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佛門淨地

    圓淨大師是德高望重的高僧,蕭菱伊從前還是君無塵太子妃時便對他有所耳聞,此時得見,自是無比敬重,看向圓淨大師的神情凝重。

    進了寺里,圓淨大師回頭看向她們,和顏悅色道,“幾位施主想必一路舟車勞頓,如今已近正午,幾位施主不如先用過齋飯,歇息片刻,再去大殿上香如何?寺中禪房都已備好。”

    出家人眼中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所以盡管幾人皆是身份不凡,圓淨大師仍皆以施主相稱。

    這般舉止落入宋清歡眼中,對圓淨大師亦越發肅然起敬起來,心頭慨嘆,難怪天寧寺屹立幾朝而不倒,如此不媚俗不卑微的態度,才是佛門弟子真正該有的品性。

    天寧寺常有達官貴人攜家眷過來上香,所以寺中有不少給女客居住的禪房。沈初寒前兩日派人來通知過,因而寺中禪房都已打掃準備妥當。

    宋清歡看向蕭菱伊,“母後覺得呢?”

    蕭菱伊抬頭看了看天上漸烈的日頭,點點頭道,“這樣也好。”說著,朝圓淨大師笑笑,“那就麻煩大師了。”

    圓淨大師合十一禮,“施主客氣了。”

    說著,看向一旁一位年紀稍長的寺僧,開口吩咐,“了悟,去吩咐廚房給幾位施主準備齋飯送去。”

    那名喚作了悟的寺僧應下,行禮退去。

    圓淨大師又看向另一圓臉寺僧,“了空,你領幾位施主先去禪房歇息片刻。”

    了空合十一禮,看向宋清歡等人道,“幾位施主,請隨貧僧來。”

    辭過圓淨大師,眾人隨著了空往禪房走去。

    墟余山雖地勢不高,但四周並無其他山脈遮擋,所以視野頗好。一路行去,能看到遠處山腳下的麥田萬傾,農家房屋零星點綴其中,鼻端有樹木的清香飄來,倒別有一番郊野的樂趣。

    禪房位于天寧寺後院,女眷的住所單獨闢出一處,不用擔心會受到打擾。

    了空引著一人到了並排而立的幾間禪房前,轉頭看向幾人一禮,“幾位施主,禪房到了,還請在此先歇息片刻,齋飯稍後送到。”

    “有勞小師父了。”蕭菱伊應了,目送著他離去。

    蕭菱伊將房間分配給各人,隨行的侍女便先進去收拾。幾人在院中的石椅上坐著歇息。

    院中栽種了幾棵山茶樹,如今正值花開的時候,滿院芳香馥郁。

    蕭菱伊長長舒一口氣,眼底有復雜流光閃動。

    這麼些天來,她面上瞧著無異,心底卻一直很掙扎。

    早在地宮之時,她就有了求死之心,若不是君無垠拿沈初寒的性命要挾她,她也不會苟且偷生至今。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這一生,她居然還有重見天日的時候。

    被沈初寒從地宮救出來之後,她見到了宋清歡,見到了憂憂,也知道了沈初寒如今過得很幸福,唯一放心不下的牽掛終于了了。夜深人靜之時,再次萌生了追隨君無塵而去的念頭。

    雖然如今沈初寒替她恢復了身份,但她曾經侍奉兩朝君王的事實卻不會被抹去,她心中對君無塵的歉疚也一直還在。因此這麼些天來,一直飽受良心的譴責。

    原本當初忍辱負重屈從了君無垠,只是為了蕭府一家和腹中孩兒的性命。如今,君無垠已死,沈初寒也已長大成人,有了幸福美滿的家庭。這個世上,她已沒什麼好留戀的了,因此這些日子,越發思念起九泉之下的君無塵來。

    只是,她到底還有所顧慮。

    沈初寒好不容易將她從地宮中救出,宋清歡和君熙又一直將她當親生母親看待,若她當真就這麼離開人世,她們一定會很傷心。蕭菱伊不想傷害到她們,故而一直猶豫不決。

    尤其現在宋清歡又有了身孕,如果自己真的離開人世,萬一宋清歡傷心過度動了胎氣,她便是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心安。

    因著這些念頭,她這些日子一直心神不寧,心浮意亂間,正巧君晚提出來天寧寺散散心的建議,她立馬便同意了。

    佛門淨地,或許當真有洗滌人心靈的作用。

    果不其然,一踏進這千年古剎,置身于綠樹森森,听著耳邊隱隱傳來的梵音,那顆浮躁的心頓時沉靜不少。看看身旁的巧笑倩兮的宋清歡和君熙,心底的天平漸漸朝她們傾斜。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沈初寒本就偏執,如果自己真的離開人世,她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來。還有宋清歡和君熙,她視她們如幾出,也不想惹得她們傷心難過。

    一路走來,心底求死的念頭才漸漸打消。

    她長長吐盡心中濁氣,斂了眼底的浮光,以免被他人瞧出了端倪。

    定了定心神,她抬眼,面上仍舊是一派和煦笑意。想到宋清歡腹中的胎兒,不由眉梢微揚,含笑朝她看去,“歡兒最近感覺怎麼樣?”說話間,溫柔的目光落在她腹部。

    宋清歡順著她的視線一瞧,雙手撫上腹部,眼角眉梢有微光閃爍,“小家伙同她姐姐一樣,都乖得很,沒有給我找麻煩。”

    “這就好。”蕭菱伊點點頭,關切道,“還沒過頭三個月吧?”

