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前往大梵天

    孔雀大明王的身世?

    孔雀大明王還有什麼身世秘密?

    然而這個話題並沒有再繼續,不待梵音繼續追問,金階之上的蘭因就已經消失不見。雖然這個話題因為蘭因的離開而不了了之,但卻被梵音給記在了心底。

    金殿中忽然變的安靜,梵音抬眸默默看著金階之上的九重蓮台,祖佛留下的那道虛影仿佛隨時都會睜開雙眼看下來,就如很多年前那般,含笑詢問自己是否又悟出了些什麼。

    雖然明知道這道虛影如今只是一道擺設,梵音在默默看了半晌之後,依然輕聲開口道︰“您當年是否早就預見了靈山會變成如今這種模樣?所以您才會將菩提印交由我來保管,因為您知道我跟那位傳人有著一份緣法,要借由我的手將菩提印交給她。”

    九重蓮台上的虛影依然閉目不語,梵音低低一笑,“是了,連三世佛陀都能推算出未來的天地會有浩劫降臨,您又怎麼會不知道呢。可我始終不明白,既然明知浩劫降臨的原因,您為何不將源頭給掐滅?是因為上天有好生之德嗎?所以即使明知會引來天地間的浩劫,卻依然給了他們改過的機會。”

    “大明王的惡念已經超過了我的能力範圍,我以為只要回來靈山,借由靈山上的佛法之力我便能夠慢慢淨化它,可它卻比我以為的更邪。雖說當年的孔雀尊位明王,但那股惡念卻明顯超出了明王的境界,莫非是因為跟渺梵佛子的殘魂融合了,所以才會連我都沒有辦法淨化?”梵音眼中帶著困惑,在最後看了一眼蓮台上的虛影後,轉身朝著殿外走去。

    “如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為天命之人爭取時間,希望您和天道選擇出來的那位傳人能夠順利取得菩提心。”

    ……

    ……

    小梵天。

    歷經一個多月的時間後,焱終于從獸域傳回了消息。

    軒轅天心在收到焱的消息時正好在城主府,一屋子的人眼都不眨一下的看著軒轅天心手中捏著的龍形傳音佩,而傳音佩的另一頭,焱那類似于匯報的說話聲依然在繼續。

    “你方才說……”軒轅天心皺眉看著手中的傳音佩,遲疑地問道︰“誰跑了?”

    只見傳音佩中間的水晶按鈕忽地閃了閃,焱的聲音再次響起︰“荒山,獸域金剛大力熊一族的二族長。金剛大力熊一族在獸域算得上一霸了,原本我們是想著將他們留在最後去解決的,卻不料等我們將其他族群給解決後,荒山似乎提前得到了消息,然後丟下一族的人連夜跑了。”

    “跑了是什麼意思?”軒轅天心不解,而焱提到的那位金剛大力熊一族的二族長時,軒轅天心卻有了一絲印象,她記得當初神佛大典中請來的那位獸域裁判便是叫荒山。

    不過還不待那邊焱說什麼,倒是坐在軒轅天心對面的玉天照忽然道︰“我依稀記得荒山那個家伙似乎跟雲家有著一些關系,當初將他請來為神佛大典的裁判之一,也是雲家極力推薦的。”

    玉天照的話音一落,傳音佩的那頭就傳來了焱的聲音,“荒山不是同雲家有關系,而是與萬象城有著一些來往。”

    “你們找遍了獸域都沒有找到人嗎?”軒轅天心問道。

    “沒有。”那邊焱遲疑地道︰“我懷疑荒山如今已經不在小梵天了。”

    不在小梵天,那豈不是說荒山跑去了大梵天?

    軒轅天心聞言後眉心再次一蹙,道︰“你的意思是他很有可能去了萬象城?”

    “極有可能。”焱沉聲道。

    軒轅天心聞言沉默了下來,玉天照看了她一眼,遲疑道︰“荒山跑了就跑了唄,只要將獸域給解決了不就好了?”說著,沖著軒轅天心手中的傳音佩喊道︰“荒山雖然跑了,那金剛大力熊一族的其他人呢?”

