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 是我不好看了嗎

    如果當初她沒有告訴易風他爹的死,或許現在事情就完全不一樣了。

    又或者,若是當初她沒有用內力幫宴無塵化解寒氣,現在也不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可這一切真與她有很大的關系嗎?

    “事實上是,你只是讓他看到了希望而已,如果你沒出現,不管他是生還是死,他想到得到的東西都是一樣的。”小朵抱臂說道。

    “小朵,你什麼時候變成哲學家了?”閻貝在心中調侃,面上忍不住也露出了笑容。

    把責任撇開什麼的,果然會輕松點。

    “閻姑娘,此刻的你,讓我覺得很陌生。”宴無塵搓著暖爐,低聲道︰“似乎像是才剛剛認識你似的。”

    “哦?那麼神奇的嗎?”閻貝戲謔問道,並不在意他這樣說。

    宴無塵見她竟然還笑得出來,臉上最後一絲淡笑也落了下去,沉著臉疑惑的打量她,突然很認真的問她︰

    “閻姑娘,若是讓你在凌霄閣和本王之間做選擇,你會選什麼?”

    “當然是選擇凌霄閣!”她毫不猶豫的答道。

    宴無塵一怔,目光徹底暗了下來,冷聲道︰“你這麼說,就不怕我不幫你了嗎?”

    她挑了挑眉,好笑問道︰“現在你幫與不幫,還有什麼區別嗎?”

    “現在還不知道是誰幫誰呢。”她又補充道。

    宴無塵給氣笑了,苦笑問道︰“是我不好看了嗎?”

    為什麼現在的你一點也不像之前那樣了?

    他這反應,嚇了閻貝一跳,她趕忙點頭道︰“你很好看,一直都很好看!”

    “那為什麼閻姑娘不再像以前那樣看著我傻笑了呢?”他立馬追問,不打算給她任何喘息的機會。

    “我傻笑了?”閻貝驚了,皺眉道︰“原來我之前在你眼里就是個花痴嗎?”

    這可真是誤會大了!

    宴無塵勾唇嗤笑,用眼神反問她︰難道不是嗎?

    閻貝無言以對,看著他那張格外生動的俊臉,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奇怪道︰

    “沒發燒呀,怎麼感覺王爺今天這麼不正常,難道是腦子壞掉了嗎?”

    “閻貝!你.......”

    “我怎麼樣?”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她截了胡,抱臂笑道︰“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要再玩這樣幼稚的把戲,我們說點正事兒吧。”

    “現在時機正好,我就想知道王爺何時準備行動。”

    “你每天都在本王身邊,根本沒機會出去打探消息,為什麼會知道那麼多?”宴無塵疑惑問道。

    這是他今天最震驚的一點。

    可惜,閻貝給他的回答卻是,“因為我經歷得太多了,這樣的套路我都見了不知道多少次。”

    宴無塵愕然,心想你要糊弄我能不能找個其他理由,偏偏要用這種一看就知道的瞎編的話來騙我。

    可事實上是,閻貝說的全是真話。

    她看著他那不相信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說的話他根本不信。

    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還是要落到接下來的事情安排上。

    許是被閻貝這麼一弄,把所有感性細胞全部拍死,重新回到理性上的宴無塵終于能夠冷靜下來,好好和她商量接下來的行動方案。

    俗稱--造反手冊!

    說起造反這件事,閻貝覺得自己可能比宴無塵這個新手還要熟練。

    畢竟,她已經是個成熟的老司機了。

    造反第一步,就是要猝不及防,在對方毫無防備之時,給予會心一擊,傷害必定爆炸。

    “王爺,你看哈,我們先醬紫,再醬醬,然後那樣那樣,最後這樣這樣,事情完美解決,你怎麼看?”

    宴無塵︰“為什麼你能這麼熟練?!”

    閻貝︰“因為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了,沒事的,王爺也不要灰心,雖然這是你的第一次,但是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造反老司機幫你走上人生巔峰!

    宴無塵看著她那自信的目光,心里莫名一顫,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女人遠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可怕。

    可也因此,她的神秘成為了他的毒藥,引他一步步走向她設定好的陷阱,最後墜入深淵。

    八月十五,中秋節,這是個好日子。

    這一天,是攝政王離開京城的第三十天,閻貝等人相信,早已經走到邊陲之地的他,今天是拍馬也趕不回來了。

    在這一個月里,閻貝在易風這個間諜的輔助下,成功獲得凌霄閣最新據點圖,並將宴無塵的人手安排了過去,只等一聲令下,便可行動。

    中秋節,本該是團圓的日子,可是今年這個中秋節,在宴無塵等人心中,卻是分別的日子。

    一切都已經布置妥當,留下閻貝在外接應,宴無塵換上朝服,入宮赴宴。

    在宴清離眼中,今晚的中秋宴還是和往年一樣,毫無新意,甚至有點無聊。

    席間,他好幾次險些睡著,不過最後都被內侍官喚了起來。

    大殿內,燈火通明,歌姬舞娘魚貫而出,翩翩起舞。

    可舞著舞著,一股妖風突然襲來,瞬間吹滅了大殿內大半燭火。

    眾人只覺得視線一暗,正覺得奇怪時,一抹銳利銀芒閃現,直直朝大殿上的宴清離刺去。

    “有刺客!”

    也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很快大殿內便亂了起來,內侍官大喊“護駕”,朝臣亂成一團,大喊“救駕”。

    可是,大家伙似乎只是在原地喊著,不但沒有一人上前救駕,侍衛們也沒有一個人進來。

    如此局勢,有心人立馬反應過來情況不妙。

    看著站在暗處那一身白衣的宴無塵,朝臣們立馬反應了過來,轉身便要跑。

    可是,正當他們轉頭之時,一直鎮守在城外的禁衛軍便當先一步圍了上來,將所有人都困在了大殿內。

    銀芒已經消失,可奇怪的是,皇上的的呼救聲並沒有再響起。

    站在宴無塵身旁的大臣們見此,立馬笑了起來,以為皇上已死,招手沖外頭的禁衛軍喊道︰

    “聖上遇刺,爾等還不快速速進來救駕!”

    “是!”雄渾的男音在殿外響起,可宴無塵卻听得眉頭一皺。

    借著微弱的燭光抬頭朝發聲處望去,來人身材魁梧,根本不是身材勻稱的陸羽!

    “不好!”宴無塵低呼出聲,他周圍的老臣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兒,大殿內的燭光便重新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