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大結局(終)

    秦非鄴凝視秦時彥片刻,才道︰“時彥,你知道嗎?其實先帝所做的事情,並非是你表面所看到的那樣的。本王層暗中派人查過,從太初元年到太初十四年的謀反大案,幾乎有大半都是先帝暗中偽造證據做的,其目的就是為了鏟除功臣良將,鞏固自己的地位。”

    秦非鄴將他曾經查到過的情況與秦時彥一一說了一遍。

    秦時彥自然是不信的,他甚至不能理解秦非鄴這樣的行為︰“七叔,你居然在暗中調查先帝?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秦非鄴道︰“本王並非是特意要這樣做的。本王先前也是同你一樣,對先帝所做的這些事情都是毫不知情的。要不是因為馮家的事情,本王也不會知道原來那些功臣宿將並非個個都是忘恩負義要謀反的小人。”

    接下來,秦非鄴便將當初馮家之事同慶國公、涼國公謀反一案的牽連都同秦時彥說了一遍,當然了,馮家還有血脈存世的事情他是沒有說的,他心里是很明白的,縱然要對時彥坦白,也是有些話該說,而有些話是不能說的。

    碧霄閣之事,他也是隱去一字未提的了。

    說完之後,秦非鄴才抿唇道︰“時彥,這些事情皆有憑有據,你若是還不能相信的話,等回去之後,本王可以把這些證據都給你看過。”

    秦時彥見秦非鄴說的有鼻有眼,並不像是造假的模樣,再者說了,秦非鄴有沒有說假話,等看到了證據也就自然知道了,秦時彥現在心里關心的是另外一個問題。

    “七叔,我父親知道這些事情嗎?”

    秦非鄴點點頭道︰“你父親是知道的。我在查出這些事情之後,同他說過一些,他也知道先帝的這些手段。那時候沈達回金陵,因為沈達功高震主,本王和你父親都很擔心先帝會對沈達下手,所以才會讓你去處理阿籮和九公主的恩怨,結果卻不盡如人意,沈達結果還真的做了觸怒先帝的事情,那樣處置他,倒也不算是冤枉了他。”

    “因為先帝對功臣宿將如此心狠手辣,本王和你父親都覺得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這養的手段太過激烈的,所以,你父親曾經就設想過,如若他登基,是不會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對付功臣宿將的,也不會使用這種狡兔死走狗烹的伎倆。而且,本王與你父親一直有一個心願,就是要替這些被願望的功臣宿將平反,只可惜你父親天不假年,就這樣去了,他就希望本王可以做到這一點,所以才在先帝面前推舉本王來做這個儲君的。他並非覺得你不合適,只是因為時彥你當時年紀小,不知道你父親的心意而已。”

    “而本王,也認為你可能做不到這一點,所以才對你做儲君有幾分疑慮。再加上你那時並不像現在這樣明白事理,所以有些事情,本王並沒有打算告訴你。只是因為阿籮做了你的太傅,所以才願意等你成熟,等你長大,因為本王和阿籮都想看看,你是否能做一個好皇帝。”

    听了秦非鄴的話,秦時彥這才明白其中內情原來是這樣的。

    “那也就是說,太傅也知道這些事情,是嗎?”

    秦非鄴道︰“是,阿籮是知道的。”

    秦時彥聞言,垂眸沉思了一會兒,才道︰“七叔,如果這些事情都是真的,朕自然是應該替你和父親完成心願的。其實,朕願意做這件事,也不是全為了你和父親。朕還是為了這個天下,朕也知道,這個天下不能用先帝的法子來治理,還是太傅說得對,這天下是朕的,但也是百姓們的。所以,朕是應該為了那些功臣宿將去平反的。”

    “只是,先帝才去不久,若朕公然翻案,就等于是讓天下臣民看到了先帝的錯誤,這不妥當,所以,這件事還要再等幾年才能做,至少,要等到朕的根基穩固之後,朕才能做這件事情。不過,七叔你可以放心,朕既然決定了,就一定會做的,朕不會食言。”

