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待會有你叫的(一更)

    听到宋清羽這話,尹湛臉色驀地一沉。

    沈初寒才剛在朝堂上請辭,身處後宮的宋清羽便得了消息,若說她沒在宮里安人,他怎麼都不信。

    見尹湛臉色突變,宋清羽心中“咯 ”一下,慌忙開口解釋,“臣妾在來的路上正好听到宮女們在議論,有幾分好奇,所以想問問。”

    尹湛冷冷地一勾唇,似乎對她這個借口並不買賬,“涼國素有後宮不得干政的規矩,朕不知道你聿國的規矩如何,但淑妃既然來了我涼國,便請按照我們的規矩來。”

    宋清羽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支吾了片刻方想好措辭,“臣妾沒有想要干政的意思。只是皇上也知道,舞陽與臣妾是姐妹,沈相若是辭去丞相一職,臣妾擔心舞陽日後的生活會沒有保障。”

    尹湛眼中一一抹譏諷,斜眼睨宋清羽一眼,“朕倒是沒想到,淑妃與舞陽帝姬這般姊妹情深。”

    宋清羽與宋清歡素來不和的事不可能瞞過尹湛,听得他這麼說,宋清羽尷尬地笑笑,卻是不知如何接話才好。

    她確實是在宮里安插了人手,也確實是在安插的眼線處得知了這個消息。不過,她此番向尹湛求證,並非對涼國的朝政感興趣,純粹只是想看宋清歡的笑話罷了。

    “淑妃的心思,朕自然都懂。”尹湛陰鷙地盯了她一瞬,忽的眼睫一斂,聲音放柔些許,“淑妃對你這個妹妹,應該並不大喜歡吧。”

    宋清羽的笑容更加尷尬了,低垂了頭,一時承認也不好,不承認也不好。

    “在朕面前,愛妃不用顧忌太多。”尹湛忽地伸出手指,挑起她微垂下頜,笑容和煦而溫暖,看得宋清羽心中一動。

    “朕知道愛妃不喜歡舞陽帝姬。”他的手指,在宋清羽的下頜處細細摩挲著,一股酥癢傳遍全身,渾身都軟了下來。

    許久沒有見到尹湛這般溫柔的口氣對自己,宋清羽感覺整顆心都化了,不由自護地羞怯一笑,嬌滴滴喚一聲,“皇上,臣妾”

    尹湛的眉頭幾不可見一抖,嘴角笑容未變,眼底卻寒涼更甚。

    “朕說的對嗎愛妃?”

    一聲聲愛妃,叫得宋清羽七魂丟了六魄,下意識接口道,“皇上英明,臣妾的確不喜歡舞陽。臣妾之所以打听沈相的事,也是因為她。”

    “這才乖。”尹湛松開勾住她下巴的手,“你的消息沒有錯,沈初寒確實請辭了。”

    “那”宋清羽小心翼翼抬頭看他一眼,“皇上同意了嗎?”

    “當然同意了,為什麼不同意?”尹湛挑了挑眉,語氣帶上幾分陰狠,“他既這般識趣,朕自然要成全了他。”

    看著尹湛這熟悉的表情,宋清羽又想起那天她被掀翻在地的場景,看著尹湛的目光登時就變了。

    尹湛收回目光看向她,“愛妃很怕朕?”

    “沒沒有”宋清羽趕忙否認。

    “沒有就好。”尹湛一扯唇角,“沈初寒確實辭去了丞相一職,你可以放心了。不過,他請辭的理由,卻是為了更好地照顧舞陽帝姬。”

    尹湛知道宋清羽向來嫉妒宋清歡。

    沈初寒若辭去丞相一職,不管是從地位上還是金錢上來說,都定然大不如前。宋清羽想看的,不過是宋清歡的難堪罷了。

    不過,他雖看穿了宋清羽的心思,卻並不代表他要成全她。

    宋清羽雖然不算聰明人,但女人的嫉妒心千萬不可低估。宋清歡越是過得比她好,她心中的嫉火就更甚,會做出什麼事來,連尹湛也不知道。

    他所要做的,不過是利用宋清羽對宋清歡的恨罷了。

    如果她能對宋清歡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同樣受傷的,還有尹湛,這正是他所樂見的。

    所以他才不遺余力地說這些話去刺激宋清羽。

    果然,一听尹湛這話,宋清歡整個臉都僵了,不可置信地抬頭看向尹湛,“皇上,你你說什麼?”

