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提豐的發展

    一直以來,丹尼爾都不只是高文設置在永眠者中的眼線,同時也是設置在提豐帝國的眼線。

    雖然這個老法師離群索居,隱居在提豐境內的偏遠之地,遠離帝國中心多年,但他至少仍然是個提豐人,而且作為一個法師,他也肯定保留著自己的幾分勢力,他所能提供的鄰國情報對高文而言仍然價值十足;另一方面,提豐是個發展迅猛、變化快速的國家,它的偏遠之地跟安甦的偏遠之地是不一樣的——即便有著信息延遲,提豐的每一寸國土也仍舊會受到羅塞塔大帝的政令影響,絕不會出現像安甦這樣整個南境幾乎和王國腹地脫節的情況。

    從丹尼爾這里,高文可以了解到提豐的很多事情,不一定及時,但至少比冒險者和吟游詩人編造的故事可靠。

    丹尼爾此刻則多少有些慶幸——慶幸他那個女學徒正好去了一趟鎮上,還帶來了不少消息,他當下不敢隱瞞,把自己所知的新消息全都說了出來︰“……羅塞塔奧古斯都在擴大軍隊,他之前建立了一套常備兵制度,以取代征召兵,現在提豐帝國有半數以上的軍隊是由這種常備兵構成的,這些士兵會經受職業訓練……”

    高文一邊听一邊微微點頭,遇上不清楚的地方則會讓老法師停下來細細詢問。

    他雖然跟丹尼爾打听過很多跟提豐有關的事,但他所知道的情況仍然不夠多,其主要原因並不是丹尼爾從前有所隱瞞,而是這個老法師本身並不了解提豐之外的地方——對他而言,提豐的一切情況都是自然而然的常識,在高文不主動詢問的情況下,他也不知道具體的匯報方向,因此提供的情報難免就有著缺漏。

    “……最近羅塞塔皇帝下了增設學堂的命令,增加了鄉下教師的人數,要求農民在閑暇時都必須去識字……”

    高文立刻皺著眉輕輕敲了下桌子,讓老法師停下︰“提豐平民現在的識字率是多少?”

    丹尼爾畢恭畢敬地回答︰“大約四成的農民可以拼寫常見谷物、農具之類的單詞,並能夠看懂收糧的單子,兩成的農民可以閱讀簡單的告示或者寫一封拙劣的信。這個比例一直在增加。”

    “識字教育推廣了多久?”

    “六年前皇帝頒布命令取消了對平民的識字禁令,但當時並沒多少人主動去認字,直到四年前皇帝下令設立學堂,派遣教師,認字的人才開始多起來,但平民真正願意去認字,還是從‘田地契約法’頒布之後——農民可以租借帝國的土地,可以自行申報領取糧種,為了防止上當,防止被抄寫員騙取錢財,越來越多的平民開始主動認字……”

    高文的臉色略有些陰沉,老法師惴惴不安地看著他的表情變化,但最終高文還是點了點頭︰“繼續。”

    “是……現在各地在增設燃石酸化工坊,從去年開始,類似的酸化工坊就在大量增加,羅塞塔皇帝可能打算在所有的糧食產地設置這樣的……”

    高文再一次打斷了丹尼爾︰“停——燃石酸化工坊是什麼?燃石指的是那種在近海開采的白色沉積岩麼?”

    高文听過“燃石”這個名詞,據他所知,這種東西是沿海一帶的特產,而且在提豐帝國尤其儲量豐富,這種灰白色的疏松礦石能夠點燃,因此被稱作“燃石”,但它燃燒效率極差,而且會放出大量刺激性的氣體,因此根本不是合格的取暖照明材料,難道……提豐人已經找到了燃石的利用方式?!

    “是的,燃石就是您說的那種白色石頭,”丹尼爾不知道高文在想些什麼,但還是認真匯報道,“燃石酸化是提豐皇家法師協會的首席煉金師在數年前發現的——將燃石粉碎之後和酸解石混合,放入密閉容器高溫加熱,會生成一種黑褐色的粉末和大量半透明的結晶體,結晶體被稱作‘灰晶’,是一種略有價值的魔導材料,而那些黑褐色的粉末被稱作‘豐饒之塵’……可以用來促進農作物生長。”

    高文一邊听著丹尼爾的解釋一邊下意識地輕輕敲著桌子,此刻,他敲桌子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

    “促進農作物生長?”

    “是的,用大量水溶解稀釋之後澆灌農田,效果比草木灰或者人畜糞便要強的多,而且燃石非常非常便宜,加工起來也不復雜。只不過‘豐饒之塵’在接觸到空氣中的水分之後很快就會變性,運輸起來很麻煩,所以羅塞塔皇帝下令在各地建設燃石酸化工坊,把燃石運到各個糧食產地就地加工……”

    說到這,丹尼爾又補充了一句︰“另外,為了運輸燃石,提豐正在大量拓寬道路……”

    高文的心中一驚,但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沉聲繼續提問︰“工坊的具體運作方式是怎樣的?”

