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新勢力計劃

    這個計劃的核心,便是融合。

    這種融合不局限于種族,還有文化和思想。

    只有這些完美融合了,才是一個新勢力的崛起。

    新勢力計劃共分為三步。

    第一步是遷入,鱷族人向安迪斯山脈的大遷入,永夜軍領計劃將鱷族人一個不剩,全部遷入到安迪斯山脈中,與原有安迪斯人進行大混居,只要他們生活在一起了,自然而然便會找到新出路。

    何況永夜軍領到時候又不會丟開不管,而是會出台一些相應的鼓勵政策,鼓勵雙方通婚。

    這一代人還存在著差異,下一代同吃同住、同出同入、同學習同工,擁有同一種生活方式的時候,他們還存在差異嗎?

    對這一點,永夜軍領從上到下,充滿了信心。

    他們僅用了十年,便將整個安迪斯人給同化了,相信下一個十年,他們就能夠將鱷族人給同化了。

    或許連十年都不用,畢竟他們現在擁有了更豐富經驗,而且他們對鱷族人的同化,從貿易船大量涌入時便開始了,已經打下了堅實基礎。

    這便是新勢力計劃的第二步融合,永夜軍領已經做好了打漫長戰的準備,用三到四代人,徹底完成這個計劃。

    當所有鱷族人都在永夜軍領的旗幟下出生、學習、成長並老去的時候,曾經在絕望沼澤生存的鱷族人就會成為遙遠的過去,蛻變成永夜軍領的鱷族人。

    第三步則是遷回,已經完成蛻變的鱷族人重回故土。

    第三步靈活性就比較大了,會有一些轉變速度比較快得鱷族人先一步回去建設家園,也會有安迪斯人加入這個行列。

    具體如何操,就看永夜軍領以後的開發計劃。

    “克萊恩部落周邊進行的十分順利,很多村落,在這之前,多少已經察覺到了他們的威脅,很多甚至自發性逃離了,說服他們,並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晨曦集團軍那邊也相當配合。”雷爾夫說了一個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

    克萊恩部落的出現,雖然極大程度的打亂了永夜軍領在絕望沼澤的布局。

    但是在新勢力計劃上,卻絕對是助力。

    故土難離,是人之常情,即便是對貧瘠的鱷族人來說,也是如此。

    願意出去冒險,並嘗試新生活的,終究是少數,大多數人還是喜歡待在自己熟悉的環境,用自己熟悉的方式生活。

    雖然永夜軍領向他們保證,他們會安排好一切,可他們畢竟沒有親眼見過,親身經歷,依舊是一個未知數。

    對于這種未知,人們總是充滿了畏懼。

    戰時撤離是一碼事,和平時期撤離又是另一碼事了,稍微不慎,便會激發出新的矛盾。

    有了克萊恩部落這個威脅,永夜軍領根本不需要多廢話,直接將幾個亡靈化的克萊恩士兵捆到他們面前,多數能做出正確選擇。

    要是還無法說服,永夜軍領就只能夠動用強制措施了。

    執行這項任務的,一般是剛剛成立的晨曦集團軍,畢竟是同族人,更容易溝通說服,也減少不必要的矛盾摩擦。

    總體來說,晨曦集團軍在這一方面,還是相當配合的。

    因為他們中很多人,已經前往過永夜軍領,進行過短期集訓,並親眼目睹了鱷族人撤到那里的生活情況,心中有底,自己這是幫助自己的族人過上更好生活,而不是坑他們。

    “加快撤離速度,確保克萊恩部落不再進一步擴張。”肖恩冷著臉叮囑道。

    “人咱們可以想辦法撤離,但是那些野生動物就沒辦法了,克萊恩部落這次擴張,可是生冷不忌,所有生靈都在他們狩獵範圍內。”雷爾夫神情難堪的道。

    “這個咱們暫時無能為力,只能先確保人員安全。”這一個不用雷爾夫說,肖恩也能想到。

    但是永夜軍領兵力有限,大部分還用在封鎖朵瑙河上,根本抽不出那麼多人手。

    他們原本計劃,等與金斯利家族談判結束,將金斯利家族征東軍趕回老家後,再對克萊恩部落周邊,進行一次徹底的清掃。

    但是克萊恩部落不是他們手中的提線木偶,不會按照他們的計劃走。

    肖恩略微沉吟一下,下達命令道︰“讓軍事參謀部那邊制定相應的誘導計劃,試試他們的反應,允許小範圍交火,但是要控制好人員傷亡,盡可能不留任何尸體給他們,敵人的尸體也盡可能集中焚毀。”

    “明白。”雷爾夫飛快的記錄。

    事實上,不需要肖恩強調,永夜軍領的中低層軍官也知道如何處理。

    克萊恩部落的狀況雖然與真正亡靈還存在不小差異,但是他們已經將他們當成亡靈看待。

    小心無大錯,誰知道這些家伙除了改造活人外,還能不能讓死人復生?