    “還有便是,”秦時彥頓了頓,才認真看著秦非鄴道,“七叔方才一番話讓朕感慨良多,朕听了這些內情之後,心結倒也解開了不少,朕對七叔的恨意和戒備也會慢慢消除的,朕知道,七叔一心為公,只要七叔不會像二叔那樣,朕也是會給予七叔絕對的坦誠和信任的。”

    “朕知道,父親心里一直盼望著朕與七叔能夠好好的,也許,不久的將來,朕會成熟到和七叔和平相處,朕會做個好皇帝,而七叔,也會做個輔佐朕的好皇叔的。”

    秦時彥的心結在于皇位爭奪,秦非鄴的心結在于沈疊籮,如今叔佷兩個把話都說開了,秦時彥知道了秦非鄴並非意在皇位,秦非鄴也知道了秦時彥對沈疊籮已經不再如之前那麼執著了,兩個人心中都有了海闊天空的感覺,對視之中,倒是第一次有了惺惺相惜和齊心默契的感覺。

    叔佷兩個從地宮出來後,秦非鄴想起一件事來,便又道︰“方才同皇上提起沈達,本王已經審過沈達了,沈達確實對西泉長公主說起過讓她尋一靠山的事情,但並沒有明說是誰,也沒有參與過西泉長公主和永西王的那些謀劃,本王想著,既然沈達沒有參與過這些事情,不如還將他放到南州去繼續服役好了。皇上以為如何呢?”

    秦時彥想了想,道︰“先帝曾經也同朕說起沈達的事情,那時先帝尚且不知沈達與西泉長公主說過這些話的事情。先帝同朕說,他不殺沈達,是因為覺得沈達還有些用處。等日後朕登基之後,先帝讓朕將沈達弄回金陵來,先帝說,沈達一定會因此對朕感恩戴德,進而會對朕無比忠誠的。到時候,朕也就可以盡情利用沈達的剩余價值了。“

    “不過,朕如今想了想,覺得這樣做似乎有些不太妥當。所以,這件事情,還是七叔你決定吧。把沈達送回去也可以,原本他就是流放去南州的嘛。”

    對于沈達的去留,秦時彥也沒有那麼的在意,“對了,七叔,太傅什麼時候回來啊?青茫山的事情不是已經辦完了嗎?太傅也該回來了吧?”

    提起沈疊籮,秦非鄴的眸光溫柔幾許,眸光落在遠處道︰“昨天收到阿籮的書信,說她還有事情,要替朝陽真人去一趟西域,去昆侖派走一趟,之後,等事情辦完之後,她就會回來的。”

    “哦,這樣啊,”秦時彥想了想,還是抿唇望著秦非鄴道,“七叔,等太傅回來,朕下旨賜婚,你就跟太傅成婚吧?如今先帝也不在了,賜婚的聖旨可以下了,等到先帝的喪期過去,你們就成婚吧。太傅既然心許于七叔,朕也是沒有機會的了,不如讓她名正言順的做七叔的王妃好了。”

    听秦時彥這話,秦非鄴就真正高興了,他笑道︰“好啊。”

    “臣,多謝皇上。”

    *

    申菡萏參與永西王謀反之事,被廢掉太孫妃之位就處斬了。

    太初帝當時下旨時,並未波及申家。其實申菡萏不作死的話,永西王事發之後,太初帝被氣死,秦時彥登基之時,申菡萏正好可以順順當當的做皇後。只可惜申菡萏非要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太初帝無情了。

    知道這件事情始末的人,都知道是申菡萏自己的原因才被太初帝殺掉的,縱然太初帝對功臣宿將有些心狠手辣翻臉無情,但是對申菡萏的處置,卻絕沒有人這樣想。

    可申家遠在江南,即便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也總覺得申菡萏是受人蠱惑才行此事,根本罪不至死,申繼往倒不敢說什麼,但申繼聖就不一樣了,辛辛苦苦養大的女兒,還指望著她光耀門楣的,結果居然因為這樣的事情就被殺了,申繼聖真的是咽不下這口氣,申繼聖不肯在江南待著了,非要到金陵來,非要進宮去問個清楚明白,也是為了要替申菡萏收尸。

