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偷天換日

    帝王男子猛然間愣住了,然後驚慌地喊了起來“你是誰?竟敢蒙蔽天機?”

    這一次,空間輕輕波動了起來,一個瘦長挺拔的身影當先而出,隨後又跟出四個人,三男一女,環在他身後。五個人皆面蒙黑紗,遮掩了真面目。

    五個人的衣著打扮,也十分普通,和甦傲天等人的裝束沒有明顯差別,而與富麗堂皇的帝王男子迥異。當先而立的瘦長身影,並未流露出咄咄逼人的氣息和威壓,在甦傲天的感知里,甚至不如帝王男子有壓迫力,然而帝王男子卻渾身哆嗦起來,眼楮里露出了驚恐之意。

    重重地喘了口氣,帝王男子的氣勢一下子弱了下來,用一種近乎謙卑的語氣問到“原來是仙君大人光臨,不知大人份屬何宮,在哪位天帝座下高就?大人當知,鴻蒙青炎燈已經引起了各方關注,不論是誰違反了協議,都會造成無法收拾的後果。”

    瘦長身影一開口,眾人就听出了他就是先前說話的那個滄桑的聲音,顯示出他必然不年輕了,語聲還是輕描淡寫,卻令帝王男子听後,渾身像是篩糠一般止不住哆嗦起來“將死之人,考慮這些作甚?”

    帝王男子瘋狂喊道“你敢?我是逍遙宮排名第三的仙帥孟驤君,甚得逍遙天帝器重,你敢動我,逍遙宮上下,必然不會善罷甘休!”

    瘦長老者嗤笑起來“蠢材!既然知道我蒙蔽了天機,你還指望逍遙天帝知道這里的事情,費神來搭救你麼?”

    帝王男子孟驤君一咬牙,忽然拿出了一面黃旗。

    乍一看,這面旗幟與厲恨天的煉魂幡有幾分類似,長長的旗桿,絲綢一般的旗面,旗桿鋒銳的槍頭閃爍著滲人的寒光。但它的氣息卻與煉魂幡截然不同,沒有那種令人心悸神搖,甚至魂飛魄散的恐怖感,然而強大的威壓卻令甦傲天感到透不過氣來,不亞于至尊鼎、落魂鐘等神器!

    孟驤君展動旗幟,忽然間,仿若是九天深處雷神震怒,狂暴的驚雷從天而降,向瘦長老者一行當頭罩下!

    漫天驚雷伴隨著陣陣閃電,如同金蛇狂舞,狂猛的威能在電閃雷鳴中呈現出不可阻擋的氣勢,仿佛在下一刻,這片天地就會被完全摧毀!

    與此同時,黃色旗幟m爾收攏,將孟驤君和鴻蒙青炎燈一起裹住,瞬間沒入了空間中消失了。再出現時,它已經到達了天際,旗桿上鋒銳的槍尖攪動得天幕蕩漾起來,眼看就要戳出一個窟窿,破空飛去!

    瘦長老者身後的四人,不待吩咐已經瞬移遁去,出現在黃旗旁邊,各展手中兵刃向黃旗砍去。兩男一女皆是用劍,另一人則是雙手持刀,然而不論是刀還是劍,砍在黃旗上都如同落入了油中,滑膩膩得毫不受力,往一旁溜去。

    瘦長老者嘴角微揚,輕蔑地一笑,不過他的這番表情隱藏在了黑紗下面,無人得見。他伸手憑空一抓,在天際的另一頭,忽然破開了一個窟窿,孟驤君狼狽的身影從里面滾了出來。

    孟驤君可能是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了,驚駭欲絕地喊道“你不能殺我!逍遙天帝…”話還未說完,瘦長老者揮了揮手,仿佛是一陣風吹過,孟驤君的身體就飛散了。

    瘦長老者哼了一聲,說道“不過一個分身而已,死的又不是本尊,何必驚慌?”

    隨著孟驤君的身死,黃色旗幟頓時失去了威力,立刻被三男一女砍得稀爛,露出了里面的鴻蒙青炎燈。

    孟驤君情急之下,不惜拋棄了鴻蒙青炎燈轉移瘦長老者的注意力,想要覷機逃脫,這番心思卻完全白費,最終沒能逃過瘦長老者的毒手。

    三男一女將鴻蒙青炎燈交到瘦長老者手里,才一入手,瘦長老者心中猛然一驚“鴻蒙青炎燈竟然認主了!”

    他的一顆心立刻“砰砰”地跳了起來,自己都不敢相信,卻不由自主地想到“難道是帝尊回來了?”

    順著鴻蒙青炎燈的感應,他呆呆地看向了洛盈袖,滿腔的喜悅頃刻間化為烏有“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鴻蒙青炎燈竟然真的認了這個下界女子為主,這絕對不是帝尊的轉世之軀,帝尊怎麼會選擇一個弱女子做為他重生的軀殼!”

