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廣播


    對于霍斯曼地區的民眾而言,最近一段時間他們所經歷的事情甚至比他們過去祖輩數代人經歷的事情加起來還要復雜得多。

    統治這片土地的霍斯曼家族突然間土崩瓦解,城堡的主人換成了來自塞西爾的“政務官員”,簡明又嚴密的政務廳法令取代了舊時候的領主法律,又有人口遷移、土地分配的大事隨之而來,紀律井然的塞西爾軍隊取代了那些散漫又貪婪的貴族私兵,並嚴格執行著新領主的命令,而與這些東西一同來到這片土地上的,還有一批又一批工程隊伍,一片又一片施工地區……

    新的變化是如此迅猛,造成的影響自然也是有好有壞。

    很多人感覺惴惴不安,面對各種嶄新的事物時顯得無所適從,更有人無法理解那些聞所未聞的“塞西爾法律”和“塞西爾秩序”有何意義,早已習慣了散漫混亂的生活方式的霍斯曼人時常聚在一起,討論新法律里那些“匪夷所思”的部分,比如禁止在大街上大小便,集中處理垃圾之類,而另一些人則也注意到了塞西爾人到來之後好的一面——

    政務廳官員顯然比領主和騎士更講道理,他們頒布的法律是嚴格執行的,而不是隨著執法官的心意;塞西爾士兵更有紀律,他們佔領城堡和哨所至今都未曾搶奪過附近平民的絲毫東西,甚至還在幫助修繕房屋;新領主承諾的土地分配也不是一句空話,至少第一批遷移到城市周邊的新居民都獲得了屬于自己的份地,盡管很多人都在擔心領主隨時又會把這些土地收回去,但至少他們手里暫時有了土地……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他們並不在意自己頭上的領主是誰,也不在意城堡上掛的是哪家的旗幟,只要能保證民眾的衣食,統治者在這個時代就能收獲到難以想象的支持,而新的政務廳至少保證了這一點,所以即便新法令推行的不容易,霍斯曼政務廳對這片土地的改造和建設還是在按照時間表進行著。

    舊霍斯曼城堡——現在的政務廳所在地,一群魔導技師和士兵正在城堡前的廣場上忙碌著。

    這些來自塞西爾地區的“工程隊伍”是最近一段時間領地上的常客,隨著整個霍斯曼地區的局勢穩定下來,有越來越多的塞西爾施工組進入了這個地區,他們帶來了不可思議的魔導技術,並用各種各樣神奇的機器來建造房屋和各種設施。

    霍斯曼人把那些穿著布質工服的魔導技師稱“塞西爾巫術師”,因為他們總是看到魔導技師用神奇的法術來蓋房子,但這些魔導技師又都自稱自己是普通人,所以當地人就給他們起了這樣一個名字。

    每當“塞西爾巫術師”們工的時候,就總會有人在旁邊圍觀——霍斯曼人已經漸漸習慣了塞西爾人帶到這片土地上的各種神奇東西,並在政務廳的宣傳下一點點地接觸著不可思議的魔導技術,但畢竟時日太過短暫,所謂“魔導時代”對這些當地人而言還是個新穎古怪的名詞,曾經高高在上的、只屬于貴族的“高貴法術”如今離他們如此之近,絕大多數普通人都抗拒不了這份好奇。

    不少人此刻就在廣場周圍聚集著,猜測那些魔導技師和士兵在忙些什麼,猜測那些奇怪的金屬、水晶、符文裝置有些什麼用處,雖然有一些士兵在施工現場把守著,但他們也並沒有驅趕人群的意思。

    霍斯曼人已經大概摸清楚了這些威武士兵的脾氣︰這些士兵是真的講紀律的,哪怕普通士兵也像最正直的騎士一樣自律,只要沒有觸犯法律,這些佩戴刀劍的士兵決計不會找平民的麻煩或者勒索錢財。

    “你猜他們要做什麼?”人群中,有人好奇地詢問身旁的人,“你來得早,你知道麼?”

    被詢問的人搖著頭︰“我哪知道——我來的時候他們就在忙活了。不過我猜多半是路燈吧……最近他們不是一直在城里到處建路燈麼。”

    “這廣場上已經有路燈了,還弄什麼路燈,”旁邊第三個人反駁起來,“反正遲早政務廳的人會說的——對了,有人知道今天廣場上的告示里寫了什麼嗎?”

