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嫁不出去了

    流月敏感地察覺出宋清歡神情有些異樣,抿了抿唇,擔憂道,“殿下,怎麼了?”

    宋清歡沒有出聲,只垂了眸,薄唇緊抿。

    忽的,她伸出手從衣襟中掏出一物。流月定楮一瞧,殿下手中之物,正是那塊她從不離身的青鸞玉佩。

    她知道這塊玉佩是青璇夫人唯一留給殿下的東西,殿下對青璇夫人的印象雖已模糊,對這塊玉佩,卻一直十分寶貝。

    此時突然拿出來看,卻又是為何?

    只見宋清歡眉眼緊凝,手指摩挲著手中的溫潤玉佩,眼底有驚濤洶涌,素來沉靜的氣息也有幾分起伏。

    流月越發狐疑,抿了抿唇,剛待再次張口發問,卻見宋清歡猛地扭頭看來,眸色幽深,聲音帶了絲絲冷厲,“準備一下,隨我出宮去千盞閣!”

    流月瞪大了眼楮,吃驚道,“誒?現……現在……?”

    好端端的,殿下怎生又想起去千盞閣了?

    宋清歡“嗯”一聲,急急朝內殿走去,“進來給我更衣,你也喚身衣衫,沉星就留在宮中。我們去去就回。”

    見她神情肅穆急切,流月不敢怠慢,忙應一聲,小跑著跟了上去。

    須臾,宋清歡和流月便裝扮妥當,從內殿中走了出來。流月尋了沉星交代幾句,便急急跟著宋清歡出了瑤華宮。

    一出宮門,早有安排好的馬車在旁等著。

    流月請了宋清歡上馬車,自己躍上車轅,一揚馬鞭,馬車飛快地朝千盞閣駛去。

    一路顛簸疾行,很快,馬車在千盞閣門口停了下來。

    宋清歡掀簾下車,放目一掃。

    出乎意料的是,今日的千盞閣似乎冷清了些許。往常總是賓客盈門的模樣,此時卻顯出幾分蕭條來。

    宋清歡略有詫異,卻未深究,腳下一動,進了千盞閣。

    照舊,一進門,便有熱情的小二迎了上來。

    宋清歡輕車熟路地要了間雅閣,剛要隨小二上去,心思微動,隨口問了句,“宮泠姑娘現在有空嗎?”

    小二一听轉身望來,面上堆起笑意,搓了搓手滿臉歉意道,“客官,實在是不好意思,宮泠姑娘這段日子告了假回鄉,最近一段時間都沒辦法接待客人了。”眼珠子一轉,堆著笑繼續推銷道,“不過客官放心,閣中其他的姑娘也都是頂尖的,要不,小的再給客官介紹一個合意的?”

    宋清歡面色猛地一沉,眸中愈發幽深,有刀鋒初綻般的寒意。

    告假還鄉?

    原來是宮泠不在,難怪今日的千盞閣顯得格外冷清,宮泠真不愧是千盞閣的頭牌,影響力竟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大許多。

    只是

    她曾派人查過宮泠的身世,宮泠幼時便父母雙亡,因此才流落樂坊,如今家中已無他人,又何來還鄉一說?

    況且重錦剛失蹤沒多久,宮泠這邊便離開千盞閣不知所蹤,若說這只是巧合,委實有些說不過去。

    “宮泠姑娘什麼時候離開的?”她語聲清冷,看向小二又問。

    小二皺了眉頭回憶片刻,“大概……半個月前吧。”

    宋清歡呼吸微滯。

    半個月前,那不正是重錦姑姑失蹤前後?

    心底越發狐疑,抿了抿唇,又問,“可知宮泠姑娘何時回來?”

    小二搖搖頭,“這個……小的就不知道了……”說話間,倒是神情真摯,並不似在說謊。

    宋清歡長睫一斂,秀眉微蹙。

    宮泠可是千盞閣的頭牌,多少人來千盞閣就是慕她的名而來,她已離開了大半個月,還不知歸期,對于千盞閣來說,豈不是個巨大的損失,這千盞閣的幕後老板豈會同意?

    想到這里,她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從未見過這千盞閣的老板。

    眉梢微揚,聲線愈顯清越,“你們老板可在?既然宮泠姑娘不在的話,我有要事同你們老板相商。”

    卻不想,小二的臉上有為難之色一閃而過,很快垂眸掩下,道,“十娘不知現在有沒有空。這樣吧,客官請先在此稍後片刻,容小的前去通稟一聲。”

    得了宋清歡同意,又恭敬道,“不知客官怎麼稱呼?”

