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除夕宴上的暗涌

    宋清歡微蹙了眉頭。

    甦嬈突然要敬自己酒,這又是為何?

    難道只是單純地想挑釁自己?可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若喚作宋清羽或許還有可能,但從甦嬈口中說出來,著實有幾分讓人生疑。

    她從來不是逞一時之快而行事不經思慮的性子。

    眼中流波一轉,唇角笑意愈發清冷,漫不經心瞥一眼甦嬈,“沁水帝姬突然要敬我這杯酒,也得有個由頭?”

    甦嬈眼底光影略顯凌亂,眼角笑意卻是恰到好處的惑人,無時無刻都端著妖嬈的假面,“這杯酒,是給帝姬賠罪的。”

    宋清歡眉頭一挑,“洗耳恭听。”

    “那日帝姬和沈相的婚宴,我並非有意攪局,若有冒犯之處,還請帝姬多多見諒。”她緊緊盯著宋清歡,嘴里說著道歉的話,眼中卻有著滿滿敵意。

    但不管如何,她這個低姿態是做出來了。

    當日,甦嬈在他們婚禮上扔下那麼一句令人浮想聯翩的話,不出半日,整個盛京便傳遍了。所有人都在揣測著他們三人間是不是什麼不可言說的過往。

    平心而論,宋清歡是有些著惱。

    但她知道,甦嬈眼下奈何不了她們,也只能用這麼個法子攪亂他們的婚禮,以此發泄心中的不滿了。

    但她今日突然又來這麼一出?

    “原來沁水帝姬並非有意攪局?我還以為你是得不到便要毀了的性子。”她聲線清冷,帶著顯而易見的不悅。

    甦嬈眉頭狠狠一皺。

    她沒想到,當著眾人的面,自己都已事先服軟,宋清歡還這麼不給她面子。

    “這酒,我便不喝了。日後沁水帝姬可別老盯著別人家的東西才好。”宋清歡冷冷一勾唇,不再看她。

    甦嬈有敬酒的權利,當然,她也有否認的權利。

    若論身份,她與甦嬈相當,並不需顧忌什麼,又何必委曲求全?

    甦嬈臉色一黑。

    顯然沒想到會在宋清歡這里狠狠踫壁,眼中一抹陰鷙一閃而過,緊緊盯著宋清歡,“舞陽帝姬這麼不給我面子?”

    宋清歡睨她一眼,“我以為沁水帝姬是識趣之人,今日是除夕宴,並非我的婚宴,沁水帝姬還要苦苦揪著我不放?若真如此,我倒是懷疑,沁水帝姬是真心實意來道歉的,還是又來給我找不痛快了?!”

    她的眸子漆黑,眼中卻是一片漆黑的凜冽。

    如此強硬的態度,倒讓眾人吃了一驚。

    眾人隨知她便是奪得蒼邪劍的人,但自來了涼國之後,宋清歡一直很低調,人們對她的印象便僅僅停留在她驚人的容貌之上,卻不想,她竟也有如此清寒冷冽的一面,如此神色,簡直與沈相如出一轍。

    一時又是好奇又是驚訝,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宋清歡身上。

    甦嬈的臉色更黑了。

    宋清歡這話一出,倒顯得她有些胡攪蠻纏的意味了,若再繼續說下去,只會徒惹人生厭。這是在涼國的地盤上,她還是收斂些的好,不管怎樣,她還要靠涼帝才能找到枯葉青。

    不甘地掩下心底所有憤恨,嘴角擠出一抹笑意,“既然舞陽帝姬不給我這個面子,那算我強求了。”

    說著,使勁捏了捏手中的酒杯,神情愈發陰翳。

    原本想逼她喝酒的,沒想到被她三言兩語便打發了回來。不過,她言語間這麼強硬,不過是仗著沈初寒在涼國的地位罷了。

    只是——

    她若有所思地看一眼尹湛的方向。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沈初寒在涼國勢力如此強大,尹湛又怎會容忍他太久?

