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我有辦法

    李緒既死,後面的事,便交給了玄影處理。

    出了棲霞峰,無痕宮的人已被葉問帶來的各江湖門派制服得差不多了。

    無痕宮一直奉行收錢辦事的原則,從不問正邪對錯,因此在江湖上早就得罪了不少人。今次得了這機會,各門派自是新仇舊恨一起算,整個無痕宮很快分崩離析,四處一片硝煙狼藉。

    因葉問有傷在身,需盡快治療,因此沈初寒留了朱明在此善後,自己則帶了宋清歡、葉問並玄影幾人悄無聲息下了山。

    出了無痕宮,站在山道上朝後望去,四處煙火四起,昔日宏偉壯闊的無痕宮被煙塵籠罩,在陽光下孤零零矗立,顯得格外蕭索。

    葉問有傷在身,不宜劇烈運動,玄影便尋了頂軟轎過來,命隱衛抬著他下了山。宋清歡則被沈初寒抱住,一路運起輕功往山下去。

    她近日輕功其實已有了不小的進步,其實大可以自己下山,可沈初寒不依,深恐她累著,宋清歡便只能由著他去了。

    風聲從耳旁呼呼略過,兩邊綠意蔥蘢的樹木不斷倒退。

    宋清歡雙手壞住沈初寒精壯的腰身,微仰了頭看向他,眼底有憂色浮現,“子舒和落落現在在哪里?”

    “十三安排他們在山下的農家先暫且歇著,我們過去同他們匯合後再做打算。”沈初寒將她鬢角被風吹起的散發挽至耳後,輕柔出聲。

    “好。”宋清歡點點頭,略舒一口氣,雙手卻仍緊攥在一起。

    也不知落落和子舒傷得有多嚴重。

    此番突襲無痕宮,雖得了最後的勝利,但師父重傷,落落和子舒也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心中著實有些焦躁。

    “阿綰。”正心神不定間,沈初寒伸手握住她的手,溫聲開口,“你也不用太擔心了。師父和子舒都是神醫,你要相信他們。”

    宋清歡長睫一斂,需應一聲,卻仍有幾分憂心忡忡。

    都說醫者不自醫,他二人都受了傷,實在不是什麼好的局勢。

    胡思亂想間,山腳到了。

    已經有幾名隱衛在此候著了,見沈初寒他們下山,忙過來行禮,“公子,少夫人,閣主。”

    “帶路吧。”沈初寒冷聲開口。

    隱衛應一聲是,帶著一行人朝葉落和季流雲下榻的村落走去。

    此處村落喚作杏花村,因村中遍植杏樹而得名,村里人不算多,此時正值白日,大部分青壯年出去上山采草藥去了,村子里靜悄悄的。

    “都安頓好了?”沈初寒出聲。

    引路的隱衛點頭,“十三哥都已經打點好了,葉姑娘和季公子如今歇在村長家,其他人都知道村里會來大人物,不會出來打擾的。”

    行到村口,葉問讓人扶著他下了軟轎,與眾人一道往村子里走去。

    一進村子,果然很安靜,四下大門緊閉,瞧不見一個人影。隱衛徑直引了一行人到了村長家,推開院門,請了他們進去。

    村長家的房子比一路走來看到的其他人家要稍整潔寬敞一些,正中三間平房,其中一間的門敞著。

    听到動靜,房中有人走了出來,正是隱十三。

    “公子,少夫人。”他忙上前一一行禮。

    “葉姑娘和季公子怎麼樣了?”沈初寒沉聲開口。

    隱十三抿了抿唇,也沉了嗓音,“葉姑娘沒有是什麼大礙,只是季公子……”頓了頓,艱難開口,“季公子傷得有些重。”

    沈初寒眉眼一沉,大步進了房間,身後幾人忙跟了上去。

    一進房間,目光便鎖定在了靠里那張樸素床榻上,榻上躺著一人,榻旁亦坐著一人。

    坐在榻旁的人听到腳步聲,轉頭望來,露出一張梨花帶雨的臉——

    正是葉落。

    她小臉素白,眼楮紅腫,眼眶中還帶著閃閃淚意。

    見突然進來了這麼多人,葉落先是一愣,然目光落在一張張熟悉的面容上,好不容易咽下去的淚水“哇”的一聲又哭了出來。

    “師兄!嫂嫂!爹爹!”

