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突生變故

    經過今兒一天,宋清歡已見過太多匪夷所思的事了,所以此時見到面前之景,神色依然很平靜。

    嬴徹回頭看他們一眼,“跟我來吧。”

    嬴天舒上前兩步,與她並肩而行,小聲道,“我們現在要去聖池了。”

    宋清歡點頭,眸中閃過一道若有所思的光,看向嬴天舒道,“聖女換屆大選,現任聖女不會來麼?”

    嬴天舒想了想,“照理,現任聖女是該出現的。不過听說聖女在閉關修煉,也不知幾位長老是怎麼安排的。”

    說到這里,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宋清歡,“誒,聖女不是你娘麼?怎麼,她會不會出現,你不知道?”

    宋清歡白他一眼,“你剛剛自己都說了,我母妃在閉關,既如此,我又怎麼會知道?

    嬴天舒“哦”一聲,剛要說話,卻見前頭的姚扶桑听到他們的交談聲轉頭望來,眸光微厲,似在讓他們噤聲。

    嬴天舒縮了縮脖子,朝姚扶桑訕訕一笑,沒有再說話。

    宋清歡看一眼已轉過身去的姚扶桑,眼底有冷意閃過。今日姚扶桑一直沒有怎麼說話,看得出來情緒有些不大好,至于原因,不用想也知道,姚扶桑一定是不想她成為候選人之一罷了。

    之前她就在想,她成為聖女候選人這件事,究竟是誰促成的。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姬紓最可疑,否則的話,她就不會費盡心思地在聖女大選之前讓自己的真實身份暴露了。

    但這麼做,她又有什麼好處?宋清歡有些不解。照理,她既知道自己靈力高強,若真成了候選人,勢必會成為姬夜的強勁對手,難道……她並不想姬夜成為聖子?

    思索間,前頭停下了腳步,抬頭一看,見他們已經走到了某一處浮屠山腳下,前頭山體間現一線天,夜色深濃,隱隱瞧見可容一人通過,隱約還有巨大的水聲傳來。

    她余光四下一掃,見眾人臉色都變得肅穆起來,心知聖池快到了。

    嬴徹略微頓了頓腳步,很快朝眾人示意一下,率先走入了那道一線天中,身後其他四位長老也跟著走了進去。

    嬴天舒看一眼她,笑笑,“走吧。”

    宋清歡淡淡一點頭,跟在姜如是身後穿過一線天,尚未完全進入山谷,耳邊的水聲就變得大了起來。

    走出一線天,抬頭一瞧,只見遠處的山崖上掛著一道巨大的瀑布,飛流直下,濺起巨大的水花,盡管隔了好一段距離,卻仍舊能听見那振聾發聵的水聲。

    瀑布之下,有一清潭,月光下波光粼粼,盈盈閃耀。清潭面向他們的方向開一處缺口,引潭水至溝渠,然後匯入不遠處一片巨大的圓形水池中。

    圓形水池四周開各色奇花異草,芳香馥郁,池中卻只有一汪清水,以及正中央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色雪蓮,想必,就是傳說中可以擇主的雪蓮了。

    “這邊是聖池啊。”身旁的嬴天舒輕嘆一聲,目不轉楮地看著前方。

    “大家跟我來吧。”嬴徹回頭看他們一眼,神情肅穆地開了口。

    于是,眾人跟在嬴徹身後,緩緩朝聖池走去,皆是一臉嚴肅,凝神屏氣,生恐驚擾了這樣神聖的氛圍。

    越往聖池走去,宋清歡就覺得身上越冷,禁不住打了個寒顫,也不知這寒氣從何而來。不想著涼以免影響到腹中寶寶,宋清歡暗中催動內力暖了暖四肢。

    終于,眾人走到了聖池前。

    隔得近了,飛流而下的瀑布濺起的水珠密密麻麻砸到身上,愈覺冰涼,若非她有內力護體,實在是有些受不了。

    她微垂了頭,將視線從瀑布移到了眼前的聖池。

    這方聖池看來是人工開鑿而成,形狀呈正圓形,池旁種植各色奇花異草圍了一圈,然後引潭中活水入內,聖池旁五個等距離的點上各立一根石柱,石柱頂端有一朵石刻蓮花,花蕊盡開,里頭有燈油和燈芯,似乎是五盞照明的油燈。