    第一個開口的人搖搖頭︰“我又不識字。不過多半還是那些新法令吧,不讓在大街上大小便,建造廁所和垃圾站之類的……”

    一個站在人群稍後面的老頭听見了,忍不住咕噥起來︰“大街上都不讓拉屎了,說實話這真不講道理。”

    圍觀人群的話題就是這樣,有時候幾句話的功夫就會完全歪到別的地方去,幾個人討論的點很快就轉移到那些奇奇怪怪的“塞西爾秩序”上,有人搖著頭,念念叨叨︰“他們還讓大家把水燒開了再喝呢——要我說,政務廳的老爺們雖然都是好人,但這些規矩管的也太多了……”

    “燒開水這個我倒覺得有點道理,水燒開再喝起碼沒什麼怪味了——”

    人們開始興高采烈地討論起新的話題,並在這個話題上越走越遠,但此刻廣場上的施工已經到了尾聲︰在魔導技師們緊張的一番忙碌之後,一個奇特的大型裝置被固定在了廣場中央的石頭平台上。

    那是一個擁有三角形底座、表面閃爍著符文光輝、頂部瓖嵌著一塊水晶的奇特裝置。

    魔導技師們開始測試這個裝置,並點亮它表面的一個個符文來確認它的狀態,周圍好奇的人群則漸漸停止交談,重新把注意力轉移到了這個怪模怪樣的東西上,而在人群漸漸被調動起好奇心的時候,幾隊騎馬的士兵突然從城堡里跑了出來,並向廣場的各個出口跑去。

    有人听到了這些士兵的喊聲︰

    “霍斯曼市民們!偉大的高文?塞西爾公爵要和你們講話!去廣場上集合!”

    高文?塞西爾?領主?

    領主會出現在廣場上?他是什麼時候來的?

    人們面面相覷,每個人臉上都是一片茫然,他們當然知道自己新領主的名字,但可沒想到領主會出現在這個地方,明明之前沒有一點消息,也沒人看到車馬進城,怎麼領主就要來了?

    而且……不是听說領主帶著軍隊去北邊打仗了麼?難道他已經回來了?這麼快就回來……是打贏了?還是根本就沒打起來?還是說……打輸了?

    人們又驚訝又困惑,本來都因為看膩了施工而準備回家的人也都硬生生停下了腳步,留下來跟其他人熱烈地討論著“領主突然到來”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而在討論過程中,他們看到又有一隊士兵從城堡里出來,列著隊站在了廣場中央那個剛剛設置完成的奇特“魔導裝置”周圍。

    列隊守衛的士兵似乎證明了領主真的會來,但他們守在一個魔導裝置周圍……這就讓人想不明白了。

    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多。

    此時此刻的霍斯曼市仍然是個舊式城鎮,城堡周圍只有範圍有限的一片城區,而且士兵也只通知了較近的、能夠快速趕到廣場的那些居民,所以沒過多久,接到通知、滿心好奇和緊張的居民便都聚集到了廣場上,來得晚的人甚至在廣場上都找不到地方,只能爬到附近建築物的房頂上,而在廣場中心附近的那些人此刻便忍不住慶幸起來——

    幸好他們早早地在這里看熱鬧,此刻便佔據了最好的位置。

    霍斯曼市的居民們聚集著,觀望著,其中不少人都懷著緊張又畏懼的心理︰高文?塞西爾的威名在整個安甦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這位傳奇英雄在前不久征服了霍斯曼,成了他們的領主,現在又要跟他們說話了,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別的不說——他們祖祖輩輩都沒這個機會……

    畢竟哪怕是塞西爾家的繼承人,也只有掃墓的時候能進去看高文?塞西爾的棺材一眼。

    但是領主還是沒有出現,只有一群士兵守在廣場中央的空地上,十幾個魔導技師則在那里忙來忙去。

    廣場外層的人甚至看不見那里面的情況,還不斷有人在後面嚷嚷著詢問前面的人︰“領主到了麼?領主到了麼?他長什麼樣子?”

    “領主還沒來呢——不過我看見戴達羅斯執政官了!大概領主快來了吧?”

    又過了一會,魔導技師們終于完成了所有的調整工,並順利完成了每一項測試。

    霍斯曼市的執政官戴達羅斯和幾位同僚來到了廣場上,一名魔導技師來到他面前︰“執政官——測試已經完成了,信號已經接通。”

    年輕的執政官從懷中取出機械表,看了一眼現在的時間,隨後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著略有點緊張的情緒,“開始吧——讓我們一起見證它。”

    魔導技師點點頭,轉身對自己的助手們下達指示︰“調整至廣播模式,聲音、圖像三級增幅,接通!”

    裝置的能源被接通了。

    在漸漸昏暗的天光下,在廣場上無數雙眼楮好奇的注視中,一陣輕微的嗡鳴聲突然響起,緊接著,一片朦朧又混亂的光芒驟然在廣場中央的半空中浮現出來。

    那團光芒漂浮在高空,仿佛一道不斷抖動的極光帷幕,瞬時間便引起了此起彼伏的驚呼,而在驚呼聲還未落定的時候,那道光幕中的影像便抖動著漸漸穩定了下來。

    高文?塞西爾的身影浮現在那里,浮現在巨幅的全息投影中。

    即便廣場最遠處的人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他們的領主。

    在增幅魔法的用下,一個低沉而威嚴的聲音響徹整個廣場︰

    “光榮的塞西爾公民們,下午好,我是你們的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