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仙女娘娘

    只听得“吱呀”一聲,院門被推開。門上木頭果然已腐朽,被沈初寒這麼一推,只听得“咚”的一聲,有木塊掉落在地,驚起樹上飛鳥,撲騰著翅膀飛向遠方。

    沈初寒看向宋清歡,“進去瞧瞧?”

    宋清歡點頭,都已經到這里了,自然是要進去看看的。

    沈初寒握住她的手,將院門推開了些,同她一道進了院子里。

    院外那棵大樹長勢極好,一部分樹冠都已長到了院內,故而院子里比起外頭,反倒陰涼許多,午後的陽光透過枝葉縫隙投射在地上,繪出明明滅滅的光斑。

    宋清歡抬頭,見院子里並排立著三間草屋,房頂的茅草在風吹雨淋下,早已不見蹤影,只剩下幾根木頭搭成的破敗屋頂。房檐下爬滿了蜘蛛網,門虛掩著,門上亦滿是灰塵。

    熱風一吹,屋頂上僅剩的幾根茅草微微晃動著,果然是一派破敗之景。

    沈初寒從袖中掏出帕子遞給宋清歡,溫聲道,“把口鼻捂上,我進去看看。”

    宋清歡點頭,目送著他踹開房門進了屋內。

    不一會兒,他便走了出來,朝宋清歡笑笑,“沒什麼異樣,阿綰要進來看看嗎?”

    宋清歡應一聲,也走了過去。

    方才沈初寒將門窗都打開,粗略地驅了些屋內灰塵,饒是如此,屋子里還是蒙著厚厚一層灰。

    宋清歡盡量不去動那些家具,一雙慧黠的眸子四下打量著。

    她剛剛在院子里看過了,這里的三間房,有一間是廚房,剩下兩間似乎是宮成和他父母各自的寢室。他們此時進來的這間,靠里一張簡陋的床榻,在加上正中的桌椅,便是房內的全部家具了。

    床榻上還鋪著被褥,彰顯著這屋子里的人走得有些匆忙。

    宋清歡略微沉吟,看向流月,“流月,你去隔壁房間看看有什麼。”

    流月應一聲“是”,退出房間往隔壁查看去了。

    沈初寒看向宋清歡,“阿綰怎麼想?”

    宋清歡抿了抿春,眉尖微蹙,“听那小二和村長說,宮成帶回宮泠母親後,曾在花崗村住過一小段時間,後來約莫是察覺到了扶瀾族長老的蹤跡,這才匆匆離開。我想,既然宮泠母親在此住過一段時間,說不定會留下什麼蛛絲馬跡呢?”

    不過,話一說完她就有些悻悻地一笑,“只是看這樣子,今天約莫是不會有什麼收獲了。”

    沈初寒腳下一動,在房中走了一圈,還掀起滿是灰塵的被褥看了看,果然沒發現什麼。

    宋清歡拿帕子扇了扇揚起的灰塵,有幾分泄氣,“罷了,我看,還是寄希望于那仙君廟里的仙物吧。”

    沈初寒不想她在這滿是灰塵的房間里久待,摟著她往外走去,“出去說。”

    出了房間,正巧流月也從隔壁屋子走了出來。

    宋清歡看向她,“怎麼樣?里頭有什麼?”

    “雖然也有些簡陋,但比剛剛那屋子里還是多了些東西。”

    “多了什麼?”

    “一個衣箱,一張梳妝小幾。”

    宋清歡聞言,眉心一動。衣箱,梳妝小幾,這都是女子之物,這麼說來,流月方才進的那間房,是宮泠母親住的?

    宮成從玉衡島回來之後,帶回了宮泠母親,那時他的父母已在海上遇險身亡,他與宮泠想必還未成親,既然家中有兩間屋子,那麼分開住也是正常。

    這麼一想,心思又活了起來,抬眸看向沈初寒,“進去看看?”

