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那一年的煙雨江南(二更)

    夜已深,宋清歡在流月沉星的服侍下上了榻。

    許是明日便要啟程,宋清歡半點睡意也無,腦中清醒得很。秋日夜里的氣溫有些冷,她躺在榻上,將錦被拉到脖子處蓋好,恰巧掩蓋了身上密密麻麻的梅花印。

    方才沐浴完,她特意吩咐流月拿了件厚實高領的里衣來換上,只說夜間太涼,流月性子粗,並沒有多想。

    透過半掩的窗戶,她看向幽藍的天際。

    一輪彎月掛在天邊,月光清皎,給地上蒙上了一層柔和的輕紗。不多會,天上飄來些許層雲,遮住了大半彎月,夜色更黑了些。

    許多事在眼前中走馬燈般一一閃現,她才驚覺,原來她重生已經很久很久了,如今再想起穿越前的那段經歷,只剩下最後慘淡的回憶,也許,終有一天都會忘記。

    有時候她甚至在想,那段經歷,究竟是真實的,還是只是她腦中的一個泡沫幻影?

    思索了許久,終于有些許倦意襲來,她拉了拉錦被,眼皮剛要合上,窗外,卻似乎傳來熙攘之聲,那聲音,似乎離瑤華宮並不遠。

    她睜開眼,眉頭微蹙,起身朝窗外望去。

    果然,只見瑤華宮的東北角突然亮起了不少火把,明亮的火光剎那間照亮了深濃的夜色。看那方位,正是昭華宮的方向。

    看來,宋清漪失蹤之事,已經被人發現,如今,正在滿皇宮地找著她的下落。

    只是,她永遠回不來了。

    宋清歡並不覺得內疚,也沒有任何歉意。她花了一世的時間才明白,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強者為尊。你不存害人之心,不代表別人不會對你起殺心。所以,要想安安穩穩的活下去,唯有先下手為強。

    她面容平靜地下了榻,閑適地給自己倒了杯茶水,然後走到窗前,將半掩的窗戶合上。

    窗外耀眼的火光登時黯淡下來,喧囂熙攘之聲也小了不少。

    又想到什麼,走到梳妝台前,從妝奩最下方的格子拿出一個圓形的小盒,輕輕打開,從中剜出一指頭藥膏,在頸上抹了一圈,方將小盒放回。

    做完這一切宋清歡再次上了榻,閉上眼,紛雜的心突然就安定下來,沒過多久,便安穩進入了夢鄉。

    這一晚,雖是許多人的不眠夜,她,卻睡得格外香甜。

    翌日。

    門外的敲門聲將宋清歡喚醒。

    她緩緩睜眼,見窗外似乎還蒙蒙亮,慵懶地伸了個懶腰,懶懶開口道,“進來。”

    流月和沉星端著洗漱用品進來了,見宋清歡還躺在榻上,流月將銅盆放在高幾上,抿唇一笑,“殿下可是還沒睡醒?”

    宋清歡坐起身,揉了揉朦朧的睡眼,“沒睡醒也得起了。”

    沉星一邊準備竹鹽漱口水,一邊笑著接口道,“殿下若是還困,可以上了路後在馬車上睡睡。”

    “是啊。”宋清歡掀開被褥,起身下了榻,接過竹鹽和清水漱了口。

    “昨夜昭華宮有動靜?”

    流月擰著帕子的手一頓,很快擰干遞來,嘴里道,“是的,昨夜平陽帝姬沒有回宮,宮女心中不安,報給了皇後娘娘,皇宮娘娘急得不得了,連夜派人在宮中搜索帝姬的下落。”

    宋清歡清冷一笑,接過帕子,細細潔面。

    “對了殿下,听說平陽帝姬身旁的繪扇和畫屏也失蹤了。”流月看她一眼,又道。

    宋清歡放下帕子,眉頭一揚。

    繪扇和畫屏的失蹤,看來也是沈初寒的手筆了。繪扇和畫屏雖未同宋清漪出宮,但她二人是宋清漪心腹,宋清漪想對付自己的事,她們不可能完全不知情。

    所以,為了不讓此事追查到自己身上,最穩妥的法子,便是斬草除根。

    果然是沈初寒的手腕。

    她涼涼一笑,將帕子遞回給流月。

    到底是沈初寒,任何事都想得如此周全,倒免了她的後顧之憂。

    洗漱完畢,用完早膳,出發的時辰就快到了。

    宋清歡舒一口氣,開始梳妝打扮為上路做起準備來,這一路舟車勞頓,自然要以舒適寬松的衣服為主。脖子處鮮明的印記因為擦上了之前沈初寒送來的藥膏,痕跡已經淡了下去,若不仔細看,倒看不出什麼端倪。