    她“蹭”的一聲,急急跑到葉問面前,一把抱住他哭得傷心極了。

    葉問亦是怔忡,不妨被葉落撞了個滿懷,正撞到肩胛骨處的傷口,悶哼一聲,身子沒站穩,不由自主朝後退了幾步。

    方才很初寒替他運功療傷之後,他的內力恢復些許,但被李緒打傷的肩胛骨卻需要慢慢調養,一時半會也沒辦法醫治。

    听得他聲音有異,葉落詫異抬頭,眼角還掛著將墜未墜的淚珠,“爹爹,你怎麼了?”

    沈初寒看向她,涼聲開口,“師父受傷了。”

    “爹爹受傷了?”葉落瞳孔一縮,焦急的目光在他身上游移,“傷在了哪里?”

    葉問扯了扯嘴角安慰一笑,不想讓她太過憂慮。伸手握住她的肩,上上下下打量幾眼,“落落,你怎麼樣?”

    葉落伸出手背擦了擦淚珠,搖搖頭,淚眼婆娑道,“我沒事,爹爹你……”

    葉問忙哄道,“我也沒什麼大礙,只是傷到了肩部,好好調養調養就沒事了。”

    宋清歡心知他是不想讓葉落擔心,拉過她的手,溫聲寬慰,“落落,你也別太擔心了。你受傷了嗎?”

    方才粗粗打量幾眼,見她雖面色有些發白,但神情尚好,瞧不出什麼受傷的跡象,遂放心幾許。

    葉落搖頭,“我……我沒什麼大礙……可是流雲哥哥……”說著,眼淚珠子又開始往下掉,目光往榻上躺著的季流雲瞟去。

    葉問眸光一沉,拖著沉重的步伐走上前,在榻旁坐下。

    沈初寒和宋清歡等人也圍了過去。

    目光落在躺在榻上的季流雲面上,宋清歡不由吃了一驚。

    只見季流雲臉色蒼白,氣息微弱,盡管身上蓋著厚厚的棉被,卻仍能瞧見他的身子有些不自覺地顫抖。

    竟當真傷的十分嚴重!

    葉問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忙拿起季流雲的手腕替他診脈。

    眾人大氣也不敢出,只一眨不眨地盯著葉問的表情。

    皺著眉頭診了一會,葉問方收回手,神情十分凝重。

    “師父,怎麼樣?”沈初寒看向他開口。

    葉問重重嘆一口氣,語氣蒼涼,“雲兒他傷得很重,內力失去大半,還傷到了五髒六腑。”

    說著,抬頭看向葉落,“落落,雲兒傷在哪里?”

    “後背。”葉落抽抽搭搭道。

    葉問看向沈初寒和玄影,“幫我將雲兒翻過來,我看看他的傷口。”

    玄影和沈初寒上前,將玄影小心翼翼地翻了個身。手觸到季流雲的肌膚,沈初寒不由皺了皺眉頭。

    他的體溫實在太低了,難怪會不自覺打顫。

    季流雲背後的上已經被葉落處理過了,用繃帶仔細包好。葉問看了幾眼,抬頭望向葉落,“怎麼造成的?”

    葉落伸手一指,語聲急促開口道,“這個傷口是箭傷,我先前在崖底找了些小薊大概止了血,方才又讓十三尋了金瘡藥過來重新處理了一遍,爹爹你看……還需要做什麼嗎?”

