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蛇鱗臂


    第九百七十七章蛇鱗臂

    “不愧是拳法之神的弟子,這種實力就算是仙榜前十的高手應對都很棘手。”

    布拉出手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看見他使用的拳法,許多人都出口稱贊。巴爾德拳法之神的名頭並不是自吹的。據說巴爾德曾經一拳將一座百米高峰從中截斷。

    啪啪。

    就在布拉的拳頭即將打在唐堯身上的時候,兩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同時,布拉身形倒飛出去,他的臉上多了兩個巴掌印。

    “別說是你,就算是巴爾德在,也不敢對我出手。”唐堯收回手掌,道︰“剛才那兩巴掌就當是對你的小小懲戒。”

    布拉愕然,他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他連唐堯的出手都沒看清楚。剛才那如果不是兩巴掌,而是兩道劍氣,那他現在已經腦袋搬家了。

    “怎麼可能?”布拉怔在原地,不敢相信。

    索菲亞俏臉微沉,護住布拉,警惕地盯著唐堯。

    方元明站出來,擋在布拉的前面,喝道︰“唐堯,你想干什麼,要為我華夏惹禍嗎?你想動手的話,我陪你。”

    華夏陣營中,周至尊等人道︰“看到沒有,這才是大義,不像有些人自私自利。”

    “方至尊為我輩楷模。”

    唐堯看了他一眼,道︰“滾開。”

    方元明面色傲然道︰“難道你不敢跟我交手嗎?剛才武藤先生不小心才被你打敗,你以為我還會步他的後塵嗎?”

    “我今天剛進入仙榜前十,就殺你還做賀!”

    唐堯搖頭道︰“仙榜前十,真沒多了不起。”

    方元明冷笑道︰“那也比你這個沒入仙榜的了不起。”

    說完,方元明的手臂陡然膨脹,瞬間布滿了龍鱗,直接動用了龍鱗臂。

    唐堯看著他的手臂,道︰“你吃下的根本不是什麼龍鱗果,而是蛇鱗果。你這條手臂也不是什麼龍鱗臂,而是蛇鱗臂!蛇鱗果雖然跟龍鱗果有類似的效果,但蛇鱗臂卻含有劇毒,你每動用一次蛇鱗臂,毒素就會擴散一點。”

    方元明的臉色陡變,喝道︰“你胡說!”

    他的手臂的確是蛇鱗臂,這件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他人就算看到他的手臂,也會誤以為是龍鱗臂。龍鱗臂是神物,可助人打下道基。而蛇鱗臂則是邪物,奪人性命。方元明自認為這件事情他隱瞞得很好,甚至有段時間連他都以為自己擁有的是龍鱗臂!

    唐堯接著道︰“你之所以要娶周雅歌,應該是想吞噬她體內的月華之精來解毒吧。”

    他話剛說完,下方的周至尊臉色鐵青。周至尊怒道︰“姓唐的,你再胡說八道,別怪我周家對你不客氣!”

    周雅歌俏臉煞白,道︰“你有什麼證據?”

    唐堯道︰“很簡單。他想吞噬月華之精,一定會選擇一個極陰的時辰。他許給你的婚期,應該是陰月陰時吧。”

    這下,周至尊和周雅歌同時怔住,因為方元明定下的婚期的確是陰月陰時!這種日子本不是很吉利,周至尊都有些反對,但方元明很強勢,直接確定下來。

    “方元明,是真的嗎?”周至尊怒道。

    他並不知道周雅歌體內有什麼月華之精,但如果真的被吞噬了,下場肯定極為淒慘。他堂堂至尊的女兒,怎麼能被人如此對待!

    方元明道︰“周至尊,你不要被他蠱惑。”

    他心中將唐堯恨得要死,好不容易他才尋到醫治蛇鱗果的方法,又遇到周雅歌這個月華之精的擁有者,本以為一切沒人會發現,今天居然被人當面揭破。這種事情如果傳出去,他方元明的名聲絕對會臭遍整個華夏。

    周雅歌猶豫了下,道︰“我要解除婚約!”

    如果是之前,她想要解除婚約,別說方家,就連周家都不會同意。但現在周至尊听到後,根本沒有多加猶豫,道︰“好。”

    方元明心中頓時怒火熊熊,眼神怨恨地看著唐堯,道︰“都是你!”

    “我才不管什麼蛇鱗臂龍鱗臂,今天我必殺你!”

    方元明怒喝一聲,布滿鱗片的手臂頓時遍布烏光,一條烏黑色的蟒蛇浮現,盤繞著他的手臂,吐著信子。

    “果然是蛇鱗臂。”周至尊、盧至尊幾人的臉色鐵青。

    這也間接證實了唐堯所說的是真的。

    一想到之前他們還在為方元明搖旗吶喊,便覺得無比尷尬。

    方元明獰笑,看著唐堯,道︰“剛才我跟武藤治交手時,根本沒出全力。”

    說話時,他手臂輕震,那條黑蟒脫離他的手臂,張開血盆大口,朝唐堯咬來。

    龍王臉色驟變,失聲道︰“這種實力已經達到仙榜前五了!”

    黑蟒橫空,天空仿佛都暗了幾分。

    唐堯臉色不變,道︰“太弱了。”

    他手在空中虛抓,一柄元氣所形成的的劍握在手中。

    嘩啦。

    他一劍劈下。

    吼。

    黑蟒嘶吼一聲。

    像是刀子割破紙張一樣,唐堯的劍無比輕松的將黑蟒從中間切成兩半。劍勢沒有停留,繼續落下。

    等到劍氣散去時,眾人只看到唐堯和方元明都一動不動。

    “原來你從未落後!”方元明看著唐堯,眼神復雜。

    噗通。

    方元明搖晃了下身體,然後從空中跌進下方的幽深峽谷中。他身體表面沒有任何傷痕,但生機已經被唐堯一劍斬斷。

    “剛才那一劍,可敵仙榜前三啊。”龍王怔然道。

    他眼 一紅,不由得落淚,道︰“他還是走在最前面。”

    布拉、索菲亞都怔住了,剛才那一劍,他們就站在方元明的身後,同樣感覺到了可怕的死亡氣息。或者說,那一刻如果唐堯願意的話,他們同樣無法活下來。

    “他不敢殺我們,他害怕我們的老師!”片刻後,布拉忽然大喊道。

    眾人默然。

    是啊,唐堯的確很厲害,那一劍可敵仙榜前三。但仙榜前三又豈是弱者,真打起來,誰勝誰負還是兩說。

    啪啪。

    布拉的話剛說完,唐堯鬼魅般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又是兩巴掌打在他的臉上。這次打得布拉牙齒都掉落好幾顆,口中滿是鮮血。

    “你問問巴爾德,我會害怕他嗎?”唐堯動了動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