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抱一個來撫養(一更)

    葉問眼皮一跳,沒有接話,只沉沉看著杯盞中沉浮的茶葉出神。

    良久,他才若有所思地抬頭,緩緩開口,“確實,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無痕宮的崛起,就在他隱退後沒多久,正是李緒叛出師門三年多後。本門秘籍非一朝一夕能念成的,李緒若想成事,就必須先將這些武功都練成,三年的時間,以他的資質和天賦,剛剛好。

    所以一開始听到無影爪和無痕宮的聯系時,他才會覺得心里隱隱不安。

    “關于無痕宮,你查到些什麼了?”葉問抬頭望去。

    沈初寒搖搖頭,“查到的資料很少。無痕宮崛起後一直很神秘,但在各國都有分舵,手下殺手眾多,給錢便辦事。至于無痕宮宮主,因為隱藏得太好,一直查不到有用信息。”

    他的情報網雖厲害,但到底著重于四國朝堂,對于江湖之事涉獵不多,難免力有不逮。

    葉問斂眸,蓋住眼底一閃而過的焦慮,吁一口氣道,“你方才說,無痕宮應該已經放棄了對你的追殺?

    沈初寒點頭,“目前看來是這樣的。但是,我與阿綰有個敵人,如今已與無痕宮搭上了線,我們遲早會再交手。”

    葉問“嗯”一聲,“無痕宮的事,我會叫我江湖上的朋友去查,若有消息了我再告訴你。”

    他雖隱退江湖已久,但畢竟曾是一個門派的掌門,手中還有些隱藏的江湖勢力,要調查些事情還是有能力的。

    “好,謝謝師父。”

    “這件事,暫時就不要同落落他們說了,免得他們瞎操心。”葉問開口叮囑。

    “徒兒明白。”

    “你打算什麼時候起兵?”無痕宮的事暫且不提,葉問神情舒緩了幾許。

    “再等等吧。如今君徹和昭帝間已開始出現了矛盾,以他二人爭強好勝的性子,不出一個月,這矛盾必然達到白熱化,到時我再帶兵殺回昭國,昭帝一定不會放過這麼好一個制衡君徹的機會的。”沈初寒眸色冷清,眼底一抹寒涼冷意。

    自奪劍大會之後,君瀚死,君熙嫁,放眼整個昭國,能繼承皇位的便只剩君徹一人,他本就是野心勃勃之人,雖然昭帝還在位,但其心思勢必開始膨脹,難免做出些不妥當的行為。

    而昭帝也不是什麼簡單角色,最大的願望是有一天能同戰神臨淵一樣,統一整個雲傾大陸。他如今正值壯年,正是實現野心的大好時機,哪里肯容人覬覦自己的皇位?便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也不行。

    而沈初寒這個時候出現,就算昭帝再不待見他,但他畢竟是實打實的昭國三皇子,一旦他回昭國,君徹就不再是唯一的皇子,也不可能有那麼足的底氣同昭帝正面叫板了。

    所以,對昭帝而言,沈初寒的出現,能對君徹起到一個很好的制衡作用。以他的心機,定會好好利用這個機會以平衡各方勢力。

    現在沈初寒要做的,就是讓他在昭國的勢力給昭帝和君徹之間的矛盾再添一把火,等到火燒得夠旺了,便是他重回昭國之時。

    葉問笑笑,知曉沈初寒已做足了萬全準備,遂不再多問,只點點頭道,“這樣也好,就趁著這大半個月好好休整休整吧。清歡如今有孕在身,這無憂谷里氣候宜人,正是養胎的好地方。”

    “可不是?”沈初寒笑著打趣,“我正是看上了無憂谷的好山好水好風景呢,師父不要嫌我和阿綰煩才是。”

