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又生枝節

    入夜,天階夜色涼如水。帝都最大的賞景湖靈越湖旁邊,花燈滿街,人聲鼎沸,湖畔張燈結彩,燈火通明亮若白晝。

    湖中心處,一艘奢華無邊的畫舫赫然入目,船身宛若高樓,上面是極精細的盤龍祥雲樣式浮雕,雕刻精細,栩栩如生。畫舫的雕花欄桿上游龍走鳳,掛滿了各式各樣色彩斑斕的花燈,整個畫舫宛如一座精致華麗的水上宮殿。

    慕流甦身穿一襲白色刺繡竹葉的長袍,外罩青花午時便備好的雲錦梅花鄂披風,面若皎月,身姿清雋,身後跟著好奇興奮的青魚和面無表情的青花。慕流甦的畫像這半月已經傳遍了整個帝都,認出她自然不難,但是令人詫異的是慕流甦身側今日帶來靈越湖的人不是自己的嫡姐慕嫣然,而是將軍府上這兩日名聲大跌的四小姐慕婉瑤。

    慕婉瑤一身清新脫俗的翠綠色底裙,上面以上好的雙面繡紋著玉蘭花式,外罩雪白的絨邊外衣,絨邊長領裹著著細致的鵝蛋臉,露出一雙興致勃勃的眼楮,好一個惹人憐愛的俏佳人。

    幾人迎著靈越湖萬眾矚目的目光上了畫舫。

    慕流甦此時來得倒也不算遲,但是許是因為二皇子生辰的緣故,來客眾多,此時人已經熙熙攘攘擠滿了畫舫。慕流甦將早已備好的生辰禮物送出,這才慢慢打量四周。

    絢麗奪目的花燈之下,技巧嫻熟的樂師吹彈奏唱,靡靡之音繚繞湖心之上幽幽不絕。穿著薄衫香肩半露的舞女隨著絲竹管弦之聲娉婷而舞,柳腰皓腕婉轉間的嫵媚多姿直教一眾公子哥神色迷離宛入夢境。

    慕流甦一出現,便有著潑辣大膽的舞姬渺渺而至,轉身拂袖間好一陣暗香偷渡。見慕流甦眸光仍然一片清明,那舞姬眼中劃過一抹詫異,一只手放在色澤艷麗的紅唇上,另一只手彎著縴縴玉指在慕流甦眼前劃過一抹蜿蜒線條,接著極為流暢的落在左肩,將肩上的薄紗輕輕垮下一個弧度,極盡的喚了一聲︰“公子”

    還未等慕流甦開口,女子的這一番極為嫵媚動人的勾魂作態便教身後的慕婉瑤紅了半張臉。她咬著紅唇,搶先斥了一聲︰“不知羞恥。”

    那潑辣的美人被慕婉瑤如此一斥責,眼底頓時浮現出一抹冷意,她勾著紅唇的手滑到兩頰輕輕勾了一抹青絲撩至耳側,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慕婉瑤,諷刺的開口道︰“喲,今兒這畫舫上的姑娘們可都是二皇子特意請來陪這畫舫的公子們解悶的,奴兒可不懂這位妹妹人都在這兒還有什麼矜持可裝的的,”如此犀利的諷刺之後,她又像忽然想到了什麼,勾著青絲的手又落在紅唇處輕輕捂住了嘴一陣嬌笑︰“還是奴兒誤會這位妹妹其實是個不解風情的小雛兒?不管怎的,總不會是哪位拋頭露面的官家小姐吧”

    舞姬說完話,也不管慕婉瑤如今氣的多七竅生煙,又扭著腰嬌笑著離開了。

    慕流甦見著兩女爭吵,眉目間染著三分笑意。果然今日沒有叫上慕嫣然一同出來是正確的,靈越湖本就在風月之地旁,何況楚清玄邀請的人中多的是流連美色的主,她雖念著慕嫣然束縛閨閣多年未曾出府,但是今日實在不是帶她出來的時候,可將軍府中兩個蠢貨似的女人卻似乎覺得見著皇子的機會可遇不可求,還偏偏讓他帶上慕婉瑤一同前來。

