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喜事變喪事(二更)


    一見沉星這凝重的臉色,宋清歡便知她听到的事情怕是不簡單。眉頭蹙了蹙,抬頭看向沈初寒,“阿殊,我先過去一下。”

    “我也一起。”沈初寒淡淡開口,語氣平淡,卻帶著不容拒絕的堅持。

    宋清歡無奈,抿抿唇應了,示意沉星往旁側人少的地方走去。

    到了大廳一角,幾人停住。

    宋清歡看向沉星,“怎麼樣?”

    沉星面露急色,“殿下,二殿下想在今日太子婚宴上對您下手。”

    她神情焦灼,宋清歡卻是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語聲涼淡,“她想如何下手?”

    沉星略帶遲疑地看一眼沈初寒,眼底有懼意浮上。

    “說吧。”沈初寒冷冷開口,神情涼薄。除了在宋清歡面前,他少有笑意露出,此時這般寒涼的語聲一出,更是听得沉星渾身一凜,下意識答了個“是”。

    定了定神,不敢怠慢,急急開了口。

    “奴婢跟著二殿下出去之後,見二殿下和寧公子走了一段路,到一僻靜之處方停了下來。奴婢找了處灌木叢藏身,正好能听清兩人說些什麼。”她頓了頓,壓低聲音接著道,“奴婢听到听到二殿下問寧公子,是不是是不是喜歡殿下。”

    許是因著沈初寒在側,說完這話,她便覺得全身涼颼颼的怪是滲人。

    尚未定神,听得沈初寒冷笑一聲,“那寧公子怎麼說?”

    沉星下意識抬頭看一眼沈初寒,見他眼底的寒意似冰雪般席卷而來,眸光涼透人心,下意識一五一十地說出了口,“寧公子沒有說話”

    沈初寒唇角笑意愈冷,語聲玩味,眼底卻有嗜血的殘暴,“沒有否認?那便是承認了。”

    听得出沈初寒心情不大好,宋清歡下意識挽上沈初寒的手臂,看向沉星,“你接著說。”

    沈初寒感到手臂上一重,低頭一瞧,見宋清歡的小手已挽了上來,身子也朝自己貼了貼,眼底涌上的陰鷙一滯,眸光柔和了些許。

    沉星點點頭,“然後,二殿下說她知道寧公子的心思,讓他不要再隱藏。”

    一听這話,宋清歡摟著沈初寒的手又緊了緊。

    “二殿下還說,她有辦法滿足寧公子的心願,只要寧公子能配合她。寧公子一直沒有反應,神情有幾分琢磨不定。二殿下見他不說話,便湊近了些,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只是二殿下的聲音太小,奴婢沒能听清她究竟說了什麼。”沉星一口氣將自己知道的情況說了出來。

    “寧驍什麼反應?”宋清歡還未來得及開口,沈初寒已經輕啟薄唇,眸光定定落于沉星身上。這一次,他連寧公子三字都不屑再說。

    “寧公子他好像有幾分受驚的模樣,二殿下卻道,機會只有一次,能不能把握住便看你了。扔下這句話,二殿下便轉身要走,寧公子卻叫住了她。”

    宋清歡眉頭一挑,松開握住沈初寒的手,“為何?”

    不管宋清漪想如何對付她,都是在她意料之中的事,可寧驍的反應,她著實有幾分好奇。

    沈初寒淡淡轉眸,眼神凝結成涼而淡的寒光,在宋清歡光潔如玉的面容上滑過,恍若風過無痕,淡得沒讓宋清歡有半分察覺,可眼中的深邃,卻又幽深了幾分。

    沉星清了清嗓子,似有幾分顧慮。

    沈初寒的眸光在她面上一頓,她周身一涼,仿佛所有的心思都被沈初寒看穿,不敢再隱瞞,沉沉開了口,“寧公子問二殿下,為何為何要這麼對殿下。二殿下說說她恨殿下。”

    說到這里,沉星臉色愈發難看起來,“寧公子說,為何會恨?二殿下沒有說話,只狠狠地警告寧公子不要多管閑事,寧公子卻道,他知道二殿下的心思。”

    寧驍知道,宋清歡自然也知道,心底冷笑一聲,眼中的涼薄一寸寸綻開。

    “二殿下沒有說話,神情有幾分猙獰。寧公子卻道,殿下和沈相不是二殿下能惹得起的人,讓她好自為之,這灘渾水,他也並不想。說完這話,他便撇下二殿下離開了。二殿下似乎十分生氣的模樣,在原地站了好一會方才離開。”

    沉星一口氣說完,瞥一眼沈初寒,見他神色未變,緊繃的神情總算松了下來。

    沈初寒周身的氣場太過強大,強大到連素日最是冷靜的沉星都忍不住慌了神。盡管她和流月與沈初寒的接觸已不算少,但每每在他面前,還是有些手足無措。

    沈初寒忽的揚起一抹笑意,肆意而張揚。他冷哼一聲,低沉喑啞的語聲在宋清歡耳邊回蕩,“他倒是有自知之明。”

    大手在宋清歡腰上扶一把,竟絲毫不顧忌眾人的目光,“阿綰,看來,那人似乎不大安分,你準備怎麼做?”

