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魔氣侵蝕

    如同末日降臨一般。

    慢慢的, 虛無的天空像是卷起了一陣漩渦, 甚至還有大大小小的山體落下,伴隨著零落的石塊, 越陽城雖然已經開啟了陣法被護住,凡是落到城池上方的都被火焰瞬間侵蝕, 但是城外周邊山體很快就滿目瘡痍。

    看著這一幕,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陣驚悚。

    漩渦越卷越大, 襲卷著無限的陰氣與魔氣,足足三個時辰過去都還沒有停止的樣子, 而那些極度濃郁的魔氣,則迅速蔓延整片所能蔓延大陸。幾乎只在霎那間,整個景瀾,包括越陽城都被包裹在濃郁的魔氣之中。

    並且還在無限蔓延……短短幾個時辰, 景瀾這個地界除了佔據巨大靈脈隔絕外界的一些仙山門派,幾乎都被陰魔之氣包圍。

    這哪里還是通道,這完全就是一方界面相融的感覺。

    一時間,眾人所做的準備, 往天空布陣什麼所有或防御或設伏的手段都全然沒了用處, 誰能想到異界通道開啟之後,最先來的不是異界魔人, 而是從天而降的山體碎塊。

    而那天邊巨大的漩渦似乎一卷就沒有停止的趨勢……

    很快,就有更糟糕的消息傳來。

    死亡……

    從巨大的虛無天空所蔓延而下的魔氣極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住的, 雖然事先有了準備, 早已經將普通凡人和修為低下的修士遷移, 但顯然眾人還是低估了這異通道開啟的面積,而且還有或是不肯離去或是無法離去之人。

    幾乎就在那一剎那,尸鴻遍野,尤其是越陽城,首當其沖受到了波及。

    第一波最開始的是沒有修為的普通凡人,幾乎一霎那身體就開始被魔氣侵蝕腐朽,幾息時間就變成一具白骨。這個現象不僅僅是越陽城,而是整個景瀾,只是在這里的眾人並不知曉。

    然後就是武生武士修為的,也根本無法抵擋,只是稍顯遲緩,慢的個把時辰,快的幾分鐘,卻也只是在數個時辰內就死了個干淨,卻因為死的慢了,而更加痛苦。

    其中就包括不知為何,無論如何也不肯離去的月姨娘,哪怕葉清瑣在魔氣如堤壩而來的那一剎那感覺到了,直接消失飛至越陽城上空,自己親自動手加大了火蓮燈的防護,隔絕了部分魔氣,並且還直接將整個葉府又設下了數重系統屏障,都沒能阻止這一幕。

    只有武師以上修士,或服用了靈丹妙藥,或有法器附體,或者兩者兼具的,才堅持了下來,暫時沒有性命之危,但明顯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極度濃郁的陰魔之氣來得太快,事先在葉家設下的屏障早在那一瞬間就被浸蝕掉,而那一瞬間的魔氣又是來得格外凶猛,就像洪水襲來一般,過後一個時辰因為蔓延開了反而稍微淡了下來。

    月姨娘服用了特別煉制的靈藥,沒有在那一剎那死去,被守在葉家的羅靈弄回了房間,躺在了床上,然後和那些武生武士一樣,痛苦地看著自己的身體消亡,神智慢慢散去。

    可能是知道自己要死了,最後,這個一輩子沒怎麼關心過親女兒的月姨娘,在痛苦的呻吟中喊起了葉清鎖的名字。

    葉清瑣在飛往天空加大了火蓮燈的防護後,下一瞬間就出現回到了海棠苑月姨娘的房門前,葉家主也緊接著回來了,听到這個聲音,有些嘆息的輕聲開口道︰“進去看看吧。”

    听著對方呢喃呼喊的聲音,葉清瑣推門走了進去。

    月姨娘躺在床上,身體開始腐爛,冒著陣陣的黑氣,甚至指尖已經露出白骨,身下一片黑水,浸透了衣衫,女人已經說不出什麼話來了,只是茫然的望著虛無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呢喃著自己女兒的名字。

    月姨娘旁邊守著羅靈,見到葉清瑣進來,便沖葉清瑣福了福身子,默默的走了出去。

    葉清瑣沉默了一會兒,才走上前。

    仿佛感覺到了葉清瑣的到來,月姨娘艱難的轉過了腦袋。她望著葉清瑣,眼楮泛著水光,臉色發白。

    “清瑣,清瑣啊……”月姨娘輕聲喊道。

    “……嗯。”

    “清瑣……”

    “……我在。”

    “你……娘好久……好久都沒有見過你了,你回來後,就……就一直在閉關,清瑣……你……你是不是……還在怨娘啊……”

