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紫雲山莊(二)

    火六怒氣沖沖的朝清瘦的老者撲去,一把推向清瘦的老者的肩膀。

    清瘦的老者雙腳穩立當地,雙手在胸前展動,順著火六手臂纏繞而去。

    轉瞬間,火六的手臂被纏住,火六一驚,另一只手揮出,朝清瘦的老者臉部打去。

    清瘦的老者纏住火六手臂的雙手輕輕一推,火六頓時倒飛了出去,連連退了幾步,然後一個踉蹌跌坐在地上。

    黑衣人眼神里露出抹狠色,拔出寶劍,就朝清瘦的老者沖了上去,招招置人于死地,老者赤手空拳,只得連連後撤,躲避劍鋒。

    黑衣人突然大喝一聲,運轉仙元之氣,劍鋒上頓時閃爍出道淡藍色的光芒,伴隨著劍鋒朝清瘦的老者攻去。

    昊辰站在一旁觀戰,見黑衣人使出這一招,沒想到黑衣人竟然還是個人仙中期強者。

    眼看清瘦的老者避無可避,昊辰已做好出手的準備。

    就在這時,只見清瘦的老者那雙枯瘦的雙手在胸前展動,雙手之間亮起淡黃色的光圈,黑衣人的那一記殺招陷入老者胸前的光圈後,黑衣人頓時臉色慘變。

    隨著清瘦的老者雙臂輕輕推動,黑衣人像是被千斤之力擊中,倒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口里立刻涌出鮮血。

    洛風臉色巨變,看著清瘦的老者猶如鬼魅般,不由自主的倒退數步。

    清瘦的老者眼神里閃過抹狠色,魅力口吐鮮血的黑衣人,而是展動身法,轉瞬間就已經沖到了火六身前,似乎並不想這麼輕易放過他,一掌朝火六的頭頂拍下。

    剛剛從地面爬起的火六,面色慘白,眼神里盡是恐懼,又跌坐地面上,都已經忘卻了求饒。

    這時,主殿里道女子來陣嬌柔的聲音︰“範總管,手下留情!”

    聞聲,清瘦的老者那拍出去的手掌,停在了火六的頭頂上。

    此時,火六臉色已經沒有半點顏色,冷汗將後背都濕透了,愣愣的坐在地上。

    清瘦的老者一腳將火六踹倒在地,厲聲道︰“給我滾。”

    洛風這才反應過來,扯起火六,架著黑衣人失魂落魄的向大門走去,然而清瘦的老者放過洛風三人,不等于昊辰也放過洛風。

    此等地痞無賴知道紫雲山莊的地理位置,說不定還會來此搗亂,一旦與賣家談妥,這個地方便歸我所有,對于知道這個地方的無賴,決不姑息養虎為患,盡早處理。

    想到此,心中一動,魔月隨即派遣數只魔蠅跟蹤而去。

    在洛風等人的攪和下,房屋交易已經告吹。

    清瘦的老者對昊辰與少昊天南二人道︰“今日寒舍不方便接待客人,你們也走吧。”

    昊辰微笑著點點頭,對老者抱歉一禮,道︰“打擾了。”

    于是,昊辰便與少昊天南二人朝院外走去。

    剛走出幾步,主殿里邊傳來輕微的咳嗽聲,雖然聲音十分微小,但是昊辰的听力十分的強,他停下腳步,對清瘦的老者笑道︰“屋里有病人?”

    清瘦的老者微微一愣,然後淡淡道︰“不管你們的事,快走吧。”

    昊辰搖頭笑了笑,抱拳道︰“不好意思,打擾了。”

    話音未落,屋里的咳嗽聲音越來越急促和沉重。

    清瘦的老者面帶難色,也不再催促昊辰等人,疾步朝主殿走去。

    昊辰對清瘦的老者的背影朗聲道︰“屋內的人氣血不通,想必是寒毒體所致,如不及時施救,將有性命之猶!”

    ……

    大殿內的建築十分的雄偉和壯闊,清瘦的老者面無表情的在前面帶路,厲聲囑咐道︰“最好你能治好病人,如果病人有半點閃失,我會讓你陪葬。

    昊辰跟在清瘦的老者身後,心里暗忖道︰“沒想到這老者脾氣竟然如此暴躁,剛剛他擊敗黑衣人那招,似乎已經達到了人仙後期修為。”

    昊辰隨著老者經過大殿,然後上了樓,來到三樓最靠北的那間屋子前停下。

    清瘦的老者恭恭敬敬的道︰“仙子,你怎麼樣了?我帶了個人來替你治病。”

    屋里的咳嗽聲越來越急促,一個丫鬟打開房門,頓時一陣清香撲鼻襲來,丫鬟急促的道︰“範總管,仙子的病越來越嚴重了,你快進來看看吧?”

