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徒兒不孝(一更)

    沈初寒淺笑著點了點頭。

    宋清歡這才恍然。

    看來,他們方才吃下的那顆藥丸,就是解這瘴氣的解藥了。

    “這瘴氣有什麼功效?”宋清歡抬眸問道。

    “能迷惑人的心智,讓人走不出這樹林。”

    宋清歡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挑簾看一眼外面瘴氣繚繞的景象,目光落在馭車的流月沉星身上,“這瘴氣,對人體無害吧?”

    沈初寒搖搖頭,“放心吧阿綰,這瘴氣是師父種的多種草藥混合作用形成,除了能迷惑心智之外,並沒有其他害處。”

    宋清歡詫異地瞪大了眼楮。

    她本以為這瘴氣是天然形成,沒想到竟是人為!

    這麼看來,葉問在醫毒上的造詣,果然非常人可比,難怪當年在江湖上叱 風雲,只可惜退隱得太早。

    越往前,宋清歡就越能感到地勢在緩緩往下,似乎已經漸漸開始走入山谷。約莫過了一盞茶的時間,突然感到眼前亮堂起來。

    她挑起車簾一瞧,只見他們已經走出了那片瘴氣林,青翠起伏的山巒出現在眼前,陽光照射下來,山頂雲霧繚繞,恍若一片人間仙境。

    宋清歡忍不住瞪大了眼楮。

    此處還真是風景絕佳之地。

    只是——

    她四下看了看,只看到青翠的山崖壁,並沒有看到任何可以通向山谷的地方。

    轉頭不解地望向沈初寒。

    沈初寒只但笑不語。

    這時,只見葉落翻身下馬,走到一堵山體前,輕車熟路地伸手在崖壁某處一按。只听得“轟隆”一聲,原本密合嚴實的山體突然朝里彈開,兩塊巨石間露出一扇半月形的拱門來,剛好能容一輛小型馬車通過。

    宋清歡原本就圓溜溜的眼楮瞪得更大了。

    沒想到無憂谷竟這般隱秘。

    葉落便又翻身上馬,轉頭看向宋清歡一笑,語聲清脆,“嫂嫂,到了,我們進去吧。”

    說著,一夾馬腹,慢悠悠地通過了那道半月形的門。

    季流雲拱手一讓,示意他們先行,然後跟在馬車後也緩緩進了谷里。進去之後,他下馬在崖壁上又是一按,那扇半月形的拱門再度緩緩合上。

    一進谷里,便覺得眼前豁然開朗。

    因無憂谷所處位置偏南,又是山谷地形,氣候溫暖,水量充沛,所以谷里植被茂盛,雖是冬日,但放眼望去,仍有不少綠色映入眼簾。

    谷里靠里的地方有一道小型的天然瀑布,瀑布從山頂落下,形成一汪深潭,有山有水,端的是好去處。

    瀑布潭水不遠處是一方園圃,里頭種著數百株臘梅,光遠遠瞧著,便覺幽香撲鼻。

    而谷底的中心位置,有幾棵挺拔茁壯的長青樹木,樹的周圍零星分布著好幾棟小木屋,因快到晌午,其中一棟木屋屋頂有裊裊炊煙升起,再加上周圍草地上馬兒悠閑甩尾吃草的模樣,端的是一派寧靜祥和。

    自從進了谷,葉落就越發喜上眉梢起來,此時遠遠見到那排木屋,秀眉一挑,揚鞭策馬,直接奔到了屋前,歡快的聲音響起。

    “爹爹,我回來啦!”