    她雖喜歡沈初寒,但更討厭宋清歡。只要沈初寒被尹湛解決掉,什麼宋清歡之流還會是問題嗎?

    這麼一想,心中終于舒坦了些許。

    然而沒能將宋清歡的話給逼出來,還真是有些不甘心啊。

    這時,一直未出聲的尹湛卻突然抬了眸,犀利而審視的目光在宋清歡和甦嬈面上游移片刻,忽然開口,端起面前的酒盞道,“兩位都是我涼國的貴客,過去的事便不提了,來,這一杯,朕敬你們。飲了這杯酒,看在朕的面子上,便算是化干戈為玉帛了罷。”

    沈初寒眸光一寒,抬頭向尹湛望去,“阿綰不善飲酒,殿下這酒,微臣替她喝了吧。”

    他的聲音,是一貫的清寒,可偏偏那“阿綰”兩字,被他叫出了纏綿而溫柔之意,听在眾人耳中,越發掂量出宋清歡在沈初寒心目中的分量,就算是素來好事之人,此時也低垂了頭,深恐引火上身。

    尹湛眉頭幾不可見地皺了皺,他的手定在半空,並不說話,只直直地看著沈初寒的目光,似乎想看出點什麼來。

    身側的甦嬈眸子一轉,忽的“咦”一聲,“舞陽帝姬不善飲酒?我怎麼記得,舞陽帝姬甚喜飲酒才是了。”對她來說,宋清歡是她的眼中釘肉中刺,俗話說,知己知己才能百戰不殆,所以她特意命人仔細查了宋清歡的資料。

    不待沈初寒或宋清歡開口,她忽的嗤笑一聲,緊緊望著宋清歡清冷的側顏,“到底是不善飲酒?還是不願飲酒?”

    她說話的語氣有幾分意味深長,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尹湛神情愈發不悅。

    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君,沈初寒是臣。在眾人面前如此不給他面子,讓他如何不著惱,再想到沈初寒在朝中處處對自己的掣肘,臉色一黑,將酒盞往長幾上重重一放。

    酒水濺了出來,眾人的心也跟著一跳。

    尹卿容更是白了臉色,一眨不眨地盯著尹湛,深恐他下一刻心中的不滿和怒火就噴涌而出。

    就在這千鈞一發,忽有人清清泠泠開了口。

    是宋清歡。

    她把玩著手中空的酒盞,掃一眼甦嬈,然後看回尹湛,“沁水帝姬說得沒錯,我確實是不方便飲酒。”

    一句“不方便”,尹湛裹著冰渣子的眸光立馬射在了他身上,“舞陽帝姬不妨將話說清楚些?”

    宋清歡轉眸看沈初寒一眼,眼睫一眨。

    沈初寒會意,清清冷冷接過話頭,“皇上,阿綰她懷孕了,不適宜飲酒。”

    這話一出,全場寂然,所有人都有一瞬的呆愣。

    甦嬈的眸光卻猛然間變得犀利,不可思議地刺向宋清歡和沈初寒,心底有隱隱作痛的感覺。宋清歡她她果然懷孕了。

    只是,她原本想拿此事做些文章,但沈初寒如此坦蕩地說出來,不免讓她生了幾分遲疑。

    尹湛也愣了一瞬,方找回神智,眸光幽深,全然探不出心底的想法。

    眼下肌肉抖了抖,擠出一抹笑意來,“舞陽帝姬竟然懷孕了?恭喜恭喜!沈相真是好福氣啊。”

    于是,場中響起了一片此起彼和的附和聲,只是每個人臉上表情都不大一樣,氣氛有沉寂又變得有幾分詭異起來。

    在這熙熙攘攘的“恭喜”聲中,忽然突兀地插入一道冷硬而略帶沙啞的聲音,“舞陽帝姬懷孕了?可是,你和沈相不是才剛成親?”

