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顏繁之

    東陵。

    華親王府,郡王閣。

    頭戴繁雜黑白紋路抹額的顏繁之屈膝坐在紫檀木軟榻跟前,桌上擺著一疊華親王爺安排人特意送來的書卷冊子,上面記錄了顏繁之不在華親王府的時候這些年發生的諸多事情。

    如今顏繁之的注意力卻是絲毫沒在這些個書卷冊子身上,反而卻是將手中長劍直直擺在軟榻之上,一雙眸子帶著些許沉思仔細打量著。

    玄鐵鑄就的寶劍,鋒刃凌厲,沒有多余紋路,只是精煉至極的泛著幽幽冷光,鋒芒堅韌完全足以削鐵如泥,當真是天下難得一見的好劍。

    顏繁之的視線卻是未曾太過流連劍刃,反而卻是落在了那黑沉古樸的劍鞘之上的“琉璃”二字。

    他的確是已經失了記憶,否則哪怕是再如何流落大楚,總歸不可能連著自己的郡王身份都全無半點印象。

    說起來,他對東陵華親王府也沒有什麼特殊的留念,畢竟他自小的記憶一直是在大楚之地,唯一的長輩也無非是早已經過世的養父,如今他已然二十余歲,自然是不可能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因為一個足以證明自己身份的抹額便亂了方寸,迫切想要回來。

    之所以會千里迢迢回了東陵,倒不是因為真的迫切想要做什麼所謂的認祖歸宗,無非是綜合考慮下來比較合適罷了。

    一來是因為這個東陵華親王府之上的這個郡王身份不要白不要,而且還能夠讓鎮北軍不費一兵一卒便帶的整個東陵大軍退回,他自然是樂意為之。

    至于其二,他此次回來東陵一趟,除了弄清楚這東陵華親王府到底是個什麼存在之外,便是為了要將他這長劍上名字的人給尋了出來。

    回了東陵之後,有著華親王府證明郡王身份的抹額,他自然也是得了華親王爺一陣喜極而泣的認親,隨後激動至極的將人接近了榮親王府。

    華親王府之上唯一的嫡子失蹤這麼多年後還能活在這世上大難不死歸來,華親王爺自然也是將其疼到了心尖上,日日噓寒問暖百般照顧,看著顏繁之如今成長得這般人中俊杰的模樣,華親王爺更是又欣慰又滿足。

    顏繁之是他好不容易尋回的嫡子,華親王府自此後繼有人,華親王也不拖沓,徑直便是將手中兵權悉數給到了顏繁之的手上,更是當眾許諾說只要顏繁之願意留在王府上繼承家業,重掌東陵王府親衛軍大權,那他什麼要求都肯答應。

    顏繁之也並非是鐵石心腸之人,雖然起初對東陵之地的確是沒有什麼好感,但是如今華親王這般模樣,倒也對得起他那父王之名,再加上東陵大楚的事情新因為大楚那邊榮親王府突然走火的事情耽誤了下來,還未商議好如何處置尚在大楚之中關押著的沈芝韻,此時顏繁之倒也並不急著回了東陵,索性便是在東陵華親王府安心居住了下來。

    待在東陵的這些日子,顏繁之自然也不可能閑著,除了听姬弦音之令聯系了東陵之中音殺閣中的勢力,在慕流甦和姬弦音大婚之日替整個東陵鋪滿紅綢之外,顏繁之也是暗中派出了不少東陵親衛軍的人馬,悉數搜尋與那把長劍有關的人。

    這把劍並非是他在東陵之物,同那抹額一般,是隨身佩戴在他身上的,自從他習武以來,便是一直用著這把長劍練劍,如今已然十年有余。

    因為這長劍上面上面刻的不是劍名而是認命這等古怪的原因,顏繁之在大楚的時候也是有心尋過一二次,只是一直以來寥寥沒有收獲。

    在大楚那麼多年都未曾尋到半點蛛絲馬跡,顏繁之便是越發篤定這長劍之上相關的刻字之人應當是在這東陵之中。

    起初顏繁之倒也不是沒有懷疑過這把長劍是華親王爺或者華親王妃賜予的,可華親王卻說他並未見過這把長劍。

    顏繁之聞言,便是越發皺緊了眉頭。

    事實上,不過只是一把長劍罷了,這麼多年無人問津,將此事兒歇下來似乎也沒有什麼不恰當的,可是卻是顏繁之心中卻是不知為何,心中總覺得缺了什麼東西一般,他對這長劍上的名字,似乎總是有著什麼莫名的執念。

