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精彩大冒險之純白花嫁

    有點嫌棄的嘗了一口,口中的巧克力味還算正宗,難得,還毒不死人。

    林宏中正打算意思意思放下的時候,狐媚倒是說話了,“再嘗嘗。”

    明明是賣相不好的蛋糕,她卻依舊帶著迷人的風采。

    林宏中猶豫了一會兒,看著攝影頭,硬著頭皮又吃了幾口,正準備放下時,嘎 ,很輕很輕的聲音從口中傳來,他下意識的吐出,一枚極為簡單的戒指躺在了手心上,戒指內側似乎是匆忙刻上了幾個字母——lhz。

    簡單的字母,卻是他名字的開頭縮寫,明顯能看出是人自己拿到刀刻上去的。

    林宏中死盯著手中突然出現的戒指,臉上一陣古怪,那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盯著仇人了!

    “小帥哥,喜歡麼?”狐媚的聲音傳來,帶著蠱惑的魅力。

    林宏中眉頭都快能夾死一只蒼蠅了,“別叫我小帥哥。”

    這煞風景的話,導演都快看不過去了,狐媚卻笑了,魅惑的笑容一直延伸到眼尾,“林宏中?宏中?宏宏?中中?”

    每叫一個,林宏中眉頭就更緊一分,卻是難得的只看了眼,沒再說話。

    這種仿若無視處理,又仿若其他的,只讓狐媚笑的更暢快了,整個身子都快趴了上去,林宏中忍了又忍,看了又看,第一次沒避讓。

    攝影師們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好像氣氛看起來也還不錯?

    到底是陸以言忍不住出聲了,“雪雪呢?”

    幾隊人這才發現這都到點了墨雪還沒來,再看陸以言,竟是穿著一身正式的西裝,裁剪合身的黑色西裝襯托的整個人更加的高大挺拔,一頭碎發似乎特意打理過,性感而凌亂。

    導演奸笑了一聲,上上下下打量了陸以言一眼,朝著酒店努了努嘴,“剛進去了,說是拿禮物,估計待會兒就出來了吧。”

    仔細看,就連外圍不知道什麼時候聚集的粉絲,也在一個勁兒的點著頭,而且人還有逐漸增多的趨勢,每個人緊緊抱著手機,一臉的激動神秘。

    陸以言只要稍稍多看一眼便能察覺出異樣,可惜,男人不知道沉浸在了什麼思緒里,明明手上沒拿什麼禮物,卻仿佛緊張的不像樣,他深吸了一口氣,推門。

    正打算上去喊人,濃郁的玫瑰花香卻淬不及防的味撲面而來,視野中被火紅的色澤侵佔,一排又一排的玫瑰花海在輕輕搖曳,地板上、樓梯上、天花板上……所有能看見的地方全都鋪面了鮮紅的玫瑰花,飽滿的花瓣上沾上了晶亮的水珠,明明是新生卻熱情如火。

    風吹過,花瓣層層飄落,漫天花海旋轉,美輪美奐。

    樓梯上,少女款款而來,一身潔白的禮服帶著璀璨的亮片,走動間,下擺的魚尾服泛起淺藍的色澤,襯托的整個人柔和而美好。

    陸以言愣愣地站在原地,視線里只那從花海中走來的少女,謎一樣夢幻,那樣的不真切。

    “陸以言。”輕柔的嗓音是極致的柔。

    走進了才發現,少女手中還捧著了一束玫瑰花,九十九朵玫瑰讓本就巴掌大的小臉更顯精致。

    花束送出,墨雪嘴角緩緩勾起,那一剎那綻放的笑容絕美而迷人,“陸以言,你要娶我麼?”

    明明她說的是你要娶我,偏偏,配上那一抹絕美自信的笑,硬生生的讓人覺得她是在說︰陸以言,你要嫁我麼?

    陸以言瞳孔狠狠一縮,驚呼聲從身後響起,一聲聲答應如海浪般傳來,越來越遠,像是隔了一層紗,他只覺得腦海中嗡嗡作響,薄唇動了又動,卻是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陸以言,你要娶我麼?”

    她還在問,唇邊卷起的笑一直未變,就像是多年前一樣,不厭其煩的問著,陸以言,好吃麼?陸以言,做我男朋友麼?