    而聖池中除那汪清澈潭水外,便只有那朵高高而立的純白雪蓮了,清皎月色下散發著聖潔的光芒。

    宋清歡緊緊盯著它,眼中閃過狐疑。

    這樣一朵看似普通的雪蓮,當真竟有擇主的能力麼?

    嬴徹大袖一揮,只听得“噗噗”幾聲,幾盞蓮花石燈中的燈芯應聲而亮,燭火撲閃間照得各人的臉都有幾分鬼魅。

    “好了,時辰差不多了。”嬴徹抬頭看一眼天邊夜色,氣息沉沉開口。

    宋清歡立在原地,不動聲色地看著眾人的舉動。

    “大家按照方位站好吧。”嬴徹又道,說著,走到最近的姬夜面前,伸手朝地上一指,“你站到那里去。”

    剩下四位長老也依次尋了位候選人,指引他們站到合適的位置上去。來引導宋清歡的人,正是姬紓,她今兒似乎心情很不錯,朝宋清歡勾了勾唇,笑得風情萬種,“u姑娘,這邊請吧。”

    在姬紓的指引下站好,宋清歡低頭一瞧,見她腳下土地上繪著一個白色的雪蓮紋樣,與聖池中的那朵雪蓮看上去極為相似,應該就是每個人所站方位的記號了。而她面前不遠處,就是其中一盞燃燒著的蓮花石燈,燈火跳躍明滅,聖池周圍的氣氛越顯撲朔迷離。

    待幾人站好,五位長老也站到了各人身後,宋清歡身後站著的,正是姬紓。

    身後站了個意圖不明的人,宋清歡自不敢掉以輕心,繃著一根神經,不敢有任何松懈。

    這時,月亮隱入雲中,月光和星輝一下子黯淡下來,只有那五盞蓮花石燈,照亮了周圍的景致。

    這時,嬴徹轉身看向瀑布處,突然單膝下跪,朝著那道巨大的瀑布洪亮開口,“恭迎聖女。”

    宋清歡聞言一驚,卻見眾人也紛紛面向瀑布的方向下跪,神情虔誠。明知幾位長老大概是裝出來的,但為了搞清楚這到底是在干什麼,宋清歡也跟著跪了下來。

    “恭迎聖女。”洪亮的呼聲在山谷中回蕩。

    這時,宋清歡的余光瞟到那道巨大的瀑布突然向兩旁分開,從瀑布中走出一人,白衣素紗,仙氣飄飄,夜色中恍如仙子降臨——正是她的母妃,u璃。

    u璃凌空而來,身上未沾半點水汽。

    她行到寒潭前停下,雙足落了地,看一眼聖池旁的眾人,淡淡開口,“諸位請起。”

    嬴徹謝過,率先起身,其他人也跟著站了起來。

    宋清歡看著不遠處的母妃,心底有些波動。她沒想到,母妃竟當真會出現在這里,看她氣色還不錯,也讓宋清歡稍微放了心。

    只是……母妃既然已靈力盡失,方才又是如何分開瀑布,然後滴水不沾地走到他們面前的?

    沉思間,u璃也似不經意地望過來,眸光閃了閃,嘴角有淡淡的笑意一閃而逝,似乎在讓宋清歡放心。

    宋清歡舒一口氣,也朝她回以一笑。

    不管如何,等今晚一過,她就能同母妃團聚了。

    嬴徹朝u璃點了點頭,看一眼一旁的漏刻,“時辰快到了,請五位候選人面對聖池而站。”

    眾人依言照做。

    宋清歡看著眼前蓮花石盞中跳躍的燭火,不知為何,眼前有幾分發虛,心跳也加快了幾分。

    緊接著,身後姬紓嬌媚的聲音響起,“待會得了嬴長老的指示,請諸位候選人閉眼凝神,將靈力集中在指尖,對準聖池中的雪蓮催動。時辰一到,雪蓮自會綻放,擇出新的聖女,大家都听明白了嗎?”