    沈初寒知她所想,淡淡點頭,應一聲“好”。

    兩人便又進了隔壁房間,一進去,宋清歡眸光一掃,果然如流月所說,與隔壁相比,這間房子里多了幾樣家具,床榻上的被褥也是收拾整齊的模樣。

    宋清歡審視的目光落在那衣箱上,“流月,去看看那箱子里有什麼。”

    流月應聲上前,將箱子打開來,揮開漫天飛舞的灰塵,她彎腰一瞧,見箱子里就隨意堆放著幾件普通衣裙,她伸手仔仔細細翻揀一番,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听到流月的話,宋清歡略顯失望,眸光在房中四下一掃,最後定格在靠里的那張床榻上。床榻上的擺設也很簡單,一個枕頭,一床鋪好的被褥。

    “那床也搜搜看。”宋清歡朝流月示意。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這間屋子里應該有些什麼。

    流月走上前,屏住呼吸,將床榻上的褥子掀開,又將被褥也仔仔細細抖了一遍。空中飛舞的灰塵倒是越來越多,卻依舊什麼也沒找到。

    “殿下。”流月搖搖頭,一臉失望地看著宋清歡。

    宋清歡眉頭皺了皺,難道,是自己感覺錯了?這時,她的目光不經意間一掃,落在一旁的枕頭上,眼中閃過一抹深思。

    她手指微動,在腰間天蠶軟鞭鞭把上一按,一把匕首劃出落在掌中。她將匕首遞給流月,眼中一抹沉色,吩咐道,“去把那枕頭劃開看看。”

    流月會意,接過匕首上前,利落地將枕頭劃開,用刀尖在棉絮中挑了挑,忽然,她手一頓,看到棉絮中似乎藏了什麼東西,眸中有亮意劃過。

    那露出來的棕色一角,瞧著像一張牛皮紙的模樣。

    她伸手捏住那一角,將其從棉絮中抽出,取出來的東西果然是一張折得四四方方的牛皮紙。

    “殿下,找到了這個。”她拿著牛皮紙宋清歡朝一揚,眼角一抹驚喜之色。

    宋清歡見狀一喜,上前兩步接過流月手中的牛皮紙攤開,目光一掃,卻是微微色變。

    “怎麼了?”見宋清歡神情不對,沈初寒也上前兩步走了過來。

    宋清歡神色有幾分古怪,將手中展開的牛皮紙遞去,“你看看。”

    沈初寒伸出袖長的手指接過,目光往上一掃,眸光頓時幽深。那張不大的牛皮紙上,密密麻麻繪著許多線條,細細一瞧,不難發現那紙上畫著的,是山川湖海等物,也就是說,這約莫是張地圖。

    狹了狹眸子,沈初寒的目光落在紙上兩個蠅頭小字上——“幽冥”,長而濃密的睫羽不自覺一動。

    幽冥,這是玉衡島上他曾進去過的那片森林的名字。

    難道說,這是玉衡島的地圖?

    腦海中浮現出這個猜測,眸光愈發幽深,沈初寒握住地圖的手指一緊,又仔仔細細將地圖上的各種注釋標記看了一遍。

    與此同時,宋清歡也發現了些許端倪。

    瞳孔漸漸放大,她突然想到了什麼,瞪大了眼楮朝沈初寒看去,“阿殊,這……這該不會是玉衡島的地圖吧?”

    沈初寒點頭,語氣沉沉,“我也這般認為。”

    宋清歡倒吸了口涼氣。

    玉衡島地圖?這麼有用的東西,居然就這麼輕易被他們找到了?

    沈初寒又仔細看了一遍,語聲幽沉,眉眼間卻有了一點喜色,“這果然是玉衡島的島上地圖。”

    “太可真是太好了!”听他這麼說,流月也忍不住驚喜出聲。

    宋清歡點頭“嗯”一聲,他們如今有蒼邪劍在手,上島自是沒有問題,但上了島之後呢?如今前路難料的情況下,有這麼一張地圖在手,實在是幫了他們的大忙。

    只是無緣無故的,玉衡島的地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她有些不解地看向沈初寒。

    看出宋清歡眼中的疑惑,沈初寒沉思著開口道,“我猜,這地圖,應該是宮泠母親逃出玉衡島時所用。”

    宋清歡眸光一閃,頓時也反應過來。

    宮泠母親若要逃出玉衡島,確實需要這麼張地圖。也不知她是有意將地圖留在此處,還是匆忙離開間忘了。但不管如何,他們如今能得到這地圖,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這下,有了這張地圖在手,心中底氣頓時足了不少。