    申繼往攔著他不讓他去,就這樣,兄弟兩個意見相左,最後竟然吵了起來,申繼往原本就因為申耀杰的事情對申繼聖心中有恨,吵架的時候氣昏了頭,把申耀杰的真正死因說了出來,他就是要用這件事情來警醒申繼聖,結果事情說出來,不但沒能讓申繼聖知道自己的錯處,反而讓他心生悲憤,甚至是怨恨,竟然跑去煽動申家學院的那些學子們造反。

    申繼聖將申耀杰的死因對申家學院的那些學子們都說了,學子們對于先帝逼死申耀杰一事義憤填膺,竟然真的就跟著申繼聖以清君側之名造反了。

    江南之地,響應他們的人不少,但阻攔他們的人亦不少,就這樣,江南三州就此亂了起來。

    秦允明的遭遇,讓就藩的三王爺和四王爺也心有戚戚,他們害怕新帝會借由秦允明的事情來對付他們,甚至會殺了他們,再加上身邊人的慫恿,這三王爺和四王爺竟也跟著造反起來。

    就此,大秦九州之地,五州之地都因為叛軍亂了。

    也幸虧秦非鄴臨危不亂,秦時彥這個新帝因為秦非鄴在,也有了主心骨一般,叔佷兩個同心同德,朝廷派兵往五州之地鎮壓叛軍,即便是亂象,叔佷兩個也相信,總會有收拾好的那一天的。

    *

    沈疊籮在見到金烏子後,將昆侖氣宗的秘籍交給了金烏子,金烏子表示了極大的感謝。

    而且,金烏子還表示,沈疊籮可以繼續修煉昆侖氣宗秘籍。

    金烏子是這樣說的︰“沈姑娘與這秘籍有緣,既然是有緣人,自然是可以繼續修煉的,至于日後能不能成仙,那就要看沈姑娘的造化了。其實說起來,這天底下能修煉氣宗秘籍的人,還真的沒有幾個。而且,日後小仙界的禁制解開了,姑娘修煉起來,自然也是事半功倍的。”

    沈疊籮這次上昆侖山來見金烏子,除了來送秘籍之外,還是帶著疑問來的。

    朝陽真人沒有解答出來的問題,她希望在金烏子這里能夠得到答案。

    金烏子听聞沈疊籮和朝陽真人之間的對話之後,默然片刻,才望著沈疊籮笑道︰“沈姑娘的事情,我已知道了,姑娘之事,我雖有些沒有听姑娘親說,但姑娘是知道的,我已能窺知天命,所以許多事,我都是能看出來的。”

    “朝陽真人說的沒錯,對于這個世界來說,姑娘確實是個變數,便是我這樣的人,也只能看到姑娘做過的那些事情,但卻不能看到姑娘之後的命途,不能提前預知姑娘之後會遇到的事情。但是有一條是可以肯定的,姑娘不會無緣無故穿越到此間,姑娘的到來,會給姑娘往後的命運帶來改變,也會給姑娘身邊的至親之人帶來改變,更會給這個世界帶來改變,這就是姑娘到此間的目的。只要姑娘往後好好生活,努力生活,你的命途自然會越來越好的。”

    “命途雖為天定,但亦有好的結果和壞的結果,姑娘只需要自己好好把握即可。”

    金烏子微微笑了笑,又道︰“沈姑娘知道當初我為什麼會留下七王爺在昆侖山學武,甚至讓他研習道宗的內功心法麼?”