    他靜靜打量著,唇瓣微抿,渾身上下透出一股子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寒。

    許久,他微微抬手,下意識的想要探手撫上那刻有“琉璃”二字的劍鞘。

    “稟郡王,親衛軍有報!”

    恰是此時,房門之外忽而傳來一聲急促的通報聲音,顏繁之手中的動作字頓,從容拂袖,背負雙手,聲音沉沉的應了一聲︰“進。”

    “出了何事兒。”微微皺眉,雖是疑問,他言語之間卻是說成了陳述語氣,端的是從容不迫。

    “回稟郡王,南部的親衛軍方才探出些許消息,听聞衛國公府之上,當年曾有一位嫡出千金,名字便是喚做琉璃,不知是否與郡王手中這長劍刻字有關。”

    那人恭恭敬敬的跪在顏繁之跟前,面容之上一副尊敬之色毫無半分懈怠,畢竟如今的顏繁之得了華親王爺認可,已經是東陵華親王府之上徹徹底底的東陵郡王,將來可是要接任華親王之位執掌東陵軍政大權之人。

    顏繁之聞言,眉宇之間的冷凝之色卻是未曾散去,他微微皺眉,冷聲問道︰“你方才所說的當年是何意?”

    什麼叫做衛國公府當年有一位嫡女,既然國公府上的嫡出千金,這等尊貴身份,必然是好生將養在國公府上的,如今這人卻是說了一個當年,難不成這身份還能有什麼變化,當年是尊貴至極的嫡女,如今便是成為了一個庶女不成?

    那負責通報的侍衛自然也是听出來自家郡王不滿之處,不敢拖沓,連忙解釋道。

    “回稟郡王,傳聞衛國公府上的大小姐琉璃乃是東陵遠近聞名的才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當年也的確是國公府上的掌上明珠,衛國公也素來寵愛,甚至還為這位衛家大小姐指了一門好親事兒。”

    “只是後來國公府上不知鬧出了什麼大事兒,這位衛家大小姐索性自請逐出國公府族譜,廢了衛姓消失了,自此之後,東陵便是再無衛家琉璃,這位衛家大小姐也是再無蹤跡。而後衛國公似乎也是因為此事兒氣急敗壞,嚴令國公府上上下下不得多言此事兒,幾年時間過去,倒是將這位衛家大小姐忘得一干二淨了。”

    這人解釋的倒是透徹,顏繁之自然是听得明明白白。

    如此一來,一個堂堂東陵國公府上的嫡女千金,卻是如今才被東陵親衛軍尋了出來的事情倒也不算太過古怪了。

    畢竟听這侍衛所言,這位衛家大小姐已經廢了姓氏沒了蹤影,國公府上上下下又對此事兒閉口不提,這人埋沒了名聲也是正常。

    顏繁之緩緩舒展開眉頭,然而一雙眸子仍舊是幽深冷沉︰“既然是已經查出來這位衛家大小姐的事情,想來如今人在哪里你們應當也是替本郡主查到了吧?”

    東陵親衛軍比起鎮北軍來的確是遜色了些許,但是比起尋常軍隊而言,卻又明顯的要高了些許層次,雖然是半途執掌的東陵親衛軍,但是顏繁之對他們的能力倒也還算自信。

    果不其然,他這句話話音剛落,那跪在身前的侍衛便是恭恭敬敬的繼續應道︰“回稟郡王,親衛軍已經尋得了衛家大小姐的蹤跡,並一直派人暗中跟隨著,一切只等郡王指示。”

    倒是沒讓他失望。

    顏繁之點點頭,拂袖拿過桌上的長劍,長劍“猙”的一聲入了劍鞘,他步履不停,衣擺如風︰“帶路。”

    題外話

    番外不定時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