    “阿殊,好生收起來吧,這個時候能得到玉衡島的地圖,看來是上蒼都在助我們。”她心情舒暢,看向沈初寒笑意盈盈。

    沈初寒也跟著淺淺一笑,將牛皮地圖疊好收入懷中,“這里頭灰太多,對身子不好,還是先出去吧。”

    “好。”宋清歡得了這意外之喜,自然沒有再待在此處的必要,同沈初寒一道出了屋子。

    到了院子里,她深吸一口氣,見天氣陰了些,心情愈好,清凌凌的眸光朝沈初寒一瞟,“阿殊,走吧,去看看沉星那有沒有收獲。”

    “好。”沈初寒言簡意賅地應了,撫了撫她的發,牽起她往院門口走去。

    出了院子,一路順著來路往回走,沒走多遠,便瞧見前頭一個熟悉的身影朝這邊走來,定楮一看,正是沉星。

    方才她吩咐過了,叫沉星查清楚後過來西邊宮成的住所找他們。

    沉星自然也瞧見了他們,步伐加快,快步走到了他們跟前。

    “殿下,皇上。”沉星低低行了禮。

    “怎麼樣?”因得了那地圖,宋清歡心情頗好,笑意盈盈地覷著沉星,眼中流光若隱若現。

    沉星見她淺笑流光的模樣,不免詫異,看了她一眼方開口道,“殿下猜得沒錯,您走後,玉娘果然有了動作。”

    “怎麼說?”宋清歡揚了揚眉梢。

    “玉娘先哄著虎子睡了,然後去了堂屋,對著供桌上供著的那幾尊木頭雕像拜了許久,嘴里似乎還在說些什麼。只是奴婢隔得遠,听不真切。”

    宋清歡登時眉頭一皺。

    跪拜雕像?

    好端端的,怎麼這個時候去跪拜?這個時間點未免太過奇怪了些。

    她記得,村長家的供桌上的確擺了幾尊小巧的木頭雕像,當時粗粗一掃,認出了其中一尊便是仙君廟中的扶瀾長老,至于其他幾尊,彼時並未細看,不過現在看來,或許要再回一趟村長家了。

    唇角一挽,眼中一抹盈盈亮色,看來,今天能有不少收獲。轉頭朝沈初寒眨了眨眼,“阿殊,再陪我去趟村長家吧。”

    沈初寒瞧見她狡黠笑容,眼露寵溺,溫聲開口道,“阿綰覺得那些雕像有古怪?”

    “不知道。”宋清歡老老實實回了,“只是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這一趟,不會白走。”

    沈初寒輕笑,“阿綰的第六感很準。”

    宋清歡也吃不準他是疑問句還是肯定句,嘴角一揚,眉眼間有張揚而艷烈的色彩,“阿殊可別忘了,方才若不是我的第六感,又怎麼能找到那張地圖呢?”

    “是是。”沈初寒好聲好氣地應了兩聲,溫潤道,“那走吧。”

    一路不緊不慢,又行了一會,村長家的院子出現在了眼前。走上前,院門虛掩著。

    流月在宋清歡的示意下推開院門,身子探進去喚了句,“玉娘?”

    很快,里屋有動靜穿來,玉娘的身影走了出來,見是宋清歡身邊的侍女,不由一怔,急急走了上來。

    走到院門口,便瞧見了流月身後沈初寒和宋清歡。

    “公子,夫人。”她慌忙行禮,一時吃不準宋清歡他們去而復返的原因是什麼,只得小心地覷著兩人。

    宋清歡朝她燦然一笑,語聲清越道,“玉娘,能否進來討口水喝?”