    “听明白了。”眾人齊聲應了。

    姬紓微低了聲音,幽幽的嗓音傳入宋清歡耳中,“不知u姑娘可知如何操控靈力?”

    宋清歡轉頭看她一眼,輕“嗯”一聲,方神色不明地重新轉了過去。

    她既答應了來參加聖女大選,就不會打無準備的仗,操控靈力的方法,她已經從u歌那里學到,這幾日也有勤加練習,雖不及u蘿他們,但也不至于什麼都不會。

    “那就好。”姬紓輕笑一聲,沒有再說話。

    又等了一會,亥時到了。

    夜色無邊,越發黯淡起來,星月都躲入了雲層中,只有那幾盞蓮花石燈的光芒照亮著聖池中聖潔的雪蓮。

    透過燭火的光亮看著那雪蓮,莫名地,視線又是一陣恍惚。

    “時辰到,請諸位候選人閉眼凝神,催動內力。”

    迷迷糊糊間,宋清歡依言閉上了眼楮,深吸一口氣,催動靈力,聚至指尖。

    周圍仿佛變得萬籟俱靜起來,腦中所有的雜念都被摒除,一片清明,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靈池中的靈力被催動,順著經絡流至指尖。

    脖子上仿佛有熱度傳來。

    她想睜眼去看看那塊青鸞玉佩,可眼皮卻似被黏住了一般,怎麼也睜不開。感到靈力的波動,她只得靜下心,暫時不管這些,全神貫注地催動靈力。

    這一刻,時間仿佛停止了流逝。

    也不知過了多久,朦朦朧朧間,忽然听得耳邊一聲細微的“撲簌”聲。

    她一驚,打了個冷顫,猛地從混沌中警醒,下意識睜眼。

    這一次,她順利地睜開了雙眼,卻見四周一片漆黑,面前那盞蓮花石燈已經熄滅。因為月入雲層,又是在山谷中,夜色深濃,幾乎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就在同一瞬間,她听到嬴徹在不遠處厲喝一聲,“什麼人?!”

    宋清歡聞言一驚,驀地警醒起來,手指剛撫上腰間天安軟鞭,又听得一陣風聲而來,尚未來得及反應,眼前便是一亮,原來是嬴徹再度點燃了那幾盞蓮花石燈。

    四下一看,見嬴天舒、u蘿、姬夜和姜如是神情皆是疑惑,幾名長老卻有些色變。宋清歡抬眼朝u璃望去,卻見她神情亦有幾分凝重,心底不由一沉。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分明什麼都沒感覺到啊?

    突然,一聲尖叫傳來。

    她眉頭一皺,朝發出尖叫聲的地方看去,卻見u蘿一臉驚恐,伸手指著前方的聖池,結結巴巴道,“雪蓮……雪蓮不見了!”

    這話一出,眾人都大吃一驚。

    宋清歡猛地扭頭朝聖池看去,果然見原本生長著雪蓮的地方,此時卻空空如也,根本就不見了雪蓮的蹤影!

    她不由也暗驚。

    好端端的,雪蓮怎麼會突然不見了。

    幾位長老的臉色更加難看,鸝匆謊圪梗 瀋潰 拔胰к罰 彼蛋眨 萆硪輝荊 X諞股  小br />
    “我跟你一起。”姜琳瑯焦急接口,也跟了上去。

    嬴徹看一眼一旁驚得魂飛魄散的姚扶桑,“姚長老,你也過去看看。”

    “啊……?好……”這種時候,姚扶桑自不會再同他慪氣,忙不迭應一聲,也很快飛身而去。

    他們一走,嬴徹也顧不上說什麼,快步走到聖池旁,低了頭朝池子里頭望去。只是,雖然夜色很黑,但池水清澈,一眼能望到底,借著燭火的光亮,也能看清楚聖池中除了潭水什麼也沒有,雪蓮並未落入池中。

    “嬴長老,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嬴天舒一臉錯愕和震驚,看著嬴徹開口。

    嬴徹憤憤一握拳,沉啞開口,“有人來過!”