    她的聲音清脆若出谷黃鸝,在山谷間悠悠回蕩。

    回音落,其中一間木屋的門被人拉開,從里走出一個氣度沉穩的中年人來,一襲青色長衫,長發只用一根木簪子束住,看上去十分儒雅,倒與宋清歡想象中的形象全然不同。

    畢竟,要知道,現在江湖之人再提起當年的葉問,用的可是葉老怪的名號。她以為她怎麼著也該見到一個頑童形象的江湖高手才是。

    可眼前的葉問,分明像個讀書人的模樣。

    似乎看出了宋清歡的疑惑,沈初寒低聲解釋道,“師父年輕時雖是游戲人間的浪蕩高手,但自從遇到師娘後便收了心。只是他後來便退隱江湖,江湖人不知現在的他早已不是從前模樣,提起他時依舊以老怪相稱,師父並不在意這些,也就由著去了。”

    宋清歡恍然,抿了抿唇道,“師娘一定是個蕙質蘭心的女子吧。”

    “師娘在生下落落之後便去世了,所以我不曾見過她。只是師父曾說過,師娘只是個普通的采茶女,長得也只能算是小家碧玉,但他就是喜歡她,不需要任何理由。”

    說到這里,他眸光輕柔,噙笑望著宋清歡,“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這一點,我倒是十分能理解。”

    宋清歡被他眸光灼灼地瞧著,臉頰微紅,撇開目光,清了清嗓子轉移話題道,“我們也下車吧。”

    沈初寒將她的窘迫盡收眼底,輕笑一聲,“好。”

    明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偏偏自己隨便撩撥撩撥她,她便羞得面紅耳赤,就像森林里迷路的小白兔一般,每每讓人憐惜。

    見馬車已行到了木屋跟前,沈初寒低低出聲,“停車。”

    沉星勒緊韁繩停了下來,後頭的流月也停住,下車趕了上來,同沉星一道掀開車簾請了兩人下車。

    季流雲也翻身下馬。

    宋清歡下了車,抬眸朝前望去。

    只見葉問正拉著葉落的手噓寒問暖,眉眼平和而慈祥,早已磨去了年輕時那股江湖痞氣。

    葉落此時似乎正好提到了他們,葉問抬眸看來,目光落在宋清歡面上一頓,友好地點了點頭。

    宋清歡也淺笑著一頷首,同沈初寒季流雲一道迎了上去。

    “師父!”季流雲看向葉問笑著大聲喚了聲。

    “師父。”沈初寒的聲音要沉穩些,但明顯听得出聲線有幾分波動,想來與葉問許久未見,也是激動不已。

    “雲兒,殊兒。”葉問凝視著他們,眼眶中似有熱淚閃現。

    “師父,我帶新婚妻子回來看您了。”沈初寒抿抿唇,開口向葉問介紹宋清歡。

    “宋清歡見過師父。”宋清歡勾唇淺笑,朝葉問恭恭敬敬行了個大禮。

    宋清歡的身份葉問自然知道,見她這副恭敬有禮的模樣,略有詫異地一挑眉,客氣道,“帝姬不必客氣。”

    宋清歡抬頭,清淺一笑,“師父,我如今來了無憂谷,便只是阿殊的妻子,師父喚我清歡便是。”

    听到這麼說,葉問對她的好感更甚,爽朗地“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沈初寒的肩膀,“你這小子,眼光果然不錯。”

    說話間,另外一間木屋里走出兩個十三四歲的男孩子,眉清目秀,玉雪可愛,長相有七八分相似,竟是雙胞胎。

    葉問一見,朝他們招招手,“明月清風,你哥哥姐姐們回來了。”

    明月清風一見門口站著的這些人,頓時一喜,跑到幾人面前鞠了個躬,“落姐姐,雲哥哥。”目光落在沈初寒身上,“想必這位公子便是夫子常常提起的殊哥哥了吧?”

    沈初寒頷首應了。

    兩人咧嘴一笑,“明月清風見過殊哥哥。”又看向宋清歡,“這位漂亮姐姐是……殊哥哥的妻子?”

    對于這樣漂亮軟萌的男孩子,宋清歡向來沒有抵抗力,笑著點頭應了,“我叫宋清歡。”

    “歡姐姐。”兩人也禮貌地打了招呼。

    葉問看一眼他們身後的行李,看向明月清風道,“你們去幫忙把行李放到各人的房里去,然後泡壺茶過來。”

    “是,夫子。”明月清風行了禮,走到後頭的流月沉星面前,笑眯眯道,“不知兩位小姐姐怎麼稱呼?”