    玉娘一听,身子朝里讓了讓,忙道,“夫人快請進。”

    她雖不知道自己丈夫為什麼對這兩位如此看重,但既然他特意叮囑了,她自然也得好生招待才是。

    宋清歡笑著謝過,同沈初寒一道進了院子。

    玉娘依舊請他們進了堂屋,讓他們在此稍坐片刻,自己自去廚房準備茶水。

    見她一走,宋清歡打量的目光立馬落在正中供桌上,一個一個雕像審視地望過去。

    桌上共擺了四個雕像,最外面的便是仙君廟的扶瀾族長老,其後兩個,一個是觀音菩薩,還有一個是仙帶飄飄的仙女模樣。宋清歡曾听人說過,邯鄲鎮這一帶,因為離玉衡島不算遠,所以素來將九天玄女奉為漁民的保護神,眼前這尊雕像,約莫就是九天玄女了。

    不管是觀音菩薩也好,還是九天玄女也罷,似乎都沒什麼端倪。她目光一動,朝藏在最里的那尊雕像看去。

    這一看,卻是微微皺了眉頭。

    最里的那尊雕塑,竟是個妙齡女子的模樣,一襲普通長裙,容色秀美,只是雕刻之人似乎技術不算好,比之前幾尊雕像來看,這一尊,顯得格外粗糙。

    就好像……就好像前幾尊雕塑都是專門的木工雕刻而成,而這一尊,更像是出自業余之人的手。

    于是,宋清歡的目光便聚集在了這尊雕像上。

    既然只有這一尊雕塑最為特別,那麼,就算有端倪,也應該是在這尊女子雕像上。

    她站起身,正準備伸手去拿,流月突然“咦”了一聲。

    宋清歡手一頓,偏頭朝她望去,“怎麼了流月?”

    流月眨了眨眼楮,盯著那尊雕像道,有幾分猶疑地開口道,“殿下,您……您有沒有覺得,這雕像有些像您?”

    宋清歡一怔,呆呆地盯著桌上的雕像,便是沈初寒听了這話,也轉眸看了過去。

    臻首娥眉,櫻桃般的紅唇,一雙靈動的雙眼,怎麼說呢?這雕塑雖然雕刻得有些粗糙,但神韻卻是在那里,不得不說,仔細一看,眉眼間當真有幾分宋清歡的影子。

    她越發愣住,眸光死死定在那尊雕塑上,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可有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她很確定,不管是上一世也好還是這一世也好,她都沒有見過玉娘,那麼,玉娘也不可能見過她才是。可想到玉娘初見她時的反常表現,還有這一尊與她有三四分相似的木頭雕像,卻又不得不讓人生疑。

    這里頭,究竟有什麼瓜葛?

    這時,沈初寒低沉的聲音在耳邊想起,“阿綰,我記得,你曾說過,你與你母妃,長得有些相似是嗎?”

    “重錦姑姑是這般說的,怎麼……”宋清歡轉頭瞧去,有些不解,只是,“了”字尚未出口,她便突然明白了什麼似的,瞳孔驀然張大,眉眼間滿是驚詫之色,“你是說……你是說……這尊雕像,刻的不是我,而是……而是我母妃?”

    沈初寒目色沉涼地點頭。

    宋清歡深吸一口氣,有些亂跳的心鎮定些許。

    如果這尊雕像刻的當真是母妃的話,事情,似乎就說得通了?

    因為自己與母妃有幾分相似,所以玉娘乍見之下以為見到了母妃,一開始才露出萬分震驚的神色?只是很快發現了自己並非母妃,所以才裝作不認識的模樣?

    那麼,玉娘與母妃又是在什麼情況下見過呢?

    一個謎題解開,卻又有另一個謎題浮了上來,一時間,腦子里亂得很。

    這時,門口傳來了細碎的腳步聲。

    估摸著玉娘過來了,宋清歡理了理思緒,復又坐下,裝作無事般朝門口望去。

    出現在視線中的果然是玉娘的身影,她手中的托盤上放著茶壺茶盞,進了屋子朝宋清歡和沈初寒怯怯一笑,帶了幾分鄉野婦人特有的淳樸,“方才臨時燒的水,讓公子和夫人久等了。”

    宋清歡也展顏一笑,“是我們貿然叨擾你才是。”說著,示意沉星和流月一眼。

    兩人在她身邊伺候多年,很多時候,只需一個眼神,兩人便能明白宋清歡想要做什麼。

    沉星上前,從玉娘手中接過托盤,流月則笑盈盈攙扶著玉娘坐下。

    玉娘有些惶恐,卻見宋清歡笑著點點頭,“玉娘坐吧,讓她二人忙活便是。”

