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正面交鋒(二更)

    他的聲音不大,卻帶著莫名的寒意,讓在場眾人忍不住一凜,誰也不敢抬頭直視他清冷冷的眸光,仿佛只消一眼,他便能看穿他們內心所有的算計。

    “怎麼都不說話?”見無人出聲,沈初寒又淡淡開了口,語氣中似帶了幾分譏諷。

    “王爺,微臣不信。德妃娘娘不是這樣的人,您也不是這樣的人。”還是舒德義先開了口,看著沈初寒,神情很堅定。

    沈初寒淡淡勾了勾唇,不緊不慢開了口,“父皇因何昏迷不醒,本王暫不清楚原因。但皇後說得如此斬釘截鐵,想必是知道了什麼。”

    這話說得有幾分深意,大家心知肚明地低了頭。

    確實,連太醫都不知道皇上的病因如何,皇後是如何得知寒王指使德妃給皇上下了慢性毒藥的?除非……她在賊喊捉賊。這麼一想,心中對沈初寒的疑慮便打消了些許。

    沈初寒一頓,又道,“還有件事,諸位或許不知道。”

    目光在眾人神情各異的面上一掃,“薛家嫡子薛彥辰,與阮昭儀有染。而父皇,正是因為撞見了兩人偷情的一幕,才氣火攻心昏迷過去。”

    薛彥辰和阮瑩瑩的這件事,被薛家和王喜壓了下去,所以各大臣並不知曉這個中詳情。

    沈初寒又補充一句,“這件事,正發生在之前的賞花宴上,這也就是父皇為何突然離席的原因。”

    眾人聞言,一片嘩然。

    原本他們就覺得有些奇怪,昭帝在賞花宴剛開始時分明還好好的,後面卻突然因身體不適臨時退場,仔細想想,總覺得透著一股子古怪,原來,個中竟還有這樣驚人的內情!

    “父皇一旦醒來,第一個要追究的,就是薛家的責任。”沈初寒又淡淡開口,“這其中的是非曲直,大家都是聰明人,想必能想明白。”

    沈初寒說的沒錯,他稍微提點了幾處重點,這些朝臣便將事情的經過給串聯了起來。

    所以,是薛彥辰和阮昭儀有染在先,氣暈了皇上,爾後薛家心中沒底,生恐皇上醒來後會借此事對付他們,這才伙同端王一道,將髒水潑到了寒王身上,並假借“勤王”的名義舉兵起事,其實暗地里行的,是謀逆的勾當。

    若非寒王警醒,事先做了布置,這會子,端王的計謀說不定已經得逞了。

    原本站在君徹一派的大臣開始瑟瑟發抖起來。

    薛青雲和薛麒今日都沒來早朝,定然是得知了端王今日會舉兵一事。可現在情況看來,佔上風的,分明是寒王。

    今日一戰,總有人勝出,有人失敗。

    如果失敗的是端王,他們的下場,不見得會有多好,思及此,臉色頓時一片慘白。

    沈初寒神情清冷,涼淡的語聲一字一句鑽入眾人耳中,“諸位可以選擇離開,但端王如今的兵力還在宮外,諸位若出了這崇政殿,你們的安全,本王可就不能擔保了。”

    這話說得客氣。

    明面上是說並不拘著大家待在崇政殿,但他們若出了宮,在這樣混亂的狀況下,是死是活,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在場之人都是惜命之人,又怎會冒著生命危險出宮?所以,還是寧可留在此處。

    明明還是同先前的處境沒有兩樣,可從沈初寒嘴里說出,卻像是他給了他們一個恩惠,而非他逼迫他們留在這里。

    舒德義心中愈發慨嘆。

    他果然沒有看走眼,寒王此人,絕非池中之物。甚至他都覺得,一個小小的昭國,根本就留不住他。

    見大家紛紛表態願意留在這里,沈初寒冷冷一勾唇,喚了蕭濯進來,吩咐他帶人在此保護好各位大臣。然後再未發一言,只牽起宋清歡的手,大步朝殿外走去。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沈初寒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可眼下情勢未明,他們能做的,也只有在此等待了,等待在這場戰役中,最終勝出的那一人。

    沈初寒同宋清歡出了崇政殿,停下腳步,“阿綰,我們去皇後宮里看看。”