    葉問搖搖頭,凝視片刻,“傷口沒有什麼問題。幸得你處理及時,否則,若是失血過多,他的傷勢就更難辦了。”

    “師父,那現該怎麼辦?”沈初寒問道。

    “落落,你和子舒這段時間都經歷了些什麼?你先原原本本地跟我說一遍,我再好對癥下藥。”葉問沉沉開口。

    葉落點點頭,止住抽泣,開始說起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來,從他們是怎麼被無痕宮抓住,又是怎麼被嚴刑拷打,再到被隱八救出,被無痕宮的人發現,最後到中箭墜崖的過程,都說給了葉問和沈初寒他們听。

    當然了,為了不讓大家太擔心,很多地方她只粗略地帶過了一下,並未細說。

    饒是如此,宋清歡仍听得一陣心疼。

    葉落雖出生江湖,但葉問素來疼她,從小到大她就沒有受過苦。無痕宮是什麼地方她自然知道,葉落能在這樣的嚴刑拷打下熬過來,真是苦了她了。

    “難怪。”葉問重重嘆一口氣,眉間憂色更濃。

    “師父……”沉吟一瞬,沈初寒沉涼開口。

    “雲兒先前在暗牢中便受了內傷,強撐之下傷了經脈,再加上從那麼高的地方掉落,摔到了五髒六腑,此時各項癥狀雜糅在一起,著實有些不知從何下手。”葉問面色為難,神情十分難看。

    他是醫者,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季流雲傷得有多重。

    葉落眼皮一跳,瞪大眼楮看著他,淚水又忍不住涌了上來,哽咽著開口道,“爹爹,你一定要救救流雲哥哥,他……他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爹爹,你一定要治好他!”

    葉問臉色愈沉,遲遲沒有開口。

    這時,沈初寒沉聲開口,眉目間有暗色隱隱流動,“師父,我先替子舒運功療傷。”

    葉問抬頭看他一眼,搖頭,“雲兒體內已經有內力在游走,但他如今身體太虛,根本就無法吸收。況且,你方才替我療傷已經損耗了不少內力。”

    已經有內力游走?

    沈初寒略微蹙了眉頭,側頭看向葉落。

    葉落忙點頭,“十三已經替師兄療過傷了。”

    沈初寒眉眼愈顯清寒,沉思不語。

    季流雲的醫術承自師父,他在江湖上已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師父的醫術,自是比他還要高明。可如今連師父都束手無策的話……

    他緩緩轉頭,寒涼的目光落在面無血色的季流雲身上,眼中情緒波動得厲害,五指緊攥成拳。

    現在局面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前世眼睜睜看著宋清歡跳下城牆的那種無力感又浮上心頭。

    而更多的,是自責。

    如果他再安排多些人手,如果他的計劃再縝密一些,如果……

    眉頭狠皺,眼底有著濃黑霧氣籠罩。

    敏感地感到身旁沈初寒的氣壓突然低了下來,宋清歡抬目望去,正瞥見他眼底一閃而過的自責神色,不由心思一跳,忙伸手拉住他,輕喚一聲,“阿殊……”

    沈初寒側頭望來。

    宋清歡並沒有多說什麼,只安慰地握了握她的掌心,低聲道,“阿殊,你別多想,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是誰都不願意發生的。”

    沈初寒眸光沉沉,半晌,才輕“嗯”一聲,收回了目光。

    葉落見大家都是一副束手無策的模樣,頓時慌了神,帶著哭腔看向葉問,“爹爹……難道流雲哥哥他……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麼?”

    葉問沉默不語,許久,才復又坐下,手落在季流雲的脈門之上,臉色越來越沉郁。

    葉落在一旁瞧著,大氣也不敢出,眼淚被她含在眼中,水汪汪地看著葉問。

    葉問把了一會,收回手,嘆口氣道,“我盡力而為。”

    葉落眉眼一耷拉,眼淚珠子“吧嗒吧嗒”往下掉,一把撲到榻旁,看著季流雲哭了出來。

    宋清歡在一旁瞧著,心里也不是滋味。

    忽的,她腦中靈光閃過,眸子一亮,抬頭看向沈初寒,神情凝重,“阿殊,我有個辦法,或許能救子舒。”

    ------題外話------

    冒泡的姑娘獎勵都已發放,剩下的快來快來~

    昨天的有獎問答先不開獎,後面出來了就發獎勵。

    PS︰

    為了補償今日又沒二更【嚶嚶嚶】,來個今日份的問答吧︰阿綰以後什麼辦法能醫治季流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