    說話間,沉星已經倒好了茶水,遞到了宋清歡和沈初寒跟前,又給玉娘也倒了一杯。

    見他們這樣的架勢,玉娘心中越發惴惴,心神不定地看著宋清歡,一時摸不準她有什麼目的。

    宋清歡見她這幅焦灼的模樣,反倒定下心來。玉娘不過是個尋常婦人而已,若自己鐵了心要問出來,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掩飾。

    紅唇一挽,清脆開口,“玉娘也喝喝茶,方才辛苦你了。”

    玉娘靦腆一笑,給沉星和宋清歡道了謝,捧起茶杯喝一口,復又低了頭,不大敢同宋清歡對視。

    宋清歡也端起茶杯朝里吹了吹氣,目光悠悠一轉,再度落在供桌之上,眼底深意繚繞。

    “玉娘,桌上這尊雕塑,便是玉衡仙君了吧?”她神情如常開口,帶了幾分天真的笑意。

    玉娘抬頭,瞥見她目光所及之處,心中沒來由一緊。不想被宋清歡看出異樣,她點點頭,低低應一聲,“是的夫人。”

    “是村長刻的?”宋清歡一臉好奇的模樣。

    玉娘搖搖頭,“是村里的木匠刻的,這里的人家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個。”

    宋清歡恍然大悟般“哦”一聲,目光往後掃去,伸手一指,“這幾個呢?也是木匠刻的?”

    玉娘點頭,死死盯住她修長如玉的白皙手指,心跳得飛快。

    宋清歡沖她笑笑,“這些雕像看上去真有意思。”她起身,走到供桌前,看向玉娘,眸光澄澈若水,“玉娘,我能拿起來看看嗎?”

    玉娘心里頭緊張得不得了,偏偏又找不到拒絕的理由,只得硬著頭皮應是。

    宋清歡拿起那一尊九天玄女雕像,“這刻的是誰?”

    “九天玄女娘娘。夫人或許不知,這一帶的漁民,都尊九天玄女娘娘為保護神。”

    宋清歡興致勃勃地“哦”一聲,目光掠過那尊觀音像,口中念念有詞,“這個我知道,是觀音菩薩。”說著,她突然“咦”一聲。

    玉娘心中驀地一緊,抬眼望去,果然見宋清歡拿起了最靠里的那尊女子雕像,放在手中饒有興致地打量著。

    她死死盯住,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樣。

    忽的,宋清歡眯了眯眸子,看向她燦然揚唇,眼底有不同于面上天真表情的流光泄出,“玉娘,這位女子……又是誰?”

    玉娘五指握了握,硬著頭皮道,“這位,也是九天玄女娘娘。”

    “是嗎?”宋清歡尾音一挑,踱步走到她跟前,微微彎腰瞧著她,笑得天真無邪。忽的,她眼尾一揚,聲音清脆中已帶上幾分幽暗,“我倒是覺得,這尊雕像,瞧著不大像九天玄女娘娘,倒是……很像我呢。”

    玉娘一听這話,腦中“轟”地一聲炸開,突然間不知如何接話。

    她又何嘗不知,眼前這位夫人與當年那位仙女分明神似?可是,她答應過那位仙女娘娘,絕不泄露她半分行蹤,故而在此種情況不明的情況下,她什麼也不能說。

    見玉娘啞言又慌張的模樣,宋清歡越發確定下來,玉娘果然見過她母妃。

    她沉吟一瞬。

    難道……是當年母妃出島之時?

    她一直以為,母妃當年私逃出玉衡島後,是在聿國境內上的岸。可是從蒼邪劍中得到的信息來看,玉衡島的方位,離聿國的海岸線還有一定的距離,而真正離玉衡島最近的地方,是在昭國境內,確切來說,就是在如今花港村和邯鄲城這一帶。

    既然宮泠母妃和宮成是從花崗村上的岸,那麼極有可能,母妃當年,也是從此處上岸,再輾轉游歷至了聿國,一則,是為了看遍這大好河山,二則,也是為了逃避扶瀾族長老的追捕罷。

    她收回思緒,看向玉娘泠泠一笑,眼底不復方才的天真無邪,卻帶了幾分難易言說的幽沉和神秘。

    玉娘生于斯長于斯,並未見過什麼大世面,在這樣高壓的目光下,很快慌了神,結結巴巴開口道,“夫人說笑了,我並未見過您,又怎會雕刻出您的雕像來呢?”

