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作戰計劃

    或許是因為蟲巢暴君吞噬得太過興奮,又或者是覺得這樣一只小螻蟻死不死也無關痛癢的緣故,它完全沒有理會那只已經嚇破了膽,但勉強沒嚇死的小煞魔,而是開始專心的吸收齊了剛剛從白空那里奪來的能量。狂沙文學網

    然而就在不久後,原本分散在極寒凍土四周的所有煞群高層都被一記緊急召集令給召集了起來,回到了“永恆之柱”內部的那個營寨之中。

    “什.......什麼?白空他!他死......死了?”

    當听到了這個消息後,“天空堡壘”索羅斯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他和白空的關系原本就在“十魔”里是最好的,此時突然有些接受不了這個悲傷的事實。

    “十魔”之一,“聖瞳”白空,整個煞群中擁有著最強偵查能力和狙殺能力的特殊能力者,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沒了?

    “到底是誰干的!咱們得趕快調集戰力去報仇才行!”

    “可惡!居然敢在煞群頭上動土!豈有此理!”

    “高層被殺,這個恥辱一定要報才行。”

    .......

    很快地,長桌旁充滿了亂七八糟的喊聲,此起彼落的聲音里充滿了各種緒,不難推斷出此時許多成員的心都十分糟糕。

    “鎮靜,都鎮靜點。”

    但就在這時,斯奈普嘆了口氣後拍了拍桌子,用自己那張嚴肅的死人臉和冷峻的聲音強行壓下了會議室里的紛擾。

    “都這個時候了!你怎麼還這麼冷漠啊!白空可是已經......”老實說平時大家都知道斯奈普就是這幅油鹽不進的樣子,可沒想到自己的同伴遭到不測後他也還是這樣,最激動的索羅斯不由得大聲喊到。

    “都這個時候?你腦子有問題了嗎?正是在這種時候才應該冷靜下來。”

    盡管索羅斯的緒十分激動,可斯奈普那只毫無感波動的單眼掃過去後,卻將這位“天空堡壘”壓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盡顯“王之頭腦”作為魔王左手的威嚴及權勢。

    “說的對,如果那個小煞魔沒有添油加醋的話,對手可是一個瞬間就能秒殺白空的怪物,帶著緒貿然出擊只不過是去送死罷了。”

    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暗影執政官”都凱也用那沙啞無比的嗓音說到,為常年進行戰爭的高階煞魔,它早就已經習慣了邊同伴的死亡場面,所以也顯得比較冷靜。

    一個照面就干掉了白空嗎?直到這時,諸位煞群的高層才想到了這個最關鍵的地方。

    雖說“聖瞳”白空屬于那種以特殊能力見長的煞魔,在接近戰時的本領在“十魔”里都是倒數級別的,但能夠一下就把“低位聖域”級別的高手直接秒殺,這種本領即便是“中位聖域”的里雍和薇爾莉特都未必能輕易做到。

    “這樣的話.......不如把下叫回來把?他離開還不到半天,應該可以.......”

    這時,“亡語教授”莫尼茲思考了一下後便開口說到,在他看來以里雍那仿佛無所不能的本事應該沒什麼敵人的是應付不了的,實在不行的話還可以考慮把歐若拉也叫過來。

    “不行。”

    “不行!”

    但當听了莫尼茲的話後,兩個聲音卻不約而同地一起響了起來,眾人朝那邊望去,只見竟是斯奈普和無銘同時開的口。

    “你來說吧。”發現斯奈普也想到了這點後,無銘聳了聳肩,對這位“王之頭腦”比了個你請的手勢。

    “諸位,是不是最近下對你們太過慣了,所以才讓你們養成了這種什麼事都依賴他的糟糕心態?”

    點了點頭後,斯奈普伸手抬了一下自己的單片眼楮,雖然左眼的眼球已經恢復,可他還是按照自己多年的習慣帶著眼楮,算是對過去的一種緬懷,可他的目光和語氣中卻是充滿了不滿的意味。

    “所謂的十魔,是聚集在魔王旗下的世上最強武斗集團,是下的矛,為他貫穿一切敵人,是下的盾,為他擋下一切攻勢,而不是一群什麼事都要反過來依賴下的嬰兒!”