    兩人相視一笑,方才凝重的氣氛輕松不少。

    葉問看著沈初寒嘴角漾起的笑意,心中思緒萬千。

    當初沈初寒剛進谷時,明明還只是個孩子,卻滿身戾氣,滿臉生人勿近的森寒。恍惚間總讓他想到小師妹死後的師弟。只有在他護著蕭濯時,眼中才有一星半點的柔軟泄出。

    也正是這一丁點兒的柔軟,讓他破例收了他為徒。說他愧疚也好想要彌補也罷,他只是不想沈初寒最後跟李緒一樣走上彎路。

    在谷中的那十年間,他表現得很好,日復一日努力練功,練功時的毅力和堅韌讓他這個成年人都自愧不如。

    他有著超脫他年齡段的成熟和堅忍。

    成熟到他都有些擔心,如果最後事情的發展不盡如人意,他會不會如同下一個李緒一樣墮入魔道?

    所以他出谷的這幾年,葉問一直很忐忑,也有叫人密切關注著沈初寒的動靜。

    好在他的行事一直很穩妥——

    除了求娶重華帝姬這一事。

    听到沈初寒被人追殺的消息,他心里隱隱有些不安,便派了季流雲前去聿國查探一番。

    後來季流雲回來道,沈初寒沒有什麼危險,只是對重華帝姬的執念太深,但重華帝姬似乎並不喜歡他,不知最後能不能有一個好結果。

    中間的擔憂自然是有,好在最後他成功抱得了美人歸。

    今日一見重華帝姬,原本心底最後一絲疑慮也煙消雲散。

    說實話,他原本並不看好沈初寒與重華帝姬的這門婚事。無論人事,只要執念太深,最後難免被反噬。

    他以為重華帝姬的出現,只會讓他離成魔之路更近一步,卻不曾想,她的出現,才是徹底照亮他黑暗生活的那一束光。

    他能感覺得到,如今的沈初寒,雖然仍如從前那般涼薄少語,但身上再無那股想毀天滅地的陰翳氣質了。

    這個發現,讓他懸了這麼久的心終于放下。

    正如他也曾找到過生命中的那束光一樣,如今的沈初寒,也找到了。只希望他以後與舞陽帝姬能平安順遂,一路幸福到老才是。

    這時,落落在門外探頭探腦,“爹爹,你們談完了嗎?午飯快好了。”

    “嗯。”葉問起身,看向沈初寒,“走吧,先不管這些煩心事了,吃飯去。”

    說著,兩人一前一後往門口走去。

    清風明月從前是窮苦人家出身,種菜做飯樣樣手到擒來,谷里特意劈了塊菜地出來給他們栽種瓜果,還養了十來只雞,平日里他們也會時不時去一趟最近的市集補充食材,所以谷里的食材十分充足,他們幾人一起幫忙,很快便做了一大桌菜出來。

    眾人在桌前落座。

    因是在無憂谷里,也沒有那麼多主僕之分,宋清歡便讓流月沉星也跟著坐下。她二人雖有些惶恐,卻也不好掃大家的興,謝過後恭恭敬敬坐了下來。

    一路舟車勞頓,眾人皆是饑腸轆轆,便也不客氣,紛紛舉箸開動起來。

    明月清風的手藝不錯,雖都是些普通的食材,卻也被他們做得色香味俱全,讓人望著便食指大動。

    沈初寒眸光一掃,伸手給宋清歡盛了碗山藥雞湯過來,溫聲道,“阿綰,喝碗湯吧。”

    宋清歡“嗯”一聲,接過勺子舀了一勺,剛要送入口中,突然發現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她放下勺子,目光疑惑地掃去。

    葉落雖然在吃著飯,卻笑嘻嘻地瞟向這邊,季流雲的眸光也有幾分意味深長。至于明月和清風,更是瞪大了眼楮瞧著,圓溜溜的大眼顯得格外可愛,一臉詫異的模樣。

    宋清歡見他們奶呼呼的樣子十分可愛,笑笑,柔聲都,“怎麼了?有事嗎?”