    宋清歡回眸,見甦嬈正得意洋洋地看著她,一臉看好奇的神情。

    她突然恍然。

    原來甦嬈打得是這個主意!

    她和沈初寒才成親二十來天,就算是洞房花燭夜那晚懷上的,二十多天的日子,也不大可能診斷出來。甦嬈無非是想借此事做文章,抹黑自己在外的名聲罷了。

    不過,涼國民風本就比其他三國開放,再者她並在意別人是怎麼想自己的,所有只要尹湛那里不要生出什麼想法,此事對她根本就沒有威脅力度。

    只是話雖如此,卻並不代表她要白白受了這一出。

    一揚眉頭,語聲愈冷,“沁水帝姬莫不是忘了在臨都奪劍大會上發生的事?”

    甦嬈眉頭一皺,心底升起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奪劍大會上發生了什麼?”尹湛直勾勾盯著她,眼中暗流涌動。

    “也沒什麼,不過是沁水帝姬使了些下作手段,本想自己最後卻成全了我和阿初”她嘴角帶著淺淺笑意,泠泠眸光閑懶地落于甦嬈面上,眼底卻有一抹殺氣。

    她這話雖說得隱晦,但在場眾人,哪個不是人精,仔細想了兩遍這話,便摸出了其中的隱藏含義。

    下作手段

    原本想自己

    再加上前些日子沁水帝姬在沈相婚宴上說出的那話,眾人頓時腦補出了一出大戲。

    大概是沁水帝姬喜歡沈相,沈相眼里卻只有舞陽帝姬,沁水帝姬求而不得,卻又不甘心,所以想給沈相下藥,試圖生米煮成熟飯,可不知為何,去恰好成全了當時已有婚約沈相和舞陽帝姬。

    于是,場上的焦點都從宋清歡懷孕一事上,轉移到了甦嬈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性子上,看向甦嬈的目光都有了幾分戒備。

    甦嬈氣得七竅生煙,“你”

    話還未出口,便被宋清歡死死堵在喉中,“我怎樣?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

    “我分明是想讓你和玄影”甦嬈被她步步緊逼,到底失了分寸,哽在喉中的話語脫口而出。

    宋清歡邪肆一笑,“這麼說,你承認當時給我下藥了?”

    “我”甦嬈一惱,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掉入了宋清歡的圈套里,臉上頓時紅一塊紫一塊,難看得很。

    “好了。”尹湛看夠了戲,見甦嬈完全被宋清歡壓制住氣場,眼底閃過一抹不郁,終于沉沉開口,“今日是除夕宴,舞陽帝姬又懷了身孕,都是好事,大家都開心起來,開開心心享受今晚的除夕宴吧。”

    說著,朝身側伺候的內侍使了個眼色。

    內侍會意,高舉雙手在空中拍了拍。

    很快,大殿中響起了絲竹管樂之聲,伴隨著樂聲而入的,是身段妖嬈性感的舞姬,扭動著身子進入大殿,頓時將眾人的目光吸引了去。

    尹湛明顯是和稀泥的做法,其他人盡管因這則勁爆消息而愈發好奇,卻也不好表現出來,壓下心底旺盛的探究心,轉了心思看起殿中精彩的舞蹈表演來。

    見眾人目光漸漸收回,宋清歡氣定神閑地端起茶盞啜了一口,看向沈初寒,不好意思地笑笑,“沒有提前跟你商量便‘

    “無事。”沈初寒撫了撫她的發,“如此一來也好,大家知道你懷孕,再想針對你之前估計都會三思了。至于那邊”他瞟一眼甦嬈那側,神情陡然一冷,“我看,她要趁早解決掉了。”

    留著甦嬈在世上終究是個禍害,這一點,宋清歡倒是十分贊同沈初寒的想法,“嗯”一聲,低低道,“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了她來盛京的目的,卻是留著沒什麼用了。”

    “等明天,我讓玄影去安排。”

    歌舞器樂之聲不絕于耳,舞姬在殿內變幻著曼妙舞姿,深深吸引著每個人的眼球。

    可偏偏除夕宴的那些主角們,視線都不在場內妖嬈扭動的舞姬之上,而是都有幾分心不在焉。

    宋清歡以袖掩面,不動聲色朝上首的尹湛望去。

    方才他的做法,分明是想借甦嬈的手來打壓自己和沈初寒,只是見甦嬈的方法不奏效,這才草草出來和了兩句稀泥,將此事揭過不提。

    不知他此事,心里又在想什麼呢?