    葉清瑣看著這個將死的女人,猶豫了一下,才道︰“……是。”真正的葉清瑣確實是一輩子都有在怨她這個娘親。

    月姨娘眼角的眼淚一下子就滑下來了︰“那……對不起……娘錯了……清瑣,你別怨娘了……好不好……娘什麼都不懂,我只是,只是不想,不想你太辛苦了,也不想……讓你離開娘……”

    “……嗯。”

    “那……你,是不是……不再怨娘了……”

    沉默良久,葉清瑣才又再次輕聲應道︰“嗯。”

    月姨娘閉上了眼楮。

    身體里與月姨娘某種血脈相連的東西,就在這一刻,斷了,好像有什麼東西散去消失。

    葉清瑣轉身出了房門,房門口的羅靈見葉清瑣面無表情走出的樣子,垂著腦袋不敢多言。

    此刻房門已聚集了不少人,葉家人基本都在,甚至小銀蛟也在,站在葉清風與葉清淵的中間,抬著腦袋懵懂的看著這一幕。只有葉清媚不在,因為修為不夠,還是武師,在這最後兩年無論如何也突破不了了,便被送往到了天山谷。

    城池上空,不時的有火焰閃過,那是落石被火焰燒熔的現象。

    葉家主則望了一眼房內,對來到身邊的夫人蕭雨,輕聲道︰“去安排一下吧。”

    蕭雨原也是武師後期修為,這兩年服用丹藥靈物也突破到了武尊,所以沒受到魔氣太大影響。

    眾人回到了城牆上。

    現在,視野所及之處,具已變成一片昏暗。只有越陽城,只有上方燃燒著的火蓮燈,照亮著一方天空。

    在足足六個時辰後,天邊的漩渦才慢慢消失,然後便被魔氣籠罩,可是等待良久,天邊也沒有什麼千軍萬馬的魔人落下,只有死一般的寂靜。

    沒有任何其他的狀況出現,慢慢的,眾人仰望著昏暗無比魔障重重的天空,有些失去了耐心。

    “究竟怎麼回事?”

    “為何沒有任何動靜?”

    周遭的視野也都被一團昏暗籠罩,甚至城外遠處的紅石嶺也慢慢見之不到,有人探出神識,卻驟然突然發現神識受阻,連長樓真人和三巨頭另外兩個門派所派出來的武聖也具都如此。

    連武聖都尚且如此,其他人更不用說,如此情況一出,眾人不由感到一陣恐慌。

    不知何時,一片昏暗之中就只剩下一座城池屹立著,和這幾個時辰中已變成累累白骨的普通人和修為低下的武生武士。

    除了城中的聲音,和城池上空燃燒則的火蓮燈,周遭真的是死一般的寂靜。

    “兩位真人!”親自來此的梵蒂山的女掌門玉靈真人看向長樓真人和飄雲谷的長老通羽真人,遲疑的問出聲來︰“你們看……那異界通道明顯已經開啟,可為何會是這種情況?”

    “老夫也是一頭霧水呀!”飄雲宗長老通羽真人古岳天回道。

    長樓真人也微微皺了皺眉,搖了搖頭,以示自己也不知情況。

    同樣站在長樓真人身後的金幻雨見此,看了看三巨頭中另外兩個門派的兩位真人,又看了看眼前的城樓真人,看向旁邊的葉清瑣,傳音問道,“師妹可知這種情況的緣由?”

    武皇級別的傳言自然瞞不過武聖的耳朵,所以這話其實也是問的長樓真人和另外兩位真人听的。長樓真人不親自開口向自己的徒弟問話,便由她來問了。

    葉清瑣搖了搖頭。

    站在各自師父後頭的葉清淵與葉清風見此一陣擔憂。

    玉靈真人和通羽真人一陣失望,但兩人也沒對一個小輩抱太大希望,雖然對方剛從異界歸來,但這未曾觸及的異界通道開啟之事又豈是一個武皇能夠了解的。哪怕是武聖武帝,這等一界修煉至頂峰的,在這界面之下,也不過渺小如螻蟻而已。

    若非機緣,誰又怎能夠遇見一次,更莫說知其現象和規律。要說了解,該是他們這三個老東西見過當初異界通道開啟的情況,更了解一些才是,可現在這次卻又與千年前那場異界通道開啟之時,全然不同。

    便又重新望向長樓真人,玉靈新人再次開口問道︰“那現在這種情況該如何是好?”

    “確實沒有想到這異界魔氣會如此厲害!以方才所見的異界通道開啟的那等面積,怕是魔人還未到,凡人便死了一半,且現在神識受阻,外面究竟是何情況全然不知,簡直詭異到了極致。”

    “那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只能帶人出去探查一番了。”長樓真人望著已經看不見天空,忽然開口道。

    “如何探查,魔氣侵蝕,武尊以下的修士甚至不能走出城外!更我說那些潛藏在黑暗之中的危險……”

    “那就由武皇各自領人由東南西北,向外探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