    “有人來過?”眾人聞言皆是一驚,嬴天舒狐疑地皺了皺眉眉頭,“我怎麼沒有察覺到任何異樣?”

    宋清歡也不動聲色地蹙了蹙眉,別說嬴天舒了,她向來警醒,方才也什麼都沒察覺到,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目光朝清潭旁站著的u璃瞧去,見她仍站在原地,低垂著頭,看不清神色,但似乎一切安好。

    宋清歡放了心,腳下一動,剛要走過去,身後姬紓的聲音卻傳了過來,“u姑娘,這是想去哪里?”

    宋清歡轉頭看著她,眉眼冷淡,“怎麼?姬長老有事?”

    “無事。只是現在雪蓮莫名失蹤,周遭情況不明,u姑娘還是不要四處胡亂走動得好。”姬紓看著她,眼底霧氣涌動。

    宋清歡不知道她究竟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卻也並不懼她。她先前答應的參加聖女大選,如今她人來了,但雪蓮失蹤,這可就怪不得她了,哪里還會听姬紓在這里指手畫腳?

    冷冷一笑,“多謝姬長老關心,不過……我擔心母妃的安危,還是過去看看她為好。”說著,也不待姬紓再說什麼,徑直轉身,朝u璃走去。

    姬紓看著她姿態嫻雅走遠的身影,唇角笑意未落,只眼底一抹流光閃過。

    見宋清歡走了過來,u璃忙迎上前,眼角已有晶瑩淚光閃現,宋清歡趕緊著兩步握住她的手,開口想說些什麼,喉嚨卻一陣酸澀,哽咽著說不出話來,半晌才喚出“母妃”二字。

    u璃聞言淚也落了下來,嘴唇蠕動著應了聲,“阿綰……我的好女兒……我還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你了。”

    宋清歡吸一口氣,咽下眼中淚珠,“怎麼會呢?是阿綰不孝,讓母妃受苦了。”

    u璃伸出一只手撫摸著她的臉頰,眼中滿是舐犢之情,抽噎著道,“是母妃對不起你……”

    宋清歡雙手握住u璃的手,“母妃,您別說這些,如今我們……”說到一半,忽然緊緊握住u璃的手,狐疑道,“母妃,您的手怎麼這麼涼?”

    抬頭一瞧,才發現u璃的唇也有些發白。

    “這里太冷了是不是?”宋清歡忙輸了些內力給她。

    u璃沒有武功,體內又靈力盡失,這山谷中寒氣森森,難怪她會全身發涼。只是……既然如此,她方才又是如何從瀑布後出來的?

    “母妃沒事。”u璃欣慰地看著她,神情溫柔,“你如今懷著身孕,顧好自己才是最要緊的。”

    宋清歡剛要說話,身後卻傳來嬴徹沉郁的聲音,“眼下,怕不是二位團聚的時候。”

    眉頭一皺,宋清歡轉頭望去,見嬴徹一臉不郁地走了過來,陰沉的目光在她和u璃面上一掃。

    宋清歡挑了挑眉,“這個時候,我不覺得有什麼能幫到嬴長老的地方。至于我母妃,她如今靈力盡失,更是什麼也做不了了,嬴長老……怕是找錯了人罷了。”

    嬴徹盯著她,語聲恨恨,“雪蓮不見了!”

    宋清歡不以為意,冷冷開口,“那又如何?難道嬴長老不知道,從一開始,我之所以會答應來參加聖女大選,就是為了母妃。如今我已履行了自己的承諾,嬴長老難道還想反悔不成?!”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