    明月清風這才似回了神,慌忙垂了眼,搖搖頭道,“沒……沒事。”

    葉落嘻嘻一笑,“我看啊,他們是在吃驚呢。”

    宋清歡挑了挑眉,表示不解。

    “之前他們听了太多師兄的光輝事跡,這會子見師兄這麼溫柔的形象,大概是不適應吧。”葉落眨了眨玲瓏杏眼,語聲清脆。

    “誒?”宋清歡一愣,很快明白過來。

    沈初寒在他人面前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形象,明月清風大抵也是從季流雲葉落那里了解到了他的性格,所以此時見他這麼溫柔地對自己,難免感到詫異。

    沈初寒涼涼瞥一眼葉落。

    葉落背上一涼,吐了吐舌頭,忙岔開話題,“那個……吃飯吃飯。”

    明月清風忙附和兩聲,低了頭,專心吃起飯來。

    用過飯,葉問體諒眾人一路奔波太辛苦,讓明月清風帶他們先各自回房休息。

    宋清歡和沈初寒住進了沈初寒曾經住過的木屋,由三間小房間組成,書房、寢室和正廳。

    流月沉星早已將他們的行李安置好,鋪蓋什麼的也都換上了新的。送宋清歡回房後,見她沒有了別的吩咐,便退了下去。

    沈初寒扶著宋清歡走到窗旁的軟榻上坐下,“阿綰可要先睡會?”

    宋清歡點頭,興致勃勃地打量著周遭。

    算起來,這里算是沈初寒最接近“家”的地方了,前世她不曾有這個機會來看看,這一世,一定要好好看個夠。

    沈初寒的房間同葉問一樣,布置得十分雅致,窗台處也有一枝臘梅伸出遒勁枝椏,想來是方才明月清風替他們準備的。

    推開窗戶,就能瞧見遠處飛流直下的瀑布,和瀑布旁雲蒸霞蔚的梅圃。

    確實是絕佳的風景觀賞地。

    “師父是怎麼找到這麼好看的地方的?”她不由輕嘆。

    “听說他有一次被仇家追殺,誤打誤撞進了谷里。後來他遇到師娘,決定隱退江湖,便想到了此處。谷口的機關和林中的瘴氣,都是師父後來人為改造的。只可惜師娘福薄,沒與師父過幾天好日子便去世了。”

    沈初寒對葉問向來尊敬,因此對這個素未謀面的師娘也有著好感,說起她時,語氣也柔和了幾分。

    “是啊。”宋清歡語帶慨嘆附和一句。

    沈初寒伸手替她關上窗戶,“天氣還沒有回暖,你小心別著涼了。趕了這麼久的路,先好好睡會吧。”

    “好。”宋清歡點頭應了,又抬眸望向他,笑盈盈道,“不如……你陪我一起吧?”

    看著她晶亮的眸光,沈初寒哪里舍得拒絕,點頭應了,扶著她到了床邊,彎腰替她脫掉了腳上繡鞋。

    宋清歡肚里的孩子如今已四個月了,肚子漸漸顯懷,很多事情都變得不方便起來。像穿衣穿鞋這些事,原本宋清歡是要讓流月沉星伺候的,可沈初寒偏偏要親力親為,她拗不過他,只得由著他去了。

    上了床,沈初寒細心地替她拉好被子,也躺了上去。

    屋子里有一種青草和大自然的芬芳,混著沈初寒身上飄來的寒涼清香,愈發讓人聞之心安。

    沈初寒將她摟在懷中,輕輕拍著她的後背。

    “不知道建安那邊怎麼樣了?”思緒飄遠,宋清歡不自覺想起了聿國的情況。

    來了涼國之後,除了一開始懷孕後給聿帝去了封信,後面都與建安再無通信往來。君熙那里到還好,來來回回也寫了兩三封,只是到底路途遙遠,路上耽擱時間太長,很多信息都沒法及時得知。

    “听說寧家最近不大安分,與魏家誰也不服氣誰。寧貴妃那邊,打算從後宮未成年的皇子中抱一個過來撫養。”既然宋清歡問起了,沈初寒便也不瞞她。

    “誒?”宋清歡一驚,抬眸詫異望去。

    ------題外話------

    姑娘們除夕快樂~!新的一年都要順順利利平安喜樂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