    望著那雙澄澈的眼眸,陸以言終于找回了自己的聲音,狠狠地吸了一口氣,“胡鬧!”

    突如其來的兩個字,一行人傻眼了,助威吶喊都嚇停了,砰地一聲酒店大門被關上,在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男人轉身就走,步伐倉皇,幾次都差點兒摔倒。

    等墨雪再打開大門的時候,門外哪里還有某個男人的影子?

    一個個人瞪大了,完全不能理解發生了什麼。

    “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T先生拒絕了?不可能吧!”

    “那T先生怎麼跑呢?”對!還不是走,還是跑!

    有人顫顫巍巍的說了一句,“可能,可能是被雪雪嚇到了吧?”

    一語激起千層浪。

    微博上更是以奇快的速度,將一張墨雪求婚的照片推上了熱門頭條,花海中,少女捧花而立,婚紗加身,笑顏絕美燦爛,標題——【女人帥氣來沒你們男人什麼事!】

    就在男人們暗恨T先生怎麼能落荒而逃的時候,就在微博上因為這條消息快要癱瘓的時候,就在墨雪苦惱著自己剛剛是不是被拒絕的時候。

    一個不起眼的人趁所有人沒注意前,突然走到了酒店門口,手中拿著一朵鮮艷的玫瑰花,他將花遞給墨雪,嬉笑著道︰“陸以言說,他愛你。”

    墨雪下意識接過花的手一頓,再一抬頭,面前的人已經走了。

    還不過兩秒鐘,又一個手拿玫瑰花的青年走了過來,“陸以言讓我告訴你,他愛你。”

    墨雪愣愣地接過,“謝,謝謝。”

    剛道完謝,又一個活力四射的女孩跑了過來,一朵玫瑰花送出,“陸以言說,他愛墨雪!”

    一個還穿著潛水服的教練走了過來,手中一朵玫瑰花遞了過去,“陸以言愛你!”

    一個邁著糖葫蘆的半歲老人靠近了酒店,玫瑰花慎重的放了上去,“陸以言啊,他說他想和你走一輩子你呢!”

    ……

    整整一個小時,手中的玫瑰花在一朵又一朵的增多,耳邊的聲音從女孩到男孩,從少年到老年,耳邊的聲音不斷,有祝福,有愛語,一聲聲不斷徘徊,鼓動耳膜。

    眼眶漸漸濕潤,晶亮的淚珠掛在眼中,透過水色看著這充滿陽光的世界,所以她才說,他是她的光。

    一直如此。

    眼中已然模糊,男人高大的身影在靠近,刀雕般精致的臉龐上帶出了一絲狂野的笑,陸以言伸出手中最後一朵話,沙啞的嗓音帶著磁性的質感,“墨雪,跟我結婚吧。”

    他在用全世界的人告訴她,他愛她;他也在告訴用全世界的人,他愛她。

    微博上的風向開始形成兩端遙遙對望,男人手執一朵玫瑰花,認真而神聖,標題——【男人帥氣來連我自己都怕!】

    收過最後一朵花,不多不少,九百九十九朵,墨雪從花捧中抬頭,言笑晏晏,“……好。”

    她送了他九十九朵玫瑰,他就能送她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墨雪伸手,目光灼灼,說著兩人才懂的話,“一輩子。”

    陸以言同樣伸手,大手包裹著小手,寵溺而珍視,“嗯,一輩子。”

    不探前世,不問來世,只求今生。

    今生,讓我愛你。

    ------題外話------

    吐出一口老血,微微以為自己已經發過番外了,要不是管理提醒了一下,我估計還要再過幾天才能發現,微微能說自己已經徹底玩了一個月了麼,傻眼。

    估計當時旅游回來的時候,又寫番外又把我姐改一個稿子,整了幾天,最後給我弄混了,一直以為自己發過番外了,攤手(∼▔▔)∼

    還好沒整新文,翻時間記錄把稿子找回來了,不然我就要傻了,中間斷了點,微微今天剛加的,給它連在一起了,番外無償送給大家,就當是微微的賠罪。

    那啥,本來打算就最後一張點個收費的,好像中間一個沒手動,又跳了兩張收費,微微發誓,真沒注意,我還能辦成啥(☉_☉)

    完結文沒辦法再改,其他權限也都收回去了,連立即發布都沒,只能慢慢等了,好像在今天能發完,快溜走,這才是真正的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