    等丹尼爾回答之後,他又接著詢問了一連串的問題︰“識字的農民有多少會選擇去工坊里做工?提豐最近兩年有多少商人參與了那些工坊的建設?有多少貴族參與工坊建設?羅塞塔奧古斯都在給貴族改制之後是不是在鼓勵他們經商?提豐的道路是怎麼修建的?規格如何?現在一里特良田可以養活多少人?一里特普通的田可以養活多少人?提豐大概有多少人口?”

    高文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丹尼爾一邊努力回答,額頭上一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他不知道這些問題背後具體的深意,但他能隱約意識到到這些問題互相之間的隱秘聯系,可他並不能把所有問題都答上來。

    他雖然確實保留著一些在王都時的人脈,但他畢竟只是個沉迷于研究的法師,高文要是問他提豐現在的魔法成就他當然可以對答如流,但要讓他回答田地的產量、工坊的規模甚至人口問題……

    他能回答出三分之一的東西就已經是博聞強識了。

    高文的臉色不知不覺間已經變得格外陰沉,丹尼爾雖然不知道這位“域外游蕩者”真正的心思,但也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正順著自己的神經索傳入頭腦,在回答了所有能回答的問題之後,這個老法師便戰戰兢兢地閉上了嘴巴,等待著新的命令下達。

    高文沒有理會丹尼爾的反應,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推算提豐的發展進程。

    從一開始,他就知道提豐是個比安甦更加發達的國家,而且也知道羅塞塔奧古斯都大帝正在推行一系列有效的新政,而伴隨著生產力的增長,提豐的社會必將迎來一系列翻天覆地的變化。

    可是提豐的發展仍然超出了他的預料。

    提豐人沒有找到工業化生產煉金藥劑的途徑,但他們找到了一部分廉價替代品,燃石酸化工坊將大大提升提豐的糧食產量,並釋放出大量的農業人口;羅塞塔大帝的職業化軍隊已經漸漸成型,充足的糧食供應可以讓其維持更大的軍隊規模,而且這些職業士兵將得到更充分的訓練;因勞動力解放,新生的燃石酸化工坊將得到充足的工人,提豐境內修築道路的過程也會有足夠的勞動力……

    而且更重要的,是羅塞塔奧古斯都意識到了識字的平民能產生更大的價值——從時間推算,那位提豐皇帝幾乎是在燃石酸化反應被發現之後立刻就開始了對教育的推進,這說明那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想明白了至少兩件事︰

    第一,燃石酸化反應雖然是煉金術的產物,但它不需要魔法力量,這意味著大量不具備魔法天賦的平民也能從事生產工作,而他們生產出的豐饒之塵將足以在短時間內大幅提升全國的糧食產量。

    第二,識字的平民比不識字的平民能更好地操縱反應釜。

    高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這些事情都不是最近發生的,而是在數年前便已經開始,只不過由于信息傳播的滯後性以及生產力限制,提豐邊陲之地到現在才開始建設燃石酸化工坊,而安甦……

    安甦對這一切一無所知。

    丹尼爾看高文久久沒有開口,終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吾主,您需要我去收集提豐最近幾年的人口變化情況麼?我可以聯絡我在帝都認識的舊友……”

    高文這才從思索中驚醒過來,他看了丹尼爾一眼,心中諸多紛亂的思緒被迅速整理歸納,漸漸清晰。

    提豐的發展是個既定事實,而且對于這麼一個龐大的帝國而言,已經開始的發展步伐是很難被外力所干擾、停滯的,更何況以目前的形勢,塞西爾公國也沒有任何機會去阻撓提豐的發展。

    琥珀曾經說過一句話︰在對手太強的時候,一把淬毒的匕首比什麼刀劍都好使。

    雖然琥珀後面還有一句“然而腳底抹油比匕首更好用”,但高文認為只要有前半句就夠了。

    “別的先不急,你帶著我交給你的魔網資料,去響應羅塞塔奧古斯都的招募,”高文看著眼前的老法師,非常嚴肅地說道,“記住,不要第一時間把東西拿出來——先看看他們的研究到了哪一步,看看他們手頭有什麼東西,然後一點點拋出你的研究成果,必要的時候,可以把研究功勞分一些給你的學徒。你要像在永眠者教團中晉升一樣,在提豐的法師協會里站穩腳跟,注意不要暴露。”

    丹尼爾深深低下頭去︰“是,吾主,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嗯。在進入羅塞塔大帝的法師隊伍之後,你應該有更多機會去接觸他們的技術情報,你要及時向我匯報,我也隨時會有新的命令給你,”高文點了點頭,緊接著話鋒一轉,“但這樣會增加你暴露的風險——你的永眠者特征太明顯了,雖然很少有人知道心靈網絡的存在,但你頻繁接入網絡本身就是個不正常的現象。”

    “吾主,您的意思是……”

    “你是時候增加人手了,”高文不緊不慢地說道,“我之前讓你研究非植入式的神經索和更加高效的腦波放大裝置,有眉目了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