    見他們嘴這麼甜,流月早就笑彎了眉眼,告知了名字,在他們的引導下安置行李去了。

    “好了。”葉問掃一眼眾人,“都進來說話吧。”

    跟在大家後面一起進了木屋,才發現房中布置得頗為雅致,分前後兩間,里間似乎是葉問的寢室,以一道紫竹屏風和竹簾與外間隔開。

    外間是待客用的正廳,竹制桌椅,汝窯白瓷瓶中插著一支遒勁的臘梅枝,隱隱幽香飄來,雖不奢華,卻別有一番意趣。

    葉問請了諸人落座,明月上了茶來,復又退下。

    葉問眸光在眾人面上一掃,他朗朗開了口,“怎麼樣,這段時間大家過得可還好?”

    葉落點頭道,“過得挺好的,盛京可好玩了。”

    葉問看她一眼,唇角翹了翹,“難怪玩得樂不思蜀了。”

    葉落眸光一閃,起身走到他面前拉著他的胳膊撒嬌,“我可是每天都有在想爹爹的。”

    沈初寒開口接話道,“師父,是我請落落和子舒在京里多留一段時間的。”

    葉問目光在宋清歡腹部一掃,笑著開口道,“看樣子,快四個多月了?”

    沈初寒點頭,“尹湛對我虎視眈眈,我不敢冒險,只得讓他們先留下來幫阿綰保胎。”

    “哈哈。”葉問爽朗笑出聲,“看來我很快就可以抱孫子了,還是你爭氣啊。”說著,意味深長地瞟一眼季流雲。

    季流雲有些心虛地別了眼,不說話。

    宋清歡將兩人的表情盡收眼底,不由有些好奇,葉問知不知道季流雲喜歡葉落的事?若是知道的話,是支持還是反對?

    “師父,明月清風是……?”沈初寒又問。

    他離開無憂谷時,明月清風還並沒有來,所以他並不知道這里頭有怎樣的故事。

    “他們啊,是我有一次出谷時在城里踫到的,都是窮苦人家的孩子,父母意外雙亡,當時在街上賣身葬父,我見他們怪可憐的,便收留了他們。”

    “看上去都是機靈的孩子。”沈初寒點頭道,“這樣師父在谷里也不會那麼無聊了。”

    “可不是嘛。”葉落接口道,“爹爹可喜歡他們倆了,若不是我長他們幾歲,我都要吃醋了。”

    季流雲笑,“你還知道你長他們幾歲啊?”

    葉落瞪他一眼,“流雲哥哥,你好意思說我,當初是誰天天吃二師兄的醋?”

    又被葉落翻出老底來,季流雲不好意思地咳了咳,“沒有的事,你別亂說。”

    “爹爹,你說我是不是胡說?”葉落拉著葉問的手臂撒嬌。

    葉問笑著看向他們倆,卻只裝糊涂,“爹爹老了,記不住了。”

    見葉問居然站在自己這邊,季流雲喜出望外,腰桿子也挺了起來。

    倒是沈初寒看向葉落接了句嘴,“我也記得。”

    “可不是?”葉落頓時來了勁,同季流雲吵吵嚷嚷翻起舊賬來。

    宋清歡在旁看著,嘴角噙著笑意,一點都不覺得聒噪,反而覺得很溫馨。瞟一眼沈初寒,見他臉上也難得的帶了笑意,心底愈加一暖。

    對于沈初寒而言,涼國也好昭國也罷,他真正當做家的地方,卻也只有此處了吧。

    任他們鬧了一陣,葉問開口道,“好了,怎的長大一歲了還這般吵吵鬧鬧的?剛回來就鬧得我頭疼,快晌午了,明月清風也該做飯了。我們不知道你們今兒回來,沒準備多少食材,你們去幫幫忙。”

    “好吧。”葉落走到季流雲面前看他一眼,“走吧,流雲哥哥。”

    宋清歡知道葉問怕是有話要同沈初寒說,也起身道,“師父,我也跟著去看看。”

    葉問注視了她一眼,緩緩點頭,“好。”

    葉落便笑嘻嘻過來挽她的手,三人出了門。

    他們一走,沈初寒看一眼葉問,“噗通”一聲跪在了他身前,“師父,徒兒不孝,到今日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