    那邊焱听到了玉天照的話也沒有遲疑,立刻道︰“族長荒冶跟我們打了一場之後選擇了臣服,不過因為荒山跑了,我始終有些不放心這一族的人。”

    “既然不放心他們,那你又是怎麼想的?”軒轅天心問道。

    焱聞言停頓了一下,語氣斟酌般地道︰“我擔心他們現在的臣服也只是一時,若是荒山一旦回來,說不得會令好不容易控制下來的局面而變的復雜,所以…我覺得與其留著這麼一個隨時都會反水的家伙,不如趁早斬草除根。”

    焱乃是凶獸,骨子里天生就帶著一種嗜殺的狠勁兒,所以軒轅天心也並不意外焱這番想要斬草除根的想法,在思索了片刻後,同意道︰“當初既然說了將獸域交給你折騰,那麼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不過荒山跑了始終是一個隱患。”想了想,又道︰“我將妖青他們繼續留在你身邊協助你,直到你認為獸域徹底成為了你的一言堂之後,你再讓妖青他們回來聯盟總部坐鎮。”

    哪知那邊的焱听了她這話後似乎是松了一口氣,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你別看如今的獸域似乎被擺平了,但只要稍稍有些風吹草動的,那些家伙們又會起一些別的心思。”

    焱這般無奈的語氣倒是令軒轅天心覺得新鮮,忍不住一笑,道︰“你還怕他們不成?”雖然這話是在打趣焱,但軒轅天心在打趣完之後又很快語氣一頓,正色道︰“現如今獸域也差不多被你掌握住了,幾日之後我便會帶著人離開小梵天,至于獸族的那些人若是再有什麼別的想法後,那你就放心大膽的殺,殺到他們不敢再起別的心思時,獸域便能夠真正安分下來了。”

    雖然軒轅天心這話大有血洗獸域的嫌疑,但卻正好符合了焱的想法,是以焱並沒有反對,只是似隨意般地問了一句︰“幾日後你們便要離開了?”

    軒轅天心見正事兒都說得差不多了,便笑道︰“是啊,時間緊迫,早點去大梵天也能夠早點安心。”

    焱聞言懶懶地應了一聲,道︰“早點去也好,也能早點將萬象城給解決了,萬象城一日不解決,我就多提心吊膽一日。等日後你們將萬象城給解決了,說不得我還能去大梵天上看看呢。”

    軒轅天心被他這話給逗笑了,知道焱的身上還背著整個雲家的血債,擔心萬象城的人會隨時下來找他的麻煩,含笑應道︰“好,我盡量早點解決了萬象城的事情,也能早點讓你輕松一些。”

    二人在繼續閑扯了幾句之後,軒轅天心便結束了通話。

    隨著二人的通話結束,屋內的其他人也跟著活躍了起來,特別是幾日後就要準備離開小梵天的事情,玉天照就顯得特別激動。

    只見玉天照激動的搓了搓手,眼中更是有著迫不及待的神色,歡喜道︰“說起來,我已經好多年都沒有回去了,這次回了善見城之後,我可算是不用再常駐在小梵天了。”一邊說著,一邊還不忘給軒轅天心安利善見城的各種好,“幾日後等你們去了善見城,一定要去城中的天泉淨池里泡泡,那才是真正的極致享受。當年為了從無色天將天泉淨水給引入善見城,釋天老祖可是花了大力氣。還有城中的千花齋,那里做的齋飯才堪稱是一絕,就算你們走遍整個大梵天,都找不到一家像千花齋那樣的手藝了。”

    但很可惜,對于玉天照的安利,軒轅天心一行人似乎並不大感興趣。

    “你除了吃喝玩樂,腦子里就沒有別的什麼東西了?”皇明月嫌棄地看了一眼玉天照,毫不留情地就噴道︰“我們去大梵天是為了吃喝玩樂的?”

    玉天照被噴的一曬,訕訕道︰“這不是太激動了麼。”偷偷看了一眼軒轅天心,發現後者的神色也不是很感興趣,玉天照輕輕咳了一聲,說正事兒︰“月前我便傳了消息回善見城,如今他們也早就做好了準備,只要回去之後便可以隨時開啟秘境。”

    說到開啟秘境一事之時,玉天照臉上的神色也嚴肅了幾分,繼續正色道︰“我這也是第一次開啟秘境,至于秘境中究竟是個什麼模樣,那我就更不清楚了。”

    聞言,軒轅天心等人都紛紛看向了他。

    玉天照被所有人給齊齊這麼一看之後又尷尬地咳了咳,神色有些閃爍地道︰“你們別這麼看著我,那秘境是我們一脈代代傳下來的,雖說到我這里才將將傳到第五代,可是自從釋天老祖將秘境一事兒交給我們看管之後,我們就從來沒有開啟過,自然也就不知道里面究竟是個什麼情況。”話音頓了頓,玉天照有些難為情,看向軒轅天心繼續道︰“不過你的手中持有菩提印,我想只要你進入秘境之後,菩提印定然會為你指路的。”

    瞧著玉天照難為情的尷尬神色,軒轅天心皺眉看著他,道︰“當年釋天帝將秘境將由你們保管時可曾有話留下?”

