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高寒引路

    第1327章高寒引路

    烏木听到秦天的話語,瞳孔瞬間一縮。

    他為烏氏靈藥閣的掌櫃,更是或許實力不斷頂尖,不過卻也不算太差,在這一縷煞氣下,他感知到危險,很危險的氣息!

    若是逼急.

    想到此處,頓時輕笑著打圓場︰“秦天閣下不要著急啊。”

    而後朝著高寒眨了眨眼︰“高兄,在烏某看來,秦天閣下的所言不無道理,要不你就以十五萬靈石的價格賣給他,以後我靈藥閣再度有琉璃花之時必然通知你,如此算來,應當也不會耽誤你的事情,你說如何?”

    高寒聞言,本來有些尷尬的面色瞬間變得淺笑︰“掌櫃言之有理,在這秦兄你的傷勢看起來頗為嚴重,相比于秦兄的傷勢,我所要做的事情好似也不算什麼。”

    輕輕一揮手便拋出一個玉盒。

    接過玉盒,秦天頓時將玉盒開啟一條裂縫,視線掃視進入其中。

    一朵晶瑩剔透的花朵瞬間躍入眼簾,共有七葉,每一葉都宛如琉璃一般純粹,仿佛還能看到些許的熒光。

    琉璃花,沒錯。

    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揮手便將玉盒收入儲物空間,而後拋出一萬五靈石。

    “烏木掌櫃,在下說話算話,這是掌櫃為我連通高兄轉讓琉璃花的費用。”

    “呵呵,秦兄何必客氣?”

    烏木揮手便將一萬五的靈石收好,滿臉堆笑,三人.一人兩銀羽的面色滿滿都是笑意,仿佛是關系極好的朋友一般。

    隨意的寒暄一會,秦天微微抱拳︰“烏木掌櫃,在下先行離開繼續尋找雪岩草的消息,若是烏木掌櫃打听到線索,去城西客棧尋我,至于報酬,仍然還是百分之十!”

    “好,秦兄但請放心,烏某必然發動我靈藥閣的全部力量為你打听雪岩草的消息。”

    “有勞。”

    就在秦天準備離開之時,高寒忽然抬頭︰“秦兄,你要雪岩草?”

    “當然,在下之前便說過,我剩下的靈石便是為購買雪岩草而儲備的。”

    停頓一會,秦天的嘴角上揚︰“莫非高兄知曉誰有雪岩草?”

    “呵呵,秦兄慧眼。”

    等待一會,高寒卻是話鋒一轉︰“在下的確是知曉,只是不知秦兄事後?”

    “高兄放心,若是我拿到雪岩草,我以成交價格的百分之十為高兄你的酬謝!”

    “哈哈,好!”

    大笑一聲,高寒直接開口︰“若是其他銀羽或許不知曉,不過正好在下知曉有一銀羽擁有,如若沒有意外,此時那一株雪岩草必然還在,跟我來!”

    “有勞高兄帶路。”

    一前一後直接離開五十靈藥閣,秦天的內心,頗有些感嘆,本來他都以為估計暫時難以知曉雪岩草的消息,沒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這個高寒竟然知道。

    同時心緒暗暗有些慶幸,還好之前被他威脅後兩個銀羽族極為知趣的直接交換,若是將事情挑明,就算最後他承受反噬奪取琉璃花,雪岩草的消息卻是必然會失之交臂。

    時也,命也!

    待到他們離開,烏木的面色卻是變得冰冷起來,一絲淡淡的煞氣彌漫。

    片刻後,一個小廝踏上而來,面色有些疑惑︰“掌櫃,看你的面色為何如此惱怒?”

    “滾!”

    “是, 掌櫃,小人這就滾。”

    小廝離開後,烏木的面色才緩緩恢復平靜,不過那一縷陰霾卻是揮之不散。

    “該死的,沒想到高寒竟然敢在本掌櫃的手中奪取靈石!”

    其實,這城池中,他知曉有兩個銀羽的手中有雪岩草,不過他並沒有說出來而已,在他的預想中,秦天已經重傷垂死,他要做的是等待時間在拖幾天,屆時才能在秦天的手中敲出更多的靈石,卻沒想到,竟然被高寒給截胡。

    本來屬于他的靈石卻被高寒給奪走,此時由不得他不憤怒。

    畫面倒轉,城東一處院落。

    剛到這里,高寒便上前一步︰“秦兄,擁有雪岩草的銀羽便居住在這里,我跟他相識,你且稍等。”

    “咚咚咚”

    敲門聲落下,三息後後院門便打開,一個中年銀羽出現在庭院前。

    掃視一眼,此銀羽的神色微怔︰“高兄,你來有何事?這位是?”

    “呵呵,華兄,我來當然是有事情的,我給你介紹,這位是秦天秦兄。”

    而後又轉頭︰“秦兄,這位是華容。”

    話音剛落,滿臉淺笑︰“華兄,不請我們進去?”

    華容的神色一怔,而後直接伸手︰“里面請!”

    院內涼亭,一人兩銀羽互相盤坐在亭中。

    華容為秦天以及高寒分別斟上一杯酒,隨後才開口︰“高兄,看你模樣,此行必然是有事,不知是何事,說來听听。”

    “華兄,此行是為一樁買賣來的。”

    “買賣?”

    “不錯!”

    停頓一會,笑意彌漫︰“華兄,我記得你手中有一株雪岩草,正巧,這位秦兄急需要雪岩草,我特地帶他前來想要你割愛。”

    不等回答,傳音入法之法施展︰“華兄,此人的確是急需雪岩草,你可以以高出市價五成甚至是一倍的價格賣給他,大賺啊!”

    華容聞言,神色頓時一怔。

    半晌後才輕輕搖頭,直接傳音︰“高兄,看來此人應該是付出某些代價才讓你願意帶他前來,只是可惜,卻是抱歉了。”

    “為何?”

    華容笑了笑並沒有回應,而是看向秦天︰“閣下,卻是抱歉,雪岩草我此時也需要,後天我便要使用雪岩草煉制丹藥,而這一株雪岩草我也僅有一株,卻是無法割愛。”

    高寒的眉頭頓時一皺,如果可能,他還是很願意成交的!

    白撿最少一萬的靈石,他為何不要!

    想到這里,直接開口︰“華兄,你不多考慮考慮?我之前我之前說的你可能沒听清楚,秦天他是很急需這一株雪岩草的!”

    “呵呵,高兄,我知曉你想說什麼,不過卻的確抱歉,這雪岩草我此時無法轉讓。”

    輕笑落下,而後雙腳一點之直接離開涼亭進入閣樓。

    “若是高兄以及秦天閣下沒有其他的事情便先行離開吧,我後天便要煉丹,此時正在調整自身的狀態,卻是無法在繼續招待兩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