    宋清歡看一眼身後的流月。

    流月會意,從懷中掏出一個令牌遞了過去。

    小二狐疑地接過,低頭一瞧,臉色大變,握著令牌的手止不住顫抖起來,半晌,才結結巴巴出聲,也不敢看宋清歡,只聲音顫抖著道,“小的……小的……”

    “不用多禮。”宋清歡手一抬,制止了他還未說出口的話,“你快去通報吧。”

    小二哪里還敢怠慢,請了宋清歡在一處不起眼的角落暫且候著,急急小跑著進了千盞閣後頭的院落。

    不多會,便見那處簾子被人挑起,從後顛顛走出位三十多歲的女子來,容貌秀麗,穿著大方得體,眉眼爽利,並未涂粉抹脂,並不是想象中樂坊老板的模樣。

    那女子行到宋清歡跟前,盈盈一福,嘴里恭謹地請安,“民婦杜十娘,見過……”

    話未出口,宋清歡抬手虛扶一把,低聲道,“不必多禮,煩請借一步說話。”

    杜十娘忙躬身一禮,挑起簾子道,“後院清淨,殿下請。”

    穿過簾子,後面是供小二臨時歇息調整的房間,出了那房間,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間整潔的院落,院落另一頭坐落著一排房子,外表看上去甚是普通。

    杜十娘前頭帶路,引著宋清歡進了其中一間房子。

    宋清歡粗粗一掃,此處似乎是專門待客的正廳。桌椅茶盞一應俱全,擺設雖算不得名貴,但勝在干淨整潔。

    杜十娘請了宋清歡在上首的位置坐下,示意身後跟著的小二去上茶來,然後走到下首朝宋清歡恭恭敬敬一禮,“不知殿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宋清歡輕“嗯”一聲,淡淡道,“十娘不必多禮,你也坐吧。”

    杜十娘口中只怯怯地稱不敢。

    流月笑笑,開口道,“十娘不必緊張,我家殿下只是想問你幾個問題,既然叫你坐,你便坐吧。”

    杜十娘瞥一眼宋清歡,見她神色淡然,嘴角微微噙了笑意,看上去和善的模樣,也不敢再加推辭,吶吶謝過,在下首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剛一坐下,小二便端了茶進來,“殿下請先用茶。”

    宋清歡輕“嗯”一聲,擺了擺手,示意他先退下。

    小二躬身應了,不敢多說,退出了房間。

    杜十娘坐在椅子上,身子繃得直直的,緊張地低垂了頭,略顯蒼白的唇動了動,不知該不該主動開口打破這凝滯的氣氛。

    宋清歡端起桌上茶盞,用茶盞蓋撥了撥盞中茶葉,卻並不喝,悠悠吹一口氣,方看向杜十娘,“你叫杜十娘?”

    杜十娘忙點頭應是,“是的,民婦杜十娘。”

    “這千盞閣,是你開的?”

    “是的。”杜十娘回道,卻仍不敢抬頭,神情緊繃肅穆,也不知是被宋清歡身上清寒的氣韻所震懾,還是心中另有他事。

    宋清歡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

    千盞閣不是普通的酒樓,這是做樂坊生意的地方。既是樂坊,往來客人,三教九流有,皇親貴戚也有,委實難以對付得很。

    身為樂坊老板,怎麼著也得是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的模樣。可杜十娘這般怯怯的性子,實在有些不像能將千盞閣經營得如此興盛的樣子。

    心中微動,再次定定看了杜十娘一瞬,清冷道,“十娘好像很緊張?”

    “沒……沒有……”杜十娘下意識否認,終于抬了頭,看向宋清歡擠出一抹笑容,睫羽微顫,眼底藏了太多情緒。

    頓了頓,似乎意識到自己的表現太過不自然,清了清嗓子訕訕一笑,“殿下氣勢太盛,民婦忽然得見真顏,一時有些恍惚,還望殿下恕罪。”

    宋清歡不置可否地一笑,眸色卻是清泠,笑意未達眼底。

    見她神情不明,杜十娘心中愈加惴惴,斟酌著開口道,“不知殿下今日前來千盞閣,有何貴干?”

