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662︰公孫無極是我師父(三更求月票)

    趙東來沒有說錯,如果真如首長解釋的那般,所謂忍術就是虛虛實實的打法,那他真的是天生克制這種打法的人了。

    為什麼?

    因為預知能力!

    這個無敵如BUG般的存在,讓一切虛的都化為了泡影。

    趙東來閉上了眼楮凝神,預知著接下來1分鐘真實可能發生的畫面。

    而在畫面里,北野那些虛的招式他一律都可以無視,只要記住他的實招就行。

    北野看他在那里輕輕的閉上了眼楮,直接上去攻擊了。

    趙東來記住了他接下來的虛招和實招,遇到虛招的時候,他也沒著急做出任何反應給對方露出破綻來,總之非常淡定的假裝見招拆招。

    突然間,按照腦子里的記憶畫面,北野的一個虛招變成了實招,他也算準到了這一招後,在北野一腳踢他腰椎的時候,趙東來突然一手胳膊夾住了北野這實招腿攻,然後一個甩動,扛著北野的半條腿扔出了老遠,北野整個人砸在了木質地板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音。

    倭國首相等人紛紛側目,但並沒有非常的慌張,因為他們知道北野還不是最強的北野。

    “老師!”北野徒弟上前去攙扶北野,但被北野一手示意他退下。

    北野站起來以後,看向了對面的趙東來道︰“我不得不承認,我在你這年紀的時候,確實不如你!但接下來,我會讓你看到你不如的一面。”

    說著,北野那迷蹤歡迎的步子殺過來,而且他的手也開始變幻莫測,一下子出手讓趙東來猝不及防,有些狼狽的躲過他的幾次腳攻後,卻疲于他那頻繁的雙手攻擊,最終還是挨了兩下以後節節敗退被北野雙掌拍在了他的腹部,讓趙東來連連退後跌倒在了地板上。

    “能見到我上忍模式的人,而且還這麼年輕,你足夠感到驕傲了!”北野居高臨下的看著趙東來道。

    趙東來坐在地上突然笑了出來。

    “這就是上忍模式嗎?”他拍拍手以後,站起來道︰“也不過如此,頂多就是手腳並用而已。”

    說著,這回他凝神預判接下來的畫面了。

    不管他用腳還是用手,只要在預知的畫面里記住他虛招過濾掉,其實你就會清澈的發現,他也就出了那麼幾招而已,其他的都是虛的,是你以為他一秒出了五六招,導致讓你忙于去拆招,但其實在他的視角,你就像個白痴那樣在那里手舞足蹈,而他在這個節骨眼上看準了你的破綻後一個襲擊你就KO了。

    北野手腳並用,但他發現,趙東來這次從容了許多,不管是他的虛招,還是實招,趙東來似乎都讀出了。

    北野有些急了,強行把虛招變成了實招就對準了趙東來胸口想要給他來一拳。

    但趙東來按照劇本,發現了他這個異常,因為預知的畫面里,這一幕是沒有的,也就是說,北野變招了!

    趙東來看準了他的這一拳襲來,當即眯了眯眼確定他這是實招後,兩手突然抓住了北野的手臂,然後一個過肩摔,把北野瘦骨嶙峋的身子直接甩飛了老遠砸在了幾塊青花瓷上,還把屏風給砸爛了。

    “下忍也好,上忍也罷,不堪一擊!”這次輪到趙東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道︰“在不展現出傳說中的超忍,我怕你把它一起帶進棺材里去。”

    北野嘴角滲出了鮮血,他擦拭了一下後,露出了嗜血邪性的笑容,一臉非常享受這一刻。

    “多少年了,能夠把我打得這麼狼狽的人已經有多少年沒出現過了,臨死前讓我有了這種感覺,好舒服啊!”

    說著,他站了起來,整個人神態和精神立馬就不一樣了。

    他看著趙東來的眼神立馬就不一樣了。

    “你是第二個能夠讓我正眼看的華國人,第一個沒能打敗他成為了我畢生的遺憾,可惜的是,他沒能見識到我接下來要展現出來的最高忍道,如果公孫先生還在,他根本沒有和我一戰之力的資本,他就是懦夫,躲著老子一輩子,故意讓我找不到他,我看的出來,他害怕了,他就是怕輸,怕成為我第一人的腳下石。”

    “他為什麼要怕你?”趙東來听他這樣說自己的師父,頓時間不樂意了,冷笑著回敬他︰“你練武是站在自己的揚名立萬,他練的是保家衛國,你們兩人的意境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不管怎麼比,哪怕是比對武道的貢獻,你都遠遠不如他,你就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小丑!”

    “我特麼哪里不如他了?”北野沉下臉︰“我創造了忍道是世界上獨樹一幟,我對武道的貢獻是他公孫沒法比的,他有什麼貢獻?他又為武道留下什麼了?”

    “他有!”趙東來咬牙道。

    “什麼?”北野問。

    “我!”趙東來一字一句的說道︰“他造就了我!我就是他武學傳承的人!總有一天,你會見證我又給這個世界留下什麼。”

    北野瞳孔頓時放大︰“你說什麼!”

    “听清楚了。”趙東來看著他道︰“我是公孫無極的關門弟子,我不準你再羞辱我師父,你要是想找他算賬,我來跟你算,麻煩你嘴上留點口德,我師父對我恩重如山,我不允許有人玷污他!”

    北野突然間笑了出來,難以置信的看著趙東來道︰“你說......你是公孫的徒弟?”

    趙東來道︰“我相信今天我能來這里就是天意,我師父的天意,他讓我見到了你,就是為了讓你閉嘴!”

    “好!”北野突然沉聲大吼了一聲,一臉失而復得的樣子哈哈大笑︰“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你竟然是公孫的關門弟子?太好了,那老子和他的帳跟你來算。”

    “我會讓你明白,你這些年來感悟強大的都是徒勞的,別再自欺欺人了,與其說你找不到我師父,不如說你害怕再一次被他打敗,所以你熬到了現在,整天拿這件事、拿一個死人來說事,我都替你感到害臊,現在,我來了,你這最後一塊遮羞布看我不把你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