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大胸弟,這杯酒敬你,一路走好!”

    這一波暗示的相當到位,wtsg和hbn的位置,正好是東西方向,楚生在中間騷了好幾波,暗合昨天曝光出來的照片。

    左邊小雨右邊孝恩,果然是渣男認證!

    “雖然是楚生的腦殘粉,但是這一波我要點個贊,說的太好了!”

    對于楚生這種花心大蘿卜,羨慕嫉妒恨的觀眾們自然是集體抗議。

    楚生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楚生離開沒多久,就收到了wtsg和hbn送來的兩份大禮,吐槽值迅速增長,直接破了百。

    第一個安全區如果純刷在陸地,包裹面積還是很大,進圈並不存在難度。

    但是楚生把載具破壞掉,拖著兩條腿跑,拿頭去進安全區?

    這完全是殺父之仇了。

    禍福相依效果激活,楚生沒有絲毫停手的痕跡。

    液體在y城搜的正歡,听到了暴躁摩托車接近的聲音,站在高點掃了一眼,看到了單騎殺來的敵人。

    站在高點的選手愣了一下,又不放心的四周掃了一眼,並沒有看到其他敵人。

    “這什麼套路?一個人沖過來,難道不知道y城是我們液體的自留地嗎?”

    液體的選手氣極反笑,這已經不是無知,完全是挑釁了吧!

    誰不知道y城是液體的地盤,因為他們強勁的實力,其他戰隊都是退避三舍。

    居然有個鐵頭娃沖過來挑釁,身為三強之一的液體,怎麼能容忍有人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搞事?

    “開槍,想辦法把他趕跑。”

    y城距離安全區很近,只要走幾百米,就是養老院位置。

    不過液體的習慣向來是直接插入安全區中心,打法凶悍直接,看到有人太歲頭上動土,活膩歪了,自然是直接拿下。

    y城高樓林立,楚生貼著邊開車,看到有載具,連車都不下,直接切換到後座,mini14單點手速,快到仿佛全自動一般,打爆車胎後摩托車依舊在按照慣性滑行,即刻切換到前座,油門一踩直接溜走。

    摩托車是什麼速度?

    液體的幾人只能跟在楚生屁股後面吃屁,加上一兩個急轉彎,直接在城里消失不見,只留下一陣引擎的嗡鳴。

    楚生可沒有離開,y城有好幾個刷車點,他得全部檢查一遍,不放過任何一胎。

    “這人是畜生吧,職業比賽上玩這麼刺激的?”

    “這是我第一次見職業比賽,有專業打胎選手,而且業務嫻熟。”

    “我決定,從今以後尊稱楚生為胎神,以後可以給醫院做代言人了。”

    “沒毛病,畢竟打胎我們更專業2333……”

    “兄弟,你少說了一句速度快,勿等待,無疼痛,更安全。”

    液體的四個人,就像是跟在後面喊著喂飯的母親,而楚生就是那個一到飯點就東奔西跑,不吃飯的孩子。

    起初液體還不清楚他在干什麼,可是後來想要開車去追楚生的時候,愕然發現載具的輪胎已經被楚生卸掉了。

    “該死,這家伙是來打胎的!”液體全隊都快要氣炸了,這沒有載具,待會兒可要怎麼進安全區?

    就算進去了,要怎麼轉移?

    這個安全區範圍多是山頭,很少有房區可供據守,要是沒有載具,他們怎麼沖到安全區中心,怎麼用載具來當掩體?

    可謂是一拳打中他們的軟肋,讓液體痛不欲生。

    看著楚生瀟灑上山的背影,液體隊長ibiza氣得咬牙切齒︰“要是讓我知道這是誰干的好事,後面三把無腦針對!”

    沒有載具的y城,這還是液體頭一遭遇見。

    其他隊員也都慌了神,原本無比自信,熱衷安全區中心的液體,居然有些畏縮。

    “隊長,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ibiza想了想道︰“這人走的速度快,每輛載具都只卸了一個 轆,湊合一下還能開。我們現在就提前進圈,先佔住養老院這個點,看能不能等到有其他隊伍進來……”

    一向激進的液體,也因為“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居然選擇了佔據安全區邊緣的保守打法。

    楚生開著摩托車揚長而去,又殺到了聖山半山腰的工廠,確認了一遍沒有載具後,兜了個大圈子從y城外的橋頭殺了回來。

    當摩托車的聲音再度響起的時候,液體隊都恨不得全員沖上去和這個家伙拼刺刀。

    可惜到最後也只能放兩聲冷槍嚇唬敵人,以此解恨。

    “這一手實在是太騷了,我覺得這把比賽之後,楚生有可能會被打。”

    “強烈要求藍洞給楚生配備兩個貼身保鏢,我懷疑他休息時間去衛生間,很有可能會出不來。”

    “真的太賤了,身為一名國內玩家我嚴正申明,楚生的打法與國內選手、玩家並無直接聯系,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大家報仇請認準id,不要誤傷……”

    就連國內的觀眾,也是穩中帶皮,把這個梗玩了起來。

    楚生直接橫跨y城的麥田,提前殺向了養老院。

    液體沒有載具,無論是開著殘缺不全的車,還是雙腿撒野狂奔,第一個落腳點肯定回事這個養老院。

    昨天四場比賽,外加之前的視頻資料,楚生已經對液體這支隊伍有了十足掌握。

    與其說是對液體摸底掌握,不如說是對他們的指揮隊長ibiza比較了解。

    楚生已經摸透了ibiza的戰術思維習慣。

    試想一下,有一個和你心靈相惜的人,可以猜到你接下來每一步的動作的時候,液體所要面臨的是怎麼一位對手?是怎樣的恐怖?

    借著一個陡坡,楚生的摩托車直接沖鋒而上,順勢飛了起來。

    摩托車平穩的落在了養老院房子的天台上面。

    對這個養老院,楚生可以說是再熟悉不過,當時第一把帶著呆的時候,可就是從這里一路殺穿。

    在養老院天台四周,都是半人高的鐵柵欄,但是在另一面有一塊斜著搭在柵欄上的木板,到時候摩托車可以直接沿著木板開上去,從天台上下來。

    楚生將摩托車停靠在通向天台閣樓的樓梯,旋即趴在養老院,等待液體的大駕光臨。

    看到這一幕,所有觀眾全都沸騰。

    這下,液體要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