    說到這里,斯奈普的目光掃向了在場的所有人,仿佛是在說“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麼要你們這群人又有何用?”

    被斯奈普這麼一說後,長桌旁頓時變得寂靜無比,所有人的眼神都變得無比尖銳,似乎想證明自己絕對不是需要依賴那位魔王下的嬰兒。

    “白空的死固然慘烈,但各位從就任十魔的哪天開始不就已經預料到會有一天為下捐軀嗎?而且他的死也已經為我們提供了足夠多的報,所以他的死是有價值的,而我們當然也會在合理的況下為他報仇,暫時還不需要勞煩下。”

    一口氣將所有該說的東西都說完了之後,斯奈普看著坐在長桌旁的一干煞群高層,猶如審閱士兵的將軍一般挨個對視了一眼。

    “但即便如此,如今下和薇爾莉特都不在,咱們的高端戰力似乎顯得有些.......”

    “顯得有些什麼?”

    當一向謹慎的莫尼茲說起了這個問題時,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猛地推開,一個上穿著有些破爛的藍色裙裝的藍發美人昂首闊步地走了進來,手上還抓著一大塊像是冰塊般的東西。

    “薇爾莉特!”

    看到了這位突然闖入的女士後在場的所有人都完全沒有在意,反倒是露出了欣喜的模樣,因為這位突然出現的女子竟是之前被紫晶那伙人綁走了的“冬雪姬”薇爾莉特!

    “你.......你居然這麼快就回來了?”

    薇爾莉特回歸後,原本斯奈普也最頭疼的戰力不足問題立即就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緩解,但他也沒忘了問下為什麼薇爾莉特這麼快就能從莉莉絲手中逃出來。

    “啊,今早好像莉莉絲他們那邊出了什麼問題所以露出了空擋,還有這家伙是自己送上門來的,我就打包回來當禮物了。”

    薇爾莉特咚的一聲將手上提著的那大冰塊丟在了地上,這時眾人才發現冰塊里頭居然是一個熟悉的影,那位臣服于莉莉絲旗下的老王煞,“靈魂熔爐”達爾摩!

    作為當年“羽龍神之亂”的反叛王煞之一,而且後來又加入了紫晶和里雍等人作對,所以煞群高層自然也都認識這位煞魔中的敗類,卻不料竟是現在被薇爾莉特抓了回來!

    “你倒是比以前機靈多了,不但能自己溜回來,還能抓回俘虜來。”

    當薇爾莉特坐回了夏妃邊的時候,後者笑眯眯的朝這邊望了一眼,有些調侃的說到。

    雖然跟薇爾莉特如今同為契姐妹,已經早就是可以在一張上侍奉下的關系,不過有時候夏妃還是難免對她有些競爭意識,畢竟習慣就是這麼麻煩的事。

    “哼,這次行動你就不要參加了吧,免得對腹中的孩子不利。”

    這時,薇爾莉特不由得掃了夏妃的腹部一眼,坦白說她在得知夏妃懷孕後盡管表面上沒說什麼,可暗中也升起了強烈的對抗意識,想著等有空了後一定要死纏著下也給她來一個.......

    “行了行了,你們兩個也真是,下不在就開始了.......總之現在先來布置一下作戰計劃吧。”

    看到薇爾莉特和夏妃那你一言我一語開始互相擠兌起來之後,斯奈普無奈地打斷了她們的對話,然後將那張巨大的地圖鋪在了面前的長桌上。

    “作戰計劃?你這麼快就已經有譜了?”

    “當然,現在敵人的報已經足夠清楚,而且手頭上能用的牌還有這麼多,如果這都沒辦法擬出作戰計劃的話我這“王之頭腦”的稱號豈不是白掛的?”

    看著除了魔王下之外煞群的所有高階戰力都已經齊聚一堂,而且手中還有著眾多的“原質聖器”可以使用,以斯奈普的腦子幾乎一秒就能想出數十種針對極強的作戰方案。

    怪物嗎......不過既然敢對我們煞群動手,就算是怪物也得付出代價才行。這時,斯奈普暗中握緊了拳頭,打算這次用盡十二萬分的精力來好好將這次圍剿做到最好,一定要對得起白空的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