    尹湛的目光果然不在場內,而是——

    順著尹湛視線定格的方向望去,宋清歡不由微愣,死死盯住出現在視線中的那個人,眼中閃過不解。

    尹湛看他做什麼?

    她以為自己看錯了,借著寬大衣袖的掩護,假意飲茶,又仔細觀察了尹湛一瞬。這一看,心底卻生出幾分異樣的感覺來。

    她方才並沒有看錯,尹湛果然在看一人——蕭濯。

    蕭濯也沒有觀舞,而是獨斟獨飲,在這樣熱鬧喧囂的氛圍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明滅不定的光線打在他臉上,襯得他的眉眼愈顯精致。

    平日里,卸下戰場上廝殺帶來的殺氣,蕭濯也是翩翩公子一枚。

    正因如此,不少跟著朝中官員來的大家小姐忍不住朝他看去,眸光閃亮,眼色有幾分緋紅。

    卻也可以理解。

    原本沈初寒沒成親之前,他是京中貴女如意郎君的頭號人選,但如今沈初寒已經成親,在人前又表現得與自己如此恩愛,其他人心知她們再沒了機會,只得另擇佳婿。

    而自然而然的,大家的目光便落在了蕭濯身上。

    尹湛雖然也是適齡的男子,但到底性子陰翳,而且入宮畢竟不是件輕松之事,這麼一來,倒讓蕭濯成為了殿內炙手可熱的金龜婿人選。

    那些小姐貴女們盯著蕭濯她可以理解,可尹湛這麼直勾勾地望著他,卻又是為何?

    尹湛讓蕭濯回京的原因難道當真是因為她和沈初寒猜得那樣?

    想到這里,她示意沈初寒湊近些,“上次你讓玄影查的關于宮里御林軍的事,有下文了嗎?”

    沈初寒點點頭,”昨日剛得到消息。卻是最近宮中有幾批御林軍莫名其妙不見了的,看來,我們猜的果然沒錯。“

    宋清歡點點頭。

    甦嬈想用清元果和尹湛交換枯葉青這個舉動,一定是來盛京前就商量好了的。尹湛手中沒有枯葉青,勢必會派人去北境尋找。

    算算日子,大概正好夠快馬加鞭一個來回。

    可甦嬈還坐在這里,面上蒙著面紗,那些被派出去的御林軍卻一個都沒有回來,看來,要找到枯葉青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而這——

    大概就是尹湛急召蕭濯回京的原因。

    他想派蕭濯去尋枯葉青。

    枯葉青是靈藥,絕非輕易便能取得的凡品,既然派出去的御林軍都全軍覆沒,尹湛就只能把目光投向身手不錯,看上去還與沈初寒沒什麼交集的蕭濯身上了。

    心底微微一沉,不動聲色看向尹湛。

    若尹湛當真給蕭濯下了命令,蕭濯定然不能拒絕。到時,尹湛再趁著這段時間在軍營中安插進自己的心腹,可以說是一舉兩得之事。

    她腦海中這些念頭一閃而過,眸光不經意在她面上一挑,卻是微微愣住。

    因為她看見尹湛看向蕭濯的目光有些奇怪。

    神情似有些迷茫,眸色深幽,暗涌流動,可眼底偏偏卻有微光閃爍。

    這表情

    宋清歡愣了愣,忽然想到什麼,心跳忽的一滯。</td></t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