    “還沒有。”宋清歡搖搖頭。

    “那可得注意著些,頭三個月可馬虎不得。”

    宋清歡抿唇笑笑,“我會小心的,母妃放心吧。”

    君晚坐在角落,低垂著頭,面上一片恭順,心底卻如同烈火焚心,燒得她幾乎失去了理智。

    從得知宋清歡又懷上身孕的那天起,她心底那團名為嫉妒的火苗便越躥越烈。

    眼睜睜地看著心愛之人與別的女人成親生子,她卻任何異樣情緒都不能表現出來,這種感覺,讓她幾欲窒息。

    而如今,蕭菱伊與宋清歡的每一句話,都如同一把鋒利無比的尖刀,毫不留情地插入她的心髒,刺得她鮮血淋灕。

    “雲和也不小了吧。”說著說著,蕭菱伊突然轉向君晚,和顏悅色開了口。

    對蕭菱伊而言,雖然方才因君晚的舉動而對她有所不滿,但想著她畢竟曾同自己生活過幾年,也不好太過冷落于她。

    更何況,仔細想想,又覺得這孩子生世可憐,心思難免敏感些,只要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這些小心思小伎倆,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過去了,故而才將話題轉移到了她身上。

    听到蕭菱伊的聲音,君晚忙收回思緒,掩下眼中的戾氣重重,抬頭朝蕭菱伊乖巧一笑,似有些不好意思。

    蕭菱伊意味深長地看她一眼,“是不是也該考慮自己的終身大事了?”

    君晚臉頰一紅,又低垂了頭,一副囁嚅著不知該說什麼的模樣,眼底卻飛快地閃過一絲警惕。

    如果可以選擇,她寧可一個人孤獨終老,也不願意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

    從前君無垠還在世時,因心知自己並不受寵,君晚反倒沒那麼擔心。只要沒有和親的需要,君無垠壓根就不會想到自己。

    可如今情況不同。

    她不喜宋清歡,同樣的,她也能感到宋清歡不喜歡自己。甚至,她的直覺告訴她,宋清歡或許已經知曉自己對沈初寒的心思。那麼,為了斷絕自己的念想,宋清歡隨時都有可能給自己隨意招個駙馬,將自己打發出宮。

    所以,這段時間她一直很警惕著謹言慎行,不讓宋清歡抓到什麼把柄。卻沒想到,今日蕭菱伊竟也提起了此事。

    五指攥了攥,壓下心底的不安,她露出一副怯生生的神情,“太後娘娘,君晚還……還不想嫁人。”

    “你貴為長帝姬,不想嫁人怎麼行?”蕭菱伊和顏悅色地看著君晚,眼底卻浮上疑惑。

    她閱人無數,自然一眼便能看出,君晚是真的很抵觸嫁人一事。

    都說少女懷春,君晚這個年紀的姑娘,提到自己的親事時,哪個會如此無動于衷甚至抵觸?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隱情?

    這麼一想,看著君晚的目光中隱隱帶上了探究。

    算起來,君晚與她共同生活的時間,也不過兩年,況且那個時候她還年幼,自己對于她的印象,完全是基于少時的她。這麼些年,她身上發生了什麼,又成長為了一個怎樣的人,蕭菱伊都沒有任何概念。

    前兩日她來找自己時,因著從前的情分,蕭菱伊對她甚是熱情。

    可今日,蕭菱伊卻看出了幾分端倪。

    君晚這個姑娘,似乎並沒有她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安分守己。

    只是,她所求的,究竟是什麼呢?

    君晚見蕭菱伊不打算放過這個話題,只得咬了咬唇,怯生生地瞧著蕭菱伊,“我……我還沒有喜歡的人。”

    “是嗎?”蕭菱伊心中存了疑,不動聲色地打量她一眼,方轉了目光。

    恰巧這時,房間都已準備妥當,各人的侍女出來請了各人入內。

    宋清歡目送著蕭菱伊進了房間,方踏入房內。

    “蘭息。”在椅子上坐下,喝了口茶水,蕭菱伊看向跟前的蘭息,若有所思道,“去叫寧平長帝姬過來,就說我有話同她說。”

    “是。”蘭息應了,快步走了出去。

    很快,門外響起了腳步聲。

    “母後,您找我?”君熙的身影出現在房門口。

    蕭菱伊沖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進來坐下。

    君熙進了房間,行過禮,在蕭菱伊身側坐了下來,“母後有什麼吩咐嗎?”