    “有是有。”玉天照仔細地回憶了一下,道︰“釋天老祖只留下了一句話,讓我們守著秘境等待持有菩提印的人出現。”

    “那秘境中除了菩提祖樹外可還有什麼別的東西?”軒轅天心又問。

    玉天照卻搖了搖頭,無奈道︰“你這話還真問住我了。秘境我們一次都沒有開啟過,除了知道菩提祖樹的存在外,我們對秘境中的一切都一無所知。不過……”他話音又一轉,接著道︰“雖然我不曉得秘境中還有沒有別的什麼,但我卻能夠肯定,秘境中定然不會有害你的玩意兒。”

    然而軒轅天心似乎並不太滿意他的這個回答,在沉默了一瞬之後,又問道︰“當初在玉絕峰,你將我給誆下了雲崖,我在雲崖下面見到了菩提祖樹的虛影,但我卻發現…菩提祖樹的情況似乎並不好,既然你們這一脈一直看守秘境並保護著菩提祖樹,那你可曉得菩提祖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嗎?”

    玉天照聞言再次無奈地搖頭,道︰“當初你在雲崖下見到的菩提祖樹虛影其實我也曾經見到過,但我雖然是秘境的守護者,可卻並不是菩提印的持有者,所以哪怕我見到了那道虛影,那虛影在我的眼中也只是一個沒有任何反應的死物般,別說我不曉得菩提祖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就算是我追著那道虛影詢問,菩提祖樹的虛影都不會搭理我的。”

    說著,只見玉天照又斜了軒轅天心,哼哼道︰“你真的以為我不好奇秘境里面的事兒嗎?就算是不好奇秘境的事兒,我也會好奇菩提祖樹和菩提心吧。但釋天老祖似乎就是防著有不肖子孫會生出一些不該有的心思,怕不肖子孫會打菩提心的主意,所以哪怕我們能夠隨時開啟秘境,但沒有菩提印在手,我們即便開啟秘境進去了也是找不到菩提祖樹的。”

    玉天照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可憐巴巴地望著軒轅天心,“所以啊,等回了善見城你要去秘境時,可千萬記得將我也給一並帶上啊,否則我巴巴的守了秘境這麼多年,卻連一眼都沒有瞧見過真正的菩提祖樹,我怕我以後就算是壽終正寢了都會死不瞑目啊。”

    死不瞑目這種話也太夸張了一些吧!

    軒轅天心無語地看著可憐巴巴的玉天照,似頭疼般地揉了揉眉心,既然在他這里也問不出什麼來了,軒轅天心索性也不問了,想著最多還有幾日/她就會去善見城了,她早晚都會見到菩提祖樹的,若自己還有什麼疑問的話,等見到了菩提祖樹後再問個清楚便是。

    這麼一想之後,軒轅天心果然不再揪著玉天照繼續問什麼了,而是看向一直默默坐在玉天照右手邊的棠玉,提醒道︰“這幾日/你就好好收拾一下,當初雖然答應了丹仲匪要陪著你一起回丹城,不過因為大梵天上的事情有變,所以你就先跟著我們一起去善見城吧,等我去了善見城的秘境後,我再隨你一起去丹城。”

    棠玉聞言點頭一笑,他本就不著急回丹家,自然也就听從軒轅天心的安排了。

    見棠玉點頭,軒轅天心這才看了身邊的皇明月等人一眼,然後起身,對玉天照道︰“你這幾日就好好安排一下你城主府的事情吧,一旦回了大梵天,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能再回來,玉照城忽然沒了城主坐鎮,時間一長也不是什麼好事兒。至于我們就先回聯盟了,畢竟聯盟中也有不少事情需要交代給天樞他們,幾日的時間並不長,如今我們手上的事情要盡快給接替的人交接好,否則我可不想等我們剛走了沒多久就又要火急火燎的跑回來。”

    雖然軒轅天心這話說的不大好听,但卻也是大實話。

    不管是玉照城還是神修聯盟,突然沒了當家做主的人,哪怕軒轅天心將妖青等人都留在了小梵天也不大令人放心,畢竟妖青他們幾人來自妖族,且又有天詔的制衡,一旦妖青他們過多插手梵境的事兒,只怕會引得天詔降罰。

    一行人沒在城主府多做停留,便又浩浩蕩蕩的回了神修聯盟總部。

    這一日,軒轅天心在前腳返回總部之後,後腳就召集了天樞等七位統領,然後用了整整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的時間,方才將神修聯盟未來的事宜給交代清楚。

    如今的神修聯盟儼然是小梵天的霸主了,明面上的事情軒轅天心盡數交給了天樞七人做決定,暗中又留下妖青幾人協助,然後再加上琉璃山莊和焚焰宗的助力,再有萬古商會時不時的在暗中幫襯一二,小梵天算是真正的統一安穩了下來。

    數日後,神修聯盟總部。

    軒轅天心一行人在所有聯盟成員的不舍目光中,離開了神修聯盟,前往大梵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