    沈疊籮正在沉思金烏子的那些話,听到金烏子這問話,隨口答道︰“因為他是王爺麼。”

    金烏子笑道︰“倒也有這個原因。但並非只是這個原因。”

    “其實,那時我就已經看出了七王爺的命格,他是大貴之相,他注定要成為中原九州的帝王的,而且,是大秦的第三任皇帝。我先前與沈姑娘說過,我已窺知天命,所以我知道,七王爺會暗中培植勢力,按照天象顯示,他將在太初帝死後,動手奪了皇太孫的皇位,然後成為第三任皇帝,之後遷都薊京,開啟大秦盛世。”

    “這原本是七王爺的命途。可是,在遇見沈姑娘之後,這一切都改變了。七王爺沒有成為皇帝,而沈姑娘也成為太傅,教導皇太孫好好做了這個皇帝,而非是個無能的昏庸皇帝。因為沈姑娘的出現,這天下命數都為之改變,難道還不能證明姑娘是個變數麼?”

    “我們這樣的人,只能看到命定的命途,但是只要姑娘這樣的變數出現,命定的命途就會發生改變。很難說這樣是好還是壞,但是,姑娘只需要記住一句話就好了,不要過分執著于命途,只需要把握當下,好好珍惜現有的生活就好了。”

    沈疊籮默然,她並沒有想到自己的穿越竟然會改變秦非鄴和秦時彥的命運,以至于改變了天下的大勢。

    “金掌門,按照你的說法,我原本覺得自己改變了這些事,也算是免去了一場生靈涂炭,可是,如今,九州之地任由叛亂,且並不太平,我又覺得自己似乎是做錯了,金掌門,你說,我這個變數是不是就是個錯誤啊?”

    金烏子灑然笑道︰“怎麼會呢?沈姑娘,你想多了。”

    “你只是變數而已,你只是能夠影響這個世界而已,卻絕非可以決定旁人的命途啊。其實,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是可以影響這個世界的,只不過能力有大小分別而已。但最終決定自己命途的因素,還是自己啊。若是七王爺執意要與皇太孫為敵,又豈是你一人之力可以改變的呢?所以,你並沒有做錯什麼,你自己問心無愧,而且,你做得很好,根本不需要想這麼多的。”

    “至于現在的九州之亂,那根本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世上之人太多,人心貪欲不足,自然會生亂,與你是沒有關系的。我還是那句話,你無需過分糾結命運之說,只要你自己問心無愧,做你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好好珍惜你現有的生活,就像從前那樣子,這樣就足夠了。”

    沈疊籮原本也不是個會一直陷于負面情緒的人,听了金烏子這番開解的話,倒也領悟得很快,想得也很明白了。

    她笑道︰“我明白了。人世一場,穿越重生一回,天道要我重活一世,我自然是不能辜負天道一番美意,好好活一回,精彩過一生,這才是我最應該做的事情。若是因為我所做的那些事情,能夠影響世人哪怕一點點,能讓他們變得比從前越來越好,甚至更好,這就是我的幸福了。”

    金烏子點頭而笑︰“然也。”

    *

    沈疊籮重新回到金陵,已經是半年之後的事情了。

    她這一趟出去,與秦非鄴分別良久,兩個人再見面時,都有恍若隔世的感覺。

    對視的時候,思念滿溢,似乎是分別千萬年之久一般。

    沈疊籮默默凝視秦非鄴的眼眸,沒有撲入他的懷中,而是默默道︰“阿鄴,我已經知道了,你就是碧霄閣的七公子。”

    秦非鄴原本很高興的,听見這話,一下子就緊張了︰“阿籮,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我原本是打算這次你回來我就告訴你的。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你的,實在是,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同你說。”

    沈疊籮默默看著眼前的男人,抿唇道︰“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我就是想問你,是不是我不問你,你就永遠也不打算告訴我這件事呢?”

    “阿鄴,你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啊?”