    他知道,前世流月是因皇後而死。宋清歡視流月為親姊妹,自不會輕易繞過皇後。

    “好。”宋清歡點頭,神情很堅定。

    今日,皇後必須死,而且,她不會讓她死得很輕松。

    點了二十名親衛,又帶上流月,一行人朝皇後寢宮快步行去。

    到達皇後寢宮時,還未走近,宋清歡便覺出了幾分不對勁。

    靜,太靜了,靜得不聞一絲人聲。

    沈初寒顯然也發現了端倪,擺一擺手,制止了眾人前進的步伐,眉眼微眯,看向跟來的親衛,“你們進去看看情況。”

    親衛應了,鬼魅般閃身入了殿。

    不多會,前去打探情況的親衛又輕巧地躍了出來,在沈初寒面前站定,抱拳一禮,“殿下,都查過了,宮里美人。”

    沒人?

    宋清歡眉頭一擰,怎麼會沒人?難道……皇後見形勢不對,跑了?這麼一想,臉色頓時垮了下來,抬步就往殿內走去,“我去看看。”

    沈初寒沒有制止,也跟了上去。

    踏入殿內,果然四下靜悄悄的,只有偶爾穿堂而過的風在耳邊發出呼呼聲響。

    皇後的寢殿,熟悉又陌生。前世,沈初寒出征之後,每月初一十五,宋清歡都必須來此向皇後晨昏定省,在這里受到過多少刁難,可以說,這里的一桌一椅,都深深刻在了宋清歡的心理。

    也就是在這座宮殿的外面,流月因替她向皇後求情,被皇後命人活活打死。

    眼前一晃,心頭有些沉重地喘不過氣來。

    她下意識扭頭,朝身後的流月望去,眼波泠泠,直直盯著流月,眼底有著慶幸和歡喜。還好,還好流月還活得好好的,還好這一世,她沒有再重蹈上一世的覆轍。

    見宋清歡突然停了腳步,流月一怔,呆呆地眨了眨眼,“殿下,您……您怎麼了?”

    宋清歡歡喜一笑,凜冽的眉眼柔和了幾分。

    “沒什麼。你還陪在我身邊,真好。”

    流月越發摸不著頭腦了,蹙了蹙眉,想也沒想便答道,“這是自然,只要殿下需要,奴婢無論何時,都會陪在殿下身側的。”

    宋清歡揚唇一笑,露出潔白如米粒的貝齒。

    她方才那話,流月不明白,沈初寒卻是听懂了。握住宋清歡的手微微一緊,希望借此給她一些未接。

    宋清歡抬頭也朝他笑笑,深吸一口氣,抬步進了內殿。

    內殿果然也沒有任何人。

    看來,是皇後察覺出了情況的不對,將她宮里的人都給遣散了。那麼,皇後自己去了哪里呢?

    流月狐疑地四下打量一番,開口道,“殿下,皇後是不是偷偷藏到了宮里的什麼地方?”

    宋清歡沒有出聲,凌厲的目光不放過殿內任何一出。

    看仔細看了好幾遍,也沒發現什麼端倪。

    她皺著眉頭,臉色沉了下來,抬頭看向沈初寒,“阿殊覺得,皇後會去哪里?”

    “宮門處有我們的人把守,皇後應該出不了宮,你放心,我讓人四下搜尋一番,只要她還在宮里,就一定能找到她。”

    宋清歡嘆一口氣,眼下,也只能這樣了。

    走出大殿,剛要往崇政殿去,忽見前頭有人朝他們奔來,面容肅然,正是沈初寒的親衛之一。

    那親衛行到沈初寒跟前停下,大喘了一口粗氣,很快開口道,“殿下,端王不敵慕白,這會子已帶兵往宮里而來。”

    沈初寒薄唇抿成一條直線,眼角有譏誚閃過。

    “知道了。”他淡淡開口,“叫蕭濯留二十人在崇政殿,然後帶上剩下的人去宮門處與我會合。”

    “是。”親衛應了,很快離去,身影消失在遠方。

    “阿綰。”沈初寒轉眸看向宋清歡,冷冽的眉眼溫和幾分,“你要找個地方歇會嗎?”