    這個風險他們可不敢冒。

    誰也不想以後的交戰中,迎面沖來的是自己曾經的戰友。

    “派人運送三名活的亡靈化克萊恩部落士兵前來瓦萊絲塔,輕度的、中度的、重度的各來一名。”肖恩咬咬牙道。

    “將他們運來瓦萊絲塔合適嗎?”雷爾夫一愣,這個命令有點出乎他的意料。

    對克萊恩部落的消息,永夜軍領一直處于封鎖狀態,包括自己的盟友攝政公主甦菲麗雅。

    外界頂多知道,並不是所有鱷族人都同意加入永夜軍領,現在還有一支鱷族人勢力孤立在外,不服永夜軍領的調遣,卻不知道克萊恩部落的異狀。

    畢竟這里已經成為了生命禁地,有進無出。

    其他勢力的探子到了這里,也沒有辦法將消息帶出去。

    所以,外界對這股鱷族人勢力並不怎麼重視。

    畢竟大部分鱷族人都加入永夜軍領了,這麼一個部落能掀出什麼浪花來?

    等永夜軍領與金斯利家族談判結束,永夜軍領能抽調出兵力來,倒手就將他們滅了。

    “咱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一旦事情蓋不住了,咱們就得臨時變策,但是克萊恩部落的狀況,要不是親眼目睹,沒有人會相信的,有備無患。”肖恩言語中,有著明顯的無奈。

    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願意變策的。

    巴克大公是一位手段老辣的聰明人,一旦被他抓住機會,他們這次收獲便會大幅度縮水。

    “明白了。”雷爾夫一點就通,“還有其他需要補充的嗎?”

    “我盡可能抽時間,直飛克萊恩部落一趟,查看一下那邊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肖恩略微沉吟了一下,補充道,“新勢力計劃不要停,這個是長遠計劃。”

    “我會傳達領主的命令。”雷爾夫起身告辭道,“若是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去草擬傳書了。”

    “等等!”肖恩在雷爾夫出門前叫住了他。

    “還有什麼事情?”雷爾夫停住腳步問道。

    肖恩的大臉上,閃過了一絲少有的不好意思,但還是交底道︰“讓軍事參謀部那邊拿出一套迎娶攝政公主的可行性方案來,這件事情暫時為絕密級,只有將軍級以上有權知道。”

    “迎娶攝政公主的可行性方案?”雷爾夫張大了嘴,顯然被這個消息嚇到了。

    震驚之後,雷爾夫滿臉驚喜道︰“領主大人,你終于想通了,哈哈我就說嘛,甦菲麗雅公主是你的第一選擇,放心好了,咱們永夜軍領現在有足夠能力和底氣促成這件事情。”

    到了肖恩現在這個位置上,他的婚事已經不是個人的事情。

    里面牽扯的東西眾多,不光是利益,還有繼承權的問題。

    至于當初永夜軍領還是永夜軍團的時候,搞出來的競選機制。

    有一部分不折不扣的保留了下來,比如中低層軍官,有能力者上,這一點在永夜軍領中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高層以上,先不說動不動的了,說出去誰信?

    沒有土壤的情況下講民主,那都是耍流氓。

    在所有章程還沒有立起來的時候,肖恩可以隨心所欲的耍流氓,現在各種條條框框擺在那里,他就不能這麼干了。

    而且當初那種想當然的心思早淡了,永夜軍領最終還得老老實實的向蘭斯洛特王室這種,家國天下的模式上靠攏。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永夜軍領從上到下,將會只有一個家族,那些將軍們只有軍領賦予他們的權利和薪水,沒有封地。

    所有土地歸永夜軍領這個集體所有,這一點肖恩是死守著不會變的。

    因為一旦打開土地私有化這個潘多拉盒子,永夜軍領將會步入拜倫聯盟其他大公家族後塵。

    這一點是永夜軍領與他們的根本區別所在。

    好在這個政策,貫穿了永夜軍領始終,上下都已經習慣了這種模式,並沒有感覺什麼不對。

    包括剛剛加入永夜軍領的鱷族人,畢竟他們以前沒有實行過冊封制度,唯一的長老制,已經被永夜軍領拆的七零八碎。

    永夜軍領當初向那些鱷族人長老們承諾的百人族老議政大會,倒是沒有因為年輕改革派的上台而毀諾,依舊在組建中。

    只是他們的用,主要是在監督上面,無論制定軍略和施政,都與他們關系不大。

    既然是家國天下路子,繼承權早點確認下來,更方便穩定民心。

    到時候,肖恩出了什麼意外,他的血脈將會延續下去,整個勢力自然也就延續下去。

    雖說肖恩現在還年輕,至少有百十年的路可以走,但是這種想法之間並不沖突。

    永夜軍領已經有無數人,明中暗中為肖恩的婚姻開始操心了,並且篩選出了一份合適人員名單。

    其中攝政公主甦菲麗雅便排在第一位。

    對方無論是容貌、能力,還是身份氣質,都配得上自家領主。

    永夜軍領的人就是這麼自信,在他們眼中,不是肖恩能不能高攀上拜倫聯盟攝政公主的問題,而是她能不能配上肖恩。

    只是當事人肖恩自己頭腦比較清醒,一直不松口。

    但是在清醒的頭腦,也抵擋不住愛情的力量,一迷糊就淪陷了。

    “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雷爾夫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起來。

