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番外︰歲歲安

    紀青雪最近很郁悶,不是因為別的,只因為南宮炎那廝玩兒角色轉換玩兒的樂此不疲。

    到現在南宮炎已經可以跟其他人格友好共處了,相信假以時日,即便沒有紀青雪的干預,他們也會慢慢融合的。

    既然這樣,那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午後,紀青雪躺在美人椅上享受著陽光。一道身影忽然擋在了她的面前。

    紀青雪掀開一條眼縫兒,懶懶地問︰“今天你又是哪一個啊?”

    最近他好像玩上癮了,動不動就轉換人格,紀青雪都懷疑他不是人格分裂,他完全就是有病。

    “阿雪,城外的桃花開了,我們出去看看桃花吧。”

    嗯,听這溫柔的聲音應該南宮炎本人沒跑兒了。

    紀青雪翻了個身︰“不去。”

    沒事兒躺在院子里曬太陽多好,跑去看什麼桃花啊。

    南宮炎眼楮一眯︰“真的不去?”

    “哼哼,煮的也不去。”

    南宮炎伸手直接把人扛在了肩上,紀青雪雙腿不停地撲騰著︰“南宮炎你干嘛啊!趕緊放我下來!”

    南宮炎毫不客氣的往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我管你說什麼繞口令啊,你倒是放我下來再說啊!”

    “就不放!走嘍!”

    南宮炎大步流星地向前走進去,紀青雪的聲音也逐漸飄遠。

    紀青雪暗自誹腹,哼,早知道這樣就不回來了。

    第二天,南宮炎又冷著一張臉說︰“紀青雪,成親這麼久你應該要知道為人妻的本分。”

    紀青雪無語望天,不用說了,這語氣這神態除了楚尋那位祖宗,還能有誰啊。

    “呵呵,不知道夫君你說的是什麼意思呢?”

    某人繼續冷臉︰“比如你該知道什麼叫夫為妻綱。”

    紀青雪莞爾一笑,走到他身邊,揪著他的耳朵就是一個天旋地轉。

    “疼疼疼!”

    “你還知道疼啊?南宮炎我給你臉了是不是,還夫為妻綱,你要是想打架那現在就跟我出去比劃比劃!”

    南宮炎瞬間就破了功︰“錯了錯了。”

    “知道錯了?”

    點頭。

    哼,這還差不多。紀青雪就把手給松開了。

    誰知道剛剛一放手,就被人拖舉著扔到了床榻上。

    她想起來,南宮炎趕緊覆身而上,嘴角還掛著一絲邪魅的笑容。

    “阿雪,為夫這就教你什麼叫夫為妻綱。”

    ……

    雲兒已經懷著五個月的身孕了,每天還得不定時的去鋪子里看看。

    木青跟在她的身後,生怕她摔著踫著,老是心驚膽戰的。

    “哎呀你放心啦,看你緊張的那個樣子,我不會有事的。”

    木青板著臉說︰“那也得小心一些。”

    “對了,初九也懷孕了,今天正好滿兩個月。阿姐跟我們得送點什麼東西過去,你跟我去選選禮物吧。”

    木青點頭,慢慢地說︰“今早容聲送信來了,說是和初九正鬧別扭呢。”

    雲兒笑笑︰“初九懷孕了氣性大,容聲也只能受著了。要不我們送一對平安鎖或者玉如意吧,給孩子也吉利些。”

    “听你的。”

    看著認真挑選禮物的妻子,木青的表情漸漸變得柔和。

    再過五個月,他和雲兒的孩子也要降生了。這真的是他最大的幸福了。

    真是要感謝老天爺的眷顧啊。

    雲兒見他出神,忍不住問︰“你想什麼呢,想得都出神了!”

    “沒有,我是在看你。”

    雲兒老臉一紅︰“我有什麼好看的。如今肚子里有了個小家伙兒,我肯定都沒有以前好看了。”

    木青上前輕輕握住了她的手︰“不會。在我眼里你比任何天仙都要好看呢。”

    雲兒羞澀地說︰“別說了,這是在外面,你也不怕別人听到笑話。”

    “那有什麼的。”木青越發理直氣壯,“你是我的妻子,在我眼里可不就是比天仙還漂亮嗎?”

    “你這些都是跟誰學的啊。”

    木青親了親她的指尖,笑意滿滿︰“本人天賦異稟,自學成才的。”

    “貧嘴!”

    ……

    這天南宮炎拉著紀青雪非要帶她出城去,紀青雪滿臉倦怠。

    “大哥,上次看桃花還沒有看夠嗎?”

    南宮炎回頭,沖她神秘一笑︰“阿雪,這次我們不看桃花了,我帶你去看點兒別的。”

    紀青雪沒睡醒,呵欠連天,但是架不住南宮炎熱情高漲啊,所以只好隨他去了。

    他最好是有什麼新花樣,等到了地方還是給她看桃花的話,她就把他打的滿面桃花開。

    事實上南宮炎這次還真不是帶她去賞花的,而是帶她去了一戶農家。

    “嗯?你帶我來這里干什麼?”

    南宮炎抬了抬下巴︰“自己看吧。”

    門是開著的,透過大門可以看到小院子里一位婦女正在曬藥材,旁邊坐了個小孩兒抱著一本書正在認真地看著呢。

    這時候有獵戶帶著許多的獵物回來了,婦女興沖沖地說︰“當家的回來了。”

    小孩兒立刻放下手里的書朝他飛奔而去,“爹!”

    男人抱住孩子,很是高興地說︰“今天收獲不錯,除去拿到場上賣的,還能給咱兒子開個葷。”

    “那好,今天我們打打牙祭。”

    “好耶,有好吃的了嘍!”小孩兒仰著頭,臉上滿是崇拜敬重,“爹爹果然最厲害了!”

    男人撫摸著他的頭︰“這算什麼,兒子好好讀書,將來考個功名,那才叫厲害呢!”

    小孩子鄭重點頭︰“我一定會好好讀書的,將來做個大官!”

    “好兒子,有志氣!”

    小院子一片歡聲笑語,紀青雪很是不解︰“阿炎他們是誰?你為什麼帶我來這里?”

    南宮炎說︰“你覺得他是誰呢?”

    紀青雪忽然靈光一閃,她捂住了嘴,十分驚訝︰“難道他就是當年那個孩子?”

    南宮炎笑著點頭。

    歲安,原來他是歲安啊。

    “阿炎當初你是對的,或許這樣的生活才是最適合他的。”紀青雪忍不住感慨,“一晃都已經好多年過去了啊。”

    “是啊。”南宮炎悄悄握住了她的手,“幸運的是你還在我的身邊。”

    紀青雪沖他笑笑︰“我有點想尋雪了,我們回家吧。”

    南宮炎與她十指緊扣,溫柔道︰“好,我們回家。”

    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這一生你就是我注定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