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藥神谷,群星榜

    在學院的教員招募火熱又有條不紊進行的同時,這麼大的動靜,自然也瞞不過大陸上的各大勢力。

    同樣是在西靈域,藥神谷。

    遠在千里之外,都可以看到那從藥神谷中佇立而起,直沖雲霄的白色高塔。

    這高塔之高,簡直可以說是頂天立地,站在塔下,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頂端,直直的插入了雲層之中,仿佛真的是天與地之間的支柱一般。

    這白色高塔,正是整個大陸所有煉丹師心目中的聖地,丹塔的本部。

    也是斗法大陸上的第一座丹塔。

    據說它是由當初的丹塔始祖,青雲丹神親自所造,擁有不可思議的神力,哪怕聖境的存在,也無法將之毀壞,除此之外,還有諸多玄妙之處。

    因此即便是丹塔擁有屬于自己的小世界,這藥神谷的丹塔,依舊是丹塔本部所在,是所有丹塔丹師們心中的向往和驕傲。

    此時此刻,在白色高塔那常人無法望到的上層,那超出了白雲的頂層。

    “這個陳龍,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靜室之中,號稱丹塔第一戰力的雲霞大聖,正看著手上記載著情報的卷軸,皺著眉頭出聲道。

    而坐在他對面的,是一名滿頭黑發,但是卻有著一雙白眉,目光平淡卻又深邃,樣貌看似樸素,但眉宇之間卻彌漫著一股奇異魅力的青年。

    他眼眸中不時閃過的五彩光芒,和身上那股超凡脫俗的氣息,無不證明了他也是一位絕世的聖者存在。

    這青年,正是當今大陸上三位丹聖之一,更是大陸公認當代第一煉丹師的青雲丹聖,羽離子。

    此時他目光閃動,沒有說話,只是听著雲霞大聖繼續說下去。

    “招募了一堆連帝境都不到的散修,他是想要建立新勢力?”

    “可是就憑這些人手,來的再多,還不及他的賈家一半,對他自己來說更是連螻蟻都算不上。恐怕全大陸的尊境加起來也接不了他兩劍,要來何用?”

    說著,雲霞大聖看向羽離子︰“羽兒,你怎麼看?”

    以他的輩分,整個丹塔上下,也就只有他能這麼叫羽離子了。

    羽離子沉寂了片刻,搖了搖頭︰“我看不出。”

    他又頓了一會,才緩緩開口︰“和我印象中的賈獲比起來,現在的陳龍,似乎很不一樣。不管是實力,還是性格。”

    “這幾百年來,他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我們不得而知,但是現在……”羽離子目光閃動︰“我已經看不透他了。”

    雲霞大聖搖了搖頭,繼續看向那卷軸︰“他倒是大方,竟然隨意就賜給那些散修修行天階功法的機會。哼,真是愚蠢,以天階功法的珍貴,他可以輕易招來不少七品甚至八品宗門的投效,竟然浪費在這些散修的身上。”

    “若他真是愚蠢的人,也不會能從你們的手上奪走天玄小世界了。”

    雲霞大聖臉色一窒,無話可說。

    羽離子淡淡道︰“看起來他所做的事情,確實很愚蠢,但是……”

    “或許愚蠢的,是我們也說不定。”

    雲霞大聖有些不悅的看了羽離子一眼︰“羽兒,你這不是在長他人威風麼?陳龍這廝,和我們丹塔可合不來。”

    羽離子搖了搖頭︰“正是因為他是我們的對手而非盟友。”

    “永遠不能小看你的任何對手。”

    “尤其是一個像他這般強大的對手。”

    “我總感覺,陳龍……他在策劃著什麼,所謂的學院,絕不只是一個新的勢力那麼簡單。”

    話音落下,兩人詭異的沉寂了片刻。

    片刻之後,羽離子再次開口︰“庭兒情況如何?”