    他苦心積慮,籌措了這麼長的時間,更是冒著隕落的風險,在各方天帝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這一出偷天換日的好戲,好不容易才將鴻蒙青炎燈搶到手。然而他的滿腔熱血還不等沸騰,就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澆得他遍體冰涼!

    他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也是他從不相信的,然而畢竟有那麼一絲苗頭潛藏在心里,只是被他有意無意間一直忽略了。但是這一刻,無情的事實擺在了面前,心底深處最恐懼的擔心變成了現實,他不禁心中一沉“難道帝尊…,再也回不來了?”

    這個想法令他幾乎抓狂了,無論如何都難以接受這樣的現實,帝尊怎麼會回不來,這個世間,還有什麼樣的事情能攔住他,什麼樣的阻礙連他都不能克服麼?

    但若非如此,鴻蒙青炎燈怎麼會另擇明主了?

    在他的心目中,除了那個至高無上的身影,誰還配擁有這件無與倫比的三界第一神器?

    而且鴻蒙青炎燈不僅是重新認主了,認的還是一個從下界來的飛升者!

    更匪夷所思的,還是一個女子!

    帝尊,豪氣干雲的帝尊,頂天立地的帝尊,將要一統仙界,唯我獨尊的帝尊,如果真的變成了一個女兒身,那將是仙界有史以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最大的笑話!

    盡管他再無法接受這個現實,也不由得將神魂投注到洛盈袖身上,竭盡全力想要從她的身上找到一些熟悉的印記。探查的結果則是令他徹底失望,而又不無欣喜,洛盈袖身上,沒有任何似曾相識的印象,她只是一個毫不相關之人,資質天分平平無奇,絕不是經天緯地的帝尊可以托付的軀殼。

    然而緊接著,無盡的悲涼又是涌上了心頭,以至于他茫然不知所措了。億萬年的等待,期盼,苦心經營,暗中籌措全部都落了空,空自含辛茹苦,默默準備了這麼多年,為的只是那個偉岸的身軀再度出現,帶著他重新走上輝煌,然而帝尊…你怎麼會,一去不回了!

    這一刻他萬念俱灰,感覺到這個世間再也沒有任何事情值得留戀了,甚至連生命都是可有可無的,活著已經失去了目標,與行尸走肉也無異了。

    怔怔地站了不知多久,他身後的一個隨從,許是察覺到了什麼,試探地問道“大人,是不是該走了?天機無法蒙蔽太久,若是被人察覺了…”

    這句話將他即將散去的魂魄重新歸攏,他忽然想到,自己一撒手倒是簡單,最多不過歸于塵埃,一了百了,但是這樣做怎麼對得起這些年來兢兢業業,對帝尊忠心耿耿,始終沒有放棄的眾多部下?他們跟著自己,在暗無天日的角落里,如同地底下的耗子般東躲西藏,一旦暴露就會被人無情地滅殺,自己若是倒了,他們怎麼辦?

    現在不管怎樣,鴻蒙青炎燈已經回來了,這總是一個希望,是值得奮斗的一個理由,帝尊即使回不來了,也要用鴻蒙青炎燈的號召力,將老兄弟、老部下們招回來,為帝尊復仇,完成他未競的事業,告慰帝尊在天之靈!

    瘦長老者極力告訴自己,不能就此罷手,不能放棄希望,還要繼續堅持下去!

    想到這里,他目光一變,殺機涌現,這個下界的螻蟻,怎配做鴻蒙青炎燈的主人,玷污了三界第一神器,罪該萬死!

    甦傲天立刻察覺到了危險,瘦長老者比起孟驤君,更令他束手無策!

    就算是有心拼命,也是無計可施!

    他目眥欲裂,不顧一切地就要發動“驚神刺”。

    突然,鴻蒙青炎燈再一次泛起了耀眼的光華!

    悲憤難明之意在洛盈袖心中泛起,鴻蒙青炎燈似乎在發出淒厲的嘶吼“誰敢動她,我就與誰同歸于盡!”

    堅強決絕的信念,令得瘦長老者愕然了,鴻蒙青炎燈為何如此固執,非要護著一個遠遠不配擁有它的螻蟻?

    瘦長老者與鴻蒙青炎燈並非毫無關系,而是與它相處了無盡的歲月,故而能夠得到鴻蒙青炎燈的接納,能夠與它有一定程度上的交流,與鴻蒙青炎燈彼此間的感知,還在甦傲天等人之上。

    這種近乎瘋狂的決絕令瘦長老者抽搐起來,如果非要抹殺洛盈袖,鴻蒙青炎燈不知會采取什麼行動,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保護好鴻蒙青炎燈,不能讓它落到那些覬覦它的天帝手里。

    因而他立刻決定,帶著洛盈袖一起離開。心中的殺意一消,甦傲天頓時如釋重負,卻不明白瘦長老者為何改變了主意。

    但瘦長老者很快就挑明了自己的用意,他指著洛盈袖,冷冷說道“那個女娃兒,你隨我走,其余人等,按我的命令行事,否則,不僅爾等都要死在這里,就連這個女娃兒,也一樣不能幸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