    流月半蹲了身子,正在替她整著腰帶時,忽然听到殿外傳來內侍的通傳聲——

    “皇上駕到——”

    流月一驚,慌忙加快動作,替宋清歡整理好了衣衫。

    宋清歡未作停頓,徑直迎了出去。

    剛出殿外,便正好踫上聿帝,身後帶了幾名宮女內侍,神情有幾分肅然。

    “兒臣見過父皇。”宋清歡福身一禮,面上帶著恰到好處的詫異和溫潤。

    聿帝伸手將她扶起,“舞陽不必多禮。”

    宋清歡謝過,扶著聿帝一道入了星月殿,又請了他入上座,親自替他斟了茶,“父皇不必親自過來的。”

    聿帝看著面前冒著熱氣的茶水,言語間有幾分慨嘆,“朕來看看你,也許,這是朕最後一次看你了。”說話間,語聲有幾分難以察覺的哽咽。

    “父皇”宋清歡有些許默然,抬頭望去。聿帝的眼中蓄著點點淚花,似乎,是當真有些不舍。

    聿帝深吸一口氣,壓下眼底的淚花,也目色沉沉地看著宋清歡,眸光中帶了幾分欣慰和不舍。

    “舞陽是真的長大了。”他的目光,掠過她精致的五官,清冷的容顏,不可避免地,腦海中又想起了青璇夫人的影子。

    “若是若是你母妃還在,該該多好啊。”他低垂了頭,捧起那杯熱氣騰騰的茶盞,說出來的話帶著鼻音。

    宋清歡的心略微一“咯 ”。

    這是聿帝第一次在她面前沒有避諱地說起母妃。

    她心思微動,撩眼看一眼聿帝,見他神情苦澀,似有悔意,想了想,小心翼翼試探著開口道,“父皇,母妃她為何為何扔下舞陽不管?”

    “她沒有。”聿帝抬了頭,眸光深沉如海,“她沒有,她不會的。”不知是為了讓宋清歡信服,還是為了讓他自己信服,聿帝喃喃地重復了兩遍,眼中有濃霧籠罩。

    “舞陽,朕一直相信,你母妃的失蹤,一定是有苦衷的。”聿帝的語氣,低沉沙啞,眼神只盯著手中的茶盞,仿佛陷入久遠的回憶中。

    宋清歡看著聿帝的神情,輕輕又開了口,“父皇為何這麼說?”

    許是因為要同宋清歡離別了,今日的聿帝,卸下了往日為君時無時無刻不在的防備,神情柔軟。他重重嘆一口氣,“朕也說不清楚,可朕就是覺得,阿璃當年的失蹤,一定有什麼隱情才是。可惜,朕查了這麼多年,也沒有查到任何線索,她仿佛就這麼人間蒸發了一般。”

    人間蒸發?

    宋清歡握住杯盞的手指動了動。重錦姑姑的失蹤,也是如同人間蒸發。

    聿帝抬了頭,“舞陽,你知道嗎?沒有人知道你母妃的來歷,甚至,連朕也不知道。”他看著宋清歡肖似青璇夫人的容顏,緩緩說起了前塵舊事。

    盡管已經知道了母妃的這些事,可是從聿帝口中听說,還是有了不一樣的感受。

    “那年杏花微雨,朕下江南微服私訪。途徑西湖之際,忽下大雨。侍衛替朕撐著傘,在西湖旁的柳樹下躲雨。雨遲遲未停,朕正煩躁之際,忽然,有位白衣姑娘從雨簾中闖了過來,衣衫盡濕,躲到了朕的傘下。她放下舉在頭頂的手,朝朕展顏一笑,語聲清脆得,仿佛打入西湖中的雨滴。她說,可以借你的傘躲一躲嗎?”

