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第1028 虐起狗連親兒子都不放過

    夕顏眉頭聳動了下,卻沒有去接他遞來的花,更是看都沒看他一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端著碗安靜地吃飯,像是沒有听見他的話。

    小公主這會兒卻是不滿了︰“爹爹,我的禮物呢?”

    軟糯的聲音里透著無盡的委屈,小公主嘴角一撇,仿佛隨時都會哭出來。

    “行了,你別抱怨了。”團子用眼角睨她,“現在娘親眼里就只有爹爹,爹爹眼里就只有娘親,至于我們倆,很明顯是從垃圾堆里撿來的。”

    “你們倆,吃個飯還這麼多話。”

    夕顏瞪兩個小的,那兩只立刻閉了嘴,默默地捧著碗扒飯。

    “怎麼了?”

    夜墨寒注意到她的情緒有些不對,小心地問了句,夕顏不搭理他,他又轉過頭去看兒子。

    小團子攤著手搖頭,表示他什麼都不知道。

    “行了,坐下用膳吧,再看要涼掉了。”夕顏把他手里的那株紅梅接了過去,讓連翹找個瓶子插起來,“團團圓圓,你們一會兒吃好了就先去休息,娘親和爹爹有事要說。”

    “哦。”

    兩只小家伙察覺到氣氛不對勁,弱弱地應了聲,之後就安靜地吃飯,解決完之後就跟著奶娘先離開了。

    夕顏用筷子扒拉著碗里的米粒,眼簾低垂︰“夜墨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你……”他頓了下,神色間帶著些許試探,“已經知道了?”

    “嗯。”夕顏頷首。

    “行吧,朕承認,朕最近是打算著給團子找個師傅,等他再長大些,就送他去拜師學藝,免得一天到晚打擾我們的好事。”

    “我說的不是這個。”夕顏打斷他,臉色忽然變得很嚴肅,“我今天听宮女議論說,你的前皇後在一場大火中被燒死了,你找上我,是因為我跟她長得很像,所以把我當做了她的替身?”

    某陛下頓時大怒︰“這是誰嚼的舌根?朕叫人去割了她的……”

    “有沒有這回事?”

    “當然沒有,這種愚蠢的問題還需要朕親自告訴你麼?”他不悅地抬眸看她,“你就是朕的皇後,以前是,現在也是,從來就沒有第二個人。”

    “那好,麻煩陛下告訴我,既然我從前就是你的皇後,為什麼會他們都說我兩年前就死了?又是為什麼,我會跑去大周,成了大周的公主?”她追問著,對這個問題有種莫名地執著。

    夜墨寒低垂了眉眼︰“這件事說來話長,先用膳,一會兒到床上慢慢說。”

    夕顏︰“……”

    之後她才知道,什麼一會兒到床上慢慢告訴她,全都是哄鬼的。

    今日難得那兩只小的被奶娘抱到另一屋去了,接連吃素好幾天的某位陛下自然是不肯放過這個機會,把她哄到榻上之後,就里里外外狠狠地把她要了好幾遍。

    完事之後,夕顏已經沒有力氣再听他講故事了,只听他說了幾句,就已經趴在他懷里睡熟過去,還睡得特別地香甜。

    夜墨寒撫著她的臉,忽然覺得她就這樣什麼都忘記了也不錯,有些東西,知道得太多未必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