    “本宮來找宮泠姑娘。”宋清歡道。

    杜十娘眉頭幾不可見地一蹙,帶著討好的語氣道,“殿下,實在是不巧,宮泠姑娘最近告假還鄉,不在閣中。”

    她如今知道了宋清歡的身份,自然不敢說什麼再給你找一個別的姑娘這種話了。

    宋清歡玩味地一笑,“告假還鄉?本宮竟不知,宮泠姑娘家中還有親人?”她語氣平平,話語中的深意卻是听得杜十娘脊背一涼。

    殿下這話,分明是調查過宮泠的身世了。

    額上有細密的汗珠滲出,她咽了咽口水定了定心神,“殿下有所不知,宮泠雖從小父母雙亡,但族中還有遠親在。之前宮泠的父母帶著她離開家鄉,來京中討生活,漸漸與族中斷了聯系,前段時間,族中遠親才找到了宮泠的下落。宮泠父母原本葬于京中,只是如今既知族中情況,宮泠孝順,不忍其父母長眠于異鄉,所以向民婦告了假,將其父母扶棺回鄉重新安葬。”

    宋清歡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笑意,“都說風月場中無真情,可十娘對宮泠姑娘,倒是真真的好。畢竟,宮泠姑娘可是你這千盞閣的頭牌,她這麼一走,我看,閣中生意都蕭條了不少呢。”

    杜十娘不知該怎麼回話,只得訕訕地笑著,心底卻愈發惴惴。

    “宮泠何時回來?”宋清歡又問。

    杜十娘愣了一下,猶豫道,“大概……大概半個月之後吧。”

    “半個月之後?大概?宮泠姑娘的老家在何處,這一來一去竟要一個月?”宋清歡語氣越來越冷。

    “在……”杜十娘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只得勉強維持鎮定,“這個宮泠並未同民婦明說。”

    宋清歡輕嗤一聲,“你身為千盞閣的老板,連閣中姑娘離開多久,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如果她就這麼銷聲匿跡了,你待如何?”

    “民婦……民婦手中有宮泠的賣身契……”被宋清歡步步緊逼,杜十娘顯然慌了神,額上汗如雨下。

    “是麼?”宋清歡清冷的眸光緊凝在她面上,唇角冷冷扯起。“既如此,不如給本宮瞧瞧。”

    杜十娘抬了頭,眼底的慌亂一閃而過,面上仍強作鎮定地笑笑,“宮泠是千盞閣的頭牌,她的賣身契自然得好生收著。不知殿下找宮泠有何事?殿下若是不介意的話,不妨說與民婦听听,也許民婦知道也說不定。”

    見她並不正面回答宮泠賣身契一事,宋清歡心中越發有了計較。

    “怎麼?宮泠姑娘的賣身契,十娘拿不出?該不會……宮泠姑娘壓根就沒有簽賣身契給千盞閣吧?”一頓,語聲愈發染上霜寒,清冷的眸光緊緊盯著杜十娘的眼楮,讓杜十娘心中的小心思無處遁形。

    她聲線清冷,一字一頓,“還是說……宮泠姑娘,才是這千盞閣的真正主人?”

    听到這話,杜十娘臉色一僵,眼睫急不可見地一顫。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卻還是被宋清歡盡收眼底。

    她心神微凜。

    看來,果真被自己猜對了

    這千盞閣,竟然當真是宮泠的產業!

    之前她便覺得奇怪,就算宮泠是千盞閣的頭牌,可她在這閣中的權利,也委實太大了些。今日見著杜十娘之後,心中這個疑問越來越大。

    分明宮泠的長袖善舞八面玲瓏,才更像是一個樂坊老板該有的樣子。只是她一直沒有往深處想,直到方才杜十娘提到了宮泠的賣身契,她突然意識到,賣身契,這是一個極好的切入點。

    如果宮泠當真只是千盞閣的一名普通樂坊女,那杜十娘手中,必定有她的賣身契。如果杜十娘支支吾吾,顧左右而言他,那就說明,自己的猜想十有**是真的。

    “殿下……殿下說笑了,這千盞閣,確實是民婦……”

    話音未落,被宋清歡冷冷打斷,“你不必說這麼多。你若想要讓本宮相信你的說辭,只需將宮泠的賣身契拿出來給本宮一觀便是。”

    杜十娘咬了咬下唇,眉頭皺成一團,面上一片心虛之色,半晌沒有出聲。

    見她這模樣,宋清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涼淡地勾了勾唇,開口道,“千盞閣背後的老板究竟是誰,本宮並不關心。但本宮現在需要知道宮泠的下落。”

    頓了頓,開口解釋,“你也不用緊張,宮泠並沒有犯事,本宮只是在查一些事情,或許宮泠知道些什麼,能幫到本宮。”

    听宋清歡這麼一說,杜十娘才松一口氣,起身從椅子上坐起,朝宋清歡行了個大禮,“民婦並非有意欺瞞殿下,只是……”

    “你們的苦衷本宮並不關心,也無意責罰你什麼,你只需把你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便是。”宋清歡徐徐開口,語聲清冷似寒冰碎玉,清凌凌在杜十娘耳邊回蕩。

    她神情雖淡,話語間卻帶著不容抗拒的氣勢。

    杜十娘此時已汗如雨下,全身濕透,在宋清歡清泠眸光的注視下,仿佛所有的心思都藏不住了。心中雖無奈,卻也沒有其他法子,咬了咬下唇,緩緩開了口。

    “殿下說得沒錯。這千盞閣真正的老板,確實是小姐。”

    宋清歡眸光微閃,抓住了她話語中的“小姐”二字。看來,杜十娘與宮泠,從前便相識。

    她薄唇微抿,涼淡的眸光落于杜十娘面上,緩緩開口,“她去了哪里?”