    聿帝幽幽嘆一口氣,聲線變得愈發低沉起來,“那一刻,朕仿佛看見了下凡的仙女。那個煙雨朦朧中的微笑,成了朕一生的魂牽夢繞。”

    杏花微雨下偶然的相遇,讓這個本該無情的帝王,就這麼義無反顧地愛了一場。

    說到這里,聿帝似乎突然從回憶中回過神,朝宋清歡不好意思地笑笑,接下來的話,便平靜了許多,“朕對你母妃一見鐘情,想辦法打探到了你母妃下榻的客棧。在江南的那半個月,是朕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他嘆一口氣,“可惜,朕當時已經登基,朝中許多政務還在等著朕,沒辦法在江南多待。臨行前的幾天,朕向阿璃攤了牌。朕說,要帶她進宮。”

    說到這里,他的情緒又波動起來,目光沉沉,停下了嘴。

    “我母妃是何反應?”宋清歡忍不住出聲發問。

    “阿璃她她似乎很好奇。尋常人听到朕的身份,要麼,是害怕,要麼,是欣喜,要麼,是逃避,唯有她,眼中閃耀著新奇。應該說,初見時的她,對所有事都有著好奇的態度。”

    听到這里,宋清歡心中生起一絲奇異的感覺。

    根據之前調查到的情況,母妃十有**是扶瀾人。玉衡島與世隔絕,島上很多人甚至一輩子都沒出過島,如果她沒猜錯的話,父皇微服下江南遇到母妃的那一次,便是母妃第一次出島,所以才會如父皇所說,對任何事物都抱著新奇的態度。

    此時再細細一想,既然玉衡島一直避世至今,必然不會允許族人偷偷出島。說不定正是如此,後來找到了母妃的下落,才將她抓了回去?而母妃違抗不了,迫不得已之下,將身邊的侍女重錦偷偷留了下來照顧自己。

    聿帝低沉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阿璃說,她父母雙亡,家中已無其他親人。可朕偷偷派人調查過她的身世,她說的村子里,根本就沒有那樣一戶人家。明知道她對朕撒了謊,朕還是不顧所有人的阻攔,將她帶回了宮。”

    說完這些,他長長舒一口氣,捧起茶盞喝了一口,方看回宋清歡,笑容苦澀,“人老了,越來越喜歡回憶過去之事了。”

    宋清歡搖搖頭,泛起一抹清淺的笑意,“父皇又說笑了,您哪里老了?分明還是從前的模樣。”

    雖然明知宋清歡是在逗自己開心,聿帝沉重的心思也輕松了幾分,然而,忽想起一事,剛揚起的笑容又落了下來,“舞陽,平陽失蹤了。”

    “什麼?”宋清歡一揚眉頭,一臉吃驚之色。

    聿帝看她一眼,神情越發凝重,“昨夜昭華宮的宮人發現平陽沒有在宮中,她身邊的繪扇和畫屏也不見了蹤跡,急急來告知朕和皇後。可羽林軍在宮中搜了大半夜,也沒發現她的任何蹤影。”

    “怎麼會這樣?”宋清歡面上詫異之色更甚,“宮里這麼多人瞧著,平陽怎麼可能莫名其妙就不見了?”她面上神情動容而吃驚,絲毫看不出任何破綻。

    “有人說,似乎曾瞧見她喬裝打扮出了宮。朕準備再派羽林軍和期門騎在建安城中搜一搜,不管怎麼樣,平陽此番實在是太不懂事了。”

    “父皇也別太心急了,許是許是二皇姐在宮外玩得太開心了,錯過宮門落鎖時間,指不定今日就回來吧。”

    “希望如此吧。”聿帝嘆一口氣,“不說平陽了,你快要出發了吧?走,朕同你一起。”

    宋清歡點點頭,正要示意聿帝在此少坐片刻,她下去準備準備,忽然見沉星匆匆從殿外走了進來,行到二人面前一行禮,然後看向宋清歡,語聲沉郁,“殿下,皇後娘娘來了。”

    ------題外話------

    聿帝這個人吧,挺矛盾的,所以夭夭對他,終歸是恨不起來。</td></t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