    如今整個畫舫之上,一眾女子除了婢女就是舞姬,就只有慕婉瑤一個閨閣女子,如今被這潑辣的舞姬諷刺她裝矜持,還明目張膽的問她是不是雛兒,顯然是已經看出她大家千金的身份特意羞慕婉瑤的。

    “你!”慕婉瑤被她說的面耳赤紅,但是卻無話反駁,只惡狠狠的說了句︰“本小姐豈是你這等賤民一個身份的。”

    “喲這是哪里的小美人呀”一柄華麗花哨的折扇忽而落在了慕婉瑤的肩上,一個面色微醺的男子搖搖晃晃的走過來,伸手便將慕婉瑤摟了個滿懷︰“小美人這般姿色,快來陪陪你雲哥哥……”

    “滾開……”慕婉瑤哪里受過這般陣仗,對方顯然將她當成了舞女一過來便上下其手,慕婉瑤驚叫一聲,轉頭看到那張圓不隆冬的胖臉時嚇得花容失色,一伸手就將其往慕流甦的方向狠狠一推,那公子哥此時哪有防備,直接滾到地上摔了個狗啃泥。

    一側的侍衛顯然也發現小胖墩出了事圍過來就是長劍一指,架在了慕婉瑤的脖子上“大膽賊人,竟敢出手傷我家公子。”

    慕流甦巧妙的側身躲開被推過來的人,也不出手。看了一眼地上的躺著圓碩身子哎喲叫喚的小胖墩,慕流甦忍著笑,皺著英氣的眉呵斥道︰“四妹妹這是做什麼,大庭廣眾之下怎可出手傷人,還不快將人扶起來。”

    這一番鬧騰下,整個畫舫的人都被吸引了過來,見著一個身子肥胖的人在地上嚶嚶嚶慘叫,有人詫異出聲道︰“這不是長公主府上的公子趙鶴?”

    慕婉瑤原本還氣勢洶洶的想說出自己是將軍府上小姐的身份,如今一听對方竟然是長公主府上出了名的紈褲公子,頓時面色慘白︰“不關我的事,是他,他想要非禮我……”

    “怎麼回事?”一聲音色清朗的男音傳來,眾人循聲望去,那人一身錦繡衣衫,容貌俊朗,腰間系著一根玉帶,懸著上好的龍紋玉佩,貴氣逼人,可不就是今兒的正主二皇子楚清玄。

    楚清玄一眼便看到了被長劍指著方寸大亂的慕婉瑤,再看向被侍衛扶起來摔得鼻青臉腫的趙鶴,轉眼便明白了事情始末。他顯然也沒有想到今兒會出這等亂子,也不知道這慕婉瑤是哪里冒出來的,他看向慕婉瑤道︰“婉瑤,你怎麼在這兒……”

    慕婉瑤一見來人楚清玄,頓時更加委屈了,這才發現四周的確全是衣裳華麗的公子哥們,竟然只有她一個女子,她頓時怯生生的看了一眼慕流甦,委委屈屈的道︰“婉瑤見過二皇子,婉瑤也不知道三哥哥為何帶我來這里,我不小心……”

    慕婉瑤這一副委委屈屈的控訴,頓時讓在場的公子哥們神色一變,目光順著慕婉瑤的視線落在了慕流甦身上。這六年歸京的將軍是真不懂人情世故還是故意的,帶了這麼一個尚且是閨閣女子的自家妹妹來此處?

    慕流甦對于慕婉瑤的倒打一耙自動忽視,見那小胖墩被扶起來逐漸回復了神智,這才長腿一邁,上前雙手抱拳,慢悠悠的開口︰“流甦代四妹妹向趙公子賠禮了,的確是我的錯,四妹妹不懂事貪玩兒想來畫舫游玩兒,我原本是不願的,奈何老祖母要求,四妹妹也一心相求,流甦這才不得不同意帶了四妹妹來這里,如今害得趙公子認錯了人,都流甦的不是,還望趙公子看在婉瑤年幼,多多海涵。”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