    宋清歡笑,“她能想出的辦法,無外乎那麼幾個。她想怎麼對我,我就怎麼還回去便是。”

    沈初寒微微低了頭,唇瓣勾出迷人的弧度,“阿綰這次,讓不讓我插手呢?”

    宋清歡知道他現在雖面上帶笑,但方才分明對寧驍之事有所介懷,聞言也勾一勾唇,紅唇吐出兩個字,“當然。”

    兩人相視一笑。

    沈初寒招來慕白,低低吩咐了幾句。慕白剛退下,門口便傳來了騷動,有內侍尖銳的聲音傳入耳中,“皇上駕到——皇後駕到——!”

    太子大婚,聿帝和皇後自然不會錯過,雙雙盛裝而來,在管家的親自引導下,坐上了上首的位置。

    宋清歡坐于席上,神情清清冷冷,在一眾熱鬧的氣氛中顯得有幾分遺世獨立的高遠。偷偷摸摸看她的人自是不少,可誰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望來,稍稍一抬頭,便覺得脊背一陣發涼。

    聿帝和皇後落座沒多久,便听得門外有人傳新娘子來了。

    熙熙攘攘的賓客登時安靜下來,紛紛朝門口望去。

    宋清歡也淡淡地轉了目光,遠遠便瞧見一襲大紅嫁衣的新娘子正在喜婆和丫鬟的攙扶下,緩緩往廳內而來。宋琰走在她略前方的地方,步履沉穩,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新娘子身形縴細,姿容裊裊,便是頭上蒙著喜帕,也能感到身上那世家貴女獨有的嫻靜氣質。

    魏芊語這樣的人,確實是太子正妃的最合適人選。

    只是——

    宋清歡的眸光轉向前頭的宋琰。

    他臉上雖帶著笑,可那笑意,分明不及眼底。

    宋清歡微訝。

    宋琰他,不喜歡魏芊語?

    仔細回想起上林苑的事情,似乎突然間發現,宋琰好像從未對魏芊語表現出過任何不一樣的興趣。

    不過他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如今他處在這樣一個位子,只有魏芊語可以娶,哪怕他貴為太子,在婚姻大事上,也仍然沒有自主選擇的權利。

    再想想自己,宋清歡生了幾絲慶幸。雖然她知道自己如今的一切,都是經過前世慘痛的代價得來,可盡管如此,她仍是甘之如飴。

    不自覺地抬頭朝沈初寒望去,卻恰好撞上沈初寒同樣望來的目光,涼淡澄澈的眸中裹著淡淡的溫暖,只屬于她的溫暖。

    宋清歡長舒一口氣,一顆心被他的目光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說不出的安心。

    宋琰和魏芊語行到廳中站定。

    吉時到,兩人開始行合巹禮。

    廳中很熱鬧,人人都笑著打趣著,宋琰臉上也堆著例行公事的笑意。他不是真心實意的開心,不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娶的人,聿帝和皇後都很滿意。

    禮成,禮儀官示意人端上來兩盞酒。

    聿帝和皇後特意來參加宋琰的大婚,這杯酒,兩人現在自然得敬了。

    宋琰端起面前的酒盞,遞給魏芊語。

    魏芊語略略一低頭,伸出素白的柔荑接過。落在皇後眼里,嘴角笑意更深。

    宋琰便又再端起第二杯酒。

    “父皇,母後,這杯酒,兒臣敬你們。”

    魏芊語也羞羞答答跟著重復了一遍。

    宋琰仰頭喝盡杯中酒水,魏芊語也跟著照做。

    皇後笑得眉眼彎彎,宋清歡看著她,眉眼間微有波動。她似乎,是第一見到皇後笑得這麼開心,這麼真心實意。

    魏芊語亦很快將酒水喝完。

    兩人將杯子遞還給一旁的內侍,人群中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和叫好聲,氣氛仿佛在這一刻達到了**。

    然而,在這樣的狂歡中,宋琰身旁的魏芊語,卻緩緩倒了下來——

    人群中頓時一陣驚慌失措的尖叫。</td></t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