    尹湛挑了挑眉頭,“朕以前都不知道他是這般重情重義之人,不過他說現在舞陽帝姬有孕在身,他前段日子一直忙于朝政沒空陪他,現在朝中諸事都上了正軌,所以想先休息一段時間,好好照顧舞陽帝姬。”

    宋清羽垂在身側的手一緊。

    她知道尹湛向來不滿沈初寒,這段時間也一直在朝中與他較量。所以在听說了沈初寒請辭一事後,她下意識以為沈初寒是被尹湛逼走的,不由暗自竊喜。

    因為如今沈初寒和宋清歡算是徹底一體了,若是沈初寒不好過,宋清歡自然也不會好過。

    卻沒想到,從尹湛這里听到的真相是這樣的。

    尹湛冷冷地盯著她變幻的神情,眼中譏諷之色更甚,面上不顯,只道,“好了,此事已成定局,朕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這些事也不是淑妃該操心的。”

    听見尹湛的語氣恢復了些冷意,宋清羽找回理智,微微一點頭,恭順應了,“是。”

    “沈初寒辭職,朕要忙的事還很多,就沒空陪你了,你先回宮吧,朕晚上去你宮里。”同宋清羽虛與委蛇了一陣,尹湛愈加不耐煩起來,偏生宋清羽還沒有主動想走的自覺,只得出聲逐客。

    宋清羽此時正有些心神不定,听得這話,也沒有多說,溫順應了,起身招呼侍女上前將湯盅和食盒收拾好,告辭後離去。

    盯著宋清羽的身影消息在殿外,尹湛周身的氣息驀地陰冷起來,他定定地看著前方,從袖中掏出帕子,使勁擦了擦方才摸過宋清羽的那只手,這才扔掉帕子,目光重新看回奏折之上。

    沈初寒請辭一事雖引起了軒然大波,但尹湛既已同意,就算眾人有再多猜測再多不滿,此事都已成定局,輿論倒也漸漸平息了下去。

    辭去官職之後,沈初寒果然日日在家陪著宋清歡,陪她吃飯散步,偶爾也上街去逛逛,日子過得是優哉游哉。

    這日用過早飯,沈初寒帶著宋清歡在院中散步。

    “阿殊準備什麼時候啟程去無憂谷?”宋清歡在院里的石凳上坐了下來,看向沈初寒問。

    “快了。”沈初寒溫聲道。

    “最近盯著我們的尾巴很多,你是在等他們放松警惕麼?”宋清歡輕輕摸著自己的腹部,語聲清淺祥和。

    沈初寒笑笑,“阿綰倒是一如既往的敏銳。”

    “其實不用想都知道。你如此輕易放權,尹湛反而不安,勢必會派人緊緊盯著你。”許是因為懷了身孕,宋清歡如今清冷容顏柔和不少,帶了淡淡光華。

    沈初寒溫柔地注視著她,“是啊,阿綰什麼都知道,有時候真想讓你少操點心。”

    “有你在,我沒什麼好操心的。”宋清歡淺淺抬眸,似笑非笑地看向他,“你就是把我保護得太好了,導致我這段時間什麼都不用想,胖了不少。”

    沈初寒伸出手指,輕輕捏了捏她的臉頰,眸光寵溺,語氣微沉,“胖點好。”

    宋清歡無奈地挑了挑眉,“所以你還沒回答我方才的話呢?”

