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反正不是親生噠(二)

    “弱音姐姐,你拿的是什麼啊?”望著抱著個大箱子走進來的弱音,天依不由地幻想著箱子里是一大箱食物。

    “這是天宇少爺的快遞,至于里面是什麼,上面也沒寫。不過還挺輕的。”似乎是為了驗證自己的話,弱音還一上一下地抬了抬箱子,來證明這個箱子很輕。

    隨後才將箱子輕輕地放在了地上。

    滋滋!

    地面的瓷磚一瞬間就出現了一片密密麻麻的裂痕。

    “額……輕?”旁邊樂正綾有些汗顏,心想自己是不是對輕這個字有什麼誤解?同時也猜箱子里面該不會是一箱子的金屬鋨吧?

    “我去叫天宇。”言和走上了樓,進了天宇的房間。

    幾分鐘後,言和帶著鼻青臉腫的天宇出了房間,來到了幾人面前。

    “哥哥,你腫麼了?”天依眨巴眼楮,眼神中充滿疑惑,她可記得之前見天宇還是好好的。

    “捕蕭醒衰勒怡腳。(不小心摔了一跤)”天宇含糊道。

    “怕不是臉著地哦。”天依小聲嘀咕了一句。

    聲音不大,但還是被天宇听得清清楚楚,瞬間傷透了天宇那顆由百分百純金打造的玻璃心。

    嗚嗚,果然二次元里的妹妹都是騙人的……天啊!為什麼不能給我一個乖巧听話的妹妹啊?!

    要不再慫恿爸媽再生一個?

    想了想,天宇立刻搖了搖頭。萬一又生出個和天依一樣只會吃,一點也不乖的吃貨怎麼辦?一個已經夠受的啦!

    嘆了口氣,天宇走到了箱子前,手中憑空出現一把小刀,準備割掉膠帶。

    這里面到底是什麼東西?箱子即將打開,一時間幾人都在猜測。

    應該是吃的吧,好多好多吃的。不用說也知道這是天依的猜想。

    果然怎麼重的東西,我只能想到金屬鋨了。樂正綾仍然堅持之前那個她自己也不相信的猜想。

    要是這里面是一箱子武功秘籍就好了,這樣的就可以試試其它招式了。這是言和的想法,如果天宇知道了一定會嚇出一身冷汗。

    弱音……她沒有任何想法。

    膠帶割完,小刀在天宇手中轉了轉,消失不見。

    在幾人期待的目光下,天宇打開了箱子。

    浮現在幾人眼前的是一個大概只有三四歲左右的小幼女,留著灰白色的四馬尾,隱隱散發這一點鈷藍色的光暈。此時她正閉著眼,安安靜靜地躺在一個大大的籃子里,身上蓋著一層小被子,嘴里咬著一根食指,呼吸輕微而又平穩,可愛極了。

    除了這籃子裝的小幼女外,箱子里還有的小箱子蜷縮在箱子的角落。在小箱子和籃子的夾縫中還夾這一本薄薄的書,看上去好像是什麼說明書或手冊之類的。

    樂正綾、言和、天依還有天宇四人望著箱子里的少女,一時間呆住了。顯然他們怎麼也沒有預料到,這箱子里竟然會有一個活生生的人!

    因為這快遞是天宇的,所以天依、樂正綾、言和三人齊齊將目光投向了天宇,眼神中除了詢問,還是詢問。

    “那個……”天宇被三人的目光盯得背後有些發涼。“我什麼都不知道哈……”

    正在考慮如果解釋時,天宇想起了箱子里的那個小冊子。二話不說直接取出了那個小冊子。

    只見那小冊子上寫著怎麼幾個字︰星塵使用說明書

    額……什麼鬼?

    天宇懵逼,打開了小冊子第一頁。

    第一頁上有這十五幅圖,橫五幅,豎三幅。看上去畫的好像是同一個女孩,不過卻是不同的年齡段。從第一幅圖一歲,到第十五幅圖十五歲。而通過對比,天宇確定了籃子里的小幼女就是十五幅圖中的女孩,正是第四幅圖,四歲的樣子。

    懷著好奇,天宇翻開了第二頁。

    不要惹她生氣!

    幾個大字佔據了這一整頁。

    繼續往後翻。

    不要惹她生氣!

    繼續……

    不要惹她生氣!

    繼續往後翻,天宇發現後面幾頁全都是這幾個大字。

    “呵呵……”

    這熟悉的配方,讓天宇確認了這是誰寄來的孩子了。他依稀記得,他第一次和天依相見時,某人也是怎麼一直提醒他的。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啊……”

    想想自己剛剛還在想,要不要慫恿爸媽再生一個?然後下一秒就出現了……當然,這肯定不是爸媽生的,要不然這麼大了,自己怎麼可能一點消息都不知道。而且也不姓洛,而是叫星塵這個有些奇怪的名字,不像是華夏名,到像是某種代號之類的。

    這時,籃子里的星塵似乎被打開箱子而射進的光線刺激了,翻了個身,眼皮微動,小手伸出在眼楮上揉搓,看來是已經醒了。

    她睜開眼,金色的瞳孔中好似映照這整個世界。她打量這,打量這自己眼前那四個陌生的人。

    最終,她的目光聚集在了那個臉色有些復雜的少年身上。

    她開心地笑了起來。

    她高高地舉起了雙手。

    天依、言和、樂正綾三人將目光聚集在了天宇身上

    天宇愣了愣,隨後伸出手將籃子里的星塵提了起來,抱在了懷里。

    她很……重!不對!她很輕!也不對,她的體重隨時都在變化,或重、或輕,時而恍若無物,時而重若千鈞。

    對于可愛的事物,沒人能夠抗拒。天依、言和、樂正綾三人也不例外。

    她們湊到近前,仔細打量著這個神秘的陌生女孩。

    “好可愛!”樂正綾雙眼冒著愛心,伸出一根指頭,戳著星塵那嬌嫩白皙的臉蛋。

    只見星塵似乎被樂正綾戳著有些不高興了,撇過頭,在樂正綾還沒反應過來時,張開了小嘴。

    樂正綾的手指也正好伸了進去……

    然後……

    星塵一口咬了下去……

    “啊!疼!”

    看似細小的牙齒,但卻有這不小的殺傷力。疼的樂正綾兩眼淚汪汪。

    還好星塵只是咬了一下就松口了。

    樂正綾望著手上的兩排清晰的細小牙印,心里生出一股委屈感,同時也不敢再去戳星塵的臉蛋了。

    樂正綾的遭遇也讓言和放棄了戳星塵臉蛋的念頭。

    “哥哥,難道她是你的私生女?”天依雙眼放光,八卦道。

    這句話一出口,言和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危險了起了。

    “怎麼會呢。”天宇急忙開口解釋。“這……這是……這是一個爸媽剛剛領養的一個孩子,因為沒時間照顧,所以才送過來了。”

    天宇隨口編了一個漏洞百出的解釋。

    對于天宇的解釋,幾人自然不會相信,但也沒有繼續追究。反正她們也沒相信天依的話,只要不是天宇的私生女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