炫目。

    他有時候還會恍惚。

    眼前這個女人,跟原來的沈安安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

    現在的她是一個舉手投足都魅力無窮的女人。

    有時她是一個高傲的公主,清冷,寡言,讓人無法靠近。

    有時她卻像個頑皮的小惡魔,嘴角那三分邪氣的笑容讓人想要探究。

    有時,她又像是一個睥睨天下的女王,俯瞰著一切,包括他。

    不管怎樣的她,都有著對他最致命的吸引。

    並未收回目光,只回答了沈若蘭的問題,“放心,一切我來處理!”

    沈若蘭相信程家的實力,卻還是怕沈安安藏著別的壞心。

    不行,她不能讓沈安安把她好不容易得到的都毀了。

    可是現在能找誰來幫忙呢?

    忽然,看到人群中的一抹身影匆匆而過,沈若蘭將那追過去。

    追到側門,“婉柔,你來了怎麼都不來找我?”

    顧婉柔腳步一頓,並沒有第一時間回頭。

    沈若蘭卻已走到跟前,“婉柔,喊你怎麼不理我?”

    顧婉柔後知後覺一般,“對不起啊,我剛剛沒听見。”

    “你怎麼臉色這麼白?沒事吧?”

    “沒,沒事,就是身體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了。”顧婉柔撫了一下臉,強扯微笑。

    沈若蘭挽著顧婉柔的手臂,“還說沒事?你的手這麼涼,

    走,我帶你去休息一下,正好有事跟你說!”

    顧婉柔瞟了一眼正往這里走的岳子川,急忙答應下來。

    ……

    沈安安原來挺不喜歡這種宴會的,這會兒卻顯出了濃重的興趣。

    看著宴會上形形色色的人,每個人都戴著微笑的面具,掩蓋著內心的汲汲營營。

    這里的人,有一大部分她都認識。

    在未來五年里,這些人有的仍居高位,有的卻中途“墜馬”。

    仕途坎坷,商海浮沉。

    不必等三十年,三年完全可以定生死。

    冬兒從外面走了過來,笑意盈盈。

    沈安安奇怪,“什麼事這麼高興?”

    冬兒神秘兮兮,“保密!”

    “這麼神秘?有人向你表白了?”沈安安坐在這兒也實在無聊,不禁調侃一句。

    冬兒一握拳,“誰敢跟我表白?得問問我的拳頭答不答應!”

    “噗……”沈安安差點兒一口紅酒噴出去,“你這樣怎麼嫁的出去?”

    “結婚有什麼意思?我就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冬兒貌似早就計劃好了一般。

    沈安安失笑,“等你遇到那個對的人了,就想結婚了!”

    冬兒湊過來,挑著眉毛,“嫂子,那你現在想結婚不?”

    沈安安眼前,第一個閃現的就是宮澤宸的臉。

    不禁心跳漏了一拍,菱唇卻不自由的上揚。

    冬兒瞄著她偷笑,“一定是想到老大了是不是?放心,一會兒你就是知道……”

    話沒說完,被人打斷。

    “堂姐!”

    沈安安抬眸,便見沈若蘭一副乖巧模樣的站在面前。

    “有事兒?”

    “堂姐,我剛剛想了想,也許我們之間有些誤會。”沈若蘭態度軟下來。

    手上端著兩杯紅酒,順勢就要坐下。

    沈安安一抬手,“你就站著說吧!”

    沈若蘭憤恨的磨牙,面上卻楚楚可憐。

    “剛剛我說你害大伯和我爸確實不應該,可你不也是誣陷我了嗎?

    咱們就算扯平了行不行?

    剛剛耀陽跟我不高興了,我知道我有點兒不懂事,

    姐,咱們和好吧。”

    沈安安淡淡一笑,“我們壓根就沒好過,有什麼和好不和好的?”

    沈若蘭嗓子眼一噎,如果不是為了達到目的,她真是受夠了沈安安這一副驕傲的嘴臉。

    “咱們好歹是一家人啊,難道一直都這樣下去嗎?這不是讓外人看笑話嗎?”

    沈安安諷笑道,“錯!你本來就不是沈家人。”

    “你怎麼能這樣說,你壓根就沒把我當妹妹看是不是?”沈若蘭委屈。

    這時,沈安安的手機屏幕亮了一下。

    拿起來滑開。

    沈若蘭眼神瞄過來,卻並未看到內容,只能繼續裝可憐。

    沈安安合上手機,清冷的眸閃過一絲凌厲。

    “你到底要說什麼?要說就快一點兒!”

    沈若蘭語氣軟了軟,“姐,我嫁入程家不容易,我真的很愛耀陽,

    你就高抬貴手,放過我吧,反正我結婚了,也不會再回沈家了,

    我也不會妨礙你什麼,看在爸爸的份上,行嗎?”

    沈安安淺眯眼眸,似在考量。

    指了指那邊,“我放過你,她會放過你嗎?”

    沈若蘭下意識的轉頭,正好看見汪夫人站在哪里。

    沈安安言道,“她在等著問你關于雨晴的事呢。”

    “姐,這件事真的跟我沒關系,宋昊哲做這樣的事,我也沒想到,更沒想到汪雨晴會去!”沈若蘭狡辯。

    沈安安哼了一聲,“好,那你告訴我,昨天帶走我的人是誰,我就可以考慮不追究你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