    說完,她看了昊辰與少昊天南一眼,心中暗道︰“看來這公子也是個豪門之人,身後還跟著個老僕人。”

    範總管急切的走進房內,昊辰與少昊天南二人,也隨後跟著走了進去。

    屋內裝飾以粉色為主,顯示是大家閨秀的閨房,一張錦床擺在屋子最里邊,錦床被粉紅色的幔帳與串珠簾擋住,範總管在珠簾前停下,著急道︰“仙子,好點沒有?”

    透過幔帳,昊辰隱隱約約看到有個女子躺臥在錦床上,咳嗽聲斷斷續續,但是卻十分急促。

    女子帶著急促的咳嗽聲道︰“範總管,我……我……沒事……”

    說完,又急促的咳嗽幾聲。

    範總管急切自語道︰“看來小姐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

    說完,範總管看向昊辰與少昊天南二人疑問道︰“你們能醫治她的病?”

    其實小姐身體有恙,是得了一種慢性疾病寒毒,這種病能夠在人體內,潛伏幾年甚至數十年,中此毒的人,經受不了任何寒冷,而且身子弱不禁風,伴隨著咳嗽、發寒等癥狀。

    身中此毒的人,雖然不會立刻身死,但是卻是種十分痛苦的煎熬,可以說身不如死。

    昊辰鄭重的道︰“我需要把脈後,才確定病因。”

    “這……”範總管沉吟,一個公子哥,不知道醫書如何,就要給仙子把脈仙子暗道︰“這該如何是好?”

    範總管正在沉吟間,幔帳內的仙子卻道︰“生死之際,何必迂腐!”

    只見仙子毫不猶豫地從幔帳之內,伸出一段玉臂任憑把脈。

    半柱香過去了,床上的病人時而發出劇烈而又急促咳嗽,時而氣喘吁吁,顯然正遭受著十分難耐的痛苦。

    昊辰慢慢地將玉臂推回幔帳之內,這才緩緩站起身來。

    看到昊辰站起身來,範總管急切的問道︰“怎麼樣?”

    昊辰道︰“範總管,請借一步說話。”

    範總管與少昊天南二人,跟著昊辰走出仙子的閨房。

    範總管焦急的道︰“仙子的情況如何?”

    昊辰嘆了口氣,道︰“從脈搏的診斷來看,病人身受寒毒的侵擾已有十余年了吧?”

    “沒錯,小姐早年遭逢不幸,身中寒毒,十多年的時間,遍訪名醫,也只是暫時緩解小姐身上的病情,沒能將她身上的寒毒祛除。”

    “近年來,小姐的寒毒越來越嚴重,現在連床都下不了。”範總管點點頭,臉上露出關切的表情說道。

    昊辰點點頭說道︰“從脈相來看,病人是因為體內各種藥物相沖,非但沒能抑制寒毒,反而造成了身體機能的失衡,導致現在的癥狀。”

    範總管像是找到救命稻草般,滿是期待的看著昊辰道︰“小兄弟,只要你能治好小姐,大恩大德我範青宇必將銘記于心。

    昊辰罷罷手,道︰“大丈夫,施恩不圖報,我會盡力而為。”頓了頓又道︰“要想根治病人身上的寒毒,首先得將病人體內的毒素祛除,而病人的身體已經十分的孱弱,不宜再拖!”

    範總管急切的詢問道︰“那該如何是好?”

    昊辰淡淡的說道︰“只需將將病人體內毒素,導引體外便可。”

    範總管朝屋內看了看,開始猶豫起來。

    這時丫鬟走了出來,對範總管道︰“範總管,仙子請你進去。”

    範總管走進房間,不過一會臉上帶著糾結的表情說道︰“小姐說同意你的做法,但是你要切記,絕不可對小姐有絲毫的褻瀆,否則……”

    範總管眼神里露出一抹殺氣。

    昊辰輕松的聳聳肩,能有人仙後期修為的人,作為管家,除非昊辰腦子壞掉了,否則與他無怨無仇的人,他可沒這麼多精力去招惹是非。

    重新走進房間,丫鬟帶著昊辰走到床邊,輕輕掀開帳子,女子背對著昊辰,而且臉上蒙著塊粉紅色的絲巾,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苟,肌膚慘白。

    原本躺在床上的仙子已經坐了起來,但是還是在不停的咳嗽著,女子身上裹著厚厚被子,身子也在不停的顫抖,雙手艱難的撐在床沿,顯得十分的難受。

    昊辰見女子難受的樣子說道︰“仙子,先躺下吧。”

    蒙面的女子應聲點點頭,然後躺了下去。

    昊辰早已知道,女子的病情,與文穎仙子差不多,于是說道︰“我先替你將體內寒毒祛除一部分,或許還有些痛楚,請忍耐下。”

    女子輕輕點點頭。

    昊辰輕輕的說道︰“那我們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