    蕭菱伊點頭,“有件事想問你。”

    “母後請說。”

    “剛剛在長帝姬府門口,你未說完的話是什麼?”蕭菱伊看著她,神情有幾分嚴肅。

    君熙一怔,很快意識到蕭菱伊問的是什麼,面上浮現一抹為難之色,“母後,那件事,我不確定該不該說。”

    “怎麼了?”蕭菱伊皺了眉頭。

    君熙深吸一口氣。

    剛剛她會提起這個話題,主要只是為了配合宋清歡而已,卻沒想到蕭菱伊會听到心里去。

    “你說的那件事,同歡兒和雲和有關?”

    君熙點頭。

    蕭菱伊看著她,“熙兒,我想知道。”

    君熙嘆口氣,想著此事也不是什麼秘密,就算自己不說,只要有心,蕭菱伊也能自己查到,遂開了口,“當時阿歡剛回臨都,腹中正懷著憂憂,卻正巧踫上聿國內亂,聿帝被刺客所傷,生死不明。為了怕阿歡知曉後傷心過度,皇兄特意吩咐將此消息死死封鎖住。可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雲和去了寒王府後,將這件事給捅了出來。”

    蕭菱伊眉頭狠狠一皺。

    君熙接著道,“阿歡猝不及防听到這消息,動了胎氣,以致……早產生下了憂憂。”一頓,“好在阿歡和憂憂母女平安,否則,以皇兄對阿歡的緊張程度,雲和怕是早就不在人世了。”

    沈初寒是蕭菱伊的兒子,他是什麼樣的性子,蕭菱伊自然比旁人清楚,所以後面那一句話,君熙也不藏著掖著。

    “竟還有這事!”蕭菱伊听罷,顯然吃驚不已,擰著眉頭,若有所思的神情。

    君熙抬頭看一眼蕭菱伊,有些欲言又止。

    “熙兒想說什麼?”蕭菱伊開口。

    “這話,我原本不該說。”君熙猶豫一瞬,還是開了口,“只是……我怕母後的善良被人利用,所以,還是想給您提個醒。君晚她,或許不如表面上表現出的那般純良無害。”

    君晚對沈初寒的心思,君熙並不知曉。但她也隱隱察覺出了君晚對宋清歡的莫名敵意,她心知蕭菱伊曾經撫養過君晚,怕她因舊情而被蒙蔽了雙眼,所以才會說這話。

    蕭菱伊長睫抖了抖。

    連君熙這般性子淡然的人都看出了她的心思,看來,君晚果然已不再是從前那個怯弱膽小的小姑娘了。

    長嘆一口氣,點點頭道,“我明白。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以歡兒的利益為重。”

    君熙笑笑,“那……母後還有其他吩咐嗎?”

    蕭菱伊搖搖頭,“沒有了,你先回房休息片刻吧。”

    君熙應了,告辭離去。

    幾人歇息了片刻,寺僧便將準備好的齋飯送過來了。

    用過齋飯,一行人在寺僧的引導下往大雄寶殿走去。

    步入大殿,映入眼簾的是一尊大佛,端坐殿內,高達三丈,金碧輝煌。大佛四周分布著金銅鑄造的十八羅漢,或端坐神鹿,若有所思,或玉宇澄清,揚手歡慶,或騎象軒昂,目及四方,各個神態迥異,栩栩如生。

    寺中沒有旁人,大雄寶殿更顯開闊幽靜,有寺僧在殿中誦經,梵音入耳,讓人的心思越發沉靜下來,仿佛受到了洗滌一般。

    見她們入內,寺僧停止了誦經,方才那名喚作了空的寺僧上前,朝幾人行了一禮,將手中燃著的香遞了過來。

    蕭菱伊接過,在佛像面前的蒲團跪了下來,手持三炷香,對著眼前巨大的佛像拜了拜,眉眼肅穆,神色虔誠。

    宋清歡雖不信佛,但身處這樣的環境,不由也被感染到了,跟著跪下朝佛祖一拜,在心底默默祈禱了幾句。惟願上蒼開眼,不要再讓沈初寒受任何痛苦。

    上過香,圓淨大師又為幾人講了一會經文。佛法高深,便是宋清歡這等不信神佛之人,也從中感悟到了不少。

    听完圓淨大師的講經,稍作歇息,因天色漸晚,天寧寺離皇宮又還有一段距離,幾人便決定下山離開。

    讓蘭息給天寧寺捐了香火錢,又辭別過圓淨大師,一行人重新上了馬車,朝山下駛去。

    這一次天寧寺之行雖然短暫,但各人皆是感觸良多,比起來時,每個人的心境都有了變化。因此,一時誰也沒有出聲,下山的過程中,耳邊只听見車 轆滾動的聲音。

    眼見著快行到半山腰了,宋清歡忽然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尚未反應過來,馬車忽然猛地一停,幾人的身子控制不住朝前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