    杜十娘搖搖頭,“這個……民婦是當真不知,只知道半個多月前,小姐突然同民婦說要離開千盞閣一段時間,讓民婦照顧好閣中的生意。民婦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卻並未明說,只道自己也許很快便回來了。”

    “你與宮泠,是什麼關系?”

    “民婦從前,是小姐的乳母。民婦家中早已沒有了其他親人,老爺夫人去世之後,小姐以一己之力,創辦起了千盞閣,憐民婦孤苦無依,便收留了民婦,平日里替小姐打點一些閣中的生意。”杜十娘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宮泠的父母,是什麼人?”宋清歡想起那本瑤光曲譜,眸中神色深了幾分。

    杜十娘面露為難,“這個……民婦當真不清楚,只知道夫人曾經是個樂師,老爺當時以在私塾中教人念書為生。”

    樂師的說法,倒與宮泠當日所說對得上。可即便是琴師,也定然不是普通的琴師才是。

    那本瑤光曲譜本身沒有問題,值得深究的,是曲譜上描邊的花紋,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那些紋樣,是由蓮花和飛鳥交織而成。

    而方才看到那把仿“蓮音”的箜篌上刻著的那朵白蓮,心中突然靈光一現。

    瑤光曲譜上的蓮花飛鳥紋樣,像極了箜篌上的那朵白蓮,以及自己一直佩戴在身上的青鸞玉佩的線條!

    若說這只是巧合,她卻是不信的。

    原本想來找宮泠問個究竟,卻不想,她竟然在半個多月前便離開了千盞閣,時間,正是在重錦姑姑失蹤前後。

    重錦失蹤後,她想過無數種可能,卻到底難以確定。

    她究竟是自己離開?還是被迫離開?亦或是有什麼苦衷?而重錦的不辭而別,與宮泠的出走,以及當日母妃的失蹤,又有怎樣的聯系?

    眼角劃過一抹涼光。

    看來,得從那白蓮和青鸞鳥的紋樣著手了!

    沉沉抬了眸光,看一眼惴惴不安的杜十娘,起身朝外走去。走到門口,腳步微頓,清冷的聲線傳來,“本宮找宮泠有重要的事,若是想起了什麼,或者宮泠回來了,便持令牌去宮中找流月。”說罷,頭也不回地離開。

    流月會意,從袖中掏出一塊小巧的令牌遞給杜十娘,示意她好生收著,然後小跑著跟上了宋清歡。

    出了千盞閣,宋清歡未有絲毫停頓,徑直坐上馬車回了宮。

    宮里的景致明明還是從前的模樣,可分明,又有哪里不一樣了。秋風瑟瑟,吹得宋清歡的心頭有些發涼。

    她緊了緊衣衫,加快腳步。

    不想,沒走幾步,流月便在身後扯了扯她的衣角,示意她朝前看。

    宋清歡抬眼,凝了眸光朝前望去,待看清前頭迎面走來之人時,眉頭幾不可見地一蹙。

    宋清漪。

    倒真是冤家路窄。

    心中存了幾分譏誚,神色卻未有半分變化,依舊循著該走的路往瑤華宮而去。

    兩人很快在路中間相遇。

    宋清漪瞥她一眼,眸色是一貫的陰沉,“舞陽這是又去哪里了?”

    宋清歡勾一勾唇,“我去哪里,就不勞皇姐費心了。”

    宋清漪唇角一垮,“大婚在即,舞陽還是安安分分地待在宮里才好,否則……萬一出了什麼事,你之前所有的努力,豈不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听得她這頗有深意的話,宋清歡不以為意,“皇姐真真是關心我啊,不過你放心,我既有這本事為自己尋得一門好親事,就自然有本事毫發無損地嫁過去。”

    一頓,語帶譏誚,“皇姐還是好好管管你自己的事吧。照理,皇姐長我一歲多,再不尋門好親事,可就嫁不出去了。”

    宋清漪臉色一白,眸中怒火噴射而出!

    ()