    待會和君徹必是兵戎相見一場惡戰,沈初寒不想宋清歡涉險。

    宋清歡想了想,聲音微微一低,仰頭看著沈初寒,明亮的眸子眨了眨,“我可以去嗎?”用的是詢問口吻,眼中透著渴望。

    她知道沈初寒擔心她的安危,所以,沈初寒若是不同意,她也不強求。

    可偏生,沈初寒舍不得她受任何委屈,更何況,有他在,沒人能動得了宋清歡。這麼一想,無奈地抿了抿唇,已然妥協,“既然想去,那便去吧。”

    宋清歡眼中有著喜出望外的神色,勾唇一笑,親熱地挽上了他的胳膊,“好。”

    流月在後邊瞧著兩人,心中哭笑不得。

    眼下明明是劍拔弩張的氣氛,怎麼這兩位主子反而在這里談起情來了?這若是叫端王瞧見了,還不得氣瘋了?

    正暗自嘀咕間,宋清歡轉頭望來,“流月,想什麼呢?跟你說話也不應。”

    流月驀然回了神,不好意思地笑笑,“殿下說什麼?”

    “你要同我們一起去嗎?”宋清歡淡笑著問。

    流月點頭,“自然了,方才奴婢就說了,只要殿下願意,奴婢會一直陪在殿下身邊。”

    宋清歡甜甜一笑,“好,那走吧。”

    三人行到宮門處,蕭濯已經帶人在此等著了。見他過來,眸光微亮,迎上前來。

    “君徹快來了。”

    蕭濯點頭,“已經派人去前頭盯著了。”

    “好。”沈初寒應聲,再未發一言,只同宋清歡一道,立于樹的陰影下,直直地望著前方。

    忽的,前面視線內出現一人的身影,看模樣,似乎是蕭濯派出去的探子。

    果然,那人行到沈初寒跟前,告訴他,君徹帶著剩下的殘兵,正朝皇宮逃來。

    沈初寒“嗯”一聲,擺擺手,讓他下去了。

    此時已經午時,四下無風,日頭有些熱烈。沈初寒眸光一瞥,瞧見宋清歡額角滲出的些微透明汗珠。

    他出指腹輕輕拭去她額角的汗珠,拉著她的手往樹影深處避了避,“阿綰,我不該答應你來的。”語氣中有著淡淡的後悔。

    宋清歡笑,眸光清亮,“已經晚了。”

    這下,不光流月,連蕭濯也驚奇起來。他二人的姿態神情,實在不像是如臨大敵的模樣,不得不說,與宋清歡在一起後,殿下身上曾經的戾氣,收斂了許多,可也就是這種冷淡清寒的感覺,讓人更為忌憚。

    因為猜不透。

    想起曾經性情陰鷙的沈初寒,再想起如今偶爾還會帶著笑意的沈初寒,蕭濯心中微有慨嘆。

    同王妃在一起之後,殿下確實變了不少。

    正出神間,忽然听得前頭有馬蹄聲傳來,他神情一凜,收了心思,放目朝前方遠眺。

    很快,視線中出現了一大隊人馬的身影,為首之人,果然是君徹。

    沈初寒臉上的笑意淡了下來,朝後一揮手,示意眾人藏好,然後拉著宋清歡也藏到了樹後,只等著君徹過來了。

    君徹率領的鐵甲衛很快行到了宮門處。

    他翻身下馬,打量著眼前大開的宮門,眼中有幾許狐疑。

    沒有守衛。

    照理,這宮門處的守衛該是他的人,現下為何一個人也沒有?難道……宮里也發生什麼事了?

    君徹心中驀地警惕起來,他朝後招了招手,有兩人打馬上前,“王爺,有何吩咐?”

    “進去看看。”君徹指了指宮門里面。

    兩人應是,翻身下馬,拔劍出鞘,小心翼翼地往宮門處走去。

    剛穿過宮門,尚未邁出步子,忽然听到兩聲悶哼,君徹眼睜睜地看著視線中的兩人倒地。

    他心神猛地一凜,“刷”的一聲就抽出了腰中的利劍。

    “什麼人?!”他大喝一聲,緊了緊握劍的手。

    沒有回答。

    他的視線緩緩落在那兩名倒地的鐵甲衛身上。他們的胸口處,插著兩片樹葉,只是極其普通的樹葉,卻偏偏,成了殺人的利器。

    君徹倒吸了一口涼氣。

    用樹葉殺人,此人,武功定然深不見底。

    會是誰?