    雲霞大聖開口道︰“已經再次進入小世界了,說是不領悟規則,煉出天靈還玉丹來便不出關。看來是在天玄試煉受了些刺激,不過這也是好事,他這幾年都是順風順水,確實需要些刺激。”

    羽離子點了點頭︰“也好,我有預感,很快就會有動靜了,在此之前,他能有所突破便好。”

    ……

    距離天玄試煉結束,眨眼間已經過去了幾個月。

    幾個月的時間過去,在有心人的傳播之下,天玄試煉結束的事情,也已經漸漸在整個大陸的範圍傳播開來。

    原本以斗法大陸之遼闊,一個消息連傳出一域都十分困難,更別說傳遍大陸,但是天玄試煉一事,早在五年之前就開始在大陸上傳播,五年下來可以說是真正在修士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連臨海域這種算得上偏僻邊疆的區域都有所傳播,可以說成了整個大陸的關注點。

    而現在試煉結束,中間又出了如此多的猛料,傳播的自然更快。

    當然,陳龍脫困之後,那一場發生在諸聖之間的巔峰亂斗,自然是不曾為世人廣泛所知,而對于聖者這種高高在上,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存在,底層修士甚至大部分都沒什麼概念,因此比起之後的事情,議論的對象,主要還是在那之前無數天才的舞台上。

    不得不說,那些選擇參加天玄試煉的天才,不提死在里面的倒霉鬼,對于活下來的人來說,無疑是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

    畢竟大陸實在太過遼闊,可能你在這一域是舉手投足之間呼風喚雨,萬眾膜拜的存在,但是在隔了幾域甚至十幾域的遠方,怕是連你的名字都沒人知道。

    而這一場匯聚了整個大陸頂尖天才的大試煉,最大的影響,便是讓這些原本只在自家域中有所名氣的天才們的名字,漸漸傳遍大陸。

    試煉中發生的一些精彩故事,經過了許多改變,四處傳唱著,那些表現出彩的強大天才們,也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其中像是天羅神羽,李劍生一類,更是最為耀眼的明星。當然,所謂三人成虎,這些故事經過了幾十次甚至幾百次的傳頌改編,最終還剩下幾分真實,就不好說了。

    但是大陸上的人們,偏偏都對這種事情最感興趣,大多數處于底層的他們,少有了解那些大陸上層存在的機會,而這次試煉之下,太上道,帝王宮一類龐然大物,也伴隨著那些天才的名字,映入他們的視野之中。

    種種因素之下,天玄試煉的關注度,比起開啟之前,反而更加火熱了幾分。

    斗法大陸西方,西砂域。

    “話說啊,那青炎火尊越明舉,在靈域之中,獨斗天霜殿的大公子,寒霜皇子白冥,這一戰,打的那是天崩地裂……”

    巨岩城的一家酒樓之中,一位說書人正在飛濺著唾沫星子,興致高昂的描述著天玄試煉的故事,吸引了不少人圍上來傾听。

    同一時分,大門之外,幾名結伴而行的青年模樣的修士,走進了酒樓之中。

    幾人剛剛坐下,叫了幾個酒菜,注意力就被旁邊的說書人吸引了過去。

    听了片刻,幾人的臉上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喂,陸兄,我剛剛好像听到了居老弟的名字。”幾人中,一名頭發和眼眸都有些泛紅,眼角上挑,看起來有些輕佻的青年開口小聲道。

    “什麼居老弟,是越老弟。”旁邊一名腰上掛著長劍的英俊青年白了他一眼。

    “我這不是叫了四五年,一時間沒習慣改口麼。”輕佻青年訕笑道。

    “恩,他們說的不會真是越老弟吧?”另一名身上彌漫著一絲水汽,看起來頗為開朗的青年疑惑道︰“還是只是同名?”

    幾人中最後一名看起來年紀最大,氣質寬厚溫潤的青年又听了片刻,開口道︰“應該說的就是明舉沒錯,他提到青炎,明舉用的不就是那木元青炎,名字可能相同,但是也用青炎,應該沒那麼巧合。”

    掛著長劍的青年听了一會頓時樂了︰“這說的什麼?青炎火尊?明舉什麼時候有了這種稱號了?”

    “說的應該是天玄試煉的事情。”那寬厚青年開口道︰“距離試煉結束也有幾個月了,我本來就想著消息是時候傳過來了。”

    此時這談論的幾人,自然不是別人,正是之前五年里,和越明舉結伴而行的陸風,應鶴軒,欒飛昂以及水魚四人。

    幾人當時接到越明舉要前往西靈域的消息,都是吃了一驚,但是又無法確定真假,一時間也不敢貿然前往西靈域,便決定暫時留在西砂域等待消息。

    如今卻是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听到了越明舉的消息。

    就在他們打算繼續听下去,了解一下情況的時候,卻听酒樓外一陣嘈雜,接著一人手上舉著一本藍色封皮的書籍,沖了進來。

    “出來了!出來了!斗法群星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