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傷重

    全體都靜默了,草原上一片寂靜,只剩下輕輕地呼吸聲,和微微的抽泣之聲。

    文祁還有最後一口氣,狠狠的抽出大刀,托木真從馬上掉了下去,一刀正中心口,他死了。

    文祁抬起頭環視一圈所有的將領,不分敵我,費力的抬起手做了一個軍禮的手勢。

    騎兵隊迅速分開排列成面對面的隊伍,絲毫不理會身上鮮血直流的傷痛,齊刷刷的做了軍禮。

    所有的將士對托木真行了軍禮,給與軍人最高的尊重和送行。

    托克遜是第一個哭嚎出聲的人,從隊伍里騎著馬飛奔了出來,跌跌撞撞的跳下馬將托木真抱在懷里,默默的帶著所有的將士離開了。

    他答應了托木真,給與叔父最後的榮耀,他不會食言。

    文祁等到他們全都走了,人搖晃了一下想對他們笑一下,卻眼前一黑,從馬上摔了下去。

    “將軍。”

    騎兵隊上前將人抱起來,喬飛沖上來抱著文祁,淚流滿面,“將軍,你這一仗打的特別好。”

    文祁勉強眯著眼,扯了一下嘴角,“喬飛,西北軍……交給你了,我的使命完成了。”

    “是,喬飛不會辜負將軍的托付。”

    “我累了,真的好累。”

    文祁呢喃的嘆息一聲,昏了過去。

    喬飛帶著迅速返回軍營,為她救治,同時派人去接秦熙回來,文祁傷的非常重,他怕秦熙見不到文祁最後一面了。

    沒想到秦熙就在不遠處一直看著文祁戰斗,直到最後摔下馬,也沒有上前,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不想阻止她,這是她的心願和驕傲。

    也不能原諒她,對自己的生命如此輕率和沖動,可她蕭文祁從來都是這樣的啊。

    秦熙抱著文祁親自陪著她,看著軍醫們來回忙碌著,一直握著她的手不願意松開。

    “長寧,從今以後,你的時間終于可以留給我和孩子們了,我們等了你這麼多年,終于可以盼到你回家的日子了。”

    劇烈的疼痛讓昏迷的文祁再次醒來,看到秦熙在身邊,朝他笑了笑,“我以後的時間……都是你們的了,我這次……見到孩子們了,他們……很乖,長大了。兒子……很像你,眉眼像極了!”

    “是麼,他們是你送給我這輩子最好的禮物,長寧,你一定要堅持住,孩子們還在等你回去。”

    秦熙握著她的手朝她笑的風華瀲灩。

    “我不會死的,我要看著孩子們長大,要和你一起過下半輩子,你是我搶到手的美人,我不會讓給別人的。”

    文祁輕笑一聲,傷口越發疼痛了。

    “呵呵!醋壇子。”

    這次文祁傷得很重,渾身上下已經沒有好皮了,到處都是大小無數的刀傷,致命的傷口是肋骨斷了兩根。

    王太醫和思雨幾乎是用盡了辦法,才把她從閻王殿里搶了回來,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命,僅此而已,從今往後她的身體將十分柔弱,猶如風吹就滅的美人燈。

    文祁在三四天後才算清醒一些,之前時而昏迷時而醒來,一直養了二個多月才算可以起身了,傷卻依舊沒好。

    喬飛已經正式接手西北軍,京城的調令也下來了,托木真死亡這是大事,不可能瞞得住,韃靼國主動撤退百里,收緊邊防。

    文祁用生命燃燒的這一戰,可以讓西北平穩五年不在開戰,值了!

    她靠在門邊看著他們訓練嬉笑打鬧,臉上帶著祥和的微笑。

    趙輝一直沒回去,實在放心不下文祁,寫了信回京,等待文祁身體再好一些就和她一起回京。

    “瞧著你今日氣色不錯啊。”

    趙輝跑來看望她,笑著和她打招呼。

    “我好多了,別擔心,傷口大部分都留疤了,只是肋骨這里的還需要一些時間。”

    文祁雲淡風輕的笑著。

    “那就好,不著急,幸虧天冷方便你修養,要是夏天可就糟糕了。”

    現在是冬季寒冷,不至于讓傷口潰膿,倒是文祁的幸運了。

    貫穿的刀傷如此嚴重並不容易好,她還需要很長時間的修養。

    “他們撤退了麼?”

    “嗯,托木真死了已經回京安葬了,托克遜正式成為西北統帥了,長寧,你很棒很棒!”

    趙輝低下頭,咬緊牙關,有一種想哭的沖動。

    “那就好,一切都是值得的。”

    文祁喘口氣笑了笑。

    秦熙帶著一切東西也跑來看她。

    “長寧,我給你帶了好吃的。”

    “什麼好吃的呀?”

    文祁朝他露出甜美的笑容。

    “我帶了些醬牛肉和驢肉,還有火燒,還有一些酒水。”

    秦熙揚起燦爛的笑臉沖著趙輝。

    “真的,今晚咱們可以大吃一頓了。”

    文祁高興地笑了。

    “好,晚上見,你們聊吧,我去看看他們去。”

    趙輝不想打攪小夫妻說話,也走了。

    秦熙扶著文祁進了屋,放下東西給了倒了熱水。

    “累不累,睡一會吧。”

    秦熙扶著她躺下。

    自打受傷之後他經常往返來看望她,話卻不多,夫妻之間存在一種詭異的尷尬和沉悶的氣氛。

    文祁抓住他的手,望著他滿眼都是依戀和愛慕,“熙哥哥,你要是生氣就罵我一頓吧,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氣,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是對的。

    或許你也認為我做的是錯的,可我仍舊要去做,我終于完成了我在戰場的責任。

    我知道我讓你擔心難過了,對不起,我是一個喜歡豪賭的人,這次我很幸運賭贏了,這是我最後一次賭了,我以後的時間都可以陪著你們了。”

    秦熙坐在床邊沉默著不說話,俊逸的臉上全是冷淡的神色,往日的溫柔也消失不見了,臉上的笑容在單獨面對她的時候一絲一毫也找不到了。

    文祁坐起身抱著他的腰,“你生氣就罵我一頓好不好?或者等我好了你打我也可以的,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哽咽的哭求著。

    “你知不知道看著你倒下,滿身都是血,我很害怕,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秦熙顫抖著聲音,抿著嘴十分生氣,那種惶恐是一輩子都忘不掉的恐怖記憶。

    “我錯了,熙哥哥,我愛你,別不理我。”

    文祁抱著他默默地掉淚。

    秦熙扭過身將她抱在懷里,低頭凶狠的吻著她的唇,輾轉反復,帶著氣憤無奈,還有失而復得的恐慌,害怕一松手,她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