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7 叢林魅影


    陳光大在被風的山崖下點了一團篝火,說道︰“咱們先等一下,我讓人回去拿食物了,順便通知一下隊里的弟兄,省的他們擔心!”

    眾人有說有笑的坐在了草地上,幾個小丫頭嘰嘰喳喳的說著往事,除了安琪拉一個人之外,陳家幾個姑娘都是張琦韻的同學和學妹。

    柯淼屁顛顛的蹲在了張琦韻的身邊,笑道︰“妹!你這同學是校花吧,長的真漂亮,以前怎麼也不介紹給我們認識啊?”

    張琦韻是個典型的江南軟妹子,清純漂亮還有股子書卷氣,比起夏忘川來也不遑多讓,只是胸脯就跟陳光大猜測的一樣,對尖小饅頭要不起。

    張琦韻害羞的說道︰“我不是校花,川川才是,而且我媽對我的要求也比較嚴,我周末都要去各種補習班,根本沒有時間跟同學們出去玩!”

    周校長跟著笑道︰“以前是我的錯,現在你跟同學們好好玩吧,這些小伙子各個都一表人才,陳總家的孩子肯定不會差,你爸知道了也會高興的!”

    “周校長!你老公還活著嗎……”

    陳光大驚訝的看著她,周校長點頭道︰“活著呢!我們是第一批從甦京轉移的人,後來一直待在小黃鎮避難所沒動過,幾乎跟外界斷了聯系,對了!你跟我老公好像也是朋友吧!”

    “釣友!一起釣過幾次魚……”

    陳光大輕輕笑了笑,可夏忘川突然驚呼了一聲,看著張琦韻的腳踝說道︰“你這傷口怎麼都發黑了,不會是感染了吧,爸!你快過來看看呀!”

    “我看看……”

    陳光大走過去抓起了張琦韻的小腿,脫掉她的運動鞋仔細觀察,跟著居然用舌頭在她傷口上舔了一下,張琦韻的小臉立馬就紅了。

    “感染了!尸毒……”

    陳光大轉頭吐了口吐沫,張琦韻的俏臉瞬間就白了,周校長更是身體一晃差點暈死過去,鄭老師也滿臉悲哀的抱住了她。

    不過陳光大又笑道︰“丫頭!算你運氣好,踫上了叔叔,我正好帶了尸毒血清在身上,給你打一針就沒事了,從此以後你都不會被感染了!”

    “真的嗎?”

    張琦韻驚喜的差點跳了起來,陳光大直接拿出了一小只急救包,一邊幫她清理傷口,一邊說道︰“注射後你會發燒,內分泌紊亂,甚至有可能會昏迷,不過只要挺過去就好了,我們全都注射過!”

    “太好了!陳總,您真是我們的大恩人呀……”

    周校長激動的直接跪了下來,硬是被夏忘川攔住才沒有磕頭,但夏不二卻摳著下巴滿臉古怪,張琦韻根本就沒有感染,不知道陳光大唱的是哪一出。

    “咦?怎麼還有一支,不是丟了嗎……”

    陳光大裝模樣的拿出了兩支血清,只看周校長的雙眼猛然一亮,扭扭捏捏的問道︰“陳總!這藥注射一支就夠了吧,剩下那一支能不能給我呀,我……我一定會想辦法報答您的!”

    陳光大無奈道︰“周校長!這藥很貴的,再說你又沒感染,我還得留著給有需要的人,小月!你來給張琦韻注射吧,髂前上棘你知道在哪吧,你可別打在她的小屁股上!”

    “當然知道!我可是準醫生,男的都轉過頭去……”

    陳月然接過血清拿出了針管,張琦韻迫不及待的脫下了褲子,在她母親羨慕的注視下挨了一針。

    陳光大領著夏不二走到了林子邊,點上煙低聲道︰“血清會殺死人體內的寄生物,比方說尸蟲和蠱蟲一類的

    東西,但母女倆的反應都很正常,唯獨鄭老師有些奇怪,她一直都皺著眉頭!”

    夏不二吸著煙說道︰“應該不會這麼明顯,她們三個恐怕都是不知內情的誘餌,防空洞里可能還有我們的老熟人,這人有本事跟我們去黑沙漠,混進我們的隊伍中才好對我們下手!”

    陳光大皺眉道︰“新尸族是怎麼跟蹤我們的,路線和落腳地都是我們隨機選擇的,還有隊伍專門在後面掃尾,他們總不能在每條線路上都安排人吧,我懷疑我們的隊伍里本身就有內鬼!”

    “光叔!全都安排好了……”

    朱無敵跟阿緬忽然走出了林子,手里還都拎著沉重的大包,陳光大拿過一個便走回去笑道︰“大家都餓了吧,咱們先吃個飯再開路!”

    周校長為難的說道︰“陳總!我們還是去防空洞吃吧,我們失蹤了這麼長時間,我老公他們肯定急死了,萬一出來找我們再遇險可就麻煩了!”

    “這樣吧!我派幾個人護送鄭老師先回去……”

    陳光大看著鄭老師說道︰“鄭老師讓他們全都搬到林場來住,那地方蘑菇多又寬敞,比潮濕的防空洞舒服多了,你們暫時在那住上幾天,等我們搞完物資就帶你們回去!”

    鄭老師站起來說道︰“可以!不過你們得幫我清理一下尸體,我怕那人的兄弟找我麻煩,防空洞里還有我家幾個親戚,我不能連累他們!”

    “好!那咱們就回林場吃吧,無敵你們幾個送一下……”

    陳光大很爽快的拎上了大包,朱無敵他們便跟著鄭老師離開了,夏不二也不擔心他們會出事,反正花妖他們已經先一步去防空洞了,花粉一灑兩百多人都得躺下。

    張琦韻暈暈乎乎的扶住了陳光大,孱弱道︰“叔叔!我…我的頭好暈,還有點想吐!”