    宋清歡眼中一抹慧黠閃過。

    她果然猜的沒錯,那三尊雕像雖是出自村中木匠之手,她手中這一尊,卻是玉娘親自雕刻而成。

    “也許……”她微微拉長了腔調,“玉娘雕刻的,並不是我,而是……我的母親。”

    話音落,她果不其然地看到玉娘的手不受控制地一抖。

    心知自己已撬開了一個缺口,宋清歡斂下方才身上咄咄逼人的氣勢,轉身又在椅子上閑閑坐了下來。

    “玉娘,你應該也知道,我和夫君並非本地人,此次來花港村,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找尋我母親的下落。你若是知道關于我母親的事的話,還請告知一二。”

    玉娘看著她,神情怔忡而狐疑。

    宋清歡知道她心中不信,想了想,又開口道,“你或許應該知道,我母親來自玉衡島上。”

    她知道玉娘心中有所顧慮,不管這顧慮是什麼,首先,她要讓她相信自己的身份。

    果然,玉娘眉眼間的疑懼退去幾分,思索良久,她才干澀開口道,“我見到仙女娘娘的時候,她還尚未成親。”

    見她終于開了口,宋清歡心中一喜,面上莞爾一笑,“我今年年方十八,不知玉娘是何時見到我母……親的。”

    玉娘想了想,緊皺的眉頭略微舒展,“大約十九年二十年前了。”

    “那便是了。”宋清歡道。她懇切地看著玉娘,“玉娘,我娘親十幾年前突然失蹤,這十幾年來,我一直在找尋她的下落,卻都是徒勞無果。如果你見過她的話,能跟我講講當時的情況嗎?”

    玉娘咬了咬唇,似乎還有些猶豫。

    這時,沈初寒淡淡開口,“玉娘,我知道我的岳母或許于你有恩,你想要保護她。可是,她十幾年前突然失蹤,極有可能發生了什麼,我們這些年一直在打探她的下落,就是希望有一天還能听到她平安的消息。你也是個母親,應該能明白我夫人的心情。”

    听到這話,玉娘終于被打動,下定決心般深吸一口氣,沉沉開了口。

    “公子猜得沒錯,仙女娘娘,確實對我有恩。”玉娘略顯低沉的聲音,將宋清歡他們都拉回了當時的記憶中。

    “當時我不過十來歲的年紀,因著貪玩,偷偷背著家里人去海邊游泳。我們從小就在海邊長大,水性熟得很,所以我一人下了海,也沒有覺得害怕。可是沒想到,那日我游了一小會,小腿肚就抽筋了。為了避開大人,我特意挑了處偏僻處下水,這下子連求救的聲音都沒人听到。”

    玉娘頓了一頓,接著往下說,“我拼命往岸邊游,可因為小腿肚抽筋得厲害,全然使不上力氣,人也漸漸往下沉。就當我嗆水嗆得快要失去知覺之際,模模糊糊間,似剪刀一艘船朝我駛來。”

    “等我再次睜開眼楮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岸上,而我旁邊,站了幾個貌美女子,其中一位,容色尤其出眾,正關切地看著我。見我醒來,她忙問我感覺怎麼樣,我這才知道,方才昏迷前我見到的,正是她的船。若非踫巧被仙女娘娘遇見,我當年早就溺死在了水中。”

    “你是說,當年是我娘親救了你?”

    玉娘點頭,“我謝過了她,見她面生,問她從哪里來。她指了指茫茫大海,說她來自大海里的一個小島上,玉衡島的傳說祖祖輩輩開始就在漁民中流傳,我見她美貌驚人,又是來自島上,便叫她仙女娘娘。她笑笑,只讓我叫她離姐姐便是。”

    听到“離姐姐”這三個字,宋清歡徹底確定下來。她的母妃,閨名u璃,當年救下玉娘之人,的確是她。

    “後來呢?”宋清歡斂了思緒,接著問。

    “仙女娘娘讓我不要將她的行蹤告訴任何人,又開口請我幫一個忙。”

    “什麼忙?”宋清歡神色頓時一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