    秦非鄴听見這話,心里越發緊張了︰“阿籮,你別生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一開始是怕牽連你,所以不說,後來,是怕你听了會生氣,所以也沒說,再後來,就不知道怎麼說了。”

    “你听我告訴你啊。碧霄閣的事情是這樣的。”

    秦非鄴將碧霄閣的事情從頭到尾解釋了一遍,才望著沈疊籮指天誓日道,“阿籮,我發誓,我的秘密你都已經知道了,我再也沒有事情瞞著你了。請你相信我,好麼?”

    沈疊籮默默看了秦非鄴良久,然後走近他,嘆息著抱住他的腰身動情道︰“我在青茫山剛剛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里確實是挺生氣的。原本還想著,回來一定要狠狠的質問你,听到你的回答之後,一定一個月不理你,罰你,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撒謊。”

    “結果,去了一趟昆侖山,在外頭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生你的氣,現在見了你,反而又不生氣了。我知道,你瞞著我事出有因,只是你騙得我好慘,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自己好傻,那麼相信你的話。哎,一開始覺得你這人重情講義氣,完全相信你的話,後來是心里有你,又愛上了你,所以就更相信你的話了。”

    “去了昆侖山一趟,听到金烏子說了一些話,總覺得我有點兒對不住你,要是沒有我,你或許早就做皇帝了呢。”

    秦非鄴听著這番話,心頭發軟,抱著懷里的小人兒,他輕聲道︰“阿籮,我保證,以後絕不再騙你了,什麼都告訴你。”

    頓了頓,他又問道,“阿籮,金烏子跟你說什麼了啊?什麼當不當皇帝的,這是什麼意思啊?”

    沈疊籮勾唇一笑,踮腳親了親秦非鄴的唇角,笑道︰“這個啊,以後再告訴你吧。現在,我有另外的話想跟你說。在路上的時候,我都想了好久了。我覺得,這事兒也該提上議事日程了呢。”

    她眸光含情,脈脈凝視著秦非鄴道,“阿鄴,我們成親吧,好不好?我想嫁給你,想做你的妻子。和你一起,共度這一生,白頭偕老,好不好?”

    秦非鄴抱著懷里的人,溫柔笑嘆道︰“好,我們成親。”

    阿籮,愛上你之後,我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和你一起共度這一生,然後白頭偕老。

    如今,我終于等到這一天,真好。

    從此,世間事都不再是能放在我心間的大事了,我心間最重要的大事,就是你。讓你幸福,是我此生最大的事情。

    【我愛你不僅僅是那些耳鬢廝磨的日日夜夜,還是那些朝夕日月里,你照亮我的光輝。】

    後記︰

    九州之亂最終平息,秦時彥也如他自己所言,成為了一個好皇帝。最終,他平反了太初帝曾經冤屈的那些功臣宿將。他們的後代也得以重見天日,自由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

    碧霄閣還是依舊做情報組織,只是,與政事再也沒有關系了,它只存在于江湖的傳說里。

    秦時彥坐穩帝位之後,沈疊籮和七王爺秦非鄴的日子就越發逍遙自在了。他們往返于金陵和江湖之中,沒有什麼能夠束縛他們的腳步。秦非鄴也將府中側妃妾室全部遣散,他實現了他的諾言,只要沈疊籮一個妻子。

    成親之後,除了生兒育女,沈疊籮和秦非鄴的日常還多了一樣,就是修煉。天地悠悠,他們也想知道自己是否會有得道成仙的那一天,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天道特別的眷顧他們,他們的修煉進度比所有人都要好。

    小仙界的禁制被金烏子解除之後,這個世界的靈氣充足了起來,不少人都可以開始修煉了。自金烏子飛升仙界之後,他就成了眾人的榜樣和目標,能修煉的人,把成仙當做了自己的目標,不能修煉的人,還是靜靜的過自己的小日子。

    這個世界的傳奇和故事還在繼續,屬于沈疊籮和秦非鄴的人生也還在繼續,但是,他們的愛情故事已經說完了,不再作為故事主人公的他們,將會繼續去過自己的逍遙日子,鑄造自己另一番的傳奇人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