    陳光大趕忙把她背了起來,說道︰“這是正常情況,你先趴在叔叔身上放心睡吧,等到了林場我給你找個屋子休息,睡一覺起來就好了!”

    “陳總!真是麻煩你了……”

    周校長滿臉心疼的扶住了她女兒,女孩們便跟著陳光大往林場走去,這麼來回折騰無非就是想把防空洞的人給調出來,有什麼鬼把戲都不好再耍了。

    煙女突然對夏不二耳語道︰“我覺得那個鄭老師有點奇怪,她身上有兩種血腥味,只有一個屬于林場的死者,另外一個我沒有聞到過!”

    “不是被害死的那個嗎……”

    夏不二驚訝的看著她,鄭老師的老公也留下了大量的血跡,但煙女卻很篤定的搖了搖頭,他只好說道︰“你今晚負責盯著她,咱們要把新尸族派來的鬼都給挖出來!”

    不過十幾分鐘便回到了林場,陳光大將張琦韻背進值班室以後,便跟著夏不二一起去清理尸體,姑娘們則擦桌子洗碗開始做飯,沒一會周校長便主動跑進了廚房,殷勤的接過了做飯的活。

    “丫頭睡了吧……”

    陳光大走進廚房靠在了牆上,周校長立馬說了一堆感激涕零的話。

    陳光大淡淡的說道︰“我記得當年找你解決孩子上學的問題,你讓中間人給我帶了句話,攀交情不如來點實際的,這句話我現在也送給你,周大校長!”

    周校長的臉一下就紅了,吭吭哧哧的說道︰“那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妹夫想在中間撈錢,我……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有老公的,我真的不想背叛他!”

    陳光大譏誚道︰“你想什麼呢,雖然你長的挺性感,可我玉樹

    臨風小白龍,犯得著吃你這棵老幫菜嗎,我是讓你幫我牽紅線,暗示一下鄭老師,一支尸毒血清不成問題!”

    “啊?你對寡婦也有興趣啊……”

    周校長瞬間滿臉的失望,撅著小嘴說道︰“她是我們那出了名的黑寡婦,她都克死六個男人了,不然她老公剛剛死了,她怎麼一滴眼淚都不流啊,那女人晦氣的很!”

    陳光大摳著下巴說道︰“這樣啊!那等你們的人都過來了,你再幫我挑兩個漂亮的吧,我剛跟我媳婦分了手,急著找填房管理家產,不然我那麼多家產交給外人打理,實在不放心!”

    “我……”

    周校長張著嘴欲言又止,陳光大又笑道︰“我知道你大校長是正經女人,不然就你這好生養的大屁股,我非讓你給我下一窩小崽不可,不過現在只能拜托你了,最好是處女,我等你的好消息啊!”

    “哦!”

    周校長滿臉失落的垂下了腦袋,陳光大便轉身走了出去,誰知夏忘川卻從旁邊冒了出來,惡狠狠地指著他說道︰“你別搞我們校長啊,人家是有夫之婦,還是我好朋友的母親!”

    “你個傻丫頭啊,這是個局你都看不出來嗎……”

    陳光大笑呵呵的摟住了她,邊走邊低聲說道︰“尸體讓人掰斷了手臂,打斷了三根肋骨,這是一個普通女人能做到的嗎,這幫人我們都得好好審查,說不定我們的隊伍里還有內鬼!”

    夏忘川咋舌道︰“不會吧?這批天王軍可都是老夏親手挑選的呀!”

    陳光大說道︰“所以我們才得更加慎重,出內鬼可不是開玩笑的事,而且這批人中有很多變異集團的舊部,很可能會被新尸族給策反,你們都機靈點,危險隨時會出現在我們身邊!”

    “嗯!我明白了……”

    夏忘川用力捏了捏小拳頭,陳光大寵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轉身便走向樹林檢查起環境來,可他卻突然看到了一道白花花的身影,如同夢游一般往樹林深處晃去。

    “張琦韻!你在干什麼……”

    陳光大趕忙沖過去大喝了一聲,這人竟然是剛剛才睡下的張琦韻,但她卻哆哆嗦嗦的轉過了身來,淚流滿面的望著他不停顫抖,她張著嘴似乎想說什麼,可喉嚨里卻只能發出沙啞的咯咯聲。

    陳光大立即點燃了一根信號棒,拔出尸爪矛緩緩上前,說道︰“你別怕!努力調整呼吸,控制住身體站在那別動,叔叔這就來救你!”

    “救…救……”

    張琦韻發出咯痰般的呼救聲,整張臉都扭曲變形了,但陳光大卻停在她面前不遠處,雙眼跟雷達一般的四處掃射。

    “找死!!!”

    陳光大突然雙眉一挑,猛地把尸爪矛朝樹上射了過去,一道黑影“噗通”一下從樹上摔了下來,哼都沒哼一聲撒腿就跑,而張琦韻也突然跪在了地上。

    “叔叔!救命啊……”

    張琦韻連滾帶爬的撲了過來,一把抱住陳光大的腿哭嚎,陳光大再想追擊也來不及了。

    這時候夏不二也飛快的跑了過來,迅速拾起倒插在地上的尸爪矛,望著矛尖上的紅色血液,驚訝道︰“人類?你看清是誰了嗎?”

    陳光大怪異的蹙眉道︰“不是純人類,她用精神力攻擊我,而且是個沒穿衣服的女人,但我看她的背影很像鄭老師,後腰上還紋了一只黑色的蝴蝶!”

    夏不二驚愕道︰“鄭老師?這麼快就回來了嗎,不大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