    會是沈初寒麼?

    他知道他有武功在身,卻不知道他的武功到了何種程度,心中難免猶疑。

    這一瞬間,他突然覺得全身一陣透心的涼意。不知為何,竟難以控制地生出一股子膽怯來。

    可,後也有追兵。

    而且領頭的那人,他也認識,他曾經在沈初寒身邊見過他,似乎是他的貼身侍衛,喚作慕白。

    君徹不知道沈初寒哪里來的兵力,但事實就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慕白武功上乘,他帶的兵明顯像是戰場上廝殺出來的,與鐵甲衛這種京城巡邏兵顯然不是一個量級的。

    他很快節節敗退,無奈之下,只得退守皇宮,準備將昭帝握在手中,再以此為籌碼與沈初寒談判。

    可現在,他便卡在了這里,不上不下。

    君徹覺得十分著惱!

    他籌謀了這麼久的計劃,到了沈初寒眼里,好像什麼都不是,輕而易舉就被破解了去。心中的妒火熊熊燃燒著,面容也有幾分扭曲。

    為什麼……為什麼他總是能輕而易舉地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君徹眼中通紅含煞,透過宮門處死死盯住宮里頭的動靜,提高了嗓音,語氣中帶著咬牙切齒的恨意,“君殊,我知道你在這里!有本事不要躲躲藏藏!”

    話音落,他竟當真見到宮門處出現一道頎長的身影,落入他幽黑的眼中。

    他瞳孔驀然一縮,死死盯住出現在他視線中的人。

    竟當真是沈初寒。

    他一身銀白錦袍,姿態是一如既往的從容。

    看著他這幅雲淡風輕的模樣,君徹只覺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氣炸了。為什麼自己如此狼狽不堪的情況下,他還是這般謫仙的樣子?

    “二皇兄找我?”沈初寒盯著他,冷冷開口。

    “君殊,怎麼,不躲了?”君徹心中嫉恨,面上卻不願露出頹敗之色來。

    沈初寒笑,笑得有幾分譏諷,“我何曾躲過?倒是二皇兄,如今倒有幾分喪家之犬的模樣,這麼急急進宮來,卻又是為何?”

    听到“喪家之犬”四個字,君徹臉色猛地一沉,握住韁繩的手青筋爆出。

    他手一揚,打馬上前了幾步,與沈初寒隔了幾步之遙,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盡量不讓自己露出任何怯意,“君殊,你在打什麼主意?”

    “這話該我問二皇兄才是。二皇兄就如此迫不及待?父皇還在昏迷之中,你就急著造反?”造反二字,咬得極重,听得君殊眼皮子又是一跳。

    他冷笑一聲,“你說錯了,我不是造反,是勤王。”一頓,他死死盯住沈初寒,“君殊,你回昭國來究竟是什麼目的,你自己清楚。”

    “哦?”沈初寒語聲一挑,“這麼看來,二皇兄也很清楚?”

    君徹見不得他這幅氣定神閑的模樣,心中已是氣急,見沈初寒盯著自己,並未察覺到什麼,垂在身側的手微微一動,忽的抬手一揚,一道銀光劃過,手中夾著菱形飛鏢直直朝沈初寒的胸口飛去。

    沈初寒的臉上沒有半分慌亂。

    他微微側首,伸出手,竟然直接接住了那枚凌厲的飛鏢!

    君徹盯著他夾住飛鏢的兩根修長手指,眼睫抖動得厲害。徒手接暗器,這要是多厲害的功夫,才能做到這樣?

    他突然覺得後背一陣涼意升起,大中午的,卻仿佛如墜冰窟。

    沈初寒他身上,究竟還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些微走神間,忽見眼前銀光一閃,尚未回過神,便見沈初寒手中的飛鏢已然脫手,在空中發出一道凌厲的光芒,頃刻間便沒入他身下的馬腹之中。

    身下的那匹千里馬痛苦地嘶鳴一聲,撅起前蹄掙扎一下,忽的前蹄一軟,重重倒在了地上,揚起一陣巨大的塵埃。

    君徹不妨,韁繩脫手,身子被猛地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