    誰說男人不八卦,他們要是八卦起來,比女人還可怕。

    從雷爾夫選擇的職業便可以看的出來,此人好奇心遠在普通人之上。

    “什麼到了哪一步了?”肖恩裝傻充愣道,“我只是覺得時機成熟了而已。”

    “你能糊弄別人,可糊弄不了我,不要忘了,咱們光屁股的時候就認識了。”雷爾夫一副你騙傻子的表情,兩人算得上是發小,掐指算來已經認識二十多年,對彼此的秉性十分清楚,肖恩在感情這方面,絕對不將就的。

    他頂著壓力,遲遲不結婚,就是不想讓自己的婚姻變成單純政治或者利益婚姻,他既然這麼交代了,肯定是感情上面,與甦菲麗雅有進展了。

    “那是你光著屁股,不是我。”肖恩顯然不想探討這個私人問題。

    “趕緊交代,到底到哪一步了?”越是這樣,雷爾夫的好奇心越重。

    “你再 攏 挪恍盼醫 愫涑鋈ャ!斃ゥ饔屑阜幟招叱膳 br />
    “哈哈”雷爾夫丟下了一個我明白了的眼神,推門出去了。

    要是再不跑,某人就真的惱羞成怒了。

    這個好消息,多少沖淡了克萊恩部落異動帶來的陰翳。

    “不要給我造謠,否則我扒了你的皮。”肖恩大聲威脅道,至于雷爾夫听沒听到,那就不得而知。

    希望他搞的不要太過分,下一次回永夜軍領的時候,看自己的不是一片詭異目光。

    隨著肖恩連串的命令傳達下去。

    平靜了剛剛不足半年的絕望沼澤,再一次被戰火的陰影所籠罩。

    永夜軍領就像一個龐大機器運轉起來。

    最先動起來的,自然是那些山鷹們,這些特殊士兵,將命令傳遞到了該傳遞的人手中。

    “領主大人同意了誘導戰計劃,讓執行計劃的各兵團進入各個指定位置,此次由永夜集團軍第一軍團第一主力兵團發動主攻,此次為試探性進攻,滅掉對方的先頭部隊後,立刻按計劃撤退,不得有誤。”

    “永夜集團軍第一軍團第一主力兵團已抵達指定位置。”

    “永夜集團軍第二軍團第二主力兵團已抵達指定位置。”

    “”

    “所有兵團均已按時抵達指定位置,命令第一主力兵團早上八點發動進攻。”

    “第一兵團,隨我出擊。”

    從天空俯視,永夜軍領的一個主力兵團從天而降,直接蹦到了一支亡靈化克萊恩士兵面前。

    永夜軍領這次戰的主要目的,試探亡靈化克萊恩士兵的戰斗力。

    所以並沒有拿那些小分隊下手,而是選了一個千人隊。

    永夜軍領方面動用的更是自己的王牌,擅長攻堅的永夜集團軍第一軍團的第一兵團,軍團長碎顱者麥基親自坐鎮。

    有他在,他的親衛碎顱兵團,估計也會在附近坐鎮,隨時準備加入戰斗。

    面對雙倍于自己的敵人,這支亡靈化克萊恩士兵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畏懼。

    更準確的說,他們的詞典中,已經沒有了這個詞語。

    自然也不會表現出興奮,有的只是無盡的平靜,近乎于冰冷的平靜。

    沒有猶豫,他們第一時間向第一主力兵團沖了過來。

    這一次素來擅長進攻的第一主力兵團采取了守勢。

    “第一百人衛,投矛!”

    “第二百人衛,投矛!”

    “第三百人衛,投矛!”

    第一軍團第一主力兵團並沒有攜帶弓箭手,因為即便是永夜軍領現在名動天下的安迪斯長弓,對亡靈化克萊恩士兵造成的傷害,也微乎其微。

    術法力量的注入,讓他們喪失了致命要害的概念,就算是他們渾身插滿了箭支,只要不破壞他們的兩大要害,他們依舊會活蹦亂跳。

    第一主力兵團的重型投矛,再次證實了這一點。

    重型投矛的命中率相當高,很多直接砸在了敵人身上,形成了恐怖刺穿傷。

    這種傷害要是落在普通人身上,將會直接要了他們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