    “我待會讓子舒來給你再仔細把把脈,若你身體沒事的話,這幾日就出發吧。”他們也等待得夠久了。

    “好。”宋清歡知道季流雲不發話,沈初寒仍是不放心,便也沒有多說。

    好在腹中的寶寶爭氣,季流雲過來仔細把過脈,確定一切都很正常健康,沈初寒這才放了心,決定定在三日後出發。

    夜晚。

    過了最寒冷的一月,天氣漸漸轉暖起來。

    宋清歡沐浴完,一邊看書,一邊在榻上等著沈初寒。

    不過會,听到珠簾生動,抬頭一瞧,沈初寒也沐浴完走了進來,墨發濕漉漉地垂在胸前,衣襟半敞,頗有幾分誘惑。

    宋清歡起身,叫人送了干淨的毛巾進來,然後讓他坐在榻旁,微微直了身子替他擦著濕漉漉的發絲。

    “阿殊,我們後日走後,還會回來麼?”她語氣略有些悵惘。

    無憂谷離盛京還有一段路的距離,若再回來,難免會在路上浪費時間。況且尹湛終究還是對沈初寒不放心,萬一他哪天起了殺心想要斬草除根,他們就失去先機了。也就是說,現在在涼國境內待的時間越久,他們就越不安全。

    “也許就不回來了。”沈初寒回頭溫柔地看著她,接過她手中的毛巾,“我來,你別累著了。”

    宋清歡在他身邊坐下,眼神落在地上。

    “怕嗎?阿綰。”沈初寒溫聲開口。

    宋清歡搖搖頭,她倒不是害怕,只要有沈初寒在,她就覺得安心,根本就沒有什麼值得害怕的。她只是有些不舍罷了。

    也許骨子里,她還是喜歡安逸閑適的生活。

    一旦沈初寒亮明身份去了昭國,他們日後又有很長一段不太平的日子要過了。對于宋清歡而言,來涼國後的這段日子,是她重生後最閑適幸福的時光,每日只需要安心地養胎,什麼都不要想。

    而到了涼國,又是一個陌生的環境,還有那麼多雙虎視眈眈盯著他們的眼楮,想想就覺得有些心累。

    但不管如何,這是他們的路,她一定會堅定地同沈初寒一起走下去。

    沈初寒伸出手握住她,微微嘆一口氣,“這段時間,怕是又要委屈你了。”宋清歡如今有孕在身,其實根本就不宜四處奔波,但是時間不等人。

    自上次發作後,他就覺得自己身體隱有幾分不如從前的趨勢,偶爾運功之時,會出現力不從心的情況。他心里清楚得很,出現這個問題的原因,只有那一個,不會再有其他。

    眼見著三月份快要來了,這一次發作,不知又會給他的身體造成怎樣的損害,所以,在事情發展到不可控制的局勢之前,他必須將這些要完成的事做完,才能確保宋清歡的安危。

    留在涼國,就算他的權利再大,也始終是臣子的身份,尹湛又對他極其不信,始終是太過危險。

    他不想賭,也不敢賭。

    宋清歡搖搖頭,失笑道,“你這又是說的什麼話?你我之前,還需要這麼客氣?”瞥一眼他的發,見已經干得差不多了,便下榻拿了牛角梳過來,輕柔地替他梳順著一頭青絲。

    “這幾天你怕是又要很忙了。我們走了,這丞相府怎麼辦?”

    “不用擔心,這次去無憂谷,只與子舒和落落一道,慕白和玄影先不同我們一起上路,他們會留在這里妥善處理好一切的。”

    “嗯。”見沈初寒一切都已安排妥當,宋清歡便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將梳子放回梳妝小幾,看向沈初寒道,“時辰不早了,睡吧。”

    沈初寒“嗯”一聲,卻只直勾勾地盯著她。

    宋清歡順著他的眸光看去,見自己方才彎腰替沈初寒梳頭時,不小心弄開了胸前衣襟,一時出光乍泄。

    她臉色一紅,扯了扯衣襟,嘟噥一聲,“看上看?”

    沈初寒的喉結動了動,眸色深沉地看向她,“已經過去三個月了吧?”

    宋清歡“誒?”一聲,沒大反應過來。

    “子舒說了,過了三個月胎像就穩了,可以同房了。”沈初寒說完這話,忽的起身走到宋清歡面前,一把將她打橫抱起,朝床榻走去。

    “沈初寒!”宋清歡尖叫一聲,捶了捶他的胸膛。

    沈初寒挑唇一笑,低了頭,咬住她的耳垂輕輕道,“阿綰先省點力氣,待會有你叫的。”

    說著,將她放在榻上,手一